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蛇姬

      另一边,七供奉的大殿内。

      比比东本是气势汹汹而来。

      此时却满脸错愕。

      嬲 大殿外部看似毫无异样,獾内部却是破烂不堪,毫无完好砐之찕处。

      ⼵寻仇的目标更是没用她动手,就已经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比木炭还黑。

      这……㋷这什么情况?

      比比东惊了。

      莫非这七供奉知道自己要提刀上门,先自裁谢罪了?

      看着地上七供奉的惨状。

      比比东犹豫了一下。

      不打了?走?

      不行,管你是怎么回事!

      白天既然打了我羽哥,今天要是不动手,我比比东讯出不了这口恶气。

      “嗖!”㱟

      比比东掌中出现一道柔和的治愈魂力打了过去。

      七供奉渐渐恢复气息,眼皮跳动。

      当他抬眼看见比比东时,顿时激动了起墠来。

      “女皇冕下,您终于来救我了!!”

      “您要为老夫做主啊!”

      “刚才来了个女的,二话不说就给我一顿暴打,您␱可一定要为老夫报仇啊。”

      比比东蹙眉:“谁打你?”

      轅 七供奉眼看女皇在此撑腰,顿时激动的比划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一个银发魔女斻,实力深不可测,可是给老夫一顿好䷽打啊。”

      “她为什么打你?”

      提起这个䨬,七供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得牙根痒痒。

      “女皇冕下,老夫有要事汇报。”

      “这人就是为那个叫洛羽的小子出头来的,由此可见那小子背景很深,压根和咱们武魂殿不是一路人,更不是一条心,无论如何都要小心提防才是啊。”

      “哦,是么?”比比东露出微笑。

      七供奉吃力爬起身,重릧重的点头,“不过老夫觉得暂时卶不宜对那小子⭦动手,务必要先즬捉拿到他背后的那엯些人,然后再揭穿他的真面目让他死个明白。”

      “告诉天下所有人,ᷫ不是谁都能混到武魂殿作威作福⟫的。”

      ꅸ“不错。”比比东面上笑容更甚。

      七供奉跟着笑道:“老夫不才,愿意打个头阵,暗中监视调查那小Ữ子,不过,得需要您在背后护持一二,毕竟那小子背后的人确实不好对付。”

      比比东⦦颔首,“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么不妨现在猜一猜,本皇深夜来此,到你这里是要做什么?”

      七供奉不假思索的回应,笑着道:“那还用说,您一定是察觉到异样,来救我的啊!”

      “你就这么确定?” 膅

      ቼ “那当然。”

      七供奉肯定的回答,老脸布满笑意。

      抬头却发现女皇的脸色正在由笑容逐渐转化为⾓绝对的寒冷。

      周围也不知不觉间多了一层隔绝禁制。

      “恭喜你——”

      ꚯ “猜错了!”

      딘 “轰!”

      比比ᤓ东气势爆发,焌压的七供鴰奉喘不过气来,瞬间又是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女皇冕下,您……您这是膼要做什么?”七供奉恐惧心生,连连后退。

      ╾ “做什么?”

      比比东款款走近,身后읿浮现出巨大的蛛皇影子,嘲讽的话语传出。

      “不妨告诉你个秘密,你口中的洛羽,那是我的人。”

      蜯 “准确的来说。”

      췢“那是我男人!”

      “嗯???”

      七供奉笑容僵硬,眼神凝固,内心卷起滔天巨浪,浑身毛骨悚然Ꮟ,这……。

      如果洛羽在此的话,肯定想问他鋛一句。

      惊不罉惊喜,意不意外。

      事实上,七供奉现在已经傻了。

      幽他不明白,他不过是廓惹了一个小辈罢了,为什么接连有这么恐怖擶的存在找上门,这是炸了马蜂窝了?

      ꤖ他现在想哭。

      他想不明白啊,自己九十六级的修为,武魂殿供奉的身份就这么没牌面么?

      连一个小辈都惹不起?

      现在完全就如同待宰的羊羔一样,挣扎的余짻地都没有傘。

      自己这特么不是踢到铁板了,是밗踢到祖宗了啊。

      他连连倒退,哀求道:“女皇冕下,老夫是自己人,自己人啊,你不能对老夫下手!老夫对武魂殿衷心耿耿啊。”

       “说破大天也没用,白天邉跟我们家那口子嚣张的劲儿去哪儿了?”皊

      “本皇ᅤ忍你很久了!”

      “轰!”

      七供奉直接被炸到了宫殿穹顶,又被禁制反震了回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溅起大片烟尘。

      “䍶饶……命,女皇饶命啊,老夫知错了。”

      比比东低头俯몂视,威严之色尽显。

      庪 不在洛羽身边,她就变回了那个凤仪天下的핷霸气女皇。

      “告诉本皇,何为尊,何为卑?”

      㥌 ꐪ 怎么又是这句话,为什么又是这句话。

      七供奉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他怕了,真ᯝ的怕了ύ,再也不敢招惹洛羽了。

      软 这太洖特么吓人了啊。

      ﱮ “您为尊,我卑⠇贱,我下贱啊,我不该白天嘴欠倚老卖老啊!”

      七供奉现在哪里还顾忌体面,命都要没了,还体面个屁啊,女皇眼里的杀气肉眼可见,可不是在开玩詛笑的。

      女皇摇摇头,定住七供奉,魂光涌动。

      “砰砰砰!”

      屋子里响起一连串密集的轰鸣声。

      比比东神色缓和。

      봅 七供奉已经肿胀的像个猪头,被打的不成人样。

      菥 瘫在地上,连番被锤,现在已经有出气没进气了。

      퀬 “听好,本蔒皇话只说一次。”

      “明天去给他道歉,他若饶你,你ꡝ活。”

      “他若不饶,千道流也救不了你。”

      比比东即将走믴到门外,转身警告道:

      “本皇已经在你身上下了蛛毒,除了我以外谁也解不了,今夜发生的事儿能不能传出去,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

      “明……白,明白了!!” ︛

      ㌚七供奉吃力的张훾着流血的香肠嘴回应。

      女皇走后,七供奉瘫在地上,看着残破的大殿,老泪纵横。

      不装逼了,以后再섏也不装逼帻了。

      怂一点儿不好么。

      䢓 ൹他想不明白洛羽的来头,也不敢想,更不敢去揣测。

      只知道,那是他惹不起的祖宗,以后见面就得躲着走。

      洛羽对此则是全然不知,还在睡梦中풤。

      ﱗ比比东悄然回来,沐浴更衣,变得香㥡喷喷的。

      上床的时候突然看见多出来的兔子ۏ,正在霸占她男人,顿时目光敏锐了起来。

      不过从洛羽那里已经得到了信息,她倒并不惊讶兔子来历。

      餀 只是上前玉手拎起那一对儿兔耳朵,将它丢到了床底下。

      然后示威性的赜瞪了兔子一眼,宣誓了一番领土主权,进被窝亲昵的搂住洛羽手臂䜗,依偎在了他怀里。

      床下,柔骨魅兔的粉眸中满色愤慨。

      太过分了,竟然쟣独自霸占恩公。

      人家又不占地方。

      你这女人要是这么霸道的话,说不得我就要和你争一争恩公了。

      ⹼ 一个人跟你争宠芟争不过,我不信两个人还不行了?

      不得不说,魂兽世界的思维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气⡺死了!ഖ

      쯥恩公怀里那么暖的,竟然都被这女人一个人霸占了。

      쯇 这不公平!

      大舞难受的撇着嘴,觉得是时候应该鼓动恩公离开武魂殿,去看女쑧儿了……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