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猫咪app2018

      残阳斜照,倦鸟归林,东庄詭村炊烟缭总缭。

      苘“驾!”

      “吁!” マ

      一辆豪华马车缓缓停在村头槐树下,随即车内⻚下来几个护卫,中间一个华服男子。 묘

      “沿路颠ͪ沛,兄长真是吃饱撑得住这儿。”

      张ヌ昌宗用锦帕擦了擦汗,神情有些郁闷。

      他看到树ጕ下有个抱娃的妇人,便上去打听。

      “大姐,张易之住在哪ꤔ?”

      妇人脸上有些警惕之色:“你是小郎君啥人啊?”

      “我是他弟㜆。” 폺

      “奥。”妇人笑了笑,指着道:“前面那小池塘,绕过小池塘就见一个园林,从园林穿过去就好了。”

      张昌宗点点头,带着护卫循路而去。

      澗 张府大门。

      陈长卿半阖着眼躺在凉椅上,左手边一壶酒닉,右手边一盘鸡肉。

      一群人近前来,他依旧一动不动。

      张昌宗大喝一声:“。喂,看门的。”

      兄长倒好雅兴,请个道士来看门。

      “注意言辞,贫道是易之﵊亲自相邀的门客!” ⌥

      陈长卿睁开眼,上下打量着一身华丽衣袍的张昌宗。

      “尔是何人?有何事?速速呈上拜贴。ᄘ”

      隔三差五就有人上门来拜访易之,都是伊川县的士绅官员,连县令都来过一次。

      更多的还是书生士子,借着拜访的名义自荐,妄想攀上张家的门楣。

      竅“拜贴?”张昌宗鳥皱皱眉,懒得搭理这牛鼻子,就要直接进府。

      “哎呀,”陈长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渖起身,拦截住他:“易之歇息着呢,见不得你。”

      说罢活动活动手掌,“若有几῭贯门䦓规钱,贫道也替你去瞧瞧ᔰ易之。”

      张昌宗勃然大畣怒,他可是每天出入皇宫甘露殿的男人,天下还有人敢灜找他要门规钱。

      真是火冒三丈,张昌宗使了个眼色,护卫立即会意,抡圆Œ了胳膊狠狠就是一拳。

      砰!

      ඄ 一ⷆ拳轰在肚子上。

      陈长卿被砸倒在地,胃里翻江倒海,眼前金星乱晃。

      “你……你竟敢殴打贫道,贫道主頪家乃神都城张家,⶚张昌宗认识不?银青光禄大夫,陛下的第一男宠!”

      陈长卿呈大字型趴在地上,不ა忘咬牙切齿威胁道。͔

      ᢒ 삁张昌宗斜睨着他:“不好意思,我就是张昌宗!”

      ꫑ 陈长卿的眼神顿时委屈起来,您咋不早说勒。

      他迅速撑地腾起,弯腰谄笑道:⋆“六郎,易之㻑他在后宅练书法,您直走左拐就好了。”

      张昌宗“嗯”了一声,又傲娇的瞪了陈长卿一眼,才昂首阔步进府。

      ……

      后宅。

      “宗弟,什么风把籕你吹来帮了,来之前也不通知一声。”

      张易之收起笔墨纸砚,让뉲夏荷奉茶懚。

      张囜昌ऽ宗没好气道:“兄长,你倒是逍遥快活,我最近可是天天上火。”

      ޺ 上火?张易之赶紧劝道㺉:“宗弟,那地方不能tian,容易滋生病菌。”

      “什么跟什么啊!”

      张昌ᙊ宗一脸☖懵圈。

      张怨易之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

      接过夏荷递上的香茗,张昌宗懒得废话,直接说起正事:

      ኱“兄长,还真让你猜中了,朝野都认为我张家已经归附公主殿下。”

      “以前武家子弟见到我,还会亲㰐自替我牵马递鞭。”

      “这一个月来,武三思利用相权打压我⁚,这日子真憋屈。”

      张易之紧锁眉头,问:“具体呢?”

      “宗楚客你也知道,第一个投靠我的重臣,昨天朝会上被武三思栽赃㧢,陛下命令来俊臣搜查贪污罪证。证据确凿,流放岭南。”

      혧“你说天下几万个官吏,谁不拿点孝敬钱,武三思鳯他瞞分明就在针对我!”

      “还有我张家的族亲,一个个官职被卸下了,皆是莫须有的罪名!셀”

      张昌宗说完后愤愤不平,俊朗的脸庞有些狰狞。

      张易之捏了捏眉䄋心。

      ꦵ 鉇宗楚客可是户部侍郎,差一步就能拜相,损失他,对张家而言相ꒁ当懟于折损一臂。

      关键是后续影响,张昌宗连手下第一悍将都保不住,迼谁敢再投靠?

      张易之:“太平怎么说?她该有实质性举动。”

      杀 “殿下她在尽力周旋,我张氏族亲大部分官复原职,可宗楚客……”

      张昌宗语气还䟬是不甘心。

      Ϊ尝到了权力的甜头,突然权力骤賣减,这滋味他受不了。

      张易之轻抿一口茶,喟然道:“宗弟,太平羽翼未丰,她跟武三思最多斗个平手,怎么可能为了你保宗楚客呢?”

      “是啊。䢌”张昌宗深有同感。

      틖 稍稍沉默,他便问:“兄长,眼下我这处境,你有何良策?”

      张易之微微一笑:“很简单,请武三思吃一顿饭,席间传递你要与他结盟的信号。”

      什么?

      张昌ᚮ宗无比惊愕:“这不是墙头草么,殿下岂能饶过我?”

      詘 “对,就烳做墙头草。”张易之颔首:“你混迹两股势力之间,谁也不投靠。”촒

      张昌宗更郁闷,什么馊主意,他幽幽道:

      “兄长,纵观史册,墙头草是绝没好۷下퍈场的。”

      张易之用茶盖轻磕着杯⹧沿,淡淡道:“根子不深的草,才会随风倒,而你的根子埋得非常深。”

      张昌宗캑不说话,若有所思。

      张易之徐徐道:“宗弟啊,你要牢记,你的根子植在陛下那里,如同冯小宝一样騇,只要⨲陛下不厌你,你可以无所畏惧。” 䠮

      “太平她是皇家女,武三思是武氏族长,而你依靠的只有陛下。”

      “陛下为什么偏偏让来俊臣去查,那是对你的敲打!”

      袨“……”

      죛一席츨话下来,张昌宗豁然ᗷ开朗。

      他不禁腾感慨道:“兄长,你不去做官可惜了,要不ၫ你随我去做面首吧。녧”

      䏐“夏荷,送客!”

      张易之怒而起身,就欲离去。 䬷

      “开个玩笑。”张昌宗脸上露出笑忟意,又皱眉:

      “可小麦芽已经是殿下的义女,这如何是好?”

      믌 张易之轻描淡写〘道:“此事容易,索性让小麦芽认武三思的夫人做义母Ζ。”

      “啊……”

      张昌宗瞠目结舌,喃喃道:“这行径也忒无耻了吧。”

      “无耻?” ﷺ

      张꩜易之呵呵一笑:

      “昔日太宗玄武门杀弟囚父、高宗夺他爹的妃子、陛下抢亲儿子的皇位,十个公主九个养面首……咱大唐无耻的事多了去了。”

      “你不无耻怎么在大唐䀒混?”

      张昌宗讷讷无言,貌粕似有点道理。

      䀉 ……

      ps:成绩有点差,可能要开启单机生涯,作者的心态有些崩,不知道是题裁写错了还是文笔差,亦或是叙事能力差……

      这本书才刚开始啊,作者的信心断崖式下落,看着每天只有几个熟悉的书友投票,着实感到צ心酸……

      最后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