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k外网

      ————十九处看守所附近————

      看这女孩的发型,和卡妼邦他们一样精致,难道说。

      陈羽边思索边往溪边走,沿路,她精心挑选了几块锋利的石头用来防身。

      ݜ正当帶她走到离溪边不远处的时候,那个“光秃秃ᕆ的人”居然转了过来。

      “啊!居然是个裸男!”陈羽看着背影,赶紧用手遮起自己的眼睛,“你刚才手里拿的是什么?为什么我看见了一个长发女孩的头在쨛你的手里……”

      “她中毒了。”

      说着,男子荼把一个东西扔到了陈羽脚边,“要把这个烧掉,你帮我吧。”

      頋 “这个声音,”陈羽把手慢慢放下,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颗已经腐烂发紫面容模糊的人头!

      “啊傞!”陈羽吓得后仰倒地,而光秃秃的男子则正面朝她走了过来。

      “啊!暴露狂啊!!”陈羽干哑的嗓音连她自己都快听不见了,她只能又一次遮上了眼睛,“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啊!大冬天的不冷吗!!”

      㔥男子不理会陈羽的嘶吼,一双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脚停留在了陈藁羽等훮身前。如果此时坐在地面的陈羽搂抬头,那她便能看见一副春光旖旎。

      “你,你,快退后!你过来干嘛!”陈羽赶紧挪着身体退后,却发现自己的头撞上了一个硬物。

      “什么?”陈羽转头,原来自己撞上的是一双停留在空中的脚,目光往上移动那人的脸上留着一滥道吓人꠳刀疤,他双眼瞪得通红,被掐着脖子举离了地面。

      滒“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为什么他也是这幅装扮?”陈羽站了起来,眼前刀疤男子的打扮和卡邦他们十分相似,而在他看见自己的那一刻,眼神里仿佛闪烁过了什么其他的东西,那是什赽么?迟疑,惶恐,还是不可置信?

      ⃤ 陈羽静静地端详着,他四肢自由下坠在空中,没有一丝挣扎的첚仍由裸男怼把他高举在空中,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异常奇怪。

      “你对他做了什么?他怎么一动不动싅?睇”陈羽质疑着回过头去,一个柔和宁静的面容出现在了她的眼边,她嘴边的话一度塞回了肚子里,她瞳孔骤缩,心跳加速,这个侧颜尸!

      男子的俊秀轮齎廓如今多了几分硬朗,但肌肤却有一㾦种病态的白,精壮身躯有着令人羡慕的完美比例,一切都这么⑅熟悉!

      陈羽忘却了所有的恐惧,猛地扑抱了上去。

      “呜呜,小北师傅!”

      接触到男䲉子肌肤的那一刻陈羽发现这具皮囊竟如寒冰一样冰冷,他的胸뜀膛没有起伏,陈羽感受不到他的任何心跳,而这种触感她在不久前刚刚体会过!

      “走开!!”男子一脸无奈,甩手挣脱莫名而来的拥抱,一使劲陈羽被甩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㤛吗?”

      陈羽擎着眼泪倒在地上愣愣地说,“我是陈羽啊。”

      车少北把手中的刀疤男子放下,男子的眼睛仍瞪得老大,好似瞠目结舌,好似面露戾气,但他的肢⻹体软弱无力,如一具失去理智死不瞑目的冤尸。

      ㋙ “他怎么了?你把他怎么了?”陈羽颤抖地看着近在咫尺却无丝毫温度的小北。

      “他身上有很浓的杀气,所以我把他控制住了。”

      “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车少北并没有一一回答陈羽的问题,他看了陈羽一眼簒,眼神交汇之时,陈羽的四肢仿佛顿时间被夺去了控制﨡,不能动弹。

      썮 “精神控制,就像这댹样。”他看着陈羽,眼前的少女开始不由自主地解开外衣,“如果你的熵眼神和我交汇了,我就能控制你的精神,睸呵呵。”

      “你拹!变态!”

      陈羽脸红心跳加速,她刚才居然⢟连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干瞪眼地仍凭他஫控制,被解除控制后的陈羽赶紧把衣服穿戴整齐。

       男子走到刀疤男的身后,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了打火器具,然后拿了一身衣服出来。

      他把打火器具扔给了陈羽,自己在一边穿起幚了衣服。

      “帮我把这个烧掉。”他拁指了指地上女孩的头颅。

      陈羽无法直视眼前穫的血腥场景,这个女孩的头颅发紫腐烂表情太恐怖了,熁她木讷将杂树叶枯木枝堆了过去,“你是不是ฎ怕火啊,⽤要我帮你烧这种东西。”ැ

      她点燃了火焰,“请安息!”陈羽跪在火堆ᚴ前祈祷。一旁的车少北又झ从那个人的背包中翻拿出了一把铁撬开始艆在一旁挖土。

      “这个头颅的主人,她是谁?”

      车少北没㧅有回答,低下头继续铲地,陈羽这才发现她当初在山坡上的时候并没有看౤错,他的左侧太阳穴上方的位置凹陷了一个小口,透过小孔仔细看可以直接观察到里面的情形,只见里面空洞洞的,没有流动的血液也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如同经历了툗沧桑而干涸的枯树干,让人心疼,让人瞠目结舌。

      失忆,没有生物应有的生命迹象,奇怪的伤口,莫名获得超춖能力?

      眼前的人还是她认识的车少北吗?

      “车少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还记䓋得Ỽ什么?”

      眼前的女子抓住男子的双臂,泪如雨下,“你快告诉我啊!”

      男子心中则充满疑问:她是谁?为什么不怕他?为什么她要这样缠着他?她口中的车少北是天他的名字吗?

      ……

      “她吃了我的脑子。”一双如恛黑曜石般澄亮清澈的双컆眸,慢慢聚焦到女子精致的脸庞。

      ——半小时前——

      桑德尔割下头颅后发现这具尸体所注射的毒液正在侵蚀他的脑部鵖,而饥寒交迫的塞拉却不想放弃这顿美食,他把执意要清洗头颅的塞拉留在了溪边,自己则去找另一名队친友兰多。

      却不料被塞拉清洗后的头颅外壳开始生长瞥,慢慢⨎地,头颅长成了一个模样俊俏的男子,傑只是男子的脑子怎么也长不回来了。

      发现缺失了脑子的男子站了起来,அ他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位把自己脑子取食殆尽的女孩,突然感觉头部像炸裂了一般疼痛,쿲他强忍着剧痛,面目狰狞。

      月光下,在溪水边洗手的女孩终于发现了水面倒影中自己ơ身旁这位异样的男子,她转身拔出随身的精美᨟佩剑,只见眼前来路不明的陌生男子,抱着头表情扭曲,仿佛正在忍受剧烈的疼痛。

      “还给我,把我的东西,还给我!”男子抓狂,发疯似的扑向女孩。

      “啊!”女孩大叫,发现自己已四肢离地被高高举起横在空中,颈部火辣辣地疼。

      原来男子在扑䣞上来的那一刻已经将她的颈部撕裂。

      杻 女孩被撕裂处的滩皮肤逐渐失去知觉,半空中的她听见了自己的血滴滴落到土地上的声音。

      “好难受,哥哥,救我,哥哥!”她一边悬挂在空中的右手举了起来,一把精美的短剑插入到了ࡷ男子的头中,男子左侧太鿆阳穴的上方被穿刺出了一个鲜ľ血淋漓的伤口。

      而与此同时,在男子的撕咬处,女孩的血液变成了紫色,这䪡个血液慢쯌慢ᰕ流到了男子的体内,惨白的皮肤之下,两股异样的᭏血液交汇到了一起。

      令횎人意外的是,在此之后,男子非但没有身亡,反而⦛他体内的剧烈疼痛随之褪去,他的所有感官都梄逐渐ꕙ失灵。 쫫

      而女孩已用尽了自己的最后一分力气,昏迷在了男子手中。

      渐渐地,男子的眼神恢复了理智。他䄏发现自己뚫已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取而代覄之的,则是身体正在凝固的血液与迅速降低的体温。

      他松口,左手稍稍用力,拔出插在自己脑部的短剑,果然,没有一丝痛觉。

      씖 他看着手中的残骸,女孩的瞳駀孔已涣散无光,躄并且浑身都变成了紫色,她断孪着的脖子只剩了一半,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败,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쬣“是毒。”男子轻语,他面不改色高高把尸骸举ꗳ起,手握女孩当初插入自己头部的精美匕首,果断地割下了女孩的头颅。

      女孩的身体脱离了头部后,迅速腐败坍塌成一堆烂泥。 塮

      再看,他的身体已完全停止生长。

      可能是体内残留的全能干细胞的血让他再次获得了人体,重新复活。

      但톩却因为女孩紫色血液中的毒,让他体内对全能干细쟑胞瞬间失去了活性。

      他的脑子自然再也长不回来了。

      然而上神之血的能量真是极为强悍,像他这般丢了脑子,竟让他异变出了精神控制能力,他作为非生物却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活动,甚至还能对其他生物进行精神控制。

      他体内含毒,非但욤没有直接一命呜呼,反而使他百毒不侵,成为非生物。

      可是这到底算是什么呢?

      他彻底成为了一种怪物吗?

      “她吃了我的脑子嫼,这里,再也长땭不回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