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确认您已超过18岁

      深夜,城主楼处,衺白马城城䁻主已在大厅上摆下酒席,等待着银月教薛长老等人ů的到来。

      这白马城城主姓宋,原是商人出生,靠贿赂得了这城主之位。但刚来白马城时,这宋城主受到林氏分家白林家族的极力排挤。为了安稳坐住这城主之位,他就与银月教结交,借助他们緃的力量扫除了障뢅碍。所以呀,薛长老这次来找他帮助,他自然是一口答应了。

      “大人,白队长阤带人回来了。”一下人进来向宋城主禀告道。

      “好的,叫他把人ᗔ带进来。”宋城主想了想又问道,“薛云桂来了没?”

      “禀大人,薛长老还没见他来。”

      “这样呀,那你先退下吧。”

      ૗ 银月教的薛长老来找他办事,宋城主自然是不会推辞的。不过有一点却是让他感到纳闷,那就是薛长老他死活不肯说出这其中缘由。现在这薛长老又不知跑哪去了,这越发让宋城主对那抓来的少年有了兴趣。

      宋城主正想着,白队长就带着人走了进来。宋城主很惊讶,他要的是穿黑衣的男孩,怎么带来的是穿黄衣的少年,而且还带着数十个身着铠甲的士兵。

      “禀城主,属下无能,未能完成任务。”白队㿰长跪下身来说道,“这些人阻止属下行动,并要求见城主您。”

      城主一听此话就感到不对,他问金岩等人道:“你们是何人캺,见我何事?”

      见问,金岩不慌不忙走向前,拿出了个刻有‘皇’字的逌金牌,对宋城主说道:“宋城主,你可识此物?”

      宋城主ஐ定眼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你是皇族的人!”

      “没错,我就是当今皇太子퇢,这鯗位是当朝国师古先生。”

      “拜见太子殿下!”宋城主当即跪下,“拜见国师大人。”

      前不久,宋城主就收到过上级通知,说是有个大人物要来。但没想到来的会是当今的太子殿下,更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他现在后悔至极,他当初咋就不问清楚薛长老要抓何人呢?他又咋就让这无能的白队长去抓人呢?这没带回要的人,反倒把不该动的人给带了回来。

      “我来此本不想打扰宋城主你的,可是你却派人来抓我的朋友,不知为何?”

      宋城主一听此话,圆润的脸上直渗着汗。他知道,虽然太祖皇帝将白马城所属的西部地区封分给了岐王林氏,且他的城主一职也是由林氏宗族来任免的。但他一外姓人,太子要罢免自己,那林氏宗族自然也不会反对的。

      宋城主不傻,他知道自己得给个合理理由,銧要不然城主之位不保。

      蚻䪰“太子殿下,臣派执法队是去抓小偷的。那小偷偷走了贡品,所以臣才这么急得派人去找,不想竟冒犯到了殿下您。”

      “你是说我朋友是小偷了,那这小偷何时盗窃的?”

      “就今夜。”

      “今夜?我的朋友可一晚上和我在一起,他怎么偷盗啊?”

      “那必是臣的属下抓错了人。”宋城主极力把一切的事情推的一干二净,“白茅,还不快给太子殿下道歉。”

      白队长万没想到自己抓了个太子䅨回来,他跪在一旁死的心都有了。所以,他一听城主叫,是连忙磕头认错。

      见此,太子想了想说道:“宋城主,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怪你,我只是好奇你摆这桌酒席是在等谁啊?” 긔

      “这是为我夫綍人和犬子准备的芶,他们在城里游玩,还没回ד来,特쿺准备这桌酒席,怕他们饿了。”宋城主继续撒谎道,他不敢提薛长老,他现在非常希望薛长老不要回来。

      “是这样啊,看样子宋城主很爱妻儿,深夜还摆了这么丰盛的一桌。”

      “殿下说笑了,若殿下不嫌弃,这桌酒席就当作为殿下接风了。”

      “这倒不用,”太子对美酒好菜不感兴趣,“只要宋城主不再为难我的朋友就好。”

      “殿下大可放心,臣再也不敢了。”

      正说着,大殿内突然卷起一阵风来。᳭

      “可儿,你来了!”

      宋城主听到太子呼唤,悄悄的抬起头来看去。他先惊讶于一个侍⭊女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后樄惊恐于她竟带来了薛云桂等人。

      此时,宋城主的脊背发凉,他害怕刚才的谎言会不攻自破。也在此时,宋城主圆滚滚的脑袋飞快的思考着,他得想办法。 鏫

      可儿出现后就走到太子身边,将刚才她抓这些人的事说给了太子听。太子听后笑着对宋城主说道:“宋城主,可认得这些人?”

      “认得,这뫌个白胡子老头就是这附近地方势力银Ꞟ月教的长老,薛云桂,薛长老。”

      太子一听宋城主竟如此爽快的回答,不禁感到吃惊:“宋城主竟鄿然认得他,看样子关系不一般啊。”

      “殿下说笑了,臣乃一城之主,对地方势力当然知晓,想必这偷贡賌品的事抙就是银月教所为,他还栽赃嫁祸给殿下的朋友,其罪当诛。”

      宋城主话一说完,就命聀令白队长将薛云桂等人带下去处决了。而那薛长老怎么也想不到,之前还是盟友的宋城主,转脸见自己被抓,竟是二话不说要斩了自己。

      薛长老丹田被废,任由白队长往外拖去。对此,他不禁破口大ᴒ骂道:“姓宋的你不是人,你忘恩负义,我银月教是不会放过你的!”

      ℽ “快,把ᡙ这疯子拖出去斩了,我要他人头落地!”

      宋城主见薛云桂被拖出后,太子也没多说啥,便也暗自松了口气。

      太子见此情形,知道宋城主与薛云桂脱不了关系,但他也不想去深究,于是便向宋城主问道:“这银月教是什么来路?”

      “回禀殿下,这银月教是这一方不小的势力,连响马帮都不如它,我身为城主也没能耐对付这银月教。只是,万没想到现在这银月教会如此猖獗,竟然去对付殿下的朋友황,也不知道它以后缿还会再做出何等事来。”

      太子一听这话,就知道宋城主想借他的手去对付银月教。不过,他也想彻底帮秦峰解决问题,于是太子笑得对宋城主说道:“这一方毒瘤还是早除了ࡽ为好。这样,我城外还有六百人的精锐部队,我拨出一半协助宋城主你一同灭了那银月教,如何?”

      宋城主这次算是㶬与银月教闹翻虷了,他的确想假借太子的手灭了银月教,要不他会寝食难安的。可是太子只给自己三百人,他自己出主力,要是真灭了银月教,那宋城主他也要损失不少呀。

      不过,虽然豣感到肉疼,䙌但宋城也还是陪脸赞扬太子殿下英明,并立马下令,集结了他所有的属下,准备去攻打那银月教。

      这边事情交待完毕,宋城主热情的邀请太子殿下留下,但却被太子给拒绝了。太子他也不多说什么,陪着古国师就离开了城主楼。

      一出城主楼,太子立马向一直不说话的古国师问道:“老师,您说我今日会碰见影响未来王朝国运的人,那会是哪位啊?”

      面对ᝲ询问,古国师依旧不语,῝太子对此也是无法。

      说来,十年前红星贯日,古国师便是一直显得忧心淮匆匆,并好似在设法推算着些什么。而就在几个月前,国师在Ⴊ一次卜卦后,突然昏迷了七天。七天后,国师醒来,便立马求见皇上,希望陛下能允许他带太子出游去结善缘,以保大魏国运。

      皇上同意出游后,国师带着太子就来到了这白马城。而这一路上,国师少与皇太子讲话。尤ㄸ其是泖到了白马城后,要去哪里国师要么直接带他去,要么就暗示,便是再也不说一句话,直到现在亦是如此ም。

      古国师不答,太子只好自己想。国师暗示过贵人今日会出现,那最有可能是在白驹楼里见到得那几个人中的一位。

      “那位被称之为三爷的人年龄大且修为低,身份也不高,不太像是要找的贵人;那小姑娘林燕资质平平,容貌一般,也不像是能成大事的样子;倒是那位夫人,看上去不一般,但修为也只是筑基期罢了,算不得什么;还有她那儿子林辰,是在场唯一没有修为的人,此人心思单纯,稍显聪慧,但怎么看也不像是有贵人之相。

      免筛选一看也就只剩下쟯那秦峰了,此人应该就是魔渊㐞宗被流放的少主吧,现在他虽衑然落寞這了䅜,但也看得出来此人绝非池中物,他是那位贵人的可能性最大……”金岩想来想去,不敢确定自己要找的人是谁,也不知如何去结善缘。

      而就在太子不知所措之时,古国师给他㨜指了条明路。⛊国师他也不说话,他只是向太子指着路边的三个人。那三人长得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同胞兄弟,他们此时正在一起收摊。太子一见国师这暗示,不禁瞬间豁然开朗了起来。悴

      第二日清晨。

      ࠀ 林雪芯、三爷带林辰等三人寻到了金岩的住处,昨夜林雪芯与三爷商量了一晚,大㟜致猜到金岩可能是皇族内员且地位不低。他们要走,也不好不辞而别,所以这才亲自前来感谢。

      㠆这刚到金岩的住所,还没来得及敲૥门,金岩就带着一班人出来迎接了。

      “我本要去看望你们,没想到你们大清早就亲自来找在下了,这真是在下的荣픱幸呀,快请进,快请进!”

      “我等就不进去芈了。此次前来,一是感谢昨日款待以及解围之情,二是来告别的,我等出饥门在外多日,不宜在此久留。”

      Ǹ 金岩一听这话篢,笑着说道:“先进来,在这喝杯茶后,再走也不迟。昨夜那是误会,宋城ው主那都已说清匳楚了。我知道你们担心银月教再来,对此你们大可放心,城主他已经派兵去铲除银月教这个毒瘤了。”

      三爷听了此话,越发觉得这金岩了不得。这银月教明㎲明就与城主有关系,他们正当心这点才急急离开,没想到这金岩竟能让城主去对付银月教。

      此时,金岩异常热情的拉着林辰等人进了屋,他拌还叫人泡上了上等的好茶来。

      茶过一盏,金岩起身╇对秦峰和林辰说道:“今日你们要走,不知﮿何时能再见。秦兄,林兄,我与你们可谓相见如故,在下年龄虽小,但也想效仿古人,与你们结拜为异姓兄弟,不知可好?” 埼

      秦峰听了这话,也不作声,似乎在㈀犹豫。秦峰一直觉得这金岩有所图谋,现金岩竟然要结拜,这让妱秦㈣峰着实想不通。

      林辰倒没想那么多,他在村子里时就和小胖偷拿过三根香,到一ֈ坟头结拜过兄啖弟,所以他也只当金岩的建议是孩童间的游戏而已。自然,金岩提议,林辰并不排斥,反而很是乐意。

      “개好啊,咱们三结蝏拜为兄弟,秦峰你觉得呢?”

      秦峰看了看林辰,见其很是感兴趣。于是想了想,就点头同意了。

      金岩一见秦峰也点头同意,甚是欣喜,但也不忘向大人们询问意见。

      三爷算是外人,他也把这当作孩子们的玩乐,自然同意。林雪芯犹豫片崥刻后,也不表示反对。而古先生依旧不语,只是点了点头。䝚至于其他人,林燕虽说不喜欢和男孩子玩这套,但又气他们没去找她,好像她早就被排除在外似得。而黑羽反倒是兴起,也想参加,不过却被林雪芯给阻止了。

      此时,金岩叫来下人,命他们立马准备。很快,一切准备就绪,他们三人就在太祖皇帝蕓画像面前结拜为了异性兄弟。这仪式是最高规格的,反倒是让本以为是玩乐的林辰感到惊奇不已。

      宣誓后,三人排了大小,金岩最大,秦峰第二,林辰最小。而后交换礼物时,金岩拿出个镶金的玉环,秦峰拿出个铜制的扇子,而林辰不好意识的拿出了他用红绳和草藤编制的手链。

      说真的,林辰本来冇身上就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他又想送自己的东西⠶,就没向母亲要,这才拿出了当初和芳心姐姐一起编的手链。而金岩对林辰拿出这么低廉的手链感到很是错愕,林辰莫不是把如此庄重的仪式当成了过家家?这显然让金岩有些难堪。

      对此,秦峰并不感到有何不妥,他反而笑着向﮶林辰问道:“林辰这是你自己编的吧?”

      “是的,这手链比不上깡你们的,但……”

      不等林辰把话说完,秦峰就将手链拿过来说道:“你这手链编的真好,二哥我就㶲收下了。”

      林辰一见秦峰很喜欢手链的样子,心里不禁感到开心ᰆ。

      金岩见秦峰拿了手链,于是便将自己的玉环交给了林辰:“三弟你既然将手෥链给了二弟,那我这玉环就给你了。”

      侎“谢谢,金……大挖哥。”林辰拿了玉环会心一笑。

      接着Ň秦峰将自己的扇子给了金岩,这结拜仪式便算是完成了。而后金岩再摆了一桌酒席,请众人开怀畅饮了一番。

      酒宴结束,三爷等䤂人便回到了住所,整顿人马后就准备起行。原本金岩是希望他们能多留几日,但却被林雪芯给推托了。无法,攻打银月教的事情还没解决,金岩不好抽身。于是金岩亲自送林辰等人出了城门,便就此别过了。

      “六妹,对方帮助我们对付那银月教,我们这急得走不合适吧?”在路上三爷向林雪芯询问道。

      “三哥,咱虽与银月教有过节,但也没到非要灭了对方不可的地步。他虽在帮我们,可也逾越了应有的限度。ꆩ这不是我们地盘,若真发生争斗,我们难免会受到波及。我俩也许没事,但孩子们呢,还有商队的人呢?思来想去,咱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好。”

      三爷想想也有道理,于是他让商队加快前行。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三爷也想早日回穆瞑城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