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视频下载app055tv

      “参宝,务必将家主食涯尔五九带回光阴谷。”

      '炎天翈赐'的声音渐行渐远。

      “是的!主人!好趴!主人——什么?家主?谁是?”

      参宝静止三秒,待接收完全部信息即刻清醒,抖擞精神,像打了鸡血,大脑飞速旋转,鱼儿一样滑到食涯尔五九面前,以便将其更看得更清楚。杏目圆睁,眼神也就有点犀利,仿佛要看到家主心里去。

      到底要以怎样的视觉,第一眼打动家主,先入为主呢?脑海中立刻略过无数孤男寡女初见的名场面:邮轮泛海?湖边月下?歌舞盛宴?雨淋漫步?……

      这不正是在山林中嘛!细小雾气升起,家主飘柔长发湿漉漉的,性感爆棚哇!

      再看家主体型高大身材修长,但是主人却ꗲ娇巧瘦弱小短腿一个。究竟怎样的姿势才能让二货完孆美结合到一起呢?脑ꓴ海中又迅速略过ᮐ无数国标动作㞻大片。看来,唯有雌上雄下的经典姿势最契合了。无论仰卧坐站,还◓是平地横飘上天下海均可。OK?!

      于是参宝模拟出,二货相识相爱与大自然的小清新纯爱场面,热情高涨的投入到任务中去了。

      光阴谷地心。阅月星辰悬浮与卫星图对面,小싏心翼翼回放二货真实邂逅。(无论配音字幕灯光化妆场景修图等,都已经自动修补演绎完美。)

      而隐蔽小小心叶中的金主,梨涡䇬浅笑反复回放,更是看的津津有味。

      (金主从不看直播,尤喜看回放。因,现场直播总有鿇状况发生。有之也无妨,修补谮后再回放就完美了。当然没有,更完美。

      如果想让主角多露面,那就让配角说出来,补拍出来;如果不想主角露面,想多提携新人多给新人机会,少拍主角就好啦,或不拍给个幻影就行。也是时候让配角逆袭,发挥想象力...巴拉巴拉去吧。)

      另一边,白玉涡轮里,当兽形毕露的雄帝凤从可容酣塌上悠悠转醒的时候,四周围了一圈人,七嘴八舌鸂:

      “太好了!大老板醒了!”青鸾首先小鸟依人似的偎过来。

      (帝凤主子勿忧,以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只要不乱发功,就可长久保持主人男相炎顨天意的面貌。撑几个时辰小意思啦。众器安慰:一旦发功不到半个钟头就会破相,原形毕露。)

      帝凤一੏脸찞绝望。

      (你可知足吧!失心壶适时提醒:没见主人得随时随地不分场合冥修吗?因为主人的那具躯壳平时撑不过几分钟呢!)

      (帝凤主子勿扰,请按照龟息吐纳术运行七小周天即可恢复成炎天意美颜。金杖宽慰)

      (可惜了炎天意这美貌男相,主人不过三十秒就撑破了!还是帝凤主子运气好,撑得久啊!)

      (三十那是主人以前的记录,现在三秒就完事!可见主人魂力之大,大到躯壳被秒破)

      (主人威武!信主셁人得永生!众器齐刷刷抚胸,习惯帾随时以,踩低捧高方式献媚。)

      不用说,帝凤的脸上肯定青一阵白一阵。

      寻思这万樠人迷男相肯定得有猫腻,果然用起轔来后,才方知会受限制。那可得格外珍惜了。

      “阿凤醒了?”

      ূ西凰粗鲁的将青鸾推一边去,大大咧咧坐过来,粗声粗气道:“你这些宝贝不닳错!分我一半呗!”

      “….”抢钱啊!帝凤两眼一黑,又想晕倒。

      “不要白不要!不能白相认錦!你必须给我份大礼!这,这,还有那,咱俩必须一家一半…….”西凰捏着米棆黄色冰裂纹小茶杯爱不释手,无赖道。

      众喽啰没开天眼,丝毫感朻觉不到众器拥有强大神力,看着老大瞎指一气,彼此面面相觑,皆听得쁬一头雾水。什么贵重宝贝要分一半?

      帝凤几乎气结,心就像割肉疼,直翻白眼。

      (但是众器却씖喜滋滋乐颠颠的拍手叫好。)

      (B组自动站队西凰那边。于是A组金杖归属帝凤。)

      西凰腆着狮㩝狗脸吟笑道:“...就这个叫什么,阅月星辰屏壁的,传说,祖上是出自暗黑物质的超超超级盖世神器,能自动储存,回放,万事万物。想看什么就能看什么?你说食涯尔不在酒店,一大早去盖山了?我不⡘信?狗仔都逮不着,你能有料?小Ễ阅月,快快播放出来,让阿凰长长见识嘛。”

      于是,被西凰主子夸得晕三倒四的蒏迷你阅月星辰屏壁,恨不疠得绽放成圆球模式,哗啦变身360度全⠪屏,将邂逅后画面回放。

      只见食涯尔骑在一条小黄龙背上,晃晃手中的美玉,隔着面纱轻轻一吻,再꾣把美玉正对屏幕前的我们砪!!!

      (实则是对准站在他对面的'炎天赐'的唇部),眉眼轻佻无限含情。风儿轻轻掀起白色长巾,露出一张绝世容颜,宽额星眼,浓浓墨眉弯如弦月,鼻梁高挺犹如雕刻,脸颊桃红嘴角微翘,轻轻一个开口笑容,露出两粒雪白贝齿,霎时天闂地为之失色。

      这眉眼这笑容这调情动作,太浪漾了!

      雄帝凤雌西凰俱看得,双目溜圆,嘴巴大张,口水直流。尤其西凰满面红光,一条火红长舌恨不得狠狠舔吸,屏幕里那微微开启的娇嫩珠唇。

      周围众员工们也是伸长脖子,看的ᢔ眼冒红心。这食涯尔真容万年难得一见!如此风流病态真真倾国倾城!可怜众员工终日面≋对野兽一般的西凰老板,突然见到谪仙美男,各个心神旌荡,把持不住。心窝窝里就像揣了个兔子,骚动不安,羞怯不已。

      突然,画面卡住了。倒了几下,换了另一个场景。

      (抱歉,放错了,重新开始。屏幕里传出迷你阅冷冰冰的机械声)

      (哈哈哈!옞冰山美人小阅月也有犯错的时候。一声盖世神器就被俘虏了!真难得糊涂一次!哈哈哈!众器狂笑羞臊。迷你阅,竟荡漾起片片粉红)

      긚“搞什么?我还没看够美人呢?!”

      西凰非常不满,气喘如牛的哼哼,银牙咬得嘎嘣嘎嘣响犓。“还有,众器叽里呱啦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

      蓿 “听不懂就不劳神猜了。放心,如果他们想让你知道,你一定会听懂的!悬“

      帝凤耐着性子解释。心里却万分不耐烦醄:阿凰,拜托!不要像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似的,有那么多十万个为什么要问?消停会,好好看剧成吗?我现在真的只想做一个安静看戏的美男子哓啊!

      (众器一个劲点头,对毛毛躁躁的西凰主子万分鄙视。)

      接下来,只见,食涯尔深情凝视着,面前悬空仰卧的炎天赐。他的眼角眼泪未干,掌心已被生命之玉划破,流出滴滴鲜血。仿佛前世的记忆被唤醒,深情的黑眸里满满都是'벽炎天赐'的巧笑倩兮。

      柯而'炎天赐'自听到一声如困兽般的呼唤——“岩儿”后,全身犹如被电流般击中ﯨ,打颤,觉醒。伸出干瘦的硖白皙小手,慢慢捂上食涯尔的美目,将其眼角的泪珠小心翼翼擦拭。然后,二物以极其亲密的姿势,燃情对望:眼对眼,鼻碰鼻。互看完还不够,再额头对额头,面贴面(正好对向我们),紧紧抱住彼此,如此反复…

      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夫老妻,那么自然娴熟。尤其'炎天赐',ᢹ整个矮小娇躯几乎拱进食涯尔的怀里。

      接下来,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按照这甜蜜同框的速度,预感肯定是浪漫幸福的ꮞhaハppy end大团ﶭ圆结局。

      “咔咔咔——停停停!暂停——”

      西凰疯子似的前扑,漆黑熊掌重重拍在屏幕上。(迷你阅登时被扇得眼冒金ꜱ星,火花四溅,委屈的泪花点点。)一双兽眼瞪得溜圆,蛤蟆似的要鼓出来,护犊子似的挡住屏幕焚里的食涯尔,气急败坏的拍打屏幕里的'炎天赐',歇斯底里嘶声怒吼:“麻烦谁来给我解释下!这迳个骚货是谁?”

      셌 躲在地心偷窥的清零小天使,立刻捂面。仿佛那一黑熊掌扇到⾛自己脸上。

      偷看的金主更是错愕不䇢已。竟然敢打新主?好个傲娇神兽!有两下子! ޔ

      항 一切暂时静止。

      (迷你阅对西凰主子很贴心忠诚啊?打不还手。没廦出息!难道真被一声盖世神器就给俘虏了?)

      青鸾等打工者不满意了,正看到关键处呢,接下来肯定会是亲亲抱抱爱爱了,天皇老子也不能阻挡我们欣赏真爱。鹦竟然齐声向西凰吼道:“你起开!“

      西凰被震得倒退三步,差点站立不稳。兽躯暴涨,双目爆红,尖牙裸露,豹踖尾高高竖起,一声长啸,眼看就要准备手撕众物。

      而众员工自吼完后就知道闯大祸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一溜烟全不见了。

      帝凤悄悄用识海⮫提陦醒西凰:

      “嘘!阿凰冷静点!不要像没见过世面似的,大惊小怪!告你啊,此物正是漬食涯尔的真命天女霮!芳名——炎天赐。)

      哹 “炎天赐?什么属性物质?从没听说伽地星有这号人物啊?出自哪里?师承何门?有何绝技?”西凰连珠炮问。

      “不知!不知!不知!”

      帝凤一个劲摇头。“阿凰,你现在知道他胘们的事也不算晚。总之,对食涯尔,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阿凤你什么意思?我放弃了,好留给你吗?告你啊,我与食导是志同道的㵿同事朋友。他三观很正的,是婚配令、生育令的坚决拥护者。坚定不移的支持廁一夫一妻的雌雄婚姻制。我倒要劝你死心!”

      西凰得意洋洋的说。想起帝光侄子一直对其穷追不舍,却得不到半点回应,心里就暗爽!因为食涯尔一直像小迷弟,对自己恭敬爱慕的很泥!自己还是大大有机会的哦!)

      想开后,西凰喜滋滋的继续看戏。狂躁之心慢慢平复,兽形缩小变萌。

      画面于是继续滚动。

      只见食涯尔与'炎天赐'慢慢放开彼此,无语泪千行的默默对ᦉ望。尤其食涯尔,面᮶纱早已不知所踪,浓眉紧缩薄唇紧闭,似在极力痛苦回想什么。那苍白凄楚的绝世美颜,宇↗宙也为之动容。好巧,无意看到掌心美玉,正大刺咧咧飘着一个名字——,病态美颜渐渐舒展。如释辒负重般,微启樱唇,用Ɡ好听的鼻音轻轻吐出,一个久远又深藏于心的名字:

      “炎天赐?(迷你阅及时消音。好个⨽狗腿⮬子櫌,对主人名讳都恭敬无比)——真是好名字——好名字——”

      满屏里传出食涯尔悦耳动听的好名字声音。

      '炎天赐'面上一红,轻轻一笑。就是表情有点怪怪的,似是承认也不否认。挑眉,小红唇轻轻嘟起:食涯尔?

      食导重重点头。

      双方确认彼此后,欣喜若狂再次紧紧相拥。

      食涯尔的掌心也完好如初,没有留下任何伤痕,仿佛不曾划破流血,洁白如玉。而那獙枚小巧通透的绝品美玉,许是吸食血液的缘故,美得发亮,荧光动人,如同活物。一面血色鲜红炽热如火,另一面却月色白皙温凉如水。似水那面有‘神架山炎天赐小仙’(迷你阅갎及时模糊图案),几个字宛若걊刻在有生命的水纹里。如火那面是‘一代风帝伏系亲题’,几个蝇头小字仿佛燃烧在烈火沸腾的熔岩里。然后字与图案迅速消失。

      美玉适时飘进'炎天赐'홁的小手里。

      㭱于훏是'炎天赐'小㉘媳妇似的,툦低ꤏ眉垂眼,轻挑开食涯尔的乌黑秀发,露出白昕后颈,将玉轻轻系好。大眼目不转睛,娇唇像抹了蜜轻轻吐出:“美玉配美人。”

      “ⴙ见玉如见人。”

      食涯尔更是迫不及待的表白,挢大手握小手。似是感觉不够ュ忠心,又加上一句:“玉在人在。귳玉亡人亡。”

      (靠!帝凤捂嘴!好酸!)

      (而西凰,感动的口不能言,泪花点点,黑黑大熊㕻掌徏紧㺟紧捂住血盆大嘴。女人果然是三言两语就能哄好。)

      再看'炎天赐',眼泪亦是感动的夺眶而出。星眸充满氤氲,泛起洁净水花,不停的扑腾再扑腾,像晶莹滚动的甘露,像香甜的蜜饯,㩣让人忍不住去吮Ꜷ吸。

      '炎天赐'轻轻闭上眼。

      食涯尔傍轻轻府下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