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包王女第四季

      程风觉得今天自己听到的劲暴消息有些多,墨门是数百年前一个顶尖门派,就算程风没有接触江湖这些事,墨门这二字也是耳熟能详。墨门的创派祖师子越先生乃是一奇人,其才华横溢,仅仅二十多岁便成为举世闻名的文坛大家。但是自他入朝成为宰相之后,发现在这重武轻文的战乱年代中,他们这类文人所拥有的话语权并不多,所以一怒之下辞了官,开始研究起武道。

      要知道从三十岁开始习武,对武者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子越先生的天赋可不是单单用聪颖二字就可以概括的,那简直就是妖孽。他翻遍武学典籍,竟然独创一套武学,其内包含了内功,身法以及武技。他一边研究一边修练,仅仅只用了十年便踏入宗师境,随后他建立了墨门。墨门广招门徒,要求文武兼修,肚子里没点墨水的话,哪怕你天资再高也入不了墨门。

      当时墨门可以说是如日中天,是整个武林甚至这片大陆的霸主,子越先生以武力压服所有门派,其学生门徒,皆在各国朝廷担任要职,各地都有墨门创办的学堂。墨门间接掌控着各国朝廷,天下学子,皆属墨门。在那墨门盛世,天下太平。可以说子越先生,以一己之力,掌控了天下,以一己之力,开辟以文入武的壮举,可谓是天下文人甚至天下百姓心中的神。

      虽然墨门人才济济,却无人能达到子越先生那妖孽般的高度,墨门的盛世之况威胁到了所有门派以及各国朝廷的利益,所以在子越先生离世之后,他们便展开了反扑,墨门在这联合碾压之下,最终溃散,可惜墨门盛世只维持了不到百年时间,便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下。

      林致远悄声道:“这本秘籍便是子越先生所创内功心法的残本。”

      程风内心震撼:“那师父应该废了不少力气才得到这本秘籍的吧!”

      林致远尴尬的笑了笑道:“呵呵,是我用两个馒头从一位落魄书生那里换来的,唉,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当时他快饿死了,我顺手给了他俩馒头,结果那书生挺有骨气,非说穷人不食嗟来之食,于是便将此秘籍交给我保管并告知这一隐秘,我倒是觉得他挺缺心眼的,读书把脑袋读傻了。”

      程风好像听到了一个重点:“他把秘籍交给师父保管?”

      林致远老脸一红道:“他让我留下家中地址,说到时候拿四个馒头将秘籍换回去,我又不缺心眼,怎能让这种傻瓜再来烦我,于是我给他留了西方落霞宗的地址。。。都说了你别这么看我,我真没有想坑那书生的想法,再说谁信这么一个傻帽书生能真有墨门的镇派秘籍啊,不过我回来随便翻了翻这本秘籍,感觉还挺像那么回事,于是查阅大量资料,还真邪了门了,这本秘籍竟然是真的。据说墨门内功所修炼出来的内力不仅纯厚,还非常温和,对于滋养经脉丹田有特殊功效,估计子越先生考虑到文人书生体弱,所以才创造出这么套旷世神作,真乃神人啊!”林致远又忍不住赞叹一番。

      得知自己可以修炼墨门的镇派内功还能改善经脉,程风内心自然无比激动,他又翻了翻手中的秘籍,发现后面好多页被撕掉了,于是可惜道:“唉,好好的一部功法竟然被毁了一大半,这些墨门书生也真是的,祖宗的东西给保管成这样。”

      林致远不自在道:“额。。。那落魄书生将秘籍交予我时,还是完整的,不过我开始没相信这是真的墨门心法啊,所以在回派的路上,一直用这书册的纸张。。。那个。。。解手用了。”

      程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林致远:“解手?!”

      林致远急道:“你看你怎么总这样看我,为师真不知道那是墨门心法,不过好在我到达门派时,这本秘籍还没被用完,剩下四章,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天意天意。”

      程风问道:“这本内功心法总共几章啊?”

      林致远不好意思道:“十章。”

      程风伸出大拇指道:“用墨门镇派秘籍的后六层功法来解手,师父实乃神人!”

      林致远抱拳道:“客气客气!”表情中竟然还真隐隐有些自得,随即他又道:“虽然这本功法缺失大半,但是前四层也足够你修练许久了,等你练到这本功法的第四层,相信你的经脉会得到很大的改善,那样你就可以转修其它内功了,你想学刀的话,到时为师还可以教你练刀。”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程风没想到自己还有可能跟师父学刀,前路光芒四射啊。

      林致远突然正色道:“我没有将这本《染墨经》上交门派,也没将此事对任何人说,如果此事被外人知晓,哪怕传出一点风声,就这么一本残本,都有很大的可能导致我斩月派灭亡。本来我想将这本秘籍毁了,但转念一想这可是武学中的瑰宝,毁了实在可惜,就留了下来。”

      程风点头道:“我晓得,师父修炼《染墨经》了么?”

      林致远道:“没有,这本功法修练出来的内力偏阴柔,是为了配合墨门的剑法与笔法所用,并不适合我派刚硬的刀法,功法再好,还是要适合自己,这点为师还是拎得清的。”

      程风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林致远,崇拜道:“不愧是师父。”

      林致远抱拳:“客气客气。”他收起笑容认真道:“再次叮嘱你啊,《染墨经》的事情,绝对绝对不要泄露,哪怕你到时候真入了暗堂,暗堂的师叔们问你你也不要说,否则会招大乱,非但你我性命不保,整个门派都会陷入危机,甚至江湖中也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如果别人问你修练的内功心法时,回答说是《柳絮决》便可。”

      程风捏了捏秘籍,点头道:“徒弟知晓了。”。

      林致远道:“既然你成为我徒弟,那我肯定要将最好的给你,认真修练吧。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学习人体结构,经脉穴位等等,这些都是基础,否则你看不懂秘笈的。至于身法。。。”

      程风一听身法又来了精神。

      林致远从怀中掏出像抹布一样的东西道:“本来呢,我已经给你选好一部身法秘籍,但是三长老也要给你开小灶,他今天看了你的表现后,让我将此身法秘籍转交予你。”说罢便将手中‘抹布’递给程风。

      程风接过后,感觉这‘抹布’触感奇怪,好像是什么动物的皮一般,上面密密麻麻的画着各种小人以及脚印,每个小人都做着非常奇怪的姿势,那姿势有些可笑,好像泥鳅一般,模仿出来一定很傻。

      林致远玩味道:“这是人皮做的。”

      “什么!”程风吓得手一甩,便将手中的人皮抹布给甩飞了。

      林致远伸手抓住被甩飞的人皮秘籍道:“三长老给的这身法秘籍可不简单,应该算是武林中最好也最高深的身法,我为你准备的身法,可远远比不了。”

      程风有些疑惑:“三长老,我并不认识三长老啊,他为何将这么厉害的身法给我,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么?”

      林致远笑道:“我可没那么大的面子,对于三长老来说,连掌门都没那么大的面子。”

      程风很吃惊:“这么屌!”

      林致远道:“你要有能力在宗师级便能暗杀武圣,你也屌。”

      程风心中巨震,武圣那可是武者的顶点啊,都达到返璞归真的地步,说是人类中最强的顶点也不为过,武圣与宗师间的差距可不是天赋这些可以弥补的。

      看到程风的表情,林致远笑道:“暗堂就是由三长老掌管的,他更是一名刺客。曾经有一位武圣因修练的问题伤及了大脑,变成了只知道屠戮的疯子,但这名疯武圣最厉害的便是身法,单论身法的话说他是武林顶尖都不为过。多个区域的十多名武圣联合围杀他好多次都没有成功,都被他靠着那厉害的身法给逃掉了。三长老跟踪那疯武圣三个月之久来分析那人的习性,最后抓住一个特别好的机会,将其给暗杀了。而这名武圣最厉害的身法,被他刻在自己的身上,也就是这块人皮上。”

      武圣的身法!武圣的人皮!程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吃惊了。

      林致远继续道:“不过这部身法虽然是最好的,却也是最高深的,因为能练成的,只有那疯武圣。疯武圣被三长老暗杀后,当时参与围杀的武圣都研究过此块人皮上记载的身法,可是无一人练成,后来这块人皮便作为奖励赏给了三长老。我派高层也都一起研究了这身法好久,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程风道:“那么多武圣都没研究出来的鸡肋身法,干嘛给我啊,三长老不会认为我能研究明白吧!”

      林致远道:“我也不知道三长老怎么想的,不过通过你今天只看一遍就能模仿出我派刀经中的第一式刀招来看,你天资悟性确实非常惊人。反正我闭关这段时间,你就试试呗,又掉不了肉,万一能练成呢,你要相信奇迹,就算不成的话等我出关后再将我准备的高等身法给你。”

      程风有些膈应的接过那块记载身法的人皮:“这身法连个名字也没有。”

      林致远笑道:“有,见过那名疯武圣施展此身法的高手都称这部身法为《泥鳅身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