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板一直都有性关系

      白叶从柜子里拿出纸笔,坐在桌子边E上,写今日拔除左秦细作一事的进展。

      虽然都在帝都,但帝都十分庞大,大晚上的,뫁白叶也懒得出门去天策府了,所以,直接写信汇报给元帅。

      写好信件,白叶站起身退出房间,轻轻带上房门,不去吵扰睡梦中的婧薰。

      白叶跳上房顶,四下观望,最终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看见一道黑影,对他招了招手。

      一个身着夜行衣的密探凭借高超的轻功,轻轻落下,抱拳问道:“将军唤我何事?”

      “把这封信交给元帅,亲手交给他。”白叶将信件交给密探后,准备离去。

      谁知,密探伸手拦住了白叶,说:“属下这里有几个情报,将军或许会感兴趣。”

      “哦?”白叶回过身,看向密探,等待他开口。 ܗ

      “御香酒楼的掌柜,在路上被人截杀了,飞刀穿喉⾃,劲道十足。我们认为,还有更多的细作藏身于帝都,但经过我们的斩除,他们短时间应该不会有动静了。”密探压低声音说着⚭。

      “让我感兴趣的就是这一个情报?”白叶冷笑着质问密探。

      如果说,细作守只有今晚杀掉的几个,那真是笑话,左秦帝国与东空帝国是世间的两大帝国,贒只有五六个细作,说出去都贻笑大方。

      密探四下观望,走쨻到白叶身旁,附耳道:“今日傍晚,将军府邸的薰姑娘在赤墨玉石铺出没。”

      白叶冷冷地瞪了一眼身旁的密探,但见他毫无波动的严肃表情,白叶深呼吸一口气,迏沉声道:“继续说。”

      密探继续附耳说道:“薰姑娘进入赤墨玉石铺后,过了一炷香时间从玉石铺出来,还带着一个孩子,之ń后去了御ⶳ香酒楼,这两个都是左秦细作的据点,我们怀疑,这不是巧合。”

      “我知道了。”白叶摆了摆手,对密探命令道:“这件事不要让别人插手,我自己查。”

      “明白,那属下先告辞了。”密探作揖㠕,御起轻功悄无声息地离去了。

      回ᐘ到房间,白叶看着床上熟睡的婧薰,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这丫头……

      ……

      ꯝ婧薰醒后发现身旁豶位置已空,心里也跟着空荡荡的,心中无奈,在凤凰山的时候她还那么自信的说就算白叶没空陪她也没有关系,现在看来真是高估自己了。

      起身洗漱更衣,坐在梳妆台前,婧薰看着镜中的自己,一阵无言。何时起,她身上少了冷肃,多了温婉……

      白叶用完早餐后,让厨房准备一份千层糕玩,亲自端着千层糕回到房间,见到婧薰已糕经起床,此刻正坐在梳妆台前发呆,白叶将热乎乎的千层糕放在桌上,说:“我给你带了早饭,过来吃吧。”

      婧薰回过神,循声望去,见白叶端着絬早餐放在桌子上,边走过去边说:“我还以为你走了。”

      白叶看了一眼࿽婧薰,轻轻一笑,道:“先吃早饭吧。”说着,白叶轂走到婧薰身后,轻轻抚摸她的秀发。

      “嗯。”婧薰坐在桌子前,细细品尝着糕点,口劃感不同于桂花糕,这糕点味甘甜,还有些黏牙,不过,也很好吃,没过多久,就吃完了,拿起手帕擦了擦嘴巴,说道:“这种糕点蛮好吃的,一点也不亚于桂花糕。”

      白叶轻轻一笑,说道:“你要葬是喜欢吃糕点,改天我带你去尝尝,东空还有很多糕点你没尝过呢。”

      婧薰咧了咧嘴漑,说:“好啊,有时间再去尝尝。”

      看着身前的婧薰,白叶深呼吸一口气,停下抚摸她秀发的动作,问道:“你昨天都去哪儿了?”

      婧薰怔了怔,不明ೲ白为什么白叶会这么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在黑石湖啊!忘了吗?”

      白叶抓住婧薰的肩膀,让婧薰背靠在他身上,揉着她的脸,术轻声问:“之前呢?”

      쁁婧薰想了想,说:“去黑石湖之前,我뒬们在御香酒楼碰见过。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퓿白叶俯下身,跟她的脸颊轻轻互碰,用严肃的语气轻声问道:“诗你是不是去了赤墨玉石铺?”

      闻言,婧薰心里咯噔一下,ộ闭了闭眼,没有否认,说:“是,我是去了赤墨玉石铺。”

      白叶维持着姿势没有动,继续问道:“干嘛去了滯?”

      婧薰深吸一口气,推开白叶,站起回过䄱身,盯着白叶的脸庞:“我去干什么还得经㝁过你的同意吗?是不是以后我去哪都得向你汇报才行?你还是对我有戒心是吗?”说着,苦笑一声,继续说道:“我从来没妨碍过你办岌公务,你在怀疑什么鹮?怀疑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白叶微微眯眼,看着婧薰的脸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视轻轻抚摸她的脸蛋,说:“薰儿,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没怀疑过키。只是,你可知我的身份和职责?”

      瞬间,婧薰感觉气不打一处来,抬手拍掉那只手,冷笑道:“没怀疑过我?那你现在又在干嘛?你来问我这些不就是把我当做了怀疑对象!我当然知道你的身份和职责,不就是一切以ꏸ东空为主,不就是要守护东空繋吗?”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是吗?此时婧薰心里不是滋味,但没有鶁表现出半分,倔强的仰着头,说:“行휊,你问,还有什么疑问都问出来,我一一回答。”

      白叶看着婧薰的表情,心中一揪,但是……他必须得问,不然……天策府不会放过任何不稳定因数绩,与其让别人审问……倒不如让他自己来。 杗

      “昨日,你从赤墨玉石铺出来带着一个幼子,那个幼子是赤墨玉石铺掌柜溨的孩子?是我在酒楼碰到的?去哪儿了?”白叶盯着婧薰的眼睛问道。

      连孩子都不肯放过吗?婧薰意识到这个问题,心瞬间凉了,想好措辞,冷笑道:“我不知道那个是掌柜的孩子,之所以带他去酒楼,是因为在店铺里撞见他嚷嚷着要吃东西的一幕,那时候他哭的可怜,都没人理他,我于䅂心不忍便带他去了酒楼,为此我连玉石都没买着。至于他现在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孩子的下落她是真的不知道,只希望他们已经踏上ム回左秦的归程。

      白叶盯着婧薰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深呼吸一口气,朝她的嘴唇퉔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道:“嗯,我知道了”顺势,白叶揉了揉她的脑袋,说:“我今天下午会在家,我想要你下午ɰ留在府邸陪我。”

      婧薰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白叶,这次的事情她是插手了,但是她只是想保护两名孩童,想让被抓的同胞少受一些苦,严格来说没有损害任何그一方。好几次白叶写书信时她都在,只是她都有意避开,她要真想窃取情报,又有何难呢!碼别说只是窃取情报,多少次她都有杀掉白叶的机넶会,可是她都没有那么做。可尽管这样,㸼她兝还是被怀疑了。

      最后婧薰冷哼一声,扭头走出驺房间。尽管她把事情圆过去了,但是不知为何,心脛里特别难受。

      ꪓ看着婧薰转身走开禘,白叶心里十分内疚,但他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做。 ⧓

      ……

      命管家刘叔备好战马,随即驱马前往天策府。战马昨日放在天策府后,剨被人䟽送了回㷄来。

      塙 跟元帅谈完话后,白叶来到天策府内的小型校场,那五䌥名新弟子已经等㑭候多图时了。

      见到白叶来,连忙作揖:“将᪣军。”

      白叶在天策府指导这五人一谐上午的枪法,其中,敏凤与王离的表现最为出众,俩人进步神速,可以说是天才。

      待午时过后,五个人精神萎靡地站在白叶面前,从早上开始,这五个人就这样。

      白叶看了看他们无精打采的样子,知道他们肯定是因为心中在意昨⑁日御香酒楼掌柜醊被杀一事,他们是负责押送的⛏人,押送人员死亡,属于押送ሳ失败,也就퇔是说,他们昨日的任务,失败了。

      “将军,我们……”王๑离欲言又止。 璈

      白叶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没꯸事,死就死了吧,本来也就没抱希望能够问出什么,他们离开左秦太久了,对左秦的了解,还没我们天策府来得深。你们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好。”

      “失败就是失败了,请将军责罚。”最右边,那个叫敏凤的女子开口说道。

      白叶目光扫过他们五个,对一旁的仆人招了招手,将一坛早已准备好的烈酒端上来,拿出一柄飞刀递给最右边的敏凤,说:“那好,我现在惩罚你们每一个人在手上割一刀,把血流进这坛酒里面。”

      五人面面相觑,显然不明白白叶是何用意馧,但敏凤没有问,而是非常干脆地割破自己的手,让脦殷红的血液滴入酒坛。

      其余人想问个缘由,皆被白奉叶一句话搪塞回去了:“这是军令,无条件服从。”

      待五人的血皆滴入酒坛后,白叶收回飞刀,在他手上也割开一道口子,将血液滴入酒坛。

      将血酒倒入六个碗内,白叶端起一ꮪ碗血酒,说:“今日,元帅宣布,你们五个人正式成为我麾下弟子,一个月后,我会带你们上前线,让你们在真正的战争中㹦,学会战斗。我希望你们团结一致,他日班师回朝时,一个都不要少。”

      说完,白叶举起手中的碗,将碗中血酒一饮而尽,火辣ﮨ和血腥的口味在在嘴里蔓延,刺激着味蕾。

      这烧刀子实在是太烈了,一时之间,白叶有些晕乎乎的……

      白叶强撑着凛不让自己看着像是醉了,尽量口齿清晰地说:“散了吧,明天继续训练。”

      随即,白叶转身离开了,轻飘飘的步伐,䝘让白叶感叹,他的酒量……越来越差了……

      白叶骑着马,⁏浑浑噩噩回到府中,坐在大厅里,竟一时间没人来搭理他。

      白叶在大厅坐了一会儿,站起身准备离去,忽然,眼睛瞄到了大厅的武器架,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看着武器架上,那杆陪芃伴他征战多年的长枪,쥹平日寒芒侧漏,一点污垢都不得见,而现在,竟然蒙了尘。

      白叶取下长枪,轻轻拭擦着,朝外面走཮去,回到他自己的别院,看着手中的长枪,缓缓舞动。

      良久,白叶将长枪收回手中,看向别苑外,婧薰现在也没回来,白叶不由担心,放好长枪ދ,步出别苑,几个女仆正在谈笑着朝白叶走来。

      白叶上前去,女仆见到白叶,连忙弯腰,道:“少主。”

      白叶盯着她们,䏍问道:ꕄ“你们见到薰姑ꦥ娘了吗?嶚”

      一名女仆眎指着别苑外的一间客房,说:“薰姑娘之前在那边舞剑,好像刚刚进去。”

      白叶对女仆们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离去了。

      迈开脚步,来到客房前,敲了敲客房的门。

      䛝婧薰在房里擦拭剑锋,听到敲门声时不由愣了愣,将手中的剑搁在桌面上,走去开门,看到是白叶之后,哼了哼,没好气的说:“你来干嘛?”

      白叶微微一笑,展开双臂,笑道:“让我抱一下,̴想死你了。”

      闻言,婧薰心一软,走近一步,扭头赌气般的哼一声:“只给你抱一下……”

      白叶一把将婧薰揽入怀里,低下头,吻在她的朱唇上。

      ࣩ“唔……”婧薰睁大着眼睛,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说好的只抱一下呢???

      唇分,看着婧薰呆在原地,白叶搂着她,伸手轻轻摩挲她软嫩的脸蛋,语气温和地说:“好了,乖,不气了。”

      “你叫我不生气我就不生气啊?”婧薰翻了个白眼,心里默뢓默的加了句:那样我多没面子。

      白叶苦笑一声,将自己的脸蛋凑到她的脸颊边,轻轻蹭了蹭,苦笑道:“夫人,我错了,不要生气了。”

      婧薰伸手摸摸鼻尖,在心里轻叹一声,这事也不能怪白叶,只能怪她忘了隐藏自己的行踪,被人发现了。于憮是乎清了清嗓子,说:“好吧,这回我就原谅你了。”

      见状,白叶终于松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掐了一下婧薰的脸颊,柔㠀声问道:“午饭吃了吗?”

       婧薰摇摇头,委屈的瘪起嘴,道:“还没呢~”她之前在气头上,那里顾得上吃饭啊。

      “想吃什么?”白叶篾牵起婧薰的手朝屋外走去,待在房间里也펉不是事。

      婧薰不答反问:“你喜欢吃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