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免费在线看

      那就谢过我的明珠岛主了,不对,是明珠总领主才对,么么哒!一辰虽然很累,但看着明珠那精致如画中仙子一般面容,打起精神说道。

      明珠被一辰说的脸颊绯红,却也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毕竟一辰没有过于调戏,若是自己说了什么你的明珠这样的话,就把他才说的做实了,明珠才不会那么傻,不过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无论身居高位,还是市井碧玉,被男人说是我的什么之类的话,还是会害羞,那么是眼前这么邋遢的男人,至于么么哒是什么?明珠却不知道,只是以为傻子的疯话罢了。

      一辰有了自己的新竹屋,却不忘跟那个叫枫儿的姑娘说,老程也许还在等自己,不回去总要说一声吧?枫儿却说,你就等着洗澡吧,至于老程那里,我吩咐人去知会一声便是,床铺整洁,被褥都是新的,虽不是丝绸锦缎,却也干燥洁净,这是一步跨越,从山洞人进化成文明人的跨越,换洗的衣服也不时的有人送来,还有大木盆,之后便是一桶一桶的热水,想想就舒服,一辰虽然困倦异常,但这些天不洗澡,身上各个隐秘的角落,都是奇痒难忍,看来这个夜晚,注定会睡得香甜。

      一辰脱了一身肮脏的衣服,跳进热气腾腾的大木桶之中,激起了的水花,湿了一大片地面,他哼着歌,幻想着若是能与明珠共浴的场面,那才是不枉此生,不枉自己笔耕不辍的码字辛苦,不过没敢太过延展的想,毕竟自己的控制力不高,想多了有些吃不消。

      开心总是短暂的,可能由于水太热,一辰好像有些无法适应,只觉得身上像是着了火一般的难受,而且胸闷气短的呼吸困难,一辰开始咳嗽,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胸口,试图让呼吸更加顺畅一些,可一切都无济于事,胸闷的吸不进半点空气,五脏六腑也是一阵的翻江倒海,他想挣扎着起身,也做不到,是吃多了么,他感觉眩晕、恶心,随后一股脑的吐了出来,吐的同时,一辰发现,呕吐的并不是半消化的食物,而是一大口鲜血,随后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辰猛然醒来,但眼前的场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确认这里是自己的家,而自己只是昏迷在电脑桌旁,啊!原来这一切都是梦么?为何如此的真实,一辰无法否定这两天经历的真实性,他思索片刻,慌忙的打开了电脑,去寻找自己小说文档存放的文件夹,可打开之后,一辰傻眼了,小说的名字与排列顺序,乃至内容,都发生了变化,他耐着性子翻找关于记录明珠的文字,他终于找到了,流亡到汐海落云岛的明珠,最后停下来的章节,里面果然有自己在指导明珠战胜司徒岚雨的记载,一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确信,如果自己现在修改补充这些文字,兴许会改变明珠的命运,还有自己的命运,于是一辰思索片刻,开始敲打着键盘,,,

      忽然,一辰听到有人凑在耳边喊着自己的名字,声音很甜美,也很着急,他回头朝着自己的房间望去,此时空无一人,他还以为闹鬼了,结果忽然又似犯了低血糖,眼前一黑,又晕了。

      耳畔的声音还在,他循着意识中的声音,将自己的思想聚集,慢慢的光线再度出现,他也悠悠转醒,当一辰睁开眼的一刹那,他侧头看到的一张俊秀的脸,竟然是枫儿,而且身后还有那个他牵肠挂肚的人,明珠。

      这个家伙也是福大命大,居然没死。枫儿说道。

      别这么说,到底是谁暗箭伤人,我们还需要调查一番。明珠说道。

      我要喝水。一辰呻吟道。

      枫儿扶起一辰,给他灌了些水,一辰这才感觉喉咙没那么干了,之后假装疑惑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晚上吃撑着了?一辰虽然记得自己穿越回去自己的世界,却不知道什么原理才导致的穿越,又不能直接对眼前这些人说起,故而有此一问。

      你受伤了。枫儿说道。

      我受伤了?谁伤害了我?一辰有些害怕的说道。

      不知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整个人泡在水中,吐了好多血,而且你的后背上还有三个黑紫色的掌印,你是在不知不觉中被人用暗掌打伤了,只是没有发觉,这种掌法一般都会过几日发作,也可能是洗澡水太热,迅速催发了你的伤势,故而你才吐血晕厥了。明珠说道。

      啊?是么?我就光溜溜的晕在木桶中了?说着,一辰把自己的被子掀开了一条缝,朝着里面望去,见到自己身上穿着衣服,然后又含情脉脉的望向明珠,之后说道:是岛主帮我穿的衣服么?既然什么都被您看到了,那我只能以身相许了!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拍在了一辰的脸上,一辰扭头看着一旁的枫儿,枫儿也说话了:不得跟岛主无礼,给你换衣服的是老程!

      嗯嗯,是我,看来你是有些少运动。果然老程的声音传来,他在人群的后面,这会打岔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缺少运动?我哪里差了么?你把话说清楚。一辰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当下有些生气了。

      枫儿,你打他做什么?他刚醒了,本来还是很虚弱,况且你一个习武之人,不小心把他打死了呢?明珠说道。

      是的,掌门,我是看他乱说话。枫儿有些委屈的辩解道。

      就是,还是掌门心疼我,真是打在我身,痛在你心,我了解!一辰对明珠说道,还用拳头敲了敲自己的胸口后丢了一个媚眼。

      明珠觉得很冷,鸡皮疙瘩都掉了满地,但却不屑与个傻子一般见识,还有当下最重要的是,查清楚到底是谁暗算了一辰,刚好岔开了话题:快说说,你这两天都跟谁有接触?

      老程啊!老程我跟你往日无怨,,,,一辰还要继续说下去,被明珠严肃打断,不可能是老程,说说有没有其他人接触过你。

      啊?容我想想,,,一辰沉吟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最有可能的是司徒老贼,我吃饭吃的好好的,他非要上来攀谈,然后又是一顿的恭维,什么英雄出少年之类的都用上了,临走时候拍了拍我的后背,说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要跟我请教武学,当时我还纳闷呢,这个老家伙为什么要跟我套词,原来是因为我在台下喊话,导致他落败,他耿耿于怀,才对我下了杀手,那句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就是铁证,这个老家伙,我与你不共戴天!

      这个推测就合理多了,司徒岚雨我们今天不过是用巧计获得了暂时的胜利,然而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再若起了冲突或者被他抓到把柄,他还一定会发难与我,到时候动起手来,我定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得不防,你这个伤势,我没办法替你出头,毕竟没有人赃俱获,我们当下可以做的,只有勤练武功,另外找到八个门人练习虚叶剑阵,兴许才能有一战之力。明珠说道。

      嗯,我没事,不要为了我而使的全岛上下受到牵连,积蓄力量才是正道,这点我的想法与岛主不谋而合,可谓心有灵犀的一说,还有我听说,在距离我们岛三十海里的地方,有另外一座岛屿,岛屿上面有一座仙山,据说仙山上有灵药,好像叫做血菩提,吃了可以增长内力,吃的越多,增长的越多,不过有的人吃不消,能吃多少全看个人造化,要不我们去看看?一辰说道,他心里清楚,自己补充进去的剧情,并且设立了这个新地图,所以才信心满满的给明珠提起。

      明珠盯着一辰,虽然这个家伙疯疯癫癫的,但却很神秘,让人捉摸不透,想了半天也不知再说些什么,只是说等你好了之后再说,若是真有你所说的岛屿,那当然是一件好事情,明珠走了,其他人也都跟着走了,一辰问老程为什么不走,老程却说,你都搬出山洞了,我凭什么还要住?

      一辰这下有点傻眼,刚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这个老家伙就跟上了,老程过了一会又说:跟你开玩笑的,这个破竹屋,我住不惯,今天算是照顾你,你没事了,我还回自己的山洞,我那里多结实,一辰看着老程不停的嘚吧嘚,自己也笑了。

      看来受到致命伤也许可以暂时返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只是这个度很难把握,要是万一被打到死透了该怎么办呢?遗憾是自己补充的小说内容不够多,打的补丁不够严谨,可喜的是,自己又回来了,又可以看见明珠了,人生嘛,总是好坏参半,这样才会阴阳调和,一味的好,一辰也没有感受过,毕竟自己从小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孩,他没感觉过什么叫做一直好,但却获得了自我开导的能力,虽然这样的能力,真正优秀的人似乎也不需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