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漫画黄

      在遥远的东方栔有个古老民族中国,有个城市明珠市。

      明珠中学,春天的校园里一排排挺拔的玉兰树。

      洁白如玉的花퇾朵挂玝满了枝头,一阵廑微风吹来,玉兰花香飘满了校园。

      欣月一头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含着微笑,娇小的鼻子,白色的校服,㓛让她看起来更像一䍷个公主。

      她从教室一直走㸡到操场上,操场中间红色的旗子下,一个高高身材的男孩。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说不尽的潇洒从容美㰁的让欣月也不禁蠥多看了两眼

      欣月悄悄走近他说:“易风㡻,你有什么事情吗,为什么在这儿?”

      易风闻声转过身看见是欣月,一抹笑意显在脸上。

      微笑着地张开了嘴细语道:“我在等阿光,你在我后面做什么?“

      凌月脸红了红,似乎想要和易风解释什么,抬起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却看见易风一本傻傻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说什么。

      远处一群白色的鸽子飞起看见鸽子易风知道小学同学阿光来了。

      每次阿光来,总฽是一群鸽子在前面,阿光养的鸽子总是和他在一起阿光上学。

      它们在外面等,放学一起迎着夕阳回家好多人羡慕阿光有一群小伙伴,也有好多人讨厌。

      鸽子咕咕地叫声,听起来本不是一首好听的音乐。

      阿光是一个햜害羞胆小的男孩,身材不好,胖胖的,还有一副大大的脑袋。

      没事总是带着죩一群到处拉屎的鸽子好多人欺负他。

      欺负他的鸽子幸好他和易风是从小就是好朋友,每次他被人欺负,都是流着泪水找俟易风。

      쩠为了阿光쨶,易风总是毫不犹豫的找鶖人理论,欺负阿光的人,都被易风修理了一顿。

      ঒ 不过在一起上高一那年,他唯一的亲人奶奶病倒了。

      Ҏ 阿光休学了,这让易风腹孤独一段时间,没有人朋友说心里话了看见阿光来了。

      欣月朝易风微笑一下说:记得뱱要上课了。빞我先捠走了。”

      곥 易风点点头悠然一笑道Ჟ:“好的,你先走,我一会就到。”

      阿光刚到,鸽子和往常一样有序的围在阿光和易簸风一圈。

      易风很欣赏阿光羙训练的웠的鸽子,看见鸽子,就看见看胖胖的阿光。  벹 有阿光就有鸽子,还是有鸽子就有阿光,对易矀风来说묙这不重要,쨥重要的是阿光能来鑕。

      是件很开心地事。

      今天的ܿ阿光眼里뇆却没有以往的胆怯。

      他看着忽然跟易风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易风是时候了!”

      뢈“你说什么意思。”阿光莫名其妙的的늟话让易风很是奇怪,不由地问起。

      “我很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一直以来谢谢你‹保护我,今天我是和你告别的阿歹光ꨇ回答道。“

      톢“你去哪里?”易风更加奇怪地问。

      易风靠近阿光问个明白。

      忽然阿光身㰕体忽然一震,如电击一样,걷软软的滑落在地上。

      落地的ꏠ声音櫹让一边的鸽子受了惊吓一只一只的从他的身边飞起。

      又不舍得飞离主人太远,在不远处落下,不过不像刚才那样整齐有序Ẁ。

      易风吓了一跳,看那样子ᅳ阿光不是和他开玩笑。

      匆忙地蹲下䨦,轻轻的摸着阿光肉乎乎的脸,却큳发现他没有了呼吸,易风悲伤地大声喊起周围的人。

      一群群闻到易风声音奔跑蓂过来的老师和学生,把他蹨们包围起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静静地躺在地上阿光,再也听不见他的好朋友哭喊着他的㲰名字。

      判 也不想到他和易风틪的最后一面,彻底的打破ᆛ了易风平静䲘的生活。

      救护车不久就赶到,带着阿光去了医院急逓救珢,易风也被校长带进办公室询问。

      放学后,天鄟上开始下起了小雨,易风也没拿起雨伞,默默地走在雨中。

      雨顺着易风的脸流下,欣月不知何时从后面打着伞追过来,连忙帮着他挡着雨。

      ℠ 易风挤出一点笑⋾容,感激地朝欣月一笑먗,把伞接过来。

      两个人走出学校一会,前面来了十几个人,挡住了他们的路。

      为首一꾖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棍子看着易风:“阿光呐,他在哪?”

      易风冷冷的看着他,想到阿光的死,是ﶺ不是因为这些人的欺负。心中的愤怒掩о盖똩了一直理智的他。

      ħ 他把欣月拉到一个树下交待了几句,没有预料的走回来一拳打在为首的男孩푝脸上。

      男孩没反应过来,随孠着拳头倒在地륇上,其他人一看被打,一起围攻䪨过来。

      易风没有闪躲,任由拳头檅打在自己身上。

      不过他每一次有力的还击,一个人就会倒下。

      㩾 在自己不知挨了都少拳头后,直到地上的人都无法在站起来反击。

      在欣Ⱍ月眼䌼里,易风是在发泄心녩中的伤痛ꗳ。

      看见易风受伤了,嘴角流着一点殷红ꀺ的血上衣领子被撕破了。

      欣月离开树,从身上拿出纸巾给易风。

      易风没有去接,打起雨伞对欣月,说了一声回家吧。

      拿泥起雨扇的同时,易风注意到,马路不远处梧桐树下。譵

      两个一高㲝一矮ꪩ穿着教士模样的人仔细的观察这一切。

      其中一个人是法国人大约50岁上下一텘头Ɗ的白头发,带着一副黑边的眼睛,一副慈祥的脸。

      鄑另一个个子矮小一些,虽然不是很近。

      易⢃风却明显的感觉这两个人在注视着自己,因为他们眼神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奇怪。

      枬待易风走远的时候,高一点的教士用法语对着身ῼ边一个矮小的人说:“习安,这小子还不错吗,没想到有这样的朋友,还真有福气。”

      习安连忙点头操着不熟练的法语:“雅安神父,是的,他就是阿光的好朋友,还好阿光没和他说出我们,是主人你安排的好。”

      雅安神父眯起眼睛,用手习惯摸摸樯了眼镜:“习安,作为神的使者,一切㭇都是为了神给我的任务,我做这ꓝ一切都是为了救这些有罪的人。

      翡阿光愿意为神付出一切,我不ꑊ过帮他达成愿望了,今天我的兄弟绚都뛜去行使他们的任务去了,不ࢆ知道还会有谁会加入我们。”

      雅安顿了顿又开口道:“䳏看见这小子,我似乎感觉他像我要找的一个人,你跟着他,回来告诉我有什么发现。”

      习安道声诺,朝着易风走的方向身影一追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