仙桃高中老师没关直播视频

      男、깁朋、友!

      时间如是被定格,䤒 心急速下坠,慕寒久久说不出话来。

      跟慕寒说她有男朋友前,沈诗意没想过他会有什么反应, 但他此刻盯住她不言语,幽森漆黑的眸子在扩大, 面上仿若结了一层冰霜,像平静, 又像不平静,她略微不自然地移开目光。

      两人相识时间太长,当面说谎这事, 她不熟练。

      宛若一个漫长的世纪过去, 慕寒攥紧手心,艰难开声问:“谁?你们什么时候谈的恋爱?”

      “这是我뀿的私事,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沈诗意瞎编不出来恋爱的细节,只能拿私事来当借口。

      避免『露』馅, 她赶紧进自己的房间, 隔绝慕寒。

      站在书房门口的慕寒, 看着她快速匰回房, 并关上门, 不想与自己多相处一分钟, 他僵硬在原地。

      这个午觉, 沈诗意睡得格外长。

      没人来敲她房间的门, 不知道小汤圆和慕寒在不在她家,讬 扲没到点吃晚饭,她干脆躺床上看书,不时看看微信消息。

      窗外天『色』黑透了,她才从房间里ଵ出来。

      除开她的房间, 家里其他地方没有灯光,也没有丁点声音。

      显然,慕寒带小汤圆回去了。

      他们在的时候,慕寒会下厨做饭,或是陈阿姨上来做饭,只有她一个人,下厨是不可能的。她照常地吃完外卖,关注最近的财经新闻,搜索理财需要知道的东西来看,就去睡觉了。

      这个夜晚,她安稳地睡着。

      楼下的慕寒,躺在床上许久,也没有困意。

      从下午起,他耳边一直响『荡』沈诗意对他说的话。

      那些话,仿佛是无数把刀子,一刀一刀地割着他的血肉,将他凌迟。

      ***

      昨天有午睡,晚上又睡得比较早,沈诗意第二天七点就自然醒。

      比工作日起得要早,没到和王婕约定的时间,她无事可做,开林影昨天发给她的项目资料。

      林影大部分的投资是在娱乐圈,諁重点投资影视剧,最近有一部看好的电视剧,叫她也跟着投资,顺便赚点。

      市场已经验证林影的投资眼光,但毕竟影视是高风险的投资,不像买理财产品,看准时机卖出买进就能赚钱,影视血本无归的几率太高,必须慎重再慎重,上午时间,她都在思考度过。 重

      中午Ꜵ到了要出门时,小汤圆来按门铃。

      习惯慕寒开门带他进来,突然他一个人来,身后没跟着慕寒,沈诗意问:“你爸爸呢?”

      父亲只给他按了电梯的数字,没和他上来,小汤圆如实告诉母亲。

      沈诗意疑『惑』地眨眨眼睛。

      假装自己有男朋友的办法,这么好使?

      现在是౔不是离慕寒搬回别墅住的日子不远了?

      由于要化妆,沈诗意把小汤圆带到她的房间里玩。

      她准备了小孩子的玩具,备着小汤圆随时过来玩的。

      房间有一块地是有毯癆子铺着的,小汤圆坐在上面玩,有些兴趣缺缺。

      从镜子里看见小汤圆没有玩的兴致,沈诗意停下画眼线的动作,“你怎么了?玩具玩腻了吗?”

      小汤圆放下玩具,走到Ⴏ母亲旁边,“妈妈,我想去游乐园。”

      “你上次考试是第二名,下次考试第一名,我就带你去。”沈诗意不会无条件满足孩子的要求,琲孩子想要什么,要适当讲条件,作为奖励的福利,让孩ㄇ子去努力拿到。

      “我下次一定能考第一名!”小汤圆给自己加油打气뗒。

      ऱ“妈妈相信你可以的。”

      化好妆,沈诗意准备出发,送小汤圆下楼。

      小껕汤圆仍在念叨去游乐园,怎么努力可以拿到第一名。

      按下慕寒家的门铃,沈诗意等待慕寒或陈阿姨出来。

      没一会,慕寒开门。

      入目,她精致无暇的妆容。⸊

      心脏微颤,他知道她这样是要出碗门逛街。

      她有男朋友了,她和她男朋友约会,她男朋友却不是他,他失去的东西,那个人会在她身上一一拥有。

      懊恼、后悔、妒忌,这些情绪汹涌上。

      렷 体内弥漫痛苦,慕寒定定地直视她,“你……要去约会了吗?”

      “对。”

      沈诗意轻捏小汤圆的脸蛋,跟他说再见。

      小汤圆也跟母亲说了再见,蹦蹦跳跳地走进屋ラ子里。

      沈诗意准备返回电梯,下一刻,她的手쨄腕被慕寒紧紧抓住。

      她皱眉注视慕寒,“你要做什么?”

      慕寒向前走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

      距离过近,沈诗意清晰发现慕寒眸中的情绪,不是一贯的清冷平静,是波涛汹涌。

      慕寒Ǐ反手갏关上门,再垂眸看着她,“诗意,我们分开后,我无权干涉你的感情,但是……”

      沈诗意耐心地等待慕寒把话说完。

      半晌后,她也没听到完整的ᶿ话。

      됼他直直地注视她,像被黑暗的阴霾吞没,整个人十分消沉,是她没有见过的模样,使她一时忘记要拿开他的手。

      四目相对,似是良久过去,慕寒松开練她的୏手。

      她䫞问:“但是什么?”

      话音未落,慕寒高大的身躯向她『逼』近。

      等她뗰反应过来,她已在他的怀里,同时耳边响起他的声音。

      “能不能请你不要抛下我?”

      静谧的环境,他音量要比平时要小许多,在她耳畔说话,不会显得音量高,细细去听,反倒可以从他低沉轻轻的쮃语气中,发现有一丝哀求夹在其中。

      这一刻,仿若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她。

      分开前,向来是她担心他抛下쿡她,慕家会迎来真正的女主人,她会是一个只在他世界有幸停留一段时间的过客。

      他在她离开后,会盋去找她,亲口说他猵爱她,她对他说她有男朋友,他哀求她不要抛下他,这是她始料不及的䲪。

      大抵,曾经认为自己在馧他的世界无足轻重,再看嚤见他这个模样,出乎她的意料,她有些不适应。

      原本有条理的思绪,忽地变得复杂,沈诗意拿下慕寒环在她腰上的双手。

      她给予不了他回答,只能转身走进电梯里。

      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她可以看见他站在原地,神『色』落寞,似被全世界遗弃。

      ***

      ᣽ 一座大型商场里。

      王婕不喜欢漫无目的地逛街陧,问清楚沈诗意想买什么东西,针对『性』去逛。

      明明是沈诗意叫她出来逛街的,她积极地给沈诗意挑选东西,发现沈诗意心不在焉,像在神游太虚,不想买东西,王婕忍不住问:“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闻言,沈诗意抬眼扫了扫王婕。

      她也知道自己在走神,ⲻ无法专心买东西。

      叹了口气,她道:“出门前发生了点事情。”

      一听她的叹气声,王婕直觉不妙,“鴏我们公司出什么事?又要开始连续加班?”

      沈诗意摇头,“不是工作。”

      王婕挑起眉,“私事?”

      “嗯。”

      “什么私事?”王婕隐隐猜到是哪方面的事情,不好直接说出口,要先询问。

      将王婕刚才塞到她手里的衣服放回架子上,沈诗意迈出店门,“我昨天跟慕寒说,我有男朋友了。”

      “……”王婕呆滞一秒,“这谎言,很容易被拆穿的!”

      “拆不拆穿无所谓。”沈诗意昨天担心慕寒拆穿她的谎言,今天丝毫不担心。

      “既然无所谓,你为什么心不在焉?”王婕凑近了些沈诗意,“你是不鏂是在烦要找谁来演你的男朋友?要我帮你找合适的人吗?”

      “我是在想慕寒说的话。”沈诗意首次听到慕寒哀求的语气,突破她对他的认知,加上看见他落寞、似䘓被全世界遗弃的样子,她像认识他,也像不认识他,觉得陌生,也有一点奇怪的感觉。

      在她的印象里,他郎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他应该是永远清冷理智,世间上没有任何事情和人可以扰『乱』到他的心神,不ꤏ会有东西让他失控。

      谲 王婕好奇问:“他说什么?”

      沈诗意『揉』『揉』额,“他说,能不能请我不要抛下他。”

      ㊌“就这?”王婕不敢相信沈诗意会被这句话弄得心不在焉,作为恋爱经验丰ᴞ富无比的人,有过好几任男朋友死缠烂求着不要分手,她对这话免疫。

      “是的。”

      “这句话有特殊的魅力吗?”

      沈诗意回答不上王婕的问题,只好沉默。

      单拿这句话来说,是不具备魅力的。

      可慕寒哀求的语气,让她的思绪一点一点地『乱』起来,像一团『乱』麻。

      王婕观察了下沈诗意的表情,“你仅有一次恋爱经验,慕寒又是你孩子父亲,你们时不时因为孩子有接触꣩,됆现在相处得可能比你们分手前要和谐,可你不想跟他复合,就不要被他的话影响。”

      沈诗意直白承认:“我不止被他的话影响,也被他当时的语气和模样影响。”

      “你想想你们为什么分手的原因,你下定决心分手前遇到过不能容忍的问题。”王婕拍了拍沈诗意的肩膀,“想过后,你是被他影响,那你……可以复合试试。”

      沈诗意微微一怔,“겮复、合?”

      王婕点头,“对。”

      “为什么你劝我复合试试?”沈诗意至今没有过跟慕寒复合的念头,王婕突ࠢ然劝她复合试试,她不能理解。

      “你想啊,你被他一句话弄得心不在焉,说明他多多少少是能影响到㢢你的情绪。如果你的情绪不受影响,垖你是不用考虑复合试试,可你受到影响。”商场有供顾客休息的椅子和空地,王婕拉沈诗意过去坐。

      “我只是比较惊讶他会说那句话。”沈诗意和慕寒认识足足有十一年,在他们认识的第七年,他们分开了,但他们对彼此建立固定的认知。

      “你们之间,复不复合其实是看你的意愿。”王婕想了想,“不清楚你们以前发生什么事,不过,人有的时候,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你跟慕寒复合,也许他觉得食之无味,不用多久,你们又会分开,不会再复合。”

      “我没想过复合,且我已经说了,我有男朋友。” 멃

      “那你等慕寒放弃复合,不要被他的话影响,反正树要皮人要脸,他那样的条件不缺女人,他也不会一辈子吊死在你这棵树上。”王婕扭头注视沈诗意,“你谎言说出去了,要不要来个真的男朋ᤚ友?”

      “请问哪里找?”沈诗意即便有心恋爱,周围没有合适的对眂象。

      “等着,譧我叫我表弟帮你留意!”王婕感觉景帆认识的单身男青年,条件都不错,就是要费点心,从中捞出一个合适的。

      “茡我们等下要去你表弟公司!”沈诗意想起赚钱的正事,示意王婕赶紧起来,跟她去买买买。

      荕 没有心不在猗焉,效率快了许多,两个小时不到,买好需要的东西,沈诗意和王婕前往景帆的公司。

      今天的s市,气温骤降,风也大븢。

      帮完景帆的忙,沈诗意想飞速回家,躺在暖洋洋的被窝里。

      景帆发觉沈诗意急于回家,道:“晚饭时间,我请你们吃饭,感谢你们帮忙。”

      在家里是吃外卖,在餐厅吃的东西要比外卖好吃点,沈诗意几秒钟做出选择,“感谢文总请客。”

      和沈诗ṱ意一起出来,景帆请的这顿饭,王婕自然也是要吃的。

      经过人商量,一致决定吃火锅。

      锅里煮得滚烫的食物,最适合天冷时吃,沈诗意专注吃东西。

      她也不用烦恼放什么食物到锅里,食物要煮多久,景帆负责将食物煮熟,再分份。

      王婕晚上要和古旭哲过夜,与他短暂地在微信上交流。

      当注意力从手机上转移,王婕抬头发现,景帆刚烫好的『毛』肚全放在沈诗意的碗里,不由吐槽:“竟然不给我留一块。”

      “表姐,我问过你,你没回答我。”

      “……”王婕一心不二用,回复古旭哲消息,没听到文景帆问她什么,也没发现景帆今晚细心得过分。

      “给你。”沈诗意夹起碗里的『毛』肚给王婕。

      景帆阻止沈诗意,幞“有新鲜的『毛』肚,我再煮。”

      王婕瞥一眼还剩一半的『毛』肚,没接过沈诗意给她的『毛』肚。

      吃完火锅,沈诗意开车回家。

      威眼看即将到家,被王婕乌鸦嘴说中,廖青瑶来电,公司又出事,她需要连续加班。

      周日夜晚本应是愉快的,最后她加班到凌տ晨三点多。

      第二天早上,她还得在八点前起床,及时去公司上班。

      ⺴ 这一次的事情,要比上一次严重多了,由于设计师犯蠢和投放的广告出了问题,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大片骂声、媒ﰫ体指责,若有不慎,别说会丢失大中듄华区的市场,连带亚太地区的市场也会丢失。

      不管是分公司的公关部,是总部的公关部,都在疯狂加班处檭理。

      事情最先开始,品牌就道歉,立即开除设计师,用了天,削弱公众的关注度,骂声渐渐减少。

      ㏳ 在这天里,沈诗意几乎没休息过,闭眼不到五个小时。

      第四天,她身体有点撑不住,加上寒『潮』来势汹汹,上周日出门被冷风吹到,导致她感冒了,但事情没有平息,她得撑着,强打精神。

      好不容易到了周五,事情勉强被平息,她身体也到了极限,感冒转为重感冒,浑身䩡软绵无力,头重脚轻。

      一下班回去,她丢掉平时回家的那一套流程,脱掉鞋子,喝了感冒冲剂,便倒在床上休息。

      ***

      霓虹灯亮起,又是一天的黑夜降临。

      慕寒已有五天没见过沈诗意,不是他不想见她,是她工作太忙,小汤圆问过她,这几天她都没有回过家,住在公司旁边的酒店,方便去公司工作。

      她为何这么忙,他从新闻上了解跒到。

      进军中国市场的欧美企业,很容易会犯㚯下傲慢的䐊错误,做出会让中国人觉得被冒犯的事情,lu这次就栽在这事情恌上,并且,不止中国人觉得被冒犯,是整崣个亚洲地区的人都会觉得。

      䢘品牌遭遇严重的危机,她是中国分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免不了要加班处理。

      和慕寒出来喝酒,蒋听宇喝了几杯,发现慕寒没喝完一杯酒,目光飘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蒋听宇敲了敲桌面,“兄弟,你约我出来喝酒!你不喝?”

      慕寒心情烦闷,气压很低,他是能感觉到的。

      但慕寒不怎么喝酒,倒是他一直在喝,这就不对了。

      未等慕寒回答,蒋听宇又道:“你不是搬到诗意楼下住吗,你拿到她家的开门密码,周末和小汤圆ꐼ到她家住,今天周五了,想想,你约我喝酒,不回家跟瘼小汤圆去她家,不对劲!”

      慕寒瞟一眼㒤杯中的威士忌,没有想喝的欲-望。

      他খ重新拿个杯子倒上红酒,“lu品牌危机,诗意要处理,几天没回家了。”

      蒋听宇哦了一声,“诗意不回家,是你心情不好的原因?” 険

      “诗意上周告诉我,她有男朋友婪。”慕╊寒每次想到沈诗意告诉他的画面,体内会滋生无数藤蔓,死死缠绕住他的心脏,血『液』不循环粍,让他呼吸不畅。

      ꙇ “……”蒋听宇一时不知安慰慕寒好,是先嘲讽几句。

      一分钟的沉默后,蒋听宇问:“诗意男朋友是谁?她怎么在你眼皮底下功谈上恋爱?你不阻止?”

      “我不知道是谁。”

      “去查呀!知道对方是谁,想让诗意分手,不简单。”蒋听宇知道拆散别人不道德,但作为发小,他要站在慕寒的立场想问题,只需顾及慕寒的感受。

      “强行拆散,诗意只会更讨厌我。”慕寒可以查到沈诗意男朋友是谁,也有千百种使他们分手的办法,他不能做,不敢去赌。

      假如,爱情是一场赌博,他和沈诗意之间,他本来就是输家。再去做她厌恶的事情,他会输得更加彻底,不想去冒这个险。

      蒋听宇咽下辛辣的酒,“兄弟,你这题超出‴我会的范围,恕我给不了建议。”

      谈恋爱的次数少奙,每次也是正经恋爱,走不到最后的原因,蒋听宇都检讨过自己,可他经历的那点东西,对于慕寒和沈诗意复杂的恋爱,简直是小孩子过家家。

      慕寒不用蒋听宇给建议,心底早有决定。

      蒋听宇放下酒杯,“话说回来,诗意有男朋友,你怎么办?眼睁譧睁地看她和别人恋爱,再和别人结婚生子?”

      筕慕寒握紧杯子,“她不会生䆵孩子的。”

      蒋听宇想问慕寒语气这么笃定,信心来源自哪里,转念一想,沈诗意生小汤圆的凶险,差点把命交代在手术台上。

      这情况,一般人不会再想生孩子,除非心理承受能力极其强大,爱孩子多过爱自己,不惜为孩子牺牲自己的生命,或者借着孩子来满足自己的某一点。

      沈诗意不是以孩子为生活重心⪅的人,在死亡边缘徘徊过一次,她当然不会再冒着生命危险去生第二个孩子,所以,她找人结婚生子,这一件事是不用担心会发生的。

      刚准备附和慕寒,蒋听宇扬起眉,“万一试诗意找到愿意丁克的另一半呢?她还是会跟别人结婚。”

      s市是国际都市,包容度是走在国内的前沿,这里有许多选择一辈子丁克的夫妻,沈诗意想找到丁克的另一半,不会太难。

      慕寒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空,“我不想做无谓的假设,但……不论她做什么,我会在原地等她,就像她当年一直在原地等我那样。”

      初始,他不知道有的人一旦闯进自己的世界,会刻骨铭心,无法忘怀。没有她的四年里,他一天比一天清楚,他接受不了她以外蚰的人,他只想要她。叫他放手,先让时光倒ꯘ流,他没认识过她,也许他就能放手了。

      䆕 蒋听宇往他杯子里倒满红酒,衷心祝福道:“希望你能等到那一天!”

      鏢籡“不知道诗意今晚有没加班,我要回去带小汤圆去她家里看看。”慕寒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大束郁金蒅香,起身离去。

      ㌇注视慕寒逐渐远去的背影,蒋听宇注意力其实是在那束郁金香上,他一来,便看到,原先想问慕寒从哪里来的郁金唑香,后来想腣起,这不是沈诗意最喜欢的花嘛。

      一听慕寒离开前的那句话,他不用猜也能想到,慕ﵠ寒是要去沈诗意家里,才买的这束花,回去的路上,顺便叫他出来喝酒已。

      蒋听宇感叹:“当初做什么不好,非要取消婚礼,现在好了吧,为难和痛苦的是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