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1000集92部d5c6k.w5ye8q.tw

      霍老与小镇里的袁先被生一同离去调查鎑,留下宋余安一人在小镇里瞎逛着。

      宋余安无聊的走在大街上,四处溜达,一转头,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男孩。

      先前在沉醉楼被金楼主赶出来的那个戏班少年林齐,正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宋余安心里没来由蹦出来个想法,就是想要悄悄跟在少켲年的身后。

      少年林齐看起来闷闷不乐㺮的,低着脑袋径直往前走,对周围事物都不感兴趣,想必是先前在沉醉楼被金楼主赶出来出糗的缘故䳰吧。

      一直来到一处三条河流交汇的小盘口,少年林齐这才停下跍了脚步。

      宋余安仔细打量了眼前那一处在河中央ꎢ的高台,看着高台上“明祥殿”三个大字,觉得有些奇特。

      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林齐转过身来,警惕的看向那一直跟着他的宋余安,坡带乡里口音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

      宋余安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只是略微轻松的回答道:“别误会,你应该能够感受到我跟着你没有恶意,只是对你有些好奇罢了。”

      宋余安先前跟在少年林齐身后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自己,反而更像是让林齐带路一样,跟着他在城里兜兜转转,所以被少年发现了自己也是意料之中,当然宋余安也不在意被发现会怎样。

      “对我好奇?”少年林齐有些疑惑,反问道。

      欒宋余安点了点头,笑道:“先前在沉醉楼看见你被那縁美女老板娘赶了出来,于是打听了下你的消息,知道你是戏班的花旦对吧。”

      被宋余安揭出糗事,林齐面色通红,似是觉得有些丢脸,不自쮡觉哀叹了一声,不过还是点头承认了。

      宋余安心里琷有些觉得有趣,这少年看起来与自己同样大小,但是可能是幼年开始就呆在戏班的缘故,所以心智还不太成熟,看훁起来有些憨憨的,就跟秦筝那小子一样。

      不过宋余安可能没有想到,不是别的少年少女过于单纯,而是在十휚六十七岁这个年纪里,像宋余安这般经历过两世懂事的人才是另类好吧。

      其实宋余安与少年林齐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沉醉楼里,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宋余安就跟着霍老来过了“明祥殿”这个地方,当时天色已晚,四处无人,只有林齐与一个中年男子一同在台上唱着戏,霍老就带着宋余安躲在一处隐秘的角落里,⨾一同欣赏着。

      那혷个时候宋余安看着林齐的表演,情绪竟是不自觉的跟뒎着少年一同起伏着,就像是入了迷一般,台上的曲调欢快,宋余安就跟着欢乐,曲调低沉,宋余安就会有些打抱不平。

      宋余安知晓这是林齐他们修炼的功法的效ꢗ果,要知道宋余安成为千古大帝那么久之后,已经춝很久溓没有因为情绪的变动而失态了慈。

      所以宋余安这才对着戏班少年有些好奇。

      “能让我再看一次你唱戏吗?”宋余安有些突兀的问道。

      那少年林齐先是有些意外,倒是也没有拒绝,反而邀请宋余安来到了明祥殿内。

      明祥殿前院是个位于三条河流中央的演戏台子,后院则是一个大的平台,平台后有些许小木房,这里是平日里戏班的人练习与吃住的地方。

      林齐来到了平台的正中间,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一杆红袖长枪,有些害羞的说道:“那我就给你表演一曲《沙场报国》吧。”

      看得出来林齐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除了戏班以外有人主动想要看他唱一场戏,林齐其实有些高兴,就像是觉得遇到了知音的那种感觉。

      宋余安静静的待在一旁,看着平쑼台中央的少年挥动着手里的长枪,嘴里念念有词的唱着一出将军只解沙场为国死,壮士凛然城池守騁天下的好戏,宋余安只觉得心里跟随着戏曲越来越兴奋了起来。

      㡖 没错,这少年一定是学了什么特别的功法,能够通过唱戏的方式调动起周边人的情绪。

      宋ꆻ余安进一步证实了心里的猜想,整个人却是早已身临其境一般,大喊一声:“我来陪你。”随后从旁边侄的架子上再次取出一根长木棍,两步跃到那正唱戏到高潮的林齐身前,一棍递出。

      林齐不慌不忙,臘手中红袖枪向前刺出,与宋余安的长棍于半空中相抵,似是觉得有人相陪兴趣更高,林齐顿时来了感觉,先前的紧张也已全无,唱戏越㭗发谁心所欲,情绪也越发的高昂起来。

      两人的兵器碰碰撞撞在半空䫘中,就如同剢那真正的沙씏场上,两方势力的主将互相试探着瘵。

      恂 宋余安在兴欢之中仔细打量了林齐的实力,确实是个练家子的武夫,应该是筑基期七八层的实力,于是宋余安把自身实力也压在了筑基期,与林齐打的有来有回。

      林齐不光是能够调动起其他人的情绪,枪法也是用的一绝,就光是枪法来说,宋余安压在同等境界下,竟是隐隐有些被林齐压制着。 ્

      地法武技—细雨游蛇

      宋余安心神一动,一道武技从心而出,顿时,宋余安弪手中的长棍被裹上一层绿色光芒,仿佛幻化为一头青蛇般,竟是能够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攻向林齐,林齐先是一惊,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艰难的抵挡住那青蛇的偷袭,转攻为守。

      魭 这道층“细雨游蛇”的武技是宋余安在乐天福地通过第九层考验是得到的奖励,是一门能够晋升为仙法的武技,这本来是一꧵把剑谱武技,如今被宋余安用副脉《大玄遒》功法使用出,就如同一条真真的青蛇般,让人防不胜防。

      双方陷入了沙场上真正的厮杀,谁了没锈有再留手,林齐的枪法配合着慷慨的情绪,迸发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与宋余櫿安的青벻蛇死死缠绕在一起。

      曲终,人散

      伴晚时分,

      宋余安与林齐并肩坐在平地上,两人相识而笑,明明互相认识才不到三四个时辰,此刻却像是从小ﲝ玩到大的挚友一般。

      林齐笑得很开心,先前在沉醉楼那边的委屈全部都抛到脑后了。 ꢄ

      他的师父也就是明祥殿的林班主从小躌教他唱戏셐,也教他修炼,林班主跟他说过,他们习得的这门功法,就是讲究縷的一个“情”字,这个情不只包含着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代表着一种情绪,把情绪融入到枪法之中,方䈤能事半功倍,戏班的人把这种情绪称为“魂”!

      这就是像看戏一般,如果你把自己带入了戏里的角色,那么你的魂就会跟着戏里的那位角色而动,如此才能够体会到戏中的喜怒哀乐。

      当然,林齐跟林班主学的枪ꈰ法也是戏班从祖上传下来的즰,主张千变万化,顺檧着魂的变化而变化,令人琢磨不透。

      瞉 如今看出来宋余安能够欣赏自己的戏曲,跟壿着他的情丌绪而融入其中,就像是知音一般,林齐顿时就觉得宋余安很亲近了,他能够感受出来,在小镇里看戏人中能够领会到这种情绪的,其实并不多。

      而宋余安是낿觉得这种感觉极其妙哉,体会着戏里角色的人生,这才是真正的感同身受。

      “余安兄”就在这时,林齐开口叫了声,打断了宋余安的沉迷。

      “我想麻烦余安兄一件事”林齐接着开口道,宋余安有些好奇,示意他接ヲ着说。

      쭞“你也知道了我跟沉醉楼金玲小姐的事情了吧。劢”鷖

      宋余安点了点头,这件事情闹得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了,他很难不清楚啊。

      “我是进不去那沉醉楼了,但我想要麻烦余安兄进去帮我传句话给金玲可以吗?”林齐渴求的看着宋余安,宋余安后背一凉,实在受不了一个大男人这般哀求,盶只好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林齐凑到宋余安的耳斲边,说着些什么

      苍潭镇沉醉楼,宋余安径直走了进去,在店小二的招呼下找了个靠近楼中央表演台子边上的座位,随便点了些饭菜,就准备等那킃金玲小姐出来了。

      等到金玲小姐按时出场弹奏古琴时,宋余安假借着敬酒的名义,冒着被旁人误会为是大流氓的风险,凑到了那͢美丽少女的身边,少女本能的往身后躲去,却是被宋余安一句话就给吸引到了。

      ᚨ “嘘,是林齐叫我给你传话的。”

      식뿎 听到林齐两个字,金玲的眼里有了一些光彩,竟是主动往宋余安那ခ边靠过来一点,确保自己不会漏听什么。笩

      “林齐要我告诉你,今夜子时,他会在老地方等你。”

      宋余安话音刚落,就被几个锋赶来的店小二联手抬着甩出了楼外。

      楼内,弹古筝的少女心不在焉,难得的ː弹错了几个音弦。

      午夜子时—

      小镇南边一家最漂亮的院子里。

      院子里面很干净,没有什么杂物,一颗挂花树扎根在左边墙角,挂花树底下是一座棕红色小亭子,三座鱼池交叉相连,各个细流都汇合起来,光是跨越鱼池的小桥都是有四座,从挂花树下那已经堆积了不少的树叶可以看出,已ቩ经有很久没有人来打扫过了。

      少年林齐正在这里等着他心心念念的女孩,宋余安破天荒的陪在他的身边。

      林齐走到那原悡本是鱼池的地方,发现那里不仅没有了之前的大红鲤鱼,甚至连水都给放干了,不管怎么说,这里已඼经没有之前的美丽了,林齐不经心里感慨。

      这里原先是小镇内最有钱的那户人家的豪苑,只是几年前这户人家听说是在軵京城当了个挺大的官,于是举家搬迁到了京城,因为走的急,这里也就空闲了下来,大门锁死,没有什么人回来到这里,被林齐偶然发现一次后,觉得景色幽闭自在,就ꁲ当做了他和金玲经常相见的“老地方”。

       就在这时,大门旁一处墙边破碎的小洞口,一位妙曼的少女丝毫不顾姿ທ态的窜了进来。

      “林齐哥哥!”

      少女有些激动的喊道,连忙小跑过来抱紧了眼前的林齐,林齐也满心欢喜,两人紧紧相拥。

      宋余安在旁边看的有些尴尬,﫶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光一般,心里想着是不是要远ኩ离他们。瘀

      金玲抬头有些担心的看向林齐,眉头微皱,问蚺道:“林齐哥哥,筰今天我师傅她没有打疼你吧。”

      林齐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受伤,一点皮外伤对他这种从小就学戏的根筂本เ不算什么。

      金玲好似有些犹豫,低头沉思了许久,这才鼓起勇气,抬头含情默默的看着林齐的眼睛,温柔的说道:“林齐哥哥,要不你带着我离开这座小镇吧,就你和我,我们私奔。”

      等到林齐反应过来,他的脸色瞬间通红,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怀里的女孩,女孩的眼神里明晃晃的写满了爱意,林齐此刻只想就这么一直抱着她,永远不分离。 㰾

      平日里在沉醉楼接客时,金玲虽然依旧是平易近人,但㊺是身上会散露出一丝冰冷的气息,只要不是那种不会瞧人眼色的傻子,都会知道这个金玲姑娘一定是一个高잻傲的人,可并不是那种清纯好骗的傻女孩。但是估计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孩,㷣此时居潺然在一믔个唱戏小子的面前,摆出了一幅小鸟依人的姿色。 稾

      天色很美,晚风吹起了院子里的那颗桂花树,一片片花瓣飘荡在两人恮的身边,沉寂在那片没有小鱼儿的池塘里,蘼了结一生。

      桂花树下,少年少㚙女紧紧相拥,宛如那民谣里的牛郎与织女,许久思恋着对方却无法相见。

       唯有宋余安在他们的身ꃩ旁,尴尬的头皮发麻,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就在这时,一声陌生的声音打断了这温馨的场景。

      “好一对才㻽子佳人妙郎妙女啊!”

      宋余安三人赶忙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Ԋ发现此时在㑀院子通向内室的台阶上,有位打扮华丽的中年男子正侧躺在那里。

      焟 䀞中年男子一身锦绣啳依裟,看起来身份极为不俗,面容保养的也是极为不错。

      侖林齐把金玲拉到身后,眼神紧紧的看向那位中年男子,在那男子开口说话之前,自己居然是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而那中年男子却丝毫不在意,他缓缓走下台阶,看着宋余安他们三人,缓缓说道:“不过你们闯入了我家里来,⇎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啊?”

      林齐正想要开口反驳,这家院子已经荒废许久了,怎么会是你家院子,就在这时,他ꢖ怀里的金玲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开口。

      而后金玲走到了林齐的身前,对中年男子施了个礼,歉意道:“抱歉,我们并不晓得这家院子里的主人在家,我们这就离去。”

      说完,金玲扯着林齐往外走去,经过宋余安身边时还拉了他一把。

      組“站住!”

      一声吆喝声响起,只见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大门面前,堵住了宋余安他们出院子的路线,中年男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妙龄少女,颇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