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イン动漫在线视频

      第一个找上门来的不出所料,是神道教那位不צ死的王者神奈川神见。

      神乐看向神奈川的左臂,神奈川淡淡一ﰄ笑,毫不掩̀饰卷起袖子露出乌黑的小臂。

      “被死气侵蚀了而已。”

      閳这句话透露出的信息量可ᛘ不少,就连神奈川这种쟧强者都受了伤,南方的ꝸ战局可见是有多惨烈。

       “结果呢?”

      神乐喝了一口茶,举手投足间破有种超然的感觉,她体内的杂质被去除,逐渐ꗋ灵体化无异于从本质上升华她的生命形态。

      “你还真是悠闲……”神奈喺川摇了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抱螪歉,我失言了。”

      神乐做出的ᨱ贡糞献她是ሡ知道的,然而却说悠闲,这确实是很失礼的举动。

      뱚 “土蜘ꚧ蛛葬彻底死了,源஘义经动的手,不过……可惜的是葬的尸体被九御门的嶃人瓖夺走了,他们跳的太欢实了。”

      䲂 如篇果不是平安京还抽不出手来,接下来面对九御门㲼结社的将会是整个෿人⣁类最大势力䳫的针对。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等不及平安京缓过一口气来。”긹

      흹 神奈川脸色凝重起来,放下茶杯直视着神乐。

      九御门结社差不多收集到了锒当年全部的顶级大妖,就算还有缺失这䞋么多年神乐不相信他们没有准备,这些顶级大妖不睨是必톨需品,只是恰恰是最容易获得的完美祭品罢了。 ⴝ

      “你打算䉢自己去?”神乐不动声色的问道狧,就䥘算是神奈川神见,要是一个人去追杀九御门结社也ٹ没有好结果,九御门结社的底蕴,神乐到现在都还没有摸清。

      “不是我,是那个怪物。”겐

      㟕 能够被神奈川称之为怪物的只有一个人,私下中经常被人用怪物来命名的人。

      滋 “源义经打算亲自动手?”

      ܿ 神乐脸色一僵,这其中的寓意可是很不同凡响的,源义经固然很强,但仍然逃不过生老病⥠死,他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曾经的最强者舸还有多少实力已经不得而知。

      最起码神乐知쮖道的源义经已经五年没有出手,现在的他是否甘还挥的动他那把枪都不得而知。 㽹

      “他在南方战事结束后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猪

      神奈川叹了一口气,她也算是看着源义经一步步走到这个地步的,对于最强者的悲哀未免有点兔死狐얚悲。

      ࣣ 예哪怕仅仅在年轻五年,放眼天下,何人可与之一战!?那种独孤求败的傲然被时间洗刷,只剩下了英雄迟暮的蓦然。

      “所以,你想干什么?╂”

      源义经都已经出手,神奈川빍也不会闲着,不过看她在这里闲힐聊了这么久,也不像是很忙的样子吧?

      忽然,神乐意识到,直到现在为止,雪樱都䉈没有露面,这绝对是不正常的,再加上神奈川这么快过来和她东扯西扯的,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什么。

      轰的一声,庞大精纯的灵力从神乐身上升腾而起,灵体化竟让神乐皮肤隐隐发出淡蓝色的光泽。

      同时,在术式完成后就隐藏起来妖体神乐也苏醒过来,九条白色尾巴从外面击碎别院的墙壁,酒红色的眼眸看向神奈川,脸上的笑容与神乐的面无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就像灵力与妖力的性螌质不同一样,妖体神乐的性쪜格与神乐也是不同的,既然继承了神乐둤的记忆。骒

      ㉓ ㎩神奈川眉头微皱,看向妖魔样貌的神乐,在看向面前的神乐,脸色非常精彩,但神乐没有替她解答的心情媞。

      “看来是发现了吗,抱歉,受人所托,我要把你拖在这。”

      神奈川匌无奈的耸ꗱ了耸肩,神力涌动在身周,神道五十岚出现在手中。

      神乐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씻下⥌来,最起码神奈川没有想要和她直接决裂,那么就还有商量的余地。

      “神奈川,雪樱在哪?”

      “抱歉,无可奉告。”

      神奈川认真勀的回复,她屏蔽了神乐与雪樱之间的联系,这必须以其中一人为媒介才能做到,否则神乐没必z要在这里츇和她废话。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神乐无比平静的凝视着神춞奈川。

      良久没有得到回答,神乐明白,看样子不打一架是不会有结果的了。

      “神奈川,在这里打架,好像不太符合规矩吧?”

      一诚真守不知何时出现,看着马上就要打起来的两人轻笑起来,只是핁那双眼࠶睛绝对没有丝毫笑意。

      “况且,你也没有替神乐侄女选择的权力,何必呢?”

      逫神奈川沉芮默,深深的看了一眼一诚真守,最终转身离去算是不了了之,而神乐被屏蔽的感知也恢复正常。

      “想做什么就去吧,现在还不晚。”

      一诚真守意味深长的看了神乐一眼,随即也离开了。

      感觉好像只㪕有她被蒙在鼓里,这种滋味让人非常不舒服,况且她也有点发觉好像不对。

      回想一下,将一切都졈串联起来,把那感觉不对的地方找出来!

      稺 来平安京是因为九御门结社嬩的缘故,为了她的安全,但……

      卫神乐想到了一种可能,虽然不쥥想去这么想下去,但有时쒟候必须冷静下来。

      憾 誘凤栖绝对不简单,那时候她真的没ᕜ能力保护自杓己?前不久把绯云赶走是绯云对凤栖出手,现在如果绯云是正确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凤栖一直隐瞒着什么!

      和绯云动手还没有受伤,凤栖的实力绝不是神乐쌹认为的弱小,这种力量肯定不可能短时间获得。

      为了对付九御门结社,神乐雇佣了笸服部半藏,但却被神奈川阻止了,这泸是为什么?假釩如神奈川和凤栖本来䜣就认识,而神奈川恰恰在平安京,只是她们也许没想到ߋ神乐会雇佣服部半藏,而两人的计䲏划偏偏没有告诉服部半䍆藏,为了让神乐认为一切都合理,神奈川只有亲自出面,否则以她的性格将来绝对会去伊贺忍村走一趟问个明白。

      最后得出的结果,凤栖在有足够的力量下仍然把她骗到了平安몜京,并且伪붼装自己,要么是她接下来去做的事不适合神乐接亭触……比如太过危险。

      要么,就是以此让神乐暴露在某些人的视线下……

      越想越乱,推演到这一步已经是神乐的极限,继续推下去的话衍生出来的将会是无数种可能性。

      不过最起码,她算是知道了一件꣕事。

      “从一开始就是骗局吗?”

      冷静下来思考,神乐心中再次升起週无名怒火,而这次゗是针对九舞凤栖的。

      雪樱的失踪和凤栖脱不了干系,也许是她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必须离开去找某个人,而那个人还偏偏不能被自己知道。

      甕崊“一个两个……真是,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