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野?爱美

      安静的步行,月夜下王夎凯与聂军同行。

      远处,一唐军斥候隐藏着身影,在黑䝟暗的角落中张望着周뵃围,他在回头时,发现月色下有两人在漫步,渐渐远离了驻屯地。

      仔细一看,斥候认出了这两人,心想他们大概是在饭后散步,然后他再次监视着黑暗中的动静。

      更远Ȟ,还有一人,他是阿拉伯斥候。

      他与唐军驻屯地相隔千米左右,认为这距离已经做够远,只要隐藏好就不会被人发现。

      这阿拉伯斥候也发现有两人在漫步,可因为距离的关系,实在无法看清这两人的长相,于是他也不在关注这两人,心想或许只是两个普通的巡逻军人。

      可这阿拉伯斥候没想到的是,他认为安全的距离早就暴露了,就在他身边百米距离之딺内,一튖名唐军斥候正盯着他。

      “要不是军令在身,你藵已经是个死人了”

      唐军斥候心中如此想到,看着阿拉伯孧斥候背影嘴角冷笑,微不可順查的举出手刀,在虚空中轻轻一划,目视里从这阿拉伯斥候脖子上砍了下去。

      随即,唐军斥衲候目光移动,看向了远处漫끽步的两人。

      틡逛连续不间断投来的目光,让王凯察觉到了,他远远的张望了一下,之后微微一笑,大摇大摆的继续前行。

      然后,⌲前行中的王凯说道:“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以后谁都不要提,为师自有应对之法”

      王凯做出的决断,强行将聂军的杀心按了下去,他不想也덂不愿意看到跂自己䎚中意的꒰学生卷入事端,也不希望利家栋的死惊动了某些人。

      닳聂军难以违背,点头应了一声:

      “学生知道了,全依恩师所言”

      不管真假,王凯还㼒是点了点头,聂军的回答至少现在说明不会有事。

      “那接下来,我们就好好聊聊当前的阿拉伯人,预测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盬王凯如此说道。⑂

      思路回转,聂军跟在王凯身后,瞟了一下远⤏处警戒的斥候,没有发现有人在注意这边的迹象,道:

      “从白天发生的事来看,恩师当时就应该想鏩到了阿拉伯人会有什么反应,这才让我们天天跑过去‘狩猎’”

      “很好,你越㮄来越有将才之资了,那就说说看我为什么䓾会这样安排”学生的洞察力越来越强,做老师的王凯当然满意。

      “以学生所见,他跟阿拉伯챍人这次无意之间的遭遇,定会引起阿拉伯人的注意,知道他会为了食物或则其它事再去那片森林,接下来阿拉伯人就会针对他布置方案,短期之内定会在那片森林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自投罗网”

      “恩”王凯ࡘ点头。

      聂军虽没直接说王凯让他们去那里퍠‘狩猎’,从侧面分析王凯的理由,也是符合王凯슝的提问。

      但,王凯继续问道:

      “那你为什么认为他必须利去那边,不能去其他地方呢?”

      聂军环视了一下四周,道:

      ꟱“因为他们没得选”

      脸带笑意,聂军一쐎言后补充道:

      “造成这种结果的全因这山脉特殊地形,我们目前身处的地方全是石头,既没有能让他们补充营养的猎物,也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

      仇天魁一行大伤初愈中,个个身体都在急剧消耗营养,因而也需要补充大量的营养,所以他们才会在医师的삏建议下出去狩猎。

      可九头蛇山的地形特殊,以蛇头为中心的位置荒芜一片,除了一些爬虫类小动物,其他再也没㏭有多余的。

      这些小动物吃的再多,䩆都不过杯水车薪罢了,而且对身体也不好。

      鉘仇天魁他횵们需要的是更加肥美,营养更加丰富的大型野兽。竿

      所以,从九头蛇山脖子位置开始的密林,就是他们的不二之选,也只有那种环境下,才能时常捕获大型野兽。

      但去那边,他们就不得不与阿拉伯人面对面,再加上这次行踪暴露,阿拉伯人也能预算到仇天魁他们的目的逸,堵在那里等仇天魁自投罗网也变成情理之中的事。

      这种事情聂军㕖能看出也在情理中,但他还是没有王凯动作快。

      王凯仅是一次遭遇,立刻就想到了以后的事,几乎在同时就做好了布置,不但在仇天魁离开后吓退了哈米德,还为今后的行动做好了打算ቔ。

      “嗯,分析的很好,正所谓因小见大,一切的因果关系都是从细微的小地方开始的。我ꁕ们这些谋将更是如此,通常判断一件事情发展的方向,很多时候都不能只观察表面现象,我们还要从对手的心态,天时地利等等,综合驭的,毫无偏见的去看待那些貌似细微,无法察觉到的事”

      王凯细细点评,他有种直觉,能感到时间已经不多了,随着仇天魁继续前行,也是他该做出决断的时候。

      此时,就连王凯都还튧没有看出䈣仇天魁的目的地ᔳ是月氏,一切都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多谢恩师指点”

      王凯话落,聂军抱拳致谢。

      “孙子曰,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孙子兵法,九变第八,第四段)

      王凯再说道: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阿拉伯人与他遭遇了,就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提前布置一手,才能防范于未然”

      “原来如此,恩师并不是料算到阿拉伯人会埋伏,而是从ꬲ一开始就在防范멀他们的埋伏,先一步让我们抢占绝佳地慛理,以待事态的改变”聂军理解了王凯的深意,聪悟道。

      “对!”

      王凯点头,再緇道:

      “我说过我不是神仙,没有未卜先知的能了,但我可以提前去预判对手会有什ᷝ么行哳动,再根据预判的结果作出相Ꞻ应布置。而你,聂郎,你以后也需要葆这珁样做,正所谓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粋胜乃不穷(孙子兵法)领军的时候不但要善用地形,还要学会不停的揣摩对手的思维,当然,侦察敌情也是必要圃的,缺一不可”

      王凯轻轻怕打着聂军的肩膀,目光柔和。

      “学生铭记刘于心!”

      再抱拳,聂军如此说道。

      “还有,明天去的时候记得带上利家栋,给我看住他就够了”

      쫟 满意的点了点头,王╴凯最后这样补充了一句。

      利家栋目前不能杀,他背后的情况依然不明,那最好的选择就是支开他,或则一直监视他,让他没有机会做出多余的事。

      “明白,学生会安排好的!!”

      !!!!! ׮

      月夜依然,光影倒挂。

      另一边的哈米德,也在于阿布德商量问题。

      ᘼ“这一次不是偶然,仇天魁他们必定还会再出现,不管怎么样,他那些伤重的同伴都会驱使他过来”

      哈米德如此说道。

      “这话怎么说?”阿布德问到。

      虏“因为他们跟我们一样,长时间停在这就需要补充食物,尤其是现在,仇天魁想让他쎋的同伴快点好起来,就不能只吃干粮白水,他们需要营养丰富的肉类,而这些肉类,恰好就在我们驻扎的森林这边,他们所在的地方一无所有”

      水!

      仇天魁他们有的是䫔。

      那天晚上抢来的饮水,再加上暴雨天聚集的水폰也被收集起来,足够他们吃喝使用一个月的量都有了。

      但食物,尤其是好的肉食,却变得精贵起㙍来了。

      仇天魁他们出行所带的干粮预计能吃半个月,坚持一下还能超过二十天乃至춪于更久。

      可没想到的是ꂲ,他们被九头蛇山这一战给拖累了,马匹被俘虏的时候丢失了一部分干粮,再加上养伤需要的好的肉食,一时间情形倒숐转,陷入了有水无粮的困境。

      这件鳀事说来有点讽刺。

      仇天魁他们一路来九头蛇山为了求水,分头行动也是为了抢水,可到头来,一场暴雨之后,水有了,粮不够了。

      而这件事,从接到仇天魁出来抢猪这消息那一刻,哈米德也洞察到了,头脑清晰的他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同ힽ时,他还找到了唐军为什么也出现在这的理由。

      ꗽ 哈米德对阿布턆德如此解释,他道:

      “唐军出现在这里狩猎应该是쑐同一种理由,他们这次也出现了意外,被生病的军士ો拖累了行程,吃光了手中的干粮后这才긇跟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两百多人,两百多张嘴鯣,还有两百多匹马。㠑

      唐军势力庞大,也意味着日常消耗也同样庞大,就算预算到足够的食物,几天的停留也足以让他们消耗一空。

      再加上王凯刻意营造出来的意外,‘憕八人重病不起’一直拖累行程,哈米德就从这些现象推断出了结果。

      “以后的冲突点会集中在那片森林里?大家都需要吃的,势必都会在这出现,我们必须先一步做好准备啊”

      哈米德长叹,战局因为同一种原因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主战场从‘蛇头’位置,转移到身体部位。

      “真是可笑,原本还在打生鬞打死,现在却为了吃的都必须⩈去那片森林,搞不好我们三方一旦碰上,除了相互抢夺食物之外,战斗也会不可避免”

      同时,哈米德嘴角瘪了一下,心里有点自嘲,当前情况也是他始料不及的结果。

      “那接下촨来我们该怎么做,难道要避让那些唐军吗?”

      阿布德疑问,心有不헫甘,仇天魁出现在这有大把机会弄死他,可一想到唐军也会来他就头疼。

      仇天魁会到那边来,对于阿拉伯人来说是件好事,他们大可趁机使绊子,解决这个大麻烦。

      唐军要来却不是一件好事,就算对方无心挑起冲突,可阿拉伯人与人家碰上了总௠是ᘇ不好,谁都不敢保证唐军是不是真的不杀他们。

      于是,哈米德思索了一下,道:

      “我们必须现在就行动起来,做好两手准备”

      “那两手?”

      哈米德:

      “第一,现在就派出人马,连夜去森林狩猎,要抢在唐军来之前,弄到足够三天五天食用的量,避免白䵖天与这些人撞上,我也顺便做些必要的准备”

      “而且在以后,等到食物꿮消耗光之后还没决出胜负,我们也只能晚上补充”哈米德又补充了一句。

      规避唐军始终是阿拉伯人必须的事,他们只有与唐军岔开时间,在晚上行动才能做到。

      阿布德:“好,那第二件呢?”

      哈米德:

      “第二就是仇天魁依然要杀,不燫管唐军会不会来,不杇管是不是在同一时间遭遇,有所布置总比没有的好”

      如此绝佳的时机,简直就是上天为哈米德创造的,他怎么﷞可能放弃击杀仇天魁的机会。

      艡哈米德也跟王凯想到一起去歚了,谨慎的他不考虑什么万一不来的问题,也不带有侥幸心里,提前布置好了先手敌之ƹ手。

      “好,可我们要怎么在唐军的眼皮子底下杀了仇괧天魁”

      阿布德抚掌,对哈米德的决心深表赞同,同时능又提出最关键的问题。

      “有唐军在这就偷袭,用冷箭袭杀,没有唐军在这就按老规矩,慢慢围杀他”哈米德一奸计在脑海中形成,说话时目露寒光,已经思考好憂了对应之策㨶。

      “而且,我们是时候动用手中的王牌了”

      冷笑随即而出,灯火下的哈米德脸色阴沉,翘起的嘴೩角森森。

      “非常好,全依你的计谋布置”阿布德大赞,沲脸色终于红润不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