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你我就想结婚

      侟 坤天沉声道“带路。”

      那人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坤天跟随。

      那人走的很慢藷,带的路也并非偏僻之地,反而是极尽热闹的地方,就这样走了很久,到了一座阁楼门前,那人转身,恭敬道“请公子入阁。”

      쀤坤天沉吟,将自己所有的手段全部准备暗嗤藏着,推ꑘ门入了阁楼。

      飥 阁楼之中,很清净,坤天看了看环境,倒是清幽的很,他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静ᖐ心等㸉待。

      不过片刻,从楼上走下来一人,呵呵笑着“心性不错,看来这几年你成长了不少。”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坤天静静的看向了那人,正是尊者,曾经勤带뙌他脱凡修真的尊者,坤天并不意外,毕竟能寎知道坤天还有至亲妹妹的也就是尊者了。

      “我妹妹呢?”坤天平静的问道。

      尊者也是走到了近处,随意坐在椅子上,道“她很好,你且放心,她有自己的任务要做。”

      坤天轻笑一声“果然。”

      尊者老眸深深望着坤天,道“重入门下如何?”

      “뷽说些有用的。”坤天冷声道。

      尊뀒者有些惋惜,道“那你的妹妹붜怕是活不了了。”

      坤天哼了一声,樄眼眸深邃,低声道“她若死,你们皆픚要陪葬,你认为我说的话可有威胁?”

      尊者沉默了,这才几年的时间,坤天成长的太快,如若杀不死他,谁又能知道以后是否能够影响主上的大计?尊者也无从浄判断,唯一的软肋也仅仅是他的妹妹,如果他并不在ⓜ乎,将没有破绽!

      “说吧,怎样放了我的妹妹?”坤天知道这不可能,但还是抱着希望问了一句。

      尊者老眸有些复杂,道“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坤天问。

      尊者沉声道“将你解除那个东西的方法交ុ出来,我保你᫽妹妹平安,让她回到你身边如何。”

      坤天一怔,心神一紧,思绪转动,这是试探吗?

      坤天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咒印解除完全是意外,我䕞得到枯菱老的传承你应该听说了,但是是枯老想要夺舍我,正好碰到了咒印,咒印被枯老磨灭了,我趁着枯老需要将他的神魂吞噬了,这样我才摆脱出来,纯粹是意外。”

      “意外吗?”

      尊者眼眸一动,哼笑道“噬魂仙茧呢?它可是可Ⓖ以吞噬神魂的,它不能做到解除那东西吗ᶄ?”

      ﭨ“不能。”坤天摇了摇头,更加断定这是在试探,道“噬魂仙茧是吞噬神魂,而咒印已经烙印在命魂之中,,噬魂仙茧吞噬命魂咒印会消磨掉,如果全吞噬了,咒印是全都驱除了,但是命魂也没了,命魂没有了就是意识没有了,活死人有意义吗?”

      盇尊者一怔첟,眉头皱了起来,越来越深,喃喃而语“看来真是特殊的方法了。”

      “脟换个方式吧。”坤天沉声道。

      尊者叹了口气道“我是很鄭想让你重入门下的,可是你却不想。”

      坤天明白了什么意思,笑道“以我现在的手段,你认为能留下我吗?” ꄖ

      “你的手段越来越多,我确定不了了已经。”尊者摇了摇头。

      坤天也是一怔,不由的轻笑道“那你想怎么做?将我带来此处,杀不了我,留不下我,你到底想要怎样?”

      尊者再次摇了摇头,深深望着坤天,道“不是杀不了,也不是留不下,只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得不偿失,但是你确实也是个非常大的隐患,所以我在犹豫,我手里的筹码没什么仅仅是你的妹妹,但是这在你而言是可以舍弃的,如果舍弃了,你将没有软肋,没有破绽,这才是让我担心的。”

      “你ᯎ将这些都说给我是什么意思?”坤天有些不明白尊者的意思了。

      尊者又道“其实你有㩸些误会上面了,神剑宗的内乱不是上面的意思。”

      “什么?”坤天心里却是惊骇,不是主上的意思,但是却是主上的力量,那证明什龨么,证明着只要是主上想去做,就能做。

      尊者又是叹了口气道“是与我同样的尊者的意思,我们每个人都有着上面的手段,所以经由我们手可抿以下那些东西在你们脑海之中,而你们是听从我们的,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与机会ۛ我也可以传授这些手段给下面的人,如此一层一层积攒出鷨来的人,你可明白?”

      这么说坤天就明白了,他点头道“就如同军队一样,元帅只负责底下的将军,而将军负责各自的将士,将士负责各自的士兵,但是元帅下令所有的军队都会听从,如果没有下令,所有的将军将各自负掠责自己的队伍。”

      “你的意思我明髀白,神剑宗的内乱是与你一同地位的尊者独自下的决定,是这样吧。” 馌

      尊者点了点头,眸子满是赞赏,道“你理解的非常充分,确实是ꯗ这样,其实上面是为了和平,守护,才下的那些东西,我们属于守护一族。”

      “守护一族?”

      坤天虽是问了一声,但是心里却༅是咒骂,这种话谁会信,骗鬼呢,控制人是为了守护,这样的理由可是真的强大。

      尊者又是点了点头ٗ,道“我们有不得不守护的地方,实力达到了,就会被接拢过去,守护那个地方,所以我们也是在不断的找寻着人才,人才很多,不少,但是这个秘密实力不足是不允许知道的,所以上面才会在一切有可能的¿地方找寻着人才,得到资源,当人才成长起来,就会去守护,这是守护一族的宗旨,我们尊者都是为了这一点而生的。”

      “嘁。”坤天翻了翻白眼,嘲笑道“真当我是傻子是吗?那我问你神剑宗为什么会홊内乱?以前的绝刀门?摘星阁?为何会内乱,既然你说你们尊者都是为了这一点而生的,很明白要守护什么䀽,为什么要内乱?!”

      “因为他们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有很多的地方都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尊者眼眸有些狂热,显现出了莫名的兴奋,道“凭什么我们一族就要努力着守护人类,让这些人都悠闲安逸的生活?我们有所需要的东西,他们凭什么不给?自私的人!都是自私的人!他们从来不知道,这片世界和平到现在是因为什么!再是这样,我们守护一族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们需要帮助,但是我们ᇱ的秘密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哒”

      说着说着就那么兴奋了?

      真有守护놾一族?

      真的是在守护人类?

      坤天打断了尊者渍还要说的话,道“那你告诉我咒印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还要下咒印?告诉我是因为什么?也是因为守护?”

       蚂尊者眼眸狂热渐渐退去,咬牙切齿道“因为人性!”

      “贪婪!自私!欲望!这些都会充斥着人类!躣”

      ﹁“我们守护一族只是需要一些东西,但是人呢?!自私,他们不会管你做了什么!他们不会管我们在守护着什么!哪怕是在守护着他!只要是从他手里拿东西,不管什么理由,不管多么高尚,那不可能,不可能给!”

      “这就是自私,贪婪,欲望!”

      “我们守护一族就怕这一点发生,如果我们真的守护不住了,怎么办?我们号召全人类反抗?”

      尊者冷笑一声,道“真是笑话,那时的人或许有顽强抵抗的,但是更多是贪生怕死之辈,这样下去,人类或许会灭绝的!”

      “所以我们明白凡事还是要靠自己,我们研究出来了这个手段,只䃽要我们下在了你们脑䍏海之七中,届时抵抗的㽣时候,不想也得拼命抵抗了,这就是反制的手段,只要有庞了这种手段,我们至少能做到K‘万众一心’去守护,去抵抗!这才是我们要做的!鯌”

      坤天被这话说的神色也是满心激动,但是心里却很冷静,正如尊者所说,人心!

      人心是会变得!

      有这些手段的这些人ᾗ呢?

      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野心欲望!

      或许最终的这个主上呢?

      他是所有的控制之源,他的思想就是意志!

      他若向善,世间和平,他若为恶,生灵涂炭!

      “你们在守护着什么?ꪰ又在对抗着什么?”坤天要判断这些话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尊者老眸一变,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㕓不能说,我只能᷐说,我们是在充满善意的在守护,对抗着异类的恶意,我只能说这么多。”

      姑且不论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那真是让䥮坤天肃然起敬了。

      “我不会破坏你们的一切动作,但是你们也不能再来打扰我,我对你们保持善意,不想变成恶意,我的妹妹你们好好对待,这样如何?”坤天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尊者思索着,终是点了点头,道“可以,这是最好的结歎果,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也不想你误杀太多的天才了,或许其中会有我们的人。”

      坤天摇了摇头,道“我不会毫无理由的去杀人,如你所言,对我心存恶意的,我不会留手,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尊者再次点头,道“蜆好我会吩咐下去,尽量不与你冲突。”

      “既然达成了协议,我正好问你点事情了。”

       坤天深深的望着尊者,问道“怎么找到我的?怎么确定是我?我从十四岁就离开了你,这有十余年的时间,我成长变化不小,怎么找到我的‱。”

      尊者笑了笑,摆了摆手,道“这并不困难,你的至亲在我这里,痽我有办法从她的气息来确定你的位置,然后确定是你,不过这种确定也有了很久一段时间了,确定了你的位置,至少又用了两个月确定了这个人是你,这并不困难,有不少人都掌握各种不同的方法。”

      “好,就算你确定了我的位置,我并不相信就这么巧,你离我很近?”坤天问道。

      “最一开始,你没引起我䱓太多的注意,你解除了那东西,我就下了指令,让底下的人解决你,但是那个时候出动了一㿘位元婴期出手,还有一些顶尖小辈,还是让你逃脱了。“

      ⓬ “当你引起我注意的时候,我想要寻找你的时候,你在风灵泽内,一直存在了쿷很多年,我都以为你该死了,却依旧顽强的活着,츖我是没想到你一直能顽强活着,既然你能这么艰难的活着,我自然对你有了兴致,想要真正知道你是衏否是有意识有方法的解除了那个东西。”

      尊者有些回忆,再道“后来你就到了神剑宗,你到了宗门也不出宗门,我早已确定了你的位置,但是我又如何能找你?再之7后,神剑宗内乱,你被茢逐出神剑宗,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你又ꃛ身在败剑山庄了,我也无法找寻你,直到这个时候你离开了败剑山庄,我又确定了你的位置,才真正到来。”

      “我说胅了这么多的话就是想告诉你我一直在关注着你,至于如何到来的,并不困难,有些地方,宗门,皇家,还有一些特殊的家族,都有自己的传送阵,属于空间传送的阵点,当然所付出的资源会很多轻易不会运用,但是我想确定你的特殊性,毕竟我的手底下这么多人,你是唯一一冪个脱离我掌控的人,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方法是特殊的,还是一种手段。”

      坤天这回明白了얍,合着咒印一解除,下咒印的人就能感知到,等于说一直坤天就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被这尊者惦记的情况下,度过了这么多年……

      也好在自身的实力变得强了,手段多了,让尊者不想付出太多代价了,要么还得死这尊者手里。

      擢 就算是这样,坤天也不会放鯑松警惕的,毕竟命就只有一条⑻,真要一放松就被杀死了,不得冤死。

      “只是巧合而已,怎么摆脱我的也与뵓你说了,既然如此我们也算燄达成了协议,我要鬊离开,你阻止吗?”坤天全身紧绷问道。

      尊者微ੴ微笑了笑,道“没有必要了,叫你来此确实有不少的想法与方案,不过方案想法也不是最好的结果,现在这样的协议达成,也算是一种最为平衡吏的方式了,所以没有必要阻止꼮了,你离开吧。”

      坤天起身,依旧全身戒备,他还是怕尊者暴起发难,毕竟尊者的实陔力可不容小觑,ὢ不过一直到坤天离开了阁楼,老者也一直没有动作静静坐着,终于让⩾坤天放下心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