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久久久高清日本道

      “我明白了,给我度一个气徒⛠三段的元气。”白蓝天伸手,去天样随便在空ﯺ气中一吸收,一个气徒三段的元气就到了他的手中,他伸出手,把元气度给了白蓝天。

      白蓝天接过元气的一瞬间,就感觉到元海震动,不同与野生元气的到处颤抖式的震动,这种됰高于元海等级的元气是一种能几乎撕裂元海的感觉,但白蓝天知道,元海是不可能被元气撕裂的。

      他盘坐下来,感受来鷞自气徒三段元气的冲击,每一次冲击都会使他的肉体受伤一分,但也会增⯷强一分,就看肉体能否升华到能承受气徒三段元气的水平。

      去天样看到白蓝天修炼,很是不能理解,为什么要用这么痛苦的修炼方式,明明修炼是很轻松的事情,他也盘坐下来,开始捕捉空气中ⷖ的气王二段元气。

      气王㌚二段元气↠的灵活性已经到达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他必须准确的捕捉到气王二段元௞气盅的动静才能瞬间开启元海,譭趁元气不注意,把元气吸收进来。

      这时他才发现,他的沙끿系天赋确实比云系和风系强了一点。而为什么白蓝天只是拥有了沙系天赋,没有增强呢?那必然是因为他没有吸收那个沙系元晶的原因。

      不过若是白蓝天知道这件事,也不会伤心,毕竟那时候两个人都不知道后果是什么,去天样愿意来承担这个后果,白蓝天只会觉攘得感激,即使知道是机缘,也彥不会感觉遗憾딞。

      铁柱在一旁打拳,白蓝天和去天样盘腿坐着练功,此时的画面其实蛮和谐的,要是去天样能换一身与环境父搭配的衣服,那完全就是一副熓画了,不过按照他的话来说,큜即使在画中,他也是最耀眼的那一个,耀眼不耀眼不知道,反正挺有视觉冲击的。

      “大天哥,我饿了。”铁ᡯ柱毕竟还不是武者,并不能用元气来填充䷰体能,打了几个时辰的拳,自然会觉得饿,但他즑又看⋵到白蓝弢天还在不断的流糞汗,只能叫去天样了。

      去天样睁䒾开眼睛,看了一眼白蓝天,发现他还没有䕁将气徒三段的元气收服,就对着铁柱摆手,意思不要打扰白蓝天,他们两个去就行了。

      㳃 临走前,去天样觉得不安全,将几个法盘摆在白蓝天身旁,并注入了元气,“走吧,有我这个世界霹뭻雳无敌大阵法保护,他不会有倦事的。伥” 凨

      “真的吗?”铁柱看䑕着阵法,表示不相信。

      去天样拉着몍铁柱就离开了,“行了,行了,我一个气王用的阵法,还保护不了一个⼣气徒吗?” ꑔ

      ꋍ 铁柱回回头ᔵ,确实阵腶法的安全性삲值得肯定,可是这一闪一闪둆的红蓝变ᬔ换的光是什么意思,告⯸诉附近的人,这里有东西吗?

      若是白蓝天知道去天样摆的阵法,估计会៤立马把元海的这个沙系气徒三段元气放出去,就打在去天样的狗脸上,谁在森林中用会发光的阵法?傻子吗?

      在去天样刚刚离开这颗树下,一只老虎从远处飞奔过来,一眼就看见了这个新奇的玩意儿。

      白蓝天此刻处于䮜关键时间,却发现无论怎么,身体素质不能变强了,但是却马上收服这个气徒三段的元气了,难巕道因为这是别人收服过的元⥩气,所以提供的野性有限,只能达到差一点晋级气徒三段的水平。

      ꕌ白蓝天㻅想通了这件事,就决定先把这个元气收服,然后放出⍘去后,再捕捉一个野生的气徒三段元气,彻底进入气徒三段。

      劝鿦刚有这个念头,气徒三段的元姛气就被收嵿服了,白蓝꽼天感受着气徒三段䖺元气在元海里的感受,慢慢睁开了眼。

      老虎!白蓝天睁开眼就看见一只纯白色的老虎在他邹面前,下意识的就把掌心沙发射出去了,可是掌心沙在自己面前不远的地方就好像碰到什么东西,直接湮灭了。

      冋 这时白蓝天才注意到自己被一个阵法包围了起来,去⁛天样和铁柱已经不见了身층影,看来这个能称作视觉污染的阵法就是去天样的ꈭ手笔了,放阵法就放阵法,放个这么恶心的阵法不恶㊞心人呢吗?这不,还吸引到了一只老虎。

      面前的老虎说是老虎,其实只有巴掌大小,纯白色的皮毛洁净如雪,小小的眼睛充满皎洁。

      白蓝天有些好奇,想靠近过去,却发现这个阵法不仅防外还防内,自己根本出不去,连겈站起来都祴会磕到头,不要问白蓝天怎么知道能磕到头的,问就是猜的。

      “小家伙,你从哪里来?你的母亲呢?”白蓝天不知道为什么쾲看到这个小东西,就本能的升起好感。

      谾“你鵪才是ੌ小家伙!”白虎突然说话了,白蓝天始料未及,吓得又磕到了头,不要问为什么是又。

      햄白蓝天不敢相㊔信:“你会说话?” 术

      “就你会说话,你全家会说话。”好家伙,这小白虎的脾气可一点不小。

      “我全家当然都会说话,怎么了?”白蓝天知道小白虎看起来这么焑弱小,不可能对自己有威胁的,“你全家都会说话吗?”

      “我干!你嘴放干净点,你是不是脑子缺弦。”

      白蓝天是真的想见祵识一下是谁养的这只小老虎!,怎么出口成脏,于是客气的问:“你最熟悉的人类是谁?”

      谁知小白虎突然大叫좊:“哎呀,这有拐卖儿童的人,想把我拐去,制成虎骨酒,哎呀,救命啊!”

      白蓝天无语了,我也没说什么啊,你自己个儿狗就在那里演起来了,“别헭叫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谈论你了,㥟行吗?”

      小白虎突然看向去天样的身后굍,用最温柔的奶音说:“妈妈,你来了。”

      白蓝天赶紧回头,却什么都緪没有看到,自然是觉得这个小白虎앶在骗自己,连忙转头回去,却发现小白虎已经不见了㹠踪影。

      “这是个啥事啊?”白蓝天都뙯忍不住吐槽自己的经历,诡异中呈现出一丝滑稽,滑稽中还有一点儿奇怪,奇怪里却有很多搞笑,完全샚是摸不着头脑。

      在不远处的一颗树上,一个身着战甲的飒뼫爽女子站在醨树枝上,但周围的鸟好似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在她站立的树枝⩛上排成一排。

      殏“妈妈,힨你怎么来了?”小白虎用脸颊蹭着女子的裤腿。

      女人眼中露ࢦ出一丝温㨨柔:“荔枝,我来的很早,你说过的话我都听见了。”

      听见这句话,小白虎的身子突然僵硬,但它随即脫明白过来这是在框它,拧怈过身子用屁股对着女子,“妈妈坏,妈妈就喜欢骗荔枝。刯”

      ⁾女子听到这话,忍不住轻笑菱,抱起小白虎,抚摸它的额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