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地铁h文书包网

      黑灯瞎鎏火的追了十多里地䪻,高欢和王家屏都与同伴失散了。

      这时高欢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压低声音唤了一声,听见回音,眼睛顿时眯起,果然是王家屏。

      ࡆ“是俺!”高欢回了一声,手握紧了雁翎刀,脸上却带着微笑走过去。

      王家屏盯粳着黑⫨影ཀྵ看了一阵,直到秒高欢走到跟前,才眉毛一跳,“原来是你啊!”

      高欢面带秶微笑,感激道:“这次真是多亏王管旭家及时赶到啊!” ꈍ

      王家屏也笑道:“这都是应该的!”说着,他打量高欢一眼,“你也追迷路呢?澱”

      高欢点了点头,“对啊!要不一起走吧!”

      王家屏道:“好啊!毕竟一鿡家人,万䝚一遇见土寇,也有个照应。”

      㯲高欢一副深以为然的神情,“那娟一起爬⌘山,继续追吗?”

       王家屏摇头道:“不追了吧!再追就鋳危险了。䡢”

      高欢点点头,“䳋好!那就一道回庄子。”

      王家屏同意提ᘋ议,当下䴲两人并着肩,往山下走。

      擮 这时,高欢故意慢了一步,想쬡落在后面,谁知王家屏也心有灵犀的慢了一步。

      两人相视而笑,夽都有些尴尬。

      ⧉ ⢯王家屏提议道:“有뼾点黑,看断不清路,要不大少爷上芴前吧!”

      高欢遥遥头,“这地方俺不熟,还是你走前ⅳ面!”

      “那⃦还是一起走吧!”王家屏道。

      高欢点点头,“好!一起走!”

      헀两人又并着肩,往山下走,可谁知刚走一步,高欢便猛然挥刀,照着王家屏砍来,就在同一刹那,王家屏也默契的拔刀,“当”的一ழ声,架住了高欢的刀。

      四目相对,咬牙切齿。

      “好啊!敢对舅舅动手,俺就知道你要阴俺!”王家屏勃然大怒。

      高欢冷笑一声烓,“彼此彼此!今天非宰了你这厮!”

      这几日因为李际遇的出现,压住了高老庄内部的矛盾,高欢与王家坪一伙,看上去关系似乎有所缓和,但其实不过是因为需要一起对付李际遇罢了。

      仚 从高欢小时候开始,王家屏就数次对他下樓杀手,现在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高欢大喝一声,荡玝开王家屏的战刀,震得王家屏后退两步,才稳住身子。

      ᘫ“去死!”高欢怒吼一声,便再次向王家屏砍来。

      ႁ ꔃ 王家屏心头大惊,高欢的力气比他想象的还要悱大,他忙뷰举刀格斟挡,═“当”的一声,被震得虎口发麻,再次后退。

      这时,王家屏还没稳住身子,高欢又飞快劈出一刀,将他手里的战刀震得脱手而出,整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别过来!俺是你舅舅!”王家䇭屏被吓걯坏了,双手撑着身子,惊˦恐无比的往后挪动。

      高欢面露残忍之色,提着刀逼上来,看着王家屏恐惧的神情,心中涌现出飞一股快意,近十年的隐냋忍,这一刻似乎得到了宣泄。

      高欢不理会王家屏的求饶,冷酷无情的提刀向上一拉,王家屏惊恐的用手臂挡住脑袋,双臂却被划开一道口子,血亙肉外藩,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죶啊啊!臆”

       高欢面无表情的又是一刀,ា砍在王家屏的大腿上,使得他丧失逃跑的能力。

      ⒨“说!当初为什么要杀俺?”高欢提刀指着王랖家屏,他依稀记得,小时候发现了什么秘密,王ᕇ家屏才对他下手ꡗ,但是落水之后,高欢忘记了许多东西,记忆出现了模糊。

      剧烈的疼痛,让王家屏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布满额头,他看见高欢渨凶狠的目光,知道自己难逃毒手,心中后悔,当初没有杀死高欢。

      之前王家屏有许多机会,不䁯过被高欢装傻瞒了过去,骕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忙求饶뢩道:“띣大少爷!你放俺晗一马拂,放俺一马,俺以后都不和你作对,你想知道什么,俺都说!”

      高欢用刀指着王家屏的喉哝,“说╹,当初为什么要杀俺,还有俺母亲是不是你们害死的?”

      檵王家屏听了高欢的话,目光闪烁,一边艰难的挪动着身体,想要避开抵近咽喉的刀尖,一࠽边用余光扫视着周围,想要逃生。

      㣚“说!”高欢将牔刀一挺,已经失去了耐心。

      王家屏正感到绝望之际,余光忽然看见远处有人打谟着火炬前来,他顿时蛃竭嘶底里般的发出一声疾呼,“杀人啦!高~”

      王家屏太过紧张,以至于声音都走调了,他一个“高”字还没出口,一道뚀白光闪过,高欢直늨接一刀割破他的喉哝,王家屏咽喉飚血,髜仰面倒地,身体不断的抖动。

      蘊这时,山下的人,听见山上的动静,一群人打着火炬,向山顶搜索而来鐻。 㓩

      高欢冷静的将带血的战刀,在王家屏的衣上,擦了擦,又拿树枝清理一下两人一起下山的脚印,而后便独自귺一人,向这山上爬去,留下土寇杀人后,向山上逃离᝗的足迹。 

      天亮时,高欢回到高老庄,村뙈子里的尸体,已经被村民清理。

      一百多具土寇뷔的尸体,还有三四十具村民的尸体,被摆ꥦ放在晒蘝谷场。 쾔

      前一天还是活蹦乱跳的大活人,现ᾜ在却阴阳两隔,留下的孤儿寡妇在一旁哭的凄惨,村民们站在周围鸦雀无声,不少人都暗自留下了眼泪。

      王家屏的尸体,被追힎击的村民抬了回来,就停放⑷在最前面,他双臂被砍得ክ血肉外翻,露出森白的骨头,整个咽喉则被一刀拉开,令人触目惊心。

      一群人围着王家븊屏的尸体,王氏趴漸在高镰的肩头伤心欲绝的憢大哭着,高有才杵着拐杖,阴沉着脸站在一旁。

      村民虽说都不太喜欢这个逼他们还钱,交租子的王管家,不过这次他为了큃村子被土寇所杀,也算是솭一떯条当之无愧的好汉了。

      这时高欢挤入人群,不䐺禁惊呼一声,“王管家!父亲,这是?”

      高有才呼出一口浊气,“㧳听人说,是追击土寇时,让土寇给杀了!”

      高欢一脸的惋惜,悲壮道:“王管家为了保护高老庄而壮烈牺牲,俺们都要记住他的名字。”

      这时,高有才身边一个穿着盔甲的百户,点了点头,赞同道:“这次高老庄大捷,大败巨寇李际遇,斩首数百,俺会上报老父母。这位牺牲的王管家,还有쯨村民,是可䍿能上《登封县志》滴。”

      高欢不禁眉头一挑,目光打量百户几眼,觉得这位百户,说话很有水平,是个人才,勳而周富贵也目光复杂打䠼量着高欢。

      (感谢书友ablian的300,感谢益都生员、书友·48754的打赏,求收藏,推荐,月票,求加书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