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理沙下载

      在江琦骏昂首阔步地离开了教职工办公室之后,旁边的几位老师凑到了武田老师身边。

      “武田老师,您连问都不问清楚么?”

      负责国语的一名青年教师压低了声音问道:“那孩子可是说了‘要出人命’这种话诶。”

      武田老师摇了摇头道:“江琦懂分寸的。”

      “是啦是啦,毕竟是那个江琦嘛。”一旁的保健科老师笑呵呵地说着,“小林老师刚来可能不太懂,这可是青藤之狮呀,我班里的学生们可都这么称呼他。”

      老师们似乎都对江琦骏很是熟络,语气虽然不乏调侃,但除了刚任职不久的国语老师之外,其他老师们都对江琦一幅很是放心的样子。

      小林老师倍感意外,他还以为那个学生会是老师们倍感头疼的那种叛逆的番长,整天带着三五个狗腿在学校里惹是生非收保护费的那种人,他可是看到了江琦骏早上上学时,一群学生问候的场景,像极了极道大哥。本来他都打定主意和这种学生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可好像老师们都很喜欢他的样子啊。

      小林老师对江琦骏这个学生顿时升起了好奇心。

      ……

      江琦骏离开教职工办公室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教室上课了。

      那位“二分之一少女”的死亡时间,是在下午五点半到六点之间,现在就算去了商业街外的天桥也没用,所以他就算再无心上课,还是决定好好上课再说。

      不过下午三点半学校放学之后,他没有像上一个四月十七日那样,去学校的剑道部,而是选择直接回家。

      高仓家离学校并不算远,他打算回家换一身便于行动的衣服再出来,时间上来说是来得及的。

      江琦骏到家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穿着和服的老爹拿着扫帚,正在道场外头和邻居的几位太太聊着天。

      “……我家那臭小子,不是很争气,在学校里也没拿过全段第一,全国排名也才一百名左右,就想着东大啊、京大啊啥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我很苦恼啊。”

      “也幸好,那臭小子剑道上还有点天赋,上一次玉龙旗拿了个敢斗奖,学校还给他发了奖学金呢,将来履历里也算勉强有点能写进去的东西。”

      “哎呀,山田太太不要这么说,这臭小子也就这点本事了,您家的公子也很不错呀,上一次全国排名都进前三千了吧?”

      老爹,您就是当代凡尔赛文学大师?!

      江琦骏都吃了一惊,在他印象里老爹可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对他学习完全不管不问,剑道也是,做得再好,能有一句淡淡的“不错”就顶天了。

      原来背地里是这样的么?原来您是这样的老爹么?

      江琦骏都察觉到陪老爹聊天的几位太太脸上的笑容有多勉强了。

      快住口吧老爹,要是我没考进名门,将来街坊们要在背后嚼舌根的!

      江琦骏好尴尬,他都不知道该不该过去了,总觉得这个时候介入的话,处境会变得很微妙。

      不过他听了一会,发现老爹除了在玩凡尔赛文学之外,其实是在很认真地和街坊们询问补习班的事情。

      像是全国排名前一百的话,报哪些名门比较有把握,市面上哪些补习班比较好,学费又要准备多少比较好等等之类的问题。

      老爹自己的学历并不高,这些事情对他来说可能像是听天书一样,可他还是在认认真真地听着街坊们的意见,不时地点头附和,像是要把街坊们说的都好好记下来。

      江琦骏想起了老爹昨天给他的那个装了厚厚一沓“福泽谕吉”的信封,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他收拾了下心情,走了过去:“老爹我回来了。山田太太下午好,见泽太太下午好。”

      两位太太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借着这个机会和老爹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高仓健雄收起了和太太们聊天时的笑容,对江琦骏点了点头说:“回来了。去换训练服吧,已经有学员来了,你先带他们做做热身。”

      “那个,老爹,我晚上有点事……”

      “什么事?”

      “跟玉介约好了,晚上要去他家。”

      江琦骏撒了个小谎,毕竟他要去做的事情没法解释。

      高仓健雄也没多问,明明道场的工作非常忙,他一个人应对很是吃力,但并没有阻止江琦骏去同学家玩这件事,淡淡的叮嘱了一句:“我知道了,早点回来,每天训练的量不能落下。”

      “知道了。”

      江琦骏应了一声,然后小跑着进了道场。

      ……

      剑道馆的道场和高仓家虽然是两栋独立的建筑,不过剑道馆的后面就连着高仓家的院子,中间并没有院墙阻隔,毕竟都是自家地方。

      江琦骏平常上学基本上不带家里的钥匙,因为大多数时候高仓健雄都在家,所以他经常从剑道馆的道场穿过去从院子进到高仓家的客厅。

      高仓剑道馆虽然从早上十点到下午六点都开着门,不过真正有师范和师范代授课的话,周一到周五都是下午四点到七点,周末则是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下午一点半到五点。

      平常周一到周五来剑道馆授课的大都是周围学校的学生,而周末则是上班族比较多。

      今天是周一,虽然离下午四点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不过道馆里已经有很多人在了。

      近藤泉坐在道馆的角落,身上穿着训练服不过并没有戴护甲。

      她低着头,两只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胸口,轻轻叹了一口气。

      有那么不明显么……

      努力挤一下的话,应该还是有一点的吧?

      一想到昨天江琦师范代拍着她的肩膀,大声地说着“近藤,你可是我看好的男人啊!”,她就……心情很复杂。

      不过江琦师范代真的很有男人味啊……明明还只是个高中生。

      近藤泉想起被江琦骏背在背上一路背回来,他滚烫的体温和背部矫健的肌肉,不由地有点脸红。

      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想胸部大概不是靠努力就可以有变化的了,那至少把头发稍微留长一点吧。

      现在这样确实是太男孩子气了,虽然学校里很多女生说这样很帅气啦,不过把头发留长的话,就算是江琦师范代也会注意到她其实是个女孩子的吧?

      就在近藤泉苦恼着的时候,道场里突然喧闹了起来。

      她抬头一看,正好看到江琦骏从道场外头进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