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chinesezodiac

      在希奇被自己踩死之后,塞巴拉已经接受到他的信息,也知道普尔曼大人的身份已经暴露,那四个人即将追查到普尔曼大人。

      深深的自责和恐惧使得塞巴拉想要自尽谢罪艋,可是他必灑须要将这一消息告诉普尔曼大人。

      ׈“普、普尔曼大人!有一个叫希颵奇的囚徒他笱将你的身份泄露了!”

       普尔曼看着眼前卑微如同蟑螂的塞巴闪拉,心中£略感不悦,如果塞巴ኍ拉的替身陵连这縻种人都控制不住的话那么他也就没氂有存在的价䶝值了。

      “难道你滈的替身能力对他没有作用吗?”

      “绝对不是!他的替身是设置一个赌局,参与赌局的人必须要遵守规则,我的替敗身能力被他的规则干扰了,他这个混蛋竟然以普尔曼大人您的信息作为赌注!我该死啊!!!”

      ᘖ“原来不是你的过错啊,没事,我现在已经拥有了无敌的力量,随便他们怎么调查,反正ꖨ政府是不可能插手这件事,没有绝对火力,他们四个人的替身根本无法伤我分毫。我不会怪罪你的。”

      既然如此,普尔曼决定继续留下他的狗命,毕詉竟他的替身能力实在是太好用了。

      普尔曼此时在塞巴拉的眼中竟然散发出耶稣一般圣洁的光辉,不,普尔曼在他心中就是耶稣。

      “就像是父母会原谅孩蘐子的过错,普尔曼原谅我了,我必须要尽量弥补自己竗的ᨅ过错!”

      鲽 懃塞巴拉心中是这样想的。 歹

      “塞巴拉哟~你可䥄千万不要去送死,你对廓我来说是最大的财富。”

      ⹾ “是!是!是!是!是!”

      兤塞巴跩拉疯狂ಜ地磕着头宣泄着内心的崇敬与激动。

      中午时分寉,spw会议室中,弗瑞、乔瑟夫、承太郎、塞勒覰、约翰再次展开对于普尔曼这个人的调查。

      錎 约翰虽然没有和弗瑞等人一起正面战斗,可是一直在他们的背后搜集情报来揭开幕后黑手的面纱。쿹

      ב“先生们,յ普尔曼的资料已经打印出来了。”

      “麻烦了,约翰。”

      四人阅读这手中的资料,友约翰在一旁讲解。

      “根据希奇最后的情报,幕后之人的名字是普尔曼.斯쇳达克。我们经过层层筛选,目前在퓣纽约,并且有能力从监狱中购买犯人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垄断了橡胶生意并且拥有无尽大麻田地的这个人,普尔曼.斯达克,他现在已经连续一周左右没有出现在公珙共媒体面前,这也符合我们追查的条件。”

      “不过我们现在也无法确定他的行踪。”

      踬 “没关系,既然已经拥有他的相片,那么我摒的紫色隐者完全可以确定他的位置,约翰,现在有相机吗?”

      “䰈我马上寅拿过燼来!”

      四人心中都涌现出一种奇妙的兴奋感,就像是考场中成功抄到了隔ﰕ壁桌的答案一样兴奋。

      “不愧是乔瑟夫先生,如果不是这个能力,恐怕即使知痌道幕后✒黑手的身份,也难以如此迅速的找到。”塞勒称赞到。

      “嘿嘿。”

      㫬约翰冲了进来,手中抱着一堆相机,宛如抱着珍宝。

      “乔瑟夫先生,相机找到了。”

      “好!就让我⻨来看看他究竟在哪。”

      “紫色隐者!”

      ᶧ藤蔓使相机爆裂,一张相片打印出来。

      “这是一栋别䢤墅?”

      承太郎问道:“老东西,你的紫色隐者难道不能绘制出地图吗?”

      “这可是找人,又不是舕找物资,我的紫色隐者只能念写出⣩那个人銼和他周边的环境。”

      正在看书的普尔曼突然感到有一道奇怪的目光盯上了自己,就廷像是在厕所中被相机偷拍一样㺕令人感到不适和恶心。ᮦ

      “是乔瑟夫的能力吗풃?他正在寻找我吗?”

      “有意思!尽量让我兴奋点吧!”

      乔瑟夫准备再次念写得到更多的信息,紫色隐者再次发动,可是无论怎么念写都只좶能得到一栋别墅的图像。

      ಗ“是箭的力量,箭就在他的身边,所以我才无法念写出他的图像。”攐乔瑟夫遗憾的说到。

      “没关系,光凭Ɪ借这栋房屋的照片已经能够将调查范围缩到最小了。”

      与之前ﭡ的照片相比,现在的照片上出现一连串单词。

      䎵 “我会在这等你。普尔曼这家伙是在挑衅我们ﶍ吗?”乔瑟夫说到。

      塞勒问道:“为什么㚱我们不向政府汇报这些情况呢?如果有重火力的话晠,那么消灭他只是一瞬间的事。”

      弗t瑞解释道:“没有绝对的证据,政府是不会对一个垄断橡┐胶生意,每年上缴天价税款的富豪出手,并且如果那些阴暗的政客知쓄道替身使韶者和箭的存在,你能想象到后果吗?” 露

      “是我愚昧了。”

      乔瑟夫开始安排接下来的行动。

      “约翰,麻烦你ꯑ调查一下纽约市中这栋房屋的地点。”

      “是。”

      “而我们就去准备一下炸弹吧,以防忌对方的能力特殊。”

      此时一处空旷的世界之内,在ᇀ茂蠊密的丛剭林之中,竟然存在一处的原始部落,在部落中웦央,十八个土著正在봝围绕着一团火焰环绕而坐艰,在旁边,一个ಆ人正ᯢ被捆绑在一个木桩之上,那人穿着和他们一样的远古服饰。

      一个老头开口:“我们已经传承搎300多年了,现在出现了㧏机会,我们必须抓住!”

      “믛那个普尔曼拥有的箭我们一定要得到,如果我们ޭ都拥有了替身力量,那么该是多么强大啊!到时候说不定能把这些入侵者通通赶岇走!”

      一个身穿现代服饰的青年开始谋划获取箭的方法。

      “先辈们,现在有四个ꈏ人正在讨伐普尔曼这个杂碎,或许我们可Ẳ以帮助他们ꔣ,然后再将箭拿走。”

      “他们?是你昨天跟踪的四个人吗?”

      “没错,他们身上↠没有肮脏的气㸵味,可以合作。”

      “行吧,但是一定要将这只箭抓住掼,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希컄望了。”

      “是!”

      身穿现代服饰的青年人居然化作一缕青烟招凭空消失在草地之上,而周围的人没有一点⒮惊讶,开始共同吟唱䮣起他们决战前的古老歌曲。

      “这只箭我一定要得到!”

      青年悠খ悠醒来,所处的地方竟然是一出肮脏的下水道,其中甚至有污水从他的身边流过䳏。

      可是青年似乎并没有闻到恶臭,反而一脸享受。

      “能够呼吸清新空气的地方可真是难找,总有一天,我会让祖先的土地变回䕘原来一样。”

      青年戴上身边的口罩,从下水道中走出,开始去寻找乔瑟夫四人以求能够打倒普尔曼夺到箭来实现计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