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漫禁漫梦想字幕

      自唐昊隐居,昊天宗封宗之后,以前依␻附他们的四大单属性宗门也受到了极大的牵连,不得不各自为营,寻求出路。

      力之一族便来到了天斗城发展䨒,更是搭上了雪崩这条线,享受着天斗帝国的庇护。

      剩余的三族分别是以速度而闻名的敏之一族,武魂尖尾雨燕。以攻击而闻名的破之一族,武魂破魂枪与以防御闻名的御之ꑴ一族,武魂板甲犀牛。

      而眼前的杨熙和牛鏖的武魂,不就已经说明了他俩就是来自破之一族和御之一族的了。

      虽然现在还不ڈ知道他俩为啥而来,但既然踏进了这座城,那便意味着他们也将成了这个棋盘上的棋子,一旦涉入棋局之中,便无脱身一说。

      “双方请准备!”

      主持人见双方已经已就位,便示意示意道:

      “比赛开始!”

      ᙸ“七宝有名,一曰速뻟,二曰力!”

      主持人话音未落,宁荣荣便率先施展武魂,一个泛着九彩的琉璃宝塔在她胸前矗立,光彩彰应,宛如一九天玄女下凡般,光彩动人。

      七宝琉璃塔虽然闻名于世,但真正认识并了解的人其实并不多。而像七宝琉璃塔可以进化成九宝琉璃塔这种宗门秘辛,更是不为人所知。

      所以当她施展出九宝琉璃塔时,所有人都没有表现出诧异的表情,都认为这就是七宝琉璃塔,更有㐽甚者已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另一边的杨熙也不慢,破魂枪与七宝琉璃塔几乎同时召唤而出,一䤆柄渙丈二长枪出现在右手。

      长枪通体黝黑。闪烁着森冷地光泽。其中杆长八尺。宽达地枪尖竟然长达四尺。枪杆粗楝如常人手臂。两黄一紫,三个最佳配比魂环同时出现在枪身之上。围绕着这柄丈二长枪上下闪耀。顿时绽放出无ø比炫丽地光彩䒓。

      长枪在手,杨熙的整个人的气质便升华了许多䨋。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不论对ꇐ手怎样,都不会影响到他的心态,惟有做到永远保持必胜的信念,不因为对手出现的任何情况影响自身情绪,他才能在气势达到巅峰地程度用出自己最强地“破”。无❛坚不摧,无物不破,首先要催眠的횥,就是自己。

      枪法,要得就是快,准,狠!

      先发者制人,后发者受制于人!

      长枪一抖,第一魂环发亮,枪身泛起黝黑的光芒,在大斗魂场灯光的照汷耀下闪烁着噬人磷光。

      Ⱑ“嘿。”

      杨熙猛然大喝一声,长枪前甩,当枪尖直指雪崩的刹那,他整个人都仿佛与枪融为了一体,那骤然升腾而迸陊发出的强大气势,石破惊天,宛如一条惊龙般,荡尽四野。

      无比锋锐的恐怖气息,直奔雪崩胸前撞去。身随삧枪走,没有任何多于的动作,直线扎向雪崩胸前。

      雪崩的反应也不慢,特别是宁荣荣奫武魂的辅助的力量落到他身上后,无论是行动速度还是反应速度都得到了百分比的提升。

      “嘭!”

      迅速祭出天子剑的雪崩根本来不及做出思考,借着荣荣给他的力量增幅,一剑劈在杨熙的破魂枪上,企图一剑匹将长枪荡开。

      然而,当天子剑与젙破魂枪向撞时,一股巨大的震荡之力从枪身传来,震的虎口发麻后,雪崩才明白自己想的有多天真。

      破剔魂枪的第一魂技,震!

      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有攻击力的魂技,却在破之一族中有着无限的妙用ⴟ。㒛

      甞 破之一族的奥义便在于枪出如龙茟一往无前,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者 至于途中籘的一切障碍,都将ꀠ被巨㴏力震荡开来。当然,若你的魂力远超过对方,自然不受其震荡的影响。ᒏ

      繽 可雪崩的魂力也只不过比其高两级而已,而且还是被动出剑,没有做好防备,自然无法影响到这势如破竹的一枪。

      ⚶ 䥑好在雪崩身负神功九阴真经,㾷其内部便有一篇专门卸力的门道柳絮劲。当震荡之力传到身上的一瞬间时,体内的柳絮劲便将其化解了。

      但那势如破竹的长枪依旧一往无前,似乎下一秒便可贯穿雪崩的胸口,而反观杨熙却根本就ퟶ无收手的意思。

      面对这已经到身前的一枪,雪崩并没有选择飞身而退拉开距离。

      开玩崗笑,与使皉用Ӳ长枪的人拉开距离륏打,岂不正是着了人家的愿了。

      見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춒 雪崩也是艺高人胆大,身子轻轻一斜,破魂枪几乎擦着衣领穿过,而枪尖那噬骨的寒光几乎触之可摸。

      于此同时,雪崩右手上的天子剑也没歇着,第一魂环亮起,瞬间刷新普攻CD,欺身上前,天子剑如破魂枪般朝杨熙直刺而去。

      而杨熙一枪刚刚捅出还没来得及收回,而他也更不会有如同雪崩般的拥有刷新普攻的逆天神技,所以这一剑㽑他是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的,而唯一的脱困方法便是后退了。

      峱 后退?

      怎么可能!

      在破魂枪的奥义便在톧于一往无前的势不可挡,若是在此时后退,那么自己一婫身的枪势便荡然无存了。

      所以杨熙并没有选择后退焽苟全,甚至从他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他根本就有要去防备牍这一剑的意图。

      “叮!”

      这一剑刺中了齤,ㆺ但又好像没有完全刺中!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旁듏的牛鏖也퀳瞬间完찯成了武魂附体,替杨熙当下了这一剑。

      怫完成武魂附体的牛鏖,全身的皮肤变成黝黑色板甲状,雪崩这一剑刺上去竟然只留下一个浅白色小点,可见其防御力甚是变态。 ﮩ

      而在他的右手手背上,有一个向外突出的犀牛角,角尖泛着幽光,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便感到阵阵恶寒。

      (脑补铠甲흏勇士黑犀铠甲的模样┌(。Д。)┐)

      蒌 虽然这一剑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雪崩还是很欣慰,因为他最担心的宁荣荣此刻必然是安然无恙的。

      其实在战斗中,为了胜利,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率先攻击对方辅助,因为其对团队的增幅大而且自保能力弱。

      但此刻无论是杨熙还是牛㧈鏖,两굮人都没有丝毫对宁荣荣出手的打算,仅뙬这一点ⓓ便足以看出两人绝不是单纯的为了胜利而来的。

      他俩是真正的战士,为的是一场热血澎湃的战斗,在战斗中激发潜能,突破自我。所以自然不会选择取巧的方式,而是选择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ḥ (我平生ួ最讨厌两种人了,一种是偷我塔的人,一种是阻止我偷塔的人。)

      牛鏖为杨熙挡着了这一剑,一张憨厚的脸朝雪崩露出真挚的笑容。

      雪崩可没有被맢他这种老实的表象所迷惑,因为雪崩已经感受到,在他右手上的犀牛角上有魂力波动,显然,他已经要开始反击了。

      鐰与此同时,杨熙在放弃防御的同时便已经着手反击了。他并没有回枪再刺イ,那样显得麻烦而且延误时机。

      长枪在手,用力一甩。

      破魂枪竟然弯曲成一个惊人的弧度,从后面朝雪崩扫来摒。

      杨熙和牛鏖,两人一ꂼ前一后,一攻一守,一长一礙短,同时向雪崩攻来⎓,相互之间的配合的天衣无缝。

      这世间恐怕很难再找到比他家俩更合适的两个人的组Ὼ合了,更难的的是两븑个人相互信任,默契度极高,说是心意相通也不为过蚈。

      面对两人的前后夹击,雪崩自知自己是无力抵抗的,现阶段只有避其锋芒才行。

      “铛!铛!”

      利用第一魂技迅速甩出两剑,减缓两人的攻势,为自己脱困争取一点时间。

      “第二魂技,浮空三连跳!”

      雪崩身上第二个紫色魂环亮起,雪崩迫不得已向空中跳起躲成避两人的攻击。

      没办法,牛鏖右手上的犀角攻击,让方寸之间尽是危机。而杨熙的一记甩棍更是横扫一片,给雪崩腾挪的机会都没有。

      而留给雪崩的只有上天入地两条路,入地是不可能入跍地的,他也不会啊,那就上륹天吧。

      可雪崩一跳起来,杨熙和牛鏖便对视一笑,这一场战斗他俩似乎已经胜券在握,战斗该结束了。

      因为一般来说,除非是飞行类武魂,战斗中最忌讳的就是盲目的跳到空中。因为这样就意味着你将无处接力,봆接下来面对危险时,只能拼命抵抗。

      ꬾ而杨熙和牛鏖显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个好时机,从双眼中变可以줤看出两人቞都已经有了注意。

      杨熙轻轻一跃跳到牛鏖早就准㊊备叠加在一起的手上,然后被他用力一送便如火箭般朝雪崩飞速接近。

      同时,之前被他甩弯的破魂枪又回弹回来,带着杨熙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带着巨大的惯性,将破魂枪当成盘龙棍,朝空中的雪崩砸去。

      这一击虽然不是魂技,但经过不断地蓄力与ꛢ势能的叠加,其蕴涵的能量넏丝毫不亚于一个千年的魂技ᔔ。

      即便是雪崩在正常状态下也不愿正面接住这一챩击,更不要说此刻的他还滞留在半空中。

      身上第二魂䴇环再次闪烁,半空中的雪崩竟然突兀的离开原地,凭空接力向后方极速闪退。

      “嘭!”

      虽然这一枪被雪崩躲开了,但其强大的势能杨熙早就控制不住,只能狠狠劈在擂台上。

      섊 不过好在天斗大斗魂场的擂台都是用高一个境界的材质建造的,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

      反倒是那破魂枪的反震之力震的杨熙的身体有些僵固,而此刻也正是雪崩最好的反击时刻。

      篌뱞但雪崩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先退回一旁等杨熙状态恢复过来在出手。

      一则是因为牛鏖在一旁蓄势以待,看似是最好的时机,可一旦再次贪功冒进被他缠上,ﴅ等杨熙恢复过来后必然会腹背受敌实属下策。

      二则是雪崩因为眼前这两个人是真正的战士,㓇所以他也并想趁人之危胜之不武。只有堂堂正正的战胜他俩,才能赢得他俩的尊敬。

      可他们两个,一个是破之一族,攻击力无双。一个是御之一族,防御力盖世。两人更是心意相通,配合起来天衣无缝,想正面赢得他㷃俩无异于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看来,要用那招了!”

      □ 雪崩轻声喃喃道。

      一个深紫色,甚至有些发黑的魂环从雪崩身上缓缓升起,围着他不停的律动,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夆他身上弥漫开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