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在哪里关掉弹幕

      鼎苍真人,是个身形矮小的小老头,入뿃场时,脸上全是和煦笑容。 䤌

      但他半点不谦虚,在一众人的注잆视下,坐上了厅中次쑕座,那座位从开宴以来就一直空着,底下人还有些奇怪,没人坐为何还텧设着,这不是浪费个好位子让众人眼馋吗。

      “老道见过诸位道友。”小老头入座后ᤸ就向下方一众散修拱拱陀手,问候一声。

      ㅒ“见过真人。”散修们回敬。

      每人都很恭敬,没⅃有人不给面子。

      毕竟这鼎苍真人在修行界也是个名人。

      因为他也ꆼ有个传奇的半生。

      他也是㑤散修出身,后得前辈传承,历经种种磨难后,し终于修成五十重,后游历天下,斩妖除魔,锄强扶弱灖。

      不靠大派资源便可修行뎓至练气五十重,如此㱻传奇经历深深激励着众多散修后辈。

      所以在场一众散修的敬重不止是因为他的修为,更因为他本身。

      另外,这位前辈真人修为可不止练气五十重,十年前与魔宫六宫之一的溟煞风泉宫宫主大战一场,不落下风,当真了得,修行界也都知晓这位的修为已经八十重以上,且采炼的气也不逊于大派修行者。

      “老道受牧州之邀,前来铲除햙魔宫妖人,魔宫妖人皆奸恶之辈,我辈该当全数剪除,不可任由他等祸害天下。”鼎苍真人正气凛然地说道。

      只可惜,练气士中没有热血上头的青年,都是深思熟虑者,됱尤其是散修,因为要操持各种东西,所以心思都不浅,怎么༔可能蚷轻易就被记几句假大空的话激得热血沸腾,然后大声呼喊着除魔口号呢。㐰

      ڼ “此次除魔中得首功者,老道愿倾⑺注鼎苍派全门之力,助他突破练气ড়五禩十重,渡过小三灾。”鼎苍真人接着又说道。

      “……”全场껚静默艁。

       鼎苍真人所开门派鼎苍派就是应君前些日遇见的那对师兄妹㜏所在的门派。

      至于小三灾,那是练气士突破五十重时而有的劫难。

      䍜这小三灾是风火雷小三灾,这三灾不似乾坤天地的金丹三灾,天鼎粑界的小三灾只落在肉身和真气上,乾坤天地的金丹三灾却嫐是打落在肉身,法力,和魂魄上,三灾玊过,即可凝聚阴神。

      啪!

       “斩妖除魔,乃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真人,晚辈定将那魔宫妖人杀个片甲不留。”有人一拍酒桌,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而后一个又一个正气凛껜然홈地站起来,大放厥词。

      “晚辈定要杀﹡尽魔宫妖人,血洗黄天化忌宫,为那些无辜百姓和同道报仇雪恨。”

      “……”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每人都在表现着自䞘己的吹牛本事。

      娐 被他们这么说下去,魔宫六宫全都没有一个能活。

      只有几人还坐在位子上吃吃喝喝,丝毫J不㫂理会这场热闹,໮应君辑也是其中之一,但别人看不见,所以并不在意,可那三个팒仍在吃吃喝쇓喝之辈在厅中就显得有些볲格格不入了。

      不过,气氛已经够活跃了,䷰牧州和鼎苍真人都很满意,也无需再添几个声音了。

      牧州见气氛已经到位,就举起一杯玉盏:“왗诸位,我在此祝我等旗开得胜!”

      厅中所有人也豤举起酒杯:“旗건开得胜(大胜)!”

      嘙 声音虽然不大整齐,但却也름震天仢响,差些没将屋顶掀了。

      훜 啪啪啪! 풋

      啪啪啪!

      啪啪啪!

      突然,厅中响起三道鼓掌声。

      “嗯?!”

      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去。

      只见……

      “本座黄天赤鬼!”

      Ꮜ“本座高里鬼!”

      “本᫷座挖心魔!” ᔼ

      都不等人去问,这三人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只是,三人对于这三声却也是有些懵。

      他们好像……没说这话吧。

      可是䧩这声音却又确实是他们扵三个的声音。䓯

      “什么?!”

      “是黄天䬁赤鬼!!”

      “!!!”

      人的名树的影,黄天赤鬼纵横天下数十年,其恶名早就能让小孩止哭。

       뤚散修们刚才牛皮吹得震天响,差些没把黄天赤鬼扒皮拆骨,心䟭肝脾肺肾煎炒툊烹炸了,油渣都不浪费,也要喂猪吃。仄

      䠻可现在听闻黄天赤鬼之名,腿脚差些没软了윞,浑身真气都差点不受控制,当场走火入魔,当场瘫痪了。

      ㏐“方才是谁要摘本座的脑袋当夜壶?”黄天赤鬼睁着稀青黄色的眼睛,扫过在场所有人。

      他这话一说,场内就有人鉒不小心打翻了酒桌上的菜肴。쪅

      “谁要本座궟的心头ₜ肉⠋的?” 땩

      “又是谁要本座的筋骨皮?”

      ꟏黄天赤鬼开始点名。 嗁

      燑“正是在下!”忽然,有人打断黄天赤鬼的点名。

      胆大之人不是鼎苍ꁥ真人,而是那位君子剑,这位很容易在名字上占人便宜的海大歌。

      此时,他额头青筋凸起掽,脸色酱红,似乎承受了不小压力。

      这是来鬫自那位黄天赤鬼的精神压力,虽然这方天地因为天道限制,不修金丹不修元神,ℷ未有最为重要的养神定魂一境,但却也有大势之说,实力高绝者,会自凝一道气场,气场放出,修为低下者,必受压迫,ꘕ甚至如此刻场中藄一些⻽散修,差点没真气失控走火入魔。

      ۥ君子剑就是这样的压力站了出来。

      “好읂,听闻你叫君子剑……”

      伯 黄天赤鬼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喝声打㚦断。

      “黄天赤鬼,休得猖狂,吃某一剑!”座上的鼎苍真人喝声刚起,洘真气早껠就运转起来,一道气势磅礴却又精准地击向黄迴天赤鬼,真气被精细操⬢控扮,没有泄露一丝出去,损伤到其他人和物件。

      只是他嘴上说的是剑,打出的却是一道五色气法。

      “臭老道뭀,竟敢消遣本座。”黄天赤鬼大喝一声,反手拍掌,仓促聚起真气,纯粹以真气ᅴ回击过去。

      嘭!

      黄天赤鬼仓旭促应敌,不敌鼎苍真人,退了半步。

      而洹鼎苍真人面色红润,嫂没退半步,身周五色彩光环绕,好似一尊谪仙人。꒻

      由此可见,两人实力确实半斤ℿ八两。

      ᑡ “诸位,除줛魔正道,就在今日。͠”鼎苍真人大声喝道。

      一时间,煌煌大势仿佛都聚拢在他身上。

      他要代天行罚,将这恶贯满盈的黄天赤鬼斩杀于此。

      ……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