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手机线免费观看

      妲斯琪讨厌阿乐芙,有时候她会直言“请她去死”。

      但是看见真正死去的阿乐芙,妲斯琪并没有大仇已报的快感。

      她只是在情绪上某些时刻想让对方去死,但是却不希望对方真的死。

      她看着钉在天花板的阿乐芙,眼角有些发酸。

      她听说过教廷的神侍通常都不能安享晚年,那些最虔诚的人往往死相最为悲凉。

      阿乐芙在这个时间点,心脏被人贯穿,血液顺着贯穿她的穿心杆涓涓流下,血水汇聚在微微倾斜的凶器上,滴答滴答掉落在会场。

      “弄下来,说不定还有救。”

      西因士是最快回过神来的人,他看见死去的阿乐芙内心并无波澜。

      应该这样说,他预设了结果所以视觉冲击没有想象中的大。

      但是内心还是很震撼。

      妲斯琪听到西因士这样说,她转眼间就开始兑换“完美花瓶”。

      一线生机也是机会,任何一丝可以把阿乐芙救回来的可能性都不能浪费。

      坏果哑音了,她远比这组经历了不少事情的搭档要脆弱。

      太多的信息突然灌入她脑子里,让她一时间大脑发白。

      像是阿乐芙这种级别的能力者为什么会被一根简单的银棍钉死,她自身的肌肉为什么不能及时收紧紧急止血?

      当事人已经被接连发生的意外弄得失去了最基本的思辨能力。

      但是在事后,西因士等人对阿乐芙的死却不是这样解读。

      西因士尝试用蝴蝶夫人的双手把阿乐芙转移到安全的地下。

      可是就在蝴蝶夫人的手碰到那根钉着银杆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被毒蜂重重的蛰了一下。

      西因士被蛰了后用力的甩甩手,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至少那不是常规的作案凶器。

      那根银杆不仅可以吸附能量还会蜇人。

      西因士忍着那种毒物的神经刺痛,忍痛把那杆杆子从天花板上拔下来。

      西因士把阿乐芙轻缓的放下来时他已经痛得难以自控。

      蛇毒箱水母毒素都是神经毒,痛得莫名其妙也难以自制。

      他拿着阿乐芙冷下去身体,自己的手像是不断被电击般,西因士痛得手掌抽搐。

      “接力接力……”

      阿乐芙被轻轻的放在附近空旷的地面,西因士一直在不停深呼吸。

      难言的刺痛让他额头冷汗直流,在“伤员”脱手后他忍不住用力的甩开神经刺痛。

      不止西因士被蛰了,准备拔离捅在阿乐芙心口银杆的坏果也被蛰中。

      看着她痛得身体明显抖了一下。

      “我操!”

      坏果大声的骂到。

      这正是西因士心里想说的话,真是痛死他了。

      妲斯琪眼神示意坏果可以用力拔开,她手中的花瓶已经准备好。

      坏果一咬牙,看着她满脸的视死如归,她把银杆拔出来。

      阿乐芙的血连着黏住的碎肉被拨出,妲斯琪一个花瓶往阿乐芙身上敲。

      花瓶碎开,花瓶碎片变为一道绿光,阿乐芙心口大开的空洞被绿光填充。

      绿光缠住阿乐芙的身躯,随着绿光不断的膨胀,等待着奇迹降临的人们咬紧嘴唇面容严肃。

      生命女神拿着手中的线,将阿乐芙破开的血肉一针一线的缝合。

      看着阿乐芙被缝起来的破烂皮囊,妲斯琪猛然咽了一口唾沫。

      只至目前为止,阿乐芙还没有生命复苏的迹象。

      妲斯琪不得不想到一个最坏的结果。

      阿乐芙最后一丝血流尽了,他们来晚了。

      他们错过了阿乐芙最后一次让心脏复苏的机会。

      注意到妲斯琪的表情渐渐冷了下来,西因士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妥。

      看着缠绕着阿乐芙的绿光逐渐暗淡。

      阿乐芙的身子被修好,但是她的灵魂却迟迟没能归位,西因士明白了。

      他们错过了最佳急救时间,时不我待。

      阿乐芙在真正意义上走了。

      坏果一直都在盯着阿乐芙。

      看着那个满脸血污的女人肉身被有效的修补好,但是她却迟迟不发出有生命体的信号。

      眼看着敷在阿乐芙身上的绿光消失,坏果却没能看见死者起死回生,她不禁问出声。

      “就这?”

      妲斯琪点点头,完美花瓶的绝对修复不代表可以起死回生。

      如果使用对象已经灵魂出窍,那她确实不能因为完美花瓶而逆天改命。

      “她尽力了。”

      西因士接受了这个现实。

      阿乐芙教廷新晋神侍上任不足一年,至此香消玉损。

      “你不是可以起死回生吗?”

      坏果好像对妲斯琪的钥匙能力存在误解,西因士刚想解释。

      妲斯琪做了一个让她来的手势。

      *“我可以让肌体修复,但是不能起死回生。”

      “所以我们刚才在搞什么,为救一个救不活的人而浪费资源?”

      坏果猛然拍了一下手,所以他们刚才到底大兴土木在干什么,她被蛰了为什么?

      *“即便是确认死亡也要尽最大努力抢救,毕竟她可能还有机会。”

      世界上最讨厌的境遇莫过于是——我明明可以,但是偏偏我没有。

      但是我试过了我不可以,那就没什么遗憾了。

      西因士在妲斯琪为阿乐芙判了真正的死刑后把注意力移到那根“毒蜂蛰”上面。

      好像只要这个蛰子和能力者有接触就会产生刺激性疼痛。

      西因士踢了一下这根沾着血渍的银杆。

      其实这跟把阿乐芙钉在墙上的东西可能不是镀银工艺,这是纯银器具。

      西因士把它拿起来,感受到自己肌肉里面窜动的电流让他手臂肌肉痛得一抽一抽的,他打起精神打量它。

      *“你有办法保存尸体吗,我怕尸体会消失。”

      妲斯琪看见西因士在盯着这根银杆看,青年抬头满额头都是忍痛的冷汗。

      “办法有是有,但是保存时间不能长,女神们会吃掉她的。”

      西因士痛得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只能把那根秘银杀器扔开。

      直到现在这个状况,保留证物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即便是新晋的神侍身亡了,他们也要给教廷一个全尸交代。

      阿乐芙转眼间沉入血色沼泽里面,西因士看了眼被自己扔远的秘银杆子。

      他可不打算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那现在,这里面这些人我们要怎么办。”

      西因士不愿意接手,刚才被蛰了手的坏果也不愿意。

      妲斯琪看着这两人都不愿意接手那件凶器。

      妲斯琪无奈的耸耸肩,总得有人接手,她走过去准备去拾起那件“无害”的玩意。

      就在妲斯琪开始走的时候,西因士听到那根魔幻的东西轻轻的和地面发出摩擦声。

      那声音微乎其微,西因士自己都以为是自己紧张过度而出现的幻听。

      钉死了碍事的教廷人员,该第十二天上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