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

      那股头痛感依旧挥之不去,但已经不妨碍聂云思考。

      ᯺ “这具身体残留的最后记忆就是疼痛,头也疼肚子也疼,而且还是那种钻心的疼,一直疼到失去知觉,再醒蔁来时便成了这幅样子。”

      他好歹也ʴ看ᅖ过不少穿越小说,再联⚑想到自己是被셲车撞死才会莫名其妙的到这个숟地方来,很容易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物原潰主应该是和自己同时死掉了!

      幣 ᪕至于死因的话,这家伙绝对不是深夜苦读螾造成珱的劳累猝死,在死之前,他明明是在一边喝汤,一泆边逗弄小罐里的蟋蟀来羆着。

      “汤!”

      聂云陡然一惊,婉心那张仓皇中带着无法掩饰惧意的小脸顿时浮现㻡在他脑海中。

      再联想到,她刚才虽是紧张万分,但依旧要把ꋶ那白瓷碗带走,心中顿时笃定了几分。

      “老兄,你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过门才半个月的老婆都想弄死你。”

      聂云苦笑了一声,不۸过ṳ这只是他的推测,如果说颜值即正义的阢话,自己的新娘子怎么说也得是个十世好人才对。

      ❹ 他心中一动,举步走到书架旁,取出一支小巧的白瓷瓶,把里ﯿ面的强身补药悉数倒入Ὴ旁边的大花瓶里,又快步走回书桌旁,从笔架上摘下一支쫝毛笔,蹲下身子,强忍恶心,用毛笔轻轻把那滩垢籝物的一小部分扫进了白瓷瓶中,盖上盖子后,揣入怀中。

      뇝“得想办法验헛证一下,如果真爦是被自己老婆毒死的,那问题就大了。”

      恰在这时,一阵夜风从敞开的窗户中춉吹了进来,᷼隐隐传来一股烧香焚纸的味道。

      聂云微微皱眉,似是想到了什么,赶紧推门而出,快步穿过一条游廊,向仅一墙之隔的聂家祠堂走去。

      还没进门,先看到祠堂大门两侧各挂着一个白色的灯笼,上面斗大的“奠”字显ﶝ得有些刺眼。

      他赶紧迈步走进去,门口处有两个小道姑盘膝坐在蒲团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木鱼,一边困得东倒西歪ꡝ。

      再看祠堂里面,无数灵幡飘摇,正中的灵台上点着一对儿臂粗细的白色蜡烛,火焰随着夜风摇曳不止。

      蜡烛中间,赫然是一个崭新的牌位:

      聂公撼山之灵位。

      㰒他没来由的觉得鼻根一酸,膝弯뜵一软便跪倒在牌位前的蒲团上。봇

      直到做完这一切,聂云才回过神来,这番举动压根就没有受到他的控制,完全是身体的自发反应。

      记忆再次᭥袭来,牌位上的这墽个人,縉正是自己的便宜老爹,素有휁聂半城之称的聂撼山。

      䜬半年前,身子素来强健的聂家家主聂撼山莫名其妙的病倒,햘聂家想尽一切办法为他治病,甚至还请出家族供奉青云子上仙觖为他度运真气也丝毫没有效果。

      ത 最后不得已,봯只得半强迫的为聂云娶了个新娘子,原打算以此来冲喜,但不想喜事之后不过数日,聂父便一命呜㹺呼。

      而今晚,正是聂云在ꍦ祠茦堂隔壁为他守孝갷的七日之期。Ʀ

      聂云刚想要站起来㫂,一个宛如炸雷般的声音猛地在他脑海中响起:

      “云儿,带上那件东西,速速离开聂家,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㿡

      聂云被吓了一〺跳,赶紧回头四望,周围依닚旧ⶫ是一片寂静,门口Ⲟ那两个念经的小道姑压根就没察觉到自己进来。

      他顿时醒悟,这个声音是聂父临死之前对他喊出的最后一句话,所以才会被他硬牢牢记在心中,此时有感而生。

      屨 “看来,这个聂家真的有떝些古怪,老子还是快点走的好。不过话说回来,老爹到底让삞我带什么走?”

      怀着ു疑问,聂云又开始在脑海的无数记忆片ᜎ段中苦苦思飑索,突然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在那里?”

      虽然夜色已深,但憆已经连续死过两次的聂云心中充满了强烈的危机感,如今谜团重重䲋,想杀自己的人恐怕不止一个。

      綷 原本熟悉的聂家府宅,此时却如一头凶残巨兽般,狞笑着冲着他张开ꢟ了血盆大口。

      聂云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战,快步ﲠ走出祠堂,轻车熟路地向后山跑去。

      冷风袭来,他的记忆又恢蝚复了几分⡠。 

      庭 聂家是沧澜城大族,上任家主其实是聂云的外公,聂撼山算是倒插门女婿。

      聂撼볈山继任⮍家主后用心经营鸆,原本只能称得上是大户人家的聂家,隋一跃成为沧澜城的头号家族,城外一半良田归聂家所有,铁器、药材、憻茶叶、皮货生意更是一度做到了苦寒之地的北金。

      但也正因如此,聂云并无叔叔伯伯,连兄弟姐妹也没一个,母亲在生他时难产而死,如今父亲又过世,他已经成了聂家唯一的当家人。

      即便他今年才不过㗓15岁,比那婉心倒还蔋小两岁。

      聂家咞府宅뭃占地极广,整座沧澜山都归聂ូ家所有,穿城而过的沧澜江俨然成了聂家内河。

      而聂云此行加的目的地,铵正是位玙于沧澜后山ﹺ的聂家家庙——静心庵。

      就连聂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熟咉悉通往静心庵的偏僻小路,஫时候不大,一座矗立在半山腰上的建筑群便出现在他眼前ꕯ。

      聂云蹑手蹑脚地绕到静心庵î后墙,轻车熟路地搬开一块石板,墙角处顿时露出一个半米多高的豁口。

      他不再迟疑,弯腰便钻了进去。

      옭观里一片寂静,聂云熟练地绕过一个个墙角,眼看就要走到正殿前,只听一声清叱在脑后响起:

      㟜“聂小贼,你还敢来,看来上次教训的还不够。”

      一听到这个声音,聂云没来由地感到一阵胆寒,慌乱间,他刚要转身,只觉㦬左肩处一股大力传来,身子直直飞틸了出去朗,一头栽进芏了不远处的一片草丛慜里。

      “不好,有埋伏!”

      聂窦云暗暗叫Ȑ苦,正要爬起来,一只穿着纯白芒鞋的小脚重重踏上他胸口,他一口气没上来,只觉疼得要命,赶忙喊道:“疼疼疼,师姐饶命,高抬贵脚!”

      ﰀ ꉿ“呸,헴小贼,谁是你师姐!”

      他这么一喊,附近的几个禅房瞬间亮起了油灯,接着便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就像是排练了无数遍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