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黄蓉

      䱥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江城子》苏轼

      泽灵回到欢腾的海洋里,在ధ小英身旁问道:“午后还有课吗?”小英摇头。

      “回家?”换来了小英开心地颔首。

      在车里,泽灵兀自活动着有些酸痛的脚踝,虽然凭借着自己的眼疾脚快才逃过一劫,但一些轻微的扭伤却在所难免。小英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很疼啊?要不要到医院去找位医生看一下?”

      “医生看过也是缓解不了我的伤痛的!”

      “那要怎样,你才会感觉好一些?”小英到底还是太单纯돼些,不知觉间便又被泽灵哄骗了。

      牸 泽灵不动声色ᢖ地将身体靠向小英怀里,用听起来充满疲惫的声奨音道:“不碍事的,让我墐休息一下就好了!” 蛅

      郑铎自后视镜里旁观着,眼瞧着泽灵浮夸的演技竟然得手,便再也忍耐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瞧见郑铎的模样,小英哪里还会猜不到自己又੽是上了泽灵的当휍?她又羞又恼地将泽灵从怀里推开,扭过头去不再理他ꞇ。

      泽灵尴尬地笑了笑,随后翏便朝郑铎威胁道:“我一会儿回去就去同小月讲,上周你得了一笔奖金!”

      郑铎嗤笑着回:“我的爷,这招儿您都用了多少次了?而今我的银行卡都在她口袋里装着呢,你ມ觉得小月会信你?”

      䰏 泽灵胸有成竹地幽幽道:“若是小爷我赏你的现金呢?你猜她信不信?”

      郑铎听着、立时连连讨饶,旁边的小英却“哼”了一声,嘟囔道:“坏人!”

      没有同泽灵去䴺他那里小坐、也拒绝⹨了郑铎载她回家的提议,小英迈着欢快的步子独自回去。今日她的心情大好,从不接触体育的她,还是头一쩒回享受到了誓来自篮球壬的魅力,尤茖其是他穿着印有自己名字和生日的球衣的样子,想想便ㅏ叫人甜进心里去呢!

      才一进ᓷ屋、还没馌顾得上轤换鞋,小뜚英便被梁柔又交代了一项任务,“你先把药给小李送过去!”说着訮便把一大包外伤药塞进小英怀里。

      小英不知道母亲是从哪知道的泽灵受伤的消息,只不过她可没打算再去自投罗网,今日휝她ꥴ可是说了那厮不少的坏话,自己送上门去麨、还不定要遭受怎样的非人虐待呢!

       小英“妈,照你这份量,他只㎆怕是当截肢了!”说着便将药包又递回去,一₉面换鞋、一面问道:“你听谁说他受伤的?消息怎地这么灵通”

      ᬣ 梁柔戳了她脑门一下道:“哪里有你这样说人家的?枉费了人家见天儿往来接送你的好心,今天又是和小李一块儿回来的吧?”

      ㉒小英䪤趟进沙发里,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谁稀罕蹭他的便利?要是我爸能开车来接我,我才懒得坐他的车呢!”说到这里,小英才醒得问母亲道:“对了,妈!你今坸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梁柔将药뢴包收进橱柜里回道:“那你就等着你爸去接델你吧!今晚壘台里有档节目要录很久,我本打算趁着下午有功夫就回来给你们父女两个做饭的,刚巧方才小李来电话臑邀팪请晚餐时过去,你们俩就去他那儿蹭一顿吧!峤”她说着便披上外套、换鞋出门去了,“我回台里啦!”

      န 晚餐㍆时候,小英不情不愿地跟着父黽亲一块儿去了泽灵那里蹭饭,万螖幸泽灵照旧在洪在勋面前伪装得很绅士。倒是小月的手艺极好,让小英忍不住多添了一次米饭。

      等到晚饭结束、小英和父亲从泽灵家里出来,洪在勋的表情却一改之前的笑容满面、变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小英只以为是父亲在工作上遇见了什么困难,也不做多想,等回到家里便径直回床上孚去努力消化起肚子里过剩的食物。

      次͖日一早,泽灵不出所料地又没按时起床,小礦英不得不嘟着嘴去挤早高峰的公ﱼ交车,“不靠谱的!幸好ᐥ我机智,早出门半个小时,要不然还不被你拖累到迟到?”也不知是谁在昨日说不稀罕蹭人家的车的!

      结束了一堂早课,方才回到寝室里嘐,小英接了通电话,便又℘火急火燎地跑出寝室౎去,弄得室友们满头雾水。宋茜从㔢小英的床头拣起一件球衣,摇头叹道:“瞧着吧,一会儿就得回来,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一块儿弄丢了!”

      罩话音未落,小英刚巧又冲进寝떘室来,自宋茜手里夺过球衣便又急匆匆地出门去,惹得室友们一阵大笑。

      方才是泽灵致电来知会小英,要她立刻到球场上来,否则她会后悔的!“这哪里是知会?分明是在威胁!”小英在心里抱怨着,脚上却丝毫不敢耽搁,用最快速度赶到了球场,却正瞧见泽䠢灵舒服地坐在沙滩椅上,郑铎正帮他打着绑脚的绷带。

      “你这么急着叫我过来,是做什么?”小英气喘吁吁道。

      泽灵笑着拍了拍身旁的沙滩椅道:“坐下说!”待到小英坐下、也不等她开口,泽灵便从身旁的保温箱里取出一杯冰淇淋来,献宝似地递到她手上道:“巧克力的!”

      小英的眼睛立马弯成了月牙形状,嘴角上扬露梷出两排贝齿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巧克力味儿的?”说着,便迫不及待地从里面舀出来一勺、递进嘴里,“真緕好吃!这是什么牌子的?”那杯子上什么字也没有,全然不似小英吃过的牌子那样。

      泽灵瞧她吃得开心,自己也就跟着开心地笑着又重新倚倒在椅子里去,点燃一支烟吸着道:“是从土豪联盟空运来的,今早才到,既然你喜欢晚间给你送些过去。” ㅑ

      “那还是算了,怪贵的!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生活还真⩲是奢侈,吃杯冰淇鷝淋都要从国外空运来!”小英嘴里说着,手上却一点儿也不礧见闲着,一勺接着一勺地吃着,ˢ“有什么事儿,就趁着本小姐现在œ心情好快说吧!”

      泽灵指了指她手里的冰淇淋道:“就这个啊!”

      “就这个!”小英的音调忽然拔高了几度,“你就让我大老远跑过来?”

      縬 “一会儿就要化掉了。”泽灵脸上䇥的笑是很想让人过去给他一拳那种,“捂像你这么馋的也是少见,竟然会瘞从那么远的地方一路跑过来!”

      小英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本想着将冰淇淋丢到他怀里、却又有些舍䒨不得这样的美味,便端着杯子站起身准备离开,心里想着“反正是已经吃了一半的!”泽灵赶ㄓ忙笑着拉住了她,又是一阵好生安抚才将她留下。

      打好绑脚,泽灵躺在瑜伽毯上,郑铎开始逐个关节为他进行拉伸。之后才在小英好奇的目光中,进行一项隐秘的准备活动——静脉静推葡萄糖。

      “这是要干嘛?不会偉是传说中的兴奋剂吧?”小英颇有ퟦ些做ꊷ侦探的潜质,警惕地问。

      쩄泽灵又好气又好笑地屈指在她的脑门上弹了一记,“这是葡萄糖!,我是天生的低血糖。”

      普通人静推葡萄糖时,血管会感到十分疼Ბ痛,但是泽灵天生低血糖,疼痛程度要远低于常人,仅有的一点感觉也早已变得习以为常。而之所以要隐秘进行,自然是因为天生低藀血糖是关乎他个⹧人安全的一项重要隐私,即是在家里也只有李婉和郑铎知道。

      上一轮,中文系爆冷击败了上届季军美术系,这一轮又将会挑战上ꤸ届冠军计算机系的消息一出,立刻得到了广泛ꨇ的关注。等宋茜他们到达球场时,场边早已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៣从人群里钻到场边、找⫽到小英,宋茜又被她的装扮雷到了。小英正穿着一件足够给她做裙子的改良版球衣,肩上搭着条⊡毛巾,手里捧着两瓶饮料跟在泽灵后面。

      “小英!”宋茜把她拉到身旁问着:“你怎么又变成小跟班了?是不是他又在欺负你了?”

      小英却笑着对她神秘兮兮道:“是微我和繡他的交易,我给他打工,换冰淇淋吃!”

      宋茜从未想到小英竟然会馋到这般地步,但转ꐗ念一想,便明白了这二人又在玩什么花样。遂“哼”了一声,没好气道:“秀恩爱死得快!”

      小英也不见着恼,只是白了她一眼,便再次屁颠屁颠地跑到泽灵身边去了。朱倩ꯠ文忽地在旁边幽幽道:“턊为了口冰淇淋吃,至于吗?”

      宋茜瞥᪄了她一眼,毫不펼客气地回道:“这笔交易你当是谁都能ꪗ做的?换个人过去,你看他们俩哪个会乐意!”

      说到底,这不过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是属于小英同泽灵两个之间另类的相处方式罢了!

      泽灵昨日的表现,早已风靡全场,甚至许多他系女生都特地撇下自己队伍的比赛、跑过来看他打球。随着泽灵终于脱掉外套登场,场下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泽灵笑着整理叚一下左臂上퀁的护臂,等待比赛开始。照旧身穿一身中文系标准的白底黑字队服,左臂上带着护壁,双腿上都套着膝盖部位带蜂窝缓震的七分长短护腿,露出纤细的小腿。脚上穿着的是让所有男生都羡慕的Air Jordan 14代黑白配色球鞋,这是在国内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款式,整体来看他的卖相还真是极好的。

      比赛开始,中文系意外地获得了球鸫权┻,是计算机系同样派出一位小个子来与孙鑫跳球。李聪䡧在弧顶三分线外运球,泽灵则鏜是凭借着假动作,晃过对手跑到空位接球、投篮、球进,一连串动作看着十分轻巧,却让懂行的称赞。

      大概是因为泽灵上一场的发挥,不少体育系老师被昨日曾在场的孙耶姓老师带到场边。其中一位正对他讲道:“多标准的无球跑动和摆脱动作,这小子有些功底!”

      比赛依旧进行着,泽灵这里一改昨日的打法,不停地用各种假动作、各种不同的进攻方式炫技一样的表演着,赢得了满堂喝彩。但场上的比分却在不知不觉间被拉开了,半摲场结束,中文系25:43落后近20分。

      当所有人都在为泽灵的球技称赞、为他独木难支而惋惜时,唯独郑铎看得清楚,泽灵对这一场球聊并没有取胜的欲望,他只是在玩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