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装学院

      “本先遣船是联邦科技的凝聚和菁华,当然能净化2级净风쟔。”

      “代理船长刪目前有22%的2级净风,还需要收集78%才能成为2级风法师,顼总共需要0.3份标准䍤能量净化让代理船长成为2级风法师的净风。”

      马洛斯在心里等候着一个转折。

      是要菘先注入多少多少能量,还是要帮它解除什么什么紧急情况,把那个可疑的临时工一号干掉?

      净化2级净风的成本相比1级净风,提升了3倍。

      这个登陆辅助系统一贯表现得和扎特吐槽的官僚差不多,还一直强调他仅仅是在“代理”船长而已,这个挺让人不爽的。

      “优先恢复本先遣船的能量储备是当务之急。”

      最后这段惨文字更是༓多誫余,登录辅助系统不说,马洛斯也会竭尽全力为它找能量的。

      不是因为感情因素,只是因为他之前的投入已经得到了超过预期的㨛回报。

      马洛斯只投入了1个苏勒德斯,就得到了1级净风,容纳1级元素一般是要在军中服役多年才能得到,远远超过了1个苏勒德斯的价值。

      体内容纳的1级净风已经明显地改善了马洛斯的反应速度,否则他和塔尔的较量肯定不会那么顺利,

      马洛斯知道塔尔是比他要稍微强一点的。

      但他之퇘所以会如此,是因为马洛斯一㿛贯不是他的对手。

      虽湶然他只是赢了半招,而且艾尔兰很快赶来支援,但是如果不是容纳了1级净风增加了他的反应速度,那血流满地,面朝⭇臭水的就是马跥洛雼斯了。

      那会造成可怕的后果,亚麻衫就彻底完啦!

      睠 所以马洛턮斯是非常愿意为先遣船多弄点能量的。榸

      “在保证本先遣船有0.5份最低储备的前提下才能为代理船长提供净化服务。”

      胃 “在提升了法师等级之后,会틮对精神造成更大压力,根据前任船长的憨经验,1级法师还可以依靠睡眠、美餐或者享受净土等方法自然恢复,2级法师就必须使用安神剂,这会极大增加代理船长被本地教会注意的可能性。”

      “建议代理船长先掌握1级风的使用,前任船长已经找到了许多本地的使用方式,按照你在学习数学中表现出来的智力,掌握1级魔法不成问题。”

      这一段莹绿色的文字看上去就没有那么友好了,登陆辅助系统并不鼓励马洛斯变强,但它确实立刻列出了两个魔法。

      “风盾术。”

      “施法者得到增加防护的风盾,这白色的盾牌对远距离的攻击效果极好,嗪对近身攻击只有有限的防御效果。”

      “跳跃术”

      “受术者在뽵跳跃能力上获得极大加值。”

      看完了这段文字,马洛斯真心诚意地写到:“愿联邦强大繁荣,她的人民幸福安康。”

      这就㇚是罗马共和国公民为自己祖国祈福的文字,马洛斯真心诚意地认为自己是联邦人了。

      马洛斯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虽然并不知道后者到底有多少用处。

      但蕛他见识过前者匙,非常确定这是一个极为有用的魔法。

      绿蟹镇附近有一伙信仰永恒讜奔扗腾的强盗,为首的歹徒是绰号“冲骡”的法师莱斯特斯。

      这个季节他非常活跃,经常趁着大风骑着骡在绿蟹镇附近抢劫,有时候甚至直接骑着骡⌉子在城墙下奔驰而过,这个行动显然不仅可以增加他在团体里的威望,还能增加永恒奔腾的神力。

      城镇的射手依托城墙都对他毫无办法,因为他的身边总是有一个无需用手,就能保护他的乳白色磁盾牌。

      而这个魔法짺,马洛斯也能学会!

      马洛斯并不会抱怨先遣船把自己的安全列在优先位置,他甚至没有期待这艘船能够给予自己那么多帮助。

      马洛斯再次重复了一边刚刚的话:“愿她强大繁荣,她的人民幸福安康。”

      就在这时,一阵带着臭味的脚步声响起。

      “马洛斯,你真是一个虔诚的爱国者쥼。”

      譪“唉呀,马洛斯确实就是这么个好孩子,不过他对宁静之主的虔诚和元老院的忠诚是一模一样的。”

      艾尔兰牧师听了扎特的话,对这对叔侄笑着点点头。

      扎特笑着把塔尔嘴里的臭布给拔了出来,然后又把᝭刚刚刷过鞋子的污水泼到了他的脸上。

      “你信仰了浊白之主,谋杀虔诚善良的宁静信徒,塔尔,你知道这是必须要烧死在广场上的。”艾尔兰的套路ᜳ不算有新意,但是当你的目标被ū倒吊着,还灌了好一番污水,那新意就不是那么重要了,“不过如果你能交代一些有用的情报,也许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

      整个新罗马共和国执行死刑的法式方㱮式基本上都是火刑。

      一条生路的意思就是成为⮧奴隶,相比被文火烤死,这确实是很不错的路。

      “都是卡萨逼箨我的,我只是为了能吃一楼菇才信仰浊白之主的,是他逼我来袭击马洛斯。”塔尔一睁开眼就以极快速度说道,“马洛斯你知道的,我和你是朋友。”

      马洛斯可不记得这事。

      㮸而且他都要在集液室袭击马洛斯了,还自称什么朋友,也真是无耻至极了掷。

      “朋友怎么会来杀我侄子?!”扎特狠狠地给了他的肚子一拳,被吊在半空中的塔尔摆动不已,嘴里还吐出了一阵特别腥臭的口气。

      “我没有想杀马洛斯,駾卡萨只是逼我帮他抓住马洛斯而已。”塔尔一边咳嗽,一边努力甩锅,“他说马洛斯在街道上跑了ꃱ那么远几乎没受伤,说明对风的适应很强,是一个比较强大的潜在浊白信徒,他应该是想要和马洛斯谈谈,让饹他皈依浊白之主啊,否则哪里需要ጋ两个人呢,对付马洛斯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们是想抓活的。”

      艾尔兰听了这话没有动作,但是马洛斯还是感到了紧张,当然更多是愤怒,明明就比自己强一点而已,什么叫他一个人就够了?!

      “尼玛的浊白异教徒!尼玛的潜在浊白信徒!”扎特一听就火了,他诚惶诚恐地对艾尔兰说道,“马洛斯是最虔诚不过的宁静信徒!”

      樞艾尔兰对他和马洛斯笑笑,正好看到了马洛斯怒气冲冲的脸。

      看上去真的很生气呢。

      “这个卡萨的来路,你知道多少?”艾尔兰问道,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可以算得上中阶战士的来路,还有他的动机。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家伙来了镇上就逼我们镇上的浊白教友给他钱,我们收蘑菇Ỗ的时间都被他耽误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一时糊涂信了浊白之主,其实就是为了能吃饱饭,我说的是真...呜呜...。”塔尔说到一半,他脸上和脖子上的污水忽然凝聚成了一团,然后꽢覆盖上了他的嘴巴和鼻子,形成了一道水面具。

      艾尔兰的手虚盖在塔尔的脸上,水面具跟着他的手在移动。

      马洛斯看着这一幕,心中明白这就是对“水”썞的控制。

      过了一会,对马洛斯来说是三分钟,对塔尔来说是半小时,艾尔兰把手微微向左偏移了一点让塔尔能勉勉强强地说话。

      “城里有没有浊白之主的秘密神殿,或者公䳲职人员或者执法者,实际上是浊白之主的信徒?”艾尔兰按照对付异教徒的惯例问道,不过实际上他对此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永恒峻奔腾的信徒太容易失去自我了,对富裕和体面的市民是不会有什么吸引力的。

      “浊白之主的信徒都神经兮兮的抺,要是能当上公秠职人员,谁会信祂啊!”塔尔的回答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祂也不喜欢我们给祂造神殿啊,就是让大家尽量多跑跑,多挑衅真神的信먫徒就可以了。”

      “那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扎特吼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这个卡萨是镇外来的中阶战士,他没有告诉我到底要干啥,他们镇外的高阶信徒都看不起我们这些镇内的浊白信徒啊,说我们是假信徒,要我们早日走上更加正确的道路,我什么都不...咕咚”塔尔的其实交代出了一些信息,但是他老是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让艾尔兰认为还有必要加码。

      他向下移动手掌,那一团污水就直接钻进了艾尔཭兰的嘴,然后从他的鼻子和眼睛里流出来。

      扎特不用提示,就把塔尔的嘴再次捏开。

      作为一个老兵,他不止一次见识过宁静之๳主的牧师拷打敌人。

      ꊈ 艾尔兰的拳头捏紧,然后这水又灌入了埆塔尔的喉咙,然后猛烈地撞开他的气管。

      这污水在塔尔的身体里折腾了好久,把他的肺顶得一塌糊涂,艾尔兰才松开了拳头,然后这污水伴随着塔尔剧烈的咳嗽声,从他的鼻子和嘴巴里喷出。

      “卑鄙无耻的东西,想要中伤我们这些宁静之主的好信徒?!”塔尔痛不欲生的样子让扎特很高兴,“快老实交代!”

      “那个卡萨进城后杀了好几个他说不够虔诚的浊白信徒,还把他们献祭了,他抓꺷马洛斯,肯定也是想要献祭马洛斯。”塔尔在老套路下,确实想起了一些东西,“他跟我说得快点动手,否则让其他人抢先就糟糕了!”

      “其他人?”艾尔兰问道,“他是中Ḝ阶战士,城里还有其他中阶职业者?”

      ☈1到3级是初阶职业,4到6级ၞ是中介职业。

      “有!还有一个也是镇外来的,至少也是中阶职业敪!而且很可能是一个中阶法师!”塔尔硢不敢再拖延了。

      “浊白之主的中阶牧师?”艾尔兰的劲头来了,一个信仰邪魔的中阶牧师对社会的威胁极大,如果能够拿下可是他的大功啊,“你见过吗?”

      马洛斯和扎特面面相觑,一个中䒴阶的邪魔牧师是能够组织起重大破坏的。

      如果他的计划得逞,是能够给绿蟹镇这样的大镇带来生死存亡的大危机。

      “我没有见过,但肯定有这么一个牧师,我在采蘑菇的时候听一些已经半疯的家伙说过,这个牧师能给我们带来浊白的福音,和他一起奔跑的时候㒞,特别兴텮奋!否则卡萨也不会那么急!”倒吊着的塔尔又看向毫了马洛斯,“而且他一定也看见了你在宁静之夜到来前穿过空荡荡的街道,就算他没看见,其他浊白信䎒徒也会告诉他的,他一定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祭品了!”

      马洛斯妄低头看着塔尔,然后又看看艾尔兰,后者眼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但是又有些犹豫。

      “如果真有这么一摺个强大的邪魔牧师,我们得把他引出来。”马洛斯说出了艾尔兰心里的想法。

      럘“这太危险了!”扎特怒吼,这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的喊声带起了一阵微风,然后在嘴巴上切开了一道不小的口子,但是扎特쬝还是不顾血流继续说쾷道,“这是中阶牧师,我们应该报告给镇公所,全城戒严,封锁街道,一家一户地搜查...”

      扎特说到一半停了下빱来。

      企他自己也意识到这样不行,浊白之主的信徒不仅能吃一楼菇,还能吃其他被“风”毒害的野菜,绿蟹镇内废弃的楼房不算多,䪞但是要抓他们消耗的人力物力是很多的。

      而且白天还不能搜索,晚上则是大家要工作的时候。

      发动民兵搜索的话,很可鳩能会造成很大伤亡不说,还会让城镇对下一个季度的准备不足,“风”失控的季节是农业最重要的季节,必须在这个季节种好썷蘑菇,下一个季节的“腵土”会非常危险,根本无法耕种믯。

      但他还是看着艾尔兰说道:“这样不行,马洛斯没法牵制住一个中阶牧师的。”

      艾尔兰点点头汄,但是他还是有些期待地看着马洛斯。

      马洛斯沉吟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应该赢得艾尔兰的信任,更重要的是,他也希望把这个隐患解除掉。

      绿蟹镇是他的家。

      “如果能让这个塔尔帮我们的话,也许就能对付这个牧师‶了。”桓马洛斯的话让塔尔饅大喜。

      “谢谢你,马洛斯,谢谢你,我就知道你实力虽然差,但是心地好!”塔尔喜极而泣,不过他的呼喊没有引起任何风的伤害,“我可以帮你们,我会告诉那个浊白牧师,卡萨没有来找过我,而且我会把他引到艾尔兰阁下的面前。濴”

      “哪里会那么容易。”扎特还是摇头,“艾尔兰阁下,我们俩都是平民,让我蒵们承担那么大的风险不合适啊。”

      “叔叔...”马洛斯还要再说。

      艾尔兰已经先开口了:“现在城镇上没有神殿,我没法给你们安排神殿武士的工作,不过这次如果能抓住一个中阶浊白牧师಼,我一定能争取到神殿的预算和土地,到时嶹候一定给马洛斯一份工作。”

      “这...”扎特还想说话。餥

      “在此期间,我就朹按照虔诚信徒给马洛斯开一份工资,我会从净水的收入中给工钱,每天2个塞斯特斯,不用到点上班,你还可以像过去那样打工,就像一切正常的样子,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ૹ什么。”艾尔兰顿了顿又说道,“当然不能亵渎神明,也尽量不要펔违反法律。”

      马洛斯听到这个“虔诚信徒”就感到很满意了,他就需要这个。

      “还有一件事。”扎特还要说话,马洛斯想要阻止,但是扎特恶狠狠地对他一瞪眼,“艾尔兰阁下,我ꑬ建议你可以把塔尔悔悟的时间提前一下。”

      这话让马洛斯不解,塔尔也是。

      只有艾尔兰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其实这次抓住卡萨和这个塔尔也是你策划的。”扎特的脸上布满了谄笑,“这也不是为你什么私利,而是为了让艾尔兰阁下你的领导更加明白你对宁静之主的虔诚和价值啊,让你能嗉够把安宁和平ꤏ静带到更多地方去呀。”

      艾尔兰牧师还是很为难的样子。

      马洛斯觉得这样很不好啊,这不是在䔣腐化真神的牧师嘛,他有些埋怨叔叔了。

      艾尔兰牧师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能让他做这样的事情呢。

      ᎋ 扎特也有些紧张,还要再劝的时候,只听得艾尔兰牧师轻声说道:“这样是最好的,塔尔这样迷途的灵魂也能有多一个机会得到救赎,这也是为꛱了宁静之主。”

      “ۨ是啊,都是为了宁静之主。”

      ᳶ“对,对,都是为了宁静之主。”

      “赞美ซ宁静之主,感谢你给我安宁和平静,呜呜呜。”

      虔诚牧师这为难的样子,真是让虔诚的信徒们感到感动呢,还有迷途的更是哭得稀里哗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