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中色ip

      “我这是在哪儿?”

      苏墨一脸诧异的看着手中的吉他和坐在前方一动不动像是被按下暂停键的一男一女,他放下手中的吉他挥了挥手,两人毫无反应。

      “我这是穿越了?”

      苏墨也喜欢看网络小说,对“穿昣越”这种事并不陌生,也幻想过自己穿后会如何如何,ퟢ可当事情真的发生,他却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死了吗?那我父母怎么办?”

      ⦖“受时空乱流的影响틛,你的意识被复制到这里,本体并未死摞亡。”

      一个声音在苏墨脑海里响䲧起,接着脑海里又显现出自己正在和父母吃晚饭画面。

      突然Ŝ出现的薒声音和画面,让苏墨一个激灵,ᔃ他环顾四周,除了那仍然一动不动的两人,并没有其他发现。

      “谁在说话?㷲”

      “我是至高。”

      “我的穿越是你造成的?”

      “有一点关系。”

      “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补偿,系统什么的有没有?”

      “没有。”

      偳 “金手指呢?”

      “都在你脑子里了。”

      ू 至高说完便消失不见,任苏墨如何呼叫都没有反应,摇了摇头,苏墨闭上眼睛融合着记忆。

      苏墨在地球上㛸刚毕业半年就考上公务员,部门不错,税务局。于是邀텑请了几个同学朋友在KTV里唱歌庆꥟祝,结果稀里哗緇啦的一顿喝,再醒来他就毫无新意的穿越了。

      릒这里是一个和地球相似度非常高的平行世界,叫蓝星,国家间的格局和地球上基本一致,华夏的历史也同样经历了唐宋元明清……

      䰕只是不知道哪位大神扇动了他的翅膀,时间线上晚了几年,然后少了一些地툂球上的名ꆍ人和事迹,也多了一些,一些明星的年龄和作品与地球上也有点对不上号……

      在这里他还是叫苏墨,国际惯例,他是一名孤儿,后来被一个孤寡老头领养。

      老头叫苏文谦,是位不怎么出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老头退休后没事就喜欢拿着一把二胡去公园或者破落的戏园子里喊上几嗓子唱上几句,苏墨受他的影响也学了些。

      뼩在苏墨初三的时候,老头證一口气没䤌顶上来,撒手西去。

      受此打击本来成绩还不错的苏墨没考懇上高틋中,给老头安排完后事,伤心了一段时间后,生无着落的他便开始了卖唱生涯。

      凭着老头生前的教导,不管是传统戏剧盳还是流ᴶ行歌曲,苏墨唱得都㶏还行,再加上他本就帅气逼人的颜值,你还别说,他一天赚的还不少。

      再后来他被星娱传缂媒的星探相中,年少无知的他被忽悠了个囫囵圆,于是就签了一张五年的卖身契,成了星娱的一名谌练习生,那一年他才16岁。

      公司还算有点良鍓心,由于他未成年又是孤儿긺,倒也没怎么压榨他,甚至还给他象征性的ൖ报了一所鋩艺术学校。

      从他加入星娱至今鄖已经过焞去三年,他녹现在仍然是㚘一名练习生,享受着公司提供的免费食宿以及丰厚的酬劳——每月两千,税前。

      星娱传媒是一家中型的影视文化经纪公司,老总康博文以前是一位影帝,本来公司发展还不错,可康博文却玩起了金融股票,被人忽悠了不少。

      这还不止,星娱花大力气包装出一位正当红的流量明촡星,叫秦乾。桃子还没开始摘,公司里的一位经纪人就带着他和几个三四线的艺人解约成立工作室了。

      为他们支付解约金的正是让秦乾火起来的节目——《最强练习生》。

      넺虽然解约金很高,康博文算੨是赚了一笔,可这下金蛋的鸡跑了,还是让他忍不住骂娘。

      现在星娱能拿得出手的就一滚位叫吴佳怡ꍾ的女艺人,算是一线,人气仅在四小花旦之下。

      吴佳怡刚ꞓ拍完一部由她主演都市爱情喜剧,这部剧星娱也有投资,现在还在进行后期制作。

      这段时间公司内有传言,说是因为秦乾和几位艺人的解暩约,公司会在余下几位已经出道的艺人和练习生里挑一两个出来重点培养宣传,虽然是传言,但传莹言一般都是真的。

      蛲 事实也如此튚,坐在苏墨面前的两人就是“面试官”,男的檾他不认识。女的叫陈婉,是公司的头号经纪人,也是ꇔ康博文的妻子。

      陈婉和康博文是娱乐圈里ꉅ的模范夫妻,两人结婚已经八年,从未传出劈腿出轨的绯闻,一直恩爱如初。

      想到此处,苏墨看了看陈婉,感觉她的眼皮跳动了一下。

      地 “苏墨,你可以开始了。”陈婉的声音有些冷。

      苏墨点了点头,拨动了琴弦。

      小孩子狿问妈妈

      兔子茤的家在哪里呀

      妈妈笑着回答

      月亮是兔子的故乡

      ……

      小孩小孩哭着说

      啊兔子鍔先生我不要回家

      家里有个唠叨妈妈┻

      时常挨骂,屁股开汃花

      䒀 ……

      兔子先生笑道说

      啊,小孩小孩请你快回家

      有人会牵挂

      让人羡慕啊

      ……

      就算快长大

      就算去天涯

      家是永远的牵挂

      ……簷

      㸯苏墨并没有唱什么“王炸ﴋ”歌曲,而是选择了一首在地球被周森翻唱过的“兔子先生”。

      ۥ“兔子先生”的原唱是洛天衣,这首歌没有华䱨丽的辞藻,也没有曲折的曲调,歌词简简单单,却让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轻而易举的产生共鸣。

      鬑 苏墨唱完,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这首歌是他现在的心理写照,虽然知道在地球上还有一个自己,可是他仍然免不了牵挂。

      牵挂❷之余,苏墨心底还有些衣震惊,“两世”詬的记忆已经融合,他知道这里的苏墨在音乐方面有一些天赋,在艺校也很努力,从小学习京剧和二胡,以此为基础,他唱歌和吉他还有钢琴都还不错。

      不⦮过也仅仅只是还好、不错而已,可现在苏墨觉得自己的音色声线都不能用好听⫨来形容,简直就是妖孽,音频怪物。

      ぶ如果吉米·亨德里克斯在他跟前,自己也敢和他Battle一下吉他。

      苏墨唱完后,陈婉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她和康博文在ᒶ一起八쀌年了,现在终于有了孩子。

      㒑陈婉看了看苏墨,想起桌チ上关于他的资料,孤儿,从小被一位京剧老艺术家领养……

      这首睟歌在陈婉看来,只能说还不错,如果让一线歌手或者流量高的明星来ꇙ唱,能有一些热度긏,但让一个练习生来唱,就会显得很普通。珃

      相对于歌,倒是苏墨的音色,声线和吉他的弹奏给了她不小斫的惊喜:“你对公司绿内这几天的传言有什么想法?”

      苏墨想了想,笑道:“说实话,我其实挺高兴的,大家都在说会在獖公司内选出一个人和吴师姐合唱《微笑的酒窝》这部剧的主题曲,如果秦乾他㿶们不走,肯定轮不到我,现在他嶤们走了,我才有机会。”

      陈婉点了点头:洖“你觉得你比起公司猹其他人的优势是什么?”

      苏墨思考片刻,自信的ᤍ说道:“学习能力,我的学习能力是我的优势。与公司其他人相比,在声乐方面我并没有从小就㽨受到专业的训练,我爷爷也只是教了我一些戏曲方面的基本功,进入公司后,公司帮我报了艺校,一年多时间我就赶上甚至超过了部分从⹾小学习的人。”

      軞 顿了顿,苏墨继续说道:“我从小学习二胡,在艺校学会了吉他和钢琴,自认为都还挺好,作曲编曲也还不错……刚才这首歌叫《兔子先生》是我的原创。”

      “你对未来有怎样的规划?”张婉继续追问道。

      㣙苏墨认真的思考了几秒后,说道:“我已经当了三年的练习生,希望能够通过这次机会出道,然后能有一些让公司,让粉丝,让㦴自己满意的作品。”

      公司、粉丝、自己这个排序有点意思。

      张婉暗自想着,虽然知道苏墨说的是假话,但假话动人,不是吗?

      她做了近十年的经纪人,深知娱ƞ乐圈的规则。

      圲颜值只是敲门砖,堆资源也能捧红一个人,才华决定了红的上⣮限,智商、情商才是一个人能红多久的关键所在。

      所以她心中对苏墨的评价不由得上了一个台阶:“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宿舍后电话保持畅通,确保任何消息都能第一时间回复。”

      “谢谢陈总ฦ,谢谢老师。”

      苏墨起身鞠躬道谢恱后,放下吉他,便走了出去。 豨

      쳲“吴伯,你觉得怎么样‹?”睟苏墨出去后,陈婉对着她旁边的人笑道。

      吴伯全名吴岳清,莯是燕京音乐学院教音乐美学的教授,他在音乐艺术上的成就并不算高,知道他的人不多。

      可他的鉴赏水平却是顶级的,几乎每次国家歌舞团考试的考官里都有他,而且他为人方正又不失圆滑。

      吴岳清撇着嘴看了ᚱ陈婉一眼,拿起桌上的保温杯,拧开后喝了一口说道:“什么怎么样?你和康博文眼瞎了不成?上好的莲子羹不喝,却把那什么秦乾给推了出来,人跑了吧……”

      “噗”的一声,吴岳清吐出一截茶梗,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品性怎么样,你帮我观察观察,不错的话我就招进国家歌舞团,解约ᢄ费就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

      陈婉在娱乐圈打拼十多年,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她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问吴岳清更多的是ⅆ出于尊重。

      ⵶她也知道吴岳清说要把苏墨招进国家歌舞团是半真半假,≺所以就撒娇道:“吴伯……”

      “去去去,三十五六的人了,还跟我来这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