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摁在床上色我

      街边一个眼神空洞的乞丐默默地坐着,面前放着一个铁盆,这乞丐看着挺年轻,却是满脸络腮胡,一身臭气,想来是很久没洗澡了,日头已经西落,但是他的铁盆里也只有区区几个铜板,大家都嫌他臭,绕着他走。

      远处走来三个大汉,穿着黑红相间的衣服,手里都提着家伙。这几人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为首的一个看到乞丐,微微一喜,回头示意了一下,抬手指向街边的乞丐。

      两人会意,把乞丐的拐棍丢在一边,一人一边夹住乞丐就往西边走去,乞丐微微挣扎了一下,问道:“你们要干什么?我的拐棍呢?”

      右边的那人冷笑一声:“臭小子,这拐棍以后你永远都用不到了。”为首的那人瞪了他一眼,把拐棍从地上捡起来说到:“小兄弟,拐棍我帮你拿着,我们老爷乐善好施,今天60大寿,请你去吃席。”

      “哦~”乞丐很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由他们架着西去了。

      一路走了好久,来到一处山谷,乞丐心里清楚得很,这三人没安什么好心,但是对于他这种万念俱灰的人来说,也没什么好怕的,他倒是想看看这几人想搞什么明堂。

      后面两人觉得无趣,所以一边走一边叽叽歪歪说个不停,他们说的事乞丐都听了个大概,他们是金蛇帮的,来这个山谷是因为发现了七神兵中的镇魂刀,可是为什么要带他过来呢?

      正想间右边的人又开口了:“你说二当家的今晚就算能成事,那之后怎么办?人人都在觊觎这七神兵,四年前朴家因为白龙剑都被灭门了,朴正勇是何许人也,连他都搞不定,咱们二当家不是引火烧身么?”听到这,乞丐突然一怔,脚下瞬间不动了,险些把旁边两位给拽倒。

      为首的人回头看了一眼,喝到:“成三,就你话多!天都黑了,还不快点走,一会儿功劳都被别人抢走了!”

      成三抬头看了看,笑嘻嘻地说:“说得极是,还是李大哥有正事,我这就闭嘴,不说了!”

      这之后几人果然走得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就来到一处布满杂草的山洞,姓李的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一个立着的石碑旁,回头说到:“他们都还没来,看来咱们来早了,也罢,先把门开了,没准能捡到什么宝物。”说罢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架着乞丐的两人会意,可还沒等成三拔出匕首,左面那个伙计就栽倒在地。

      只听姓李的大喝一声:“好小子!”随即拔刀砍来。

      乞丐闻声避开这一刀,一脚踹在姓李的膝盖上,随即又是一脚准确地踢在了姓李的右脑。

      背后刀风袭来,乞丐转身躲过,同时左手鞭拳,成三往后一仰,躲了过去,不料下体一阵巨痛,却是命根子被踹了一脚,乞丐一手抓住成三手腕,另一只手来了个二龙探珠,成三顿时扑倒在地。

      乞丐夺过成三手中刀,矮身低头躲过背后横砍来的一刀,之后转身一刀,姓李的脖子殷红四溅。

      一阵稀稀苏苏的声音,之前被打倒的那人挣扎着爬了起来,刚才被人一瞬间重击肋骨和咽喉,致使他承受了剧痛,此时正起身准备逃跑,结果身子还没站直,又马上身首异处。

      耳边只剩下成三痛苦的声音,乞丐站在原地思量了一会儿,摸索着捡起拐棍,朝一边走去,洞穴的南边有一处草丛,草木茂盛,乞丐蹲在草丛里,静静地听着周围的一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