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艺莹

      “你们应该感谢我,以你们ᅺ的实力,就算到了主会场大概率也会全部死在那。”

      瑞寘德站在船头对码头上那些心有不甘的人诚恳줧说道,然后转身走回甲板。

      “可以开船了吗?船长。”瑞德问道。

      船长没说话,只是晃了晃酒瓶转身向船长室走去。

      瑞德再一次靠坐在甲板上,闭上眼睛琢磨「念」的各项应用技巧。

      四个小时后,临近中午,瑞德突然睁ⴁ开眼,船降速了。

      䈚 他站起身向前方看去,海雾中依稀可见码头。

      “那是多雷港,你下船后朝着北方山上最高最显眼㫕的那颗杉壝树前进,就可以抵达测试会场。”

      背后传来船长的声音,瑞德转过身看着쉬又开始稿吨吨吨的船长。

      看不出来,脾气这么暴ṽ躁的人,意外的好说话嘛。 

      瑞德犹豫了一会说道:“船长,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他欲言又止。

      船长放下酒瓶斜着❄眼睛问팗道:“ ̄什么?”

      瑞德瞄了眼逐渐靠岸的船只接着说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喝酒的品味很差。”说完就往船外跳去,躲开船长踹过来的大脚。

      “兔崽子!”船长站夭在船头望着码头上的瑞德骂道。 쟗

      瑞德对船长挥挥手说道:“有空去安洛克吧,我请你喝弗利斯威士忌,那才是男人喝的酒。”

      然后不等船长回䬬答,就转身潇洒地离开。

      四天后,萨巴市,瑞德站在一家小酒馆面前单手捂着脸。

      不是说,猎人测验考题一年͎一换吗?这算什么,换汤不换药…

      四天前,瑞德按照船长的提示一路向远方山上那颗杉树前进,很快来到山脚一片废弃的建筑群中。

      没有主角光环的瑞德,对审查者露出縍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微笑,拒绝了与对方讨论哲学。

      然后选择一路≅直走,横扫魔兽硬打到了杉树ڄ下,毕竟,对于能熟练使用「念」的瑞德来说也没什么魔兽能对他构成威胁。

      接着他向凶狐狸夫妇展示了一番言语魅力,经过友好协商,뉺对方决定带瑞德去主拝会场。

      步入酒馆,瑞德向右侧在吧台旁忙碌得服务生看去。

      “欢迎光临,请问要喝点什么?”对方也注意到了瑞德,露出商业퇊用笑容向他走来。

      “一杯「Hunter」。”瑞德打量着酒馆内部漫不经心地说道。

      服务生微抬了下眼皮,接着问道:“请问有什么喜好吗?”

      “少1/4杯黑麦威士忌,多1/3杯樱桃白兰地。”瑞德收回视线对服务廨生说道。

      “好的,客人请坐里面吧。”服务生笑容不变,将瑞德带到一处隔间。

      对方关上门后,瑞德听到一声机櫻括扭动得声音,然后就感觉到房间在快速下沉。

      又是地下,好好一个猎人协会怎么搞得见不得光的样子。

      下沉停住后,房门自动打开,瑞德走出门外。

      好吧,现在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地下了。

      门外是一条宽阔的地下通道,通道中站满了装束怪异㎹、表情凶悍携带着武器的人,通道쵏的尽头则是两扇厚重的铁门。

      瑞德稍稍观察了下,似乎并没有其他会풉「念」的考生。

      倒是那个地方벶…

      瑞德繊抬头向通道上方的圆顶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有人在向他靠近。

      “给你,你的编号。”一个穿着西装个子矮矮的豆面人从ᓭ右手挎着的š布袋中拿出一个号码牌递给他。

      “谢谢。”瑞德接过号码牌,眼睛却一直盯着对方,这个豆面人可不简单。

      豆面人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慌张地背着号码袋又跑向下一个考生。

      瑞德也没在意,拿起号码牌看了䎍眼,333号,不错的数鉚字,然后别在胸螟前。

      背后脚步声响起,又有人向瑞德走来。

      “薽嗨。”温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瑞德转过身,一个身材矮胖敦实满脸笑容$的大叔斜挎着布⴯包站在他面前。

      那张笑脸让瑞德瞬间想起了拉兹,同样的亲切诚恳嶠且虚伪。

      瑞德稍微抬高了些帽檐,又将针织衫的高领拉下了一点,露出一张同样诚恳的笑脸。

      “你好,有什么事吗?”

      “我叫东巴,你是第一次参加猎人测验吧?”东巴面色爽朗一副热心肠的样子。

      “是的,你怎么知道的?”瑞德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的表情反问道。

      “嗯,因为我从十岁就开始参加猎人测验Ä了,今年已经是ᶘ我第二十六次参加测验了。”东巴露出老舋手的稳重Ꮦ笑容,心中却暗道:因为老生我ஜ都认씸识啊,小鬼就豕是小鬼。

      “哇,东巴大叔你好厉害啊,考了二十多次没考鬺过,还有勇气接着考。”瑞德一脸钦佩地大声说道。

      “噗嗤~吭吭쮤吭~”四周响起一阵憋笑声。

      「新人杀手」东巴嘛,老生中没几个不认识的。

      陧本来老生们是想看看这个倒霉的新生会被东巴玩到什么程度,打发下无聊的时间,谁知道东巴和那个小鬼聊了没几句就被一下戳中了痛处,一时之间默默看戏的老桵生都有点没忍住。

      东巴面色一滞Ꝋ,旋即又笑着说道:“哈哈哈,还斎好啦,也就是比一般的考生多些经验而已,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尽管来问我。”

      「新人杀手」不是白叫得,东巴不至于就因为这么一句话直接罢演。

      “哦,什么问题都可以ᚼ吗?”瑞德语气中透着一丝不信又好奇地问道。

      “当然。”东巴自信的答道。

      “那……你知道富坚义博什么时候才会续更吗?”瑞德兴奋地问道。

      “额,谁?”东巴一脸懵逼。

      “那,你会解一元一次方程式吗?”瑞德斟酌了皒下,似乎是为了照顾东巴大神的自尊再次问Ⲝ道。

      “什么东西?”东巴二脸懵逼。

      “那…”瑞德再次开口道。

      “测验!我是让你问和猎人测验有关的问题!”东巴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涗,挥手打断瑞德大吼道。

      “哦,你是说测验啊。”瑞德语气中透着嫌弃,一副你怎么不说清肶楚的表情。

      “是的,没有说清楚,真是十分抱歉。”东巴此刻又恢复了那副亲切的笑脸。

      该丕死的小鬼,我一定要毁了你。

      倈 “那这里的考生你都认识吗?”瑞德好奇地问道。

      蠠 东巴精神大振,总算进入正轨了:“当然,你可以随便指一个考生,我都能认㤹出来。”

      “那,你认识我吗?”瑞德指着自己玩味핻地说道。

      “噗~哈哈哈哈윅哈。”四周的老生再也憋不住了,这小鬼根本就是在逗东巴玩。

      东巴面色一沉,原本亲切的笑脸消失不见:“你…”

      “铃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打断了东巴。

      考生们转头向铃声看去ᵨ,一个拎着绳铃穿着兽皮背心与兽皮短裙身形修长皮肤微黑的女人站在通道前方。

      除了瑞德以外没有几个考໅生发现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的。

      见到考生们的注意襝力缿都被吸引过来后。

      兽皮女开口道:“报到时间,就此结束,第二百七十六期猎人测验正式开始,我是第一场测试的考官莱妲。”

      她扫视了一眼人群,接着说道:“那么,提前说明,猎人测验是极其残酷的,所以测试过程中死伤不在亲少数,如果有人뜌想退出的话,现在还可以提出来。”

      能来到⋿这里的,或者是对自身实力有信心,或醭者是早有觉悟,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Б选择退出。

      淦 莱妲那张充满野性美的脸上泛露出一个略带冷冽地笑容再次说道:“很好,那么跟我来吧。”

      说完她转身向通道尽头的的铁门走去,轻轻在铁门上拍了几下。

      伴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两扇铁门向外打开,露出一条向下的通뜽道。

      莱妲向通道中走去,速度不快不慢,考生们也各自缓缓跟上。

      ᩝ 瑞德㨊跟在人群后面也向通道走去,身后,东巴用阴狠地眼神看了他几眼,墩不知道又是在想什么坏主意。

      步入通道,瑞德鼻子动了动,空气中湿度变高了。

      䗟 等所有考生走ꨌ进通道中,铁门再次缓缓合上。

      走出地下通道,外面是一处广阔的溶洞,考۱生们所在的位置是一处湖中小岛뮅,背靠着已经锁上的铁门,其余三面都连接着一片巨大的地下湖泊

      莱妲站在地下湖泊前,指着对岸对他们说道:“第一次测验的内容就是渡过这片巨大的湖泊,限时六个小时,方法不论,那么你们可以开始了。”

      说完,她再次㑃在众人眼前消失。

      人群沉默了片刻后,众人蜂涌至湖边。

      瑞德也凑到湖边看了一眼,又望了眼对岸。

      这片地下湖泊虽然很大,但距离对岸最多也就三十公里,嚆为什么时限是六小时呢,猎人协会可不会这么仁慈。

      瑞德再次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湖泊。

      这时,一个体格健壮、身材高大的男人自信地走上前。

      “不好意思,各位ʬ,看来这次测验的第一名我拿定了。”对方似乎对游泳很有信心﹂。

      他站在湖边做了几个专业的热身姿势,然后脱下上衣与身上携带的武器就向湖中迈去。

      蠢货,这是在场大部分人的心声,包括瑞德。

      没过多久,岸边众人耈就看到远处水面泛起密集地波纹,下一秒那个原本面带自信的男人⺇就豷面色惊恐地转身以䗛更快的速폊度试图游回岸边。

      三秒不到的时间,水面罕再次恢复平静,那个男人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被水面抹去得干干净净。

      岸边的考生面色肃然,然后又四散开来试图寻找其他途径渡湖。

      食0人盲鱼,而且数量不少,不同于大部分考生,瑞德看得很清楚,那个男人是如何消失得。

      瑞德也四下打量着这片广阔的溶洞,他倒不怕那些食人盲鱼,只是不想下水弄湿衣服罢了,而且现在时间也还算宽裕。

      考生所在的小岛只有零散地几颗矮树与一些花草,造船肯定是不现实的,倒是这些花草…

      瑞德蹲下身仔细确认了下,果然是它啊,所以这关考得是学识吗?

      这种花草叫做漆虫花,它的叶片含有㔤一种无毒但是鱼类很讨厌的刺됟鼻味道,尤其是针对食人盲鱼这种失去视觉,嗅觉却格外强大的鱼类特别有效。

      不过这应该不是最优答案,毕竟这里离对岸还有三十公里的距离,如果游得不够⡑快,漆虫花的味道可能会在游到对岸前就彻底消散。

      瑞德站起身再次四下打量起来,他留意到四周有一些考生也扔掉手中的漆虫花若有所思地站起来。

      湖水里有食人盲鱼,岛上也只有漆虫花有一些作用,那么就只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