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视频下载官方

      就在这个当儿,丁宁手一挥,两只柳叶镖“歘嚿”“歘”飞出,直射端木宗强眼睛,痛得他惨叫一声,仰面跌倒在地。在众人发愣的瞬间,另捄两只柳叶镖又把端木宗强的两柊个伴当射伤衕。

      晁豹和众⇉人一齐动手,重新控制了几位副寨主、分寨主。

      申山虎等被松开了绑绳,向晁豹和丁宁찌等做了一个罗圈大揖,感动地说:“谢谢晁大哥和뻂这位义士搭救之恩,后面厨房还有他们的人,冇快些随我去捉。”

      只听得后面有人说:“不用䗒去了,连死带活的一共五个,是不是?”

      大家回头一看,只见王虎几个押着几个山寨打扮的人进了聚䉫义厅。

      申山虎又愣住了:“你们是——?”㪪

      晁豹说:“申大寨主,我们将近一天水蔻米未打牙了,快让人给我们弄些吃的。这里面的事情吃着饭给你们说。对了,去个ᱣ人到东北角把我们的两个人叫过来。”

      申山虎不由得嘟哝说:“奶奶的,喂了一群白眼狼。꘎好家伙,不㙢是九龙口山寨的朋友够意思,老子今天就交代了。这真是打了一辈子雁,老了老乙了被ლ乳燕짞啄瞎了双眼,真丢人!”

      一个副总寨主劝慰道:“天不灭曹,总∪算不幸中的万幸。晁寨主要是跺霴脚一走,咱们就惨了!”

      顎 ⯐“是的,晁寨主这个朋友没有交댛错。”䕕 Ͳ

      几个寨砀主獤让人把几个叛徒关起来,就张罗着摆酒席。

      髗 丁宁说:㑝“给你们所谓的二寨主治疗一下伤口,狮两只眼睛是完了。吃过饭,咱们再好好地审问他们。”

      在吃饭的时候,申山虎简要介绍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二寨主收买了几位意志不坚定的寨主副寨主和鏂伙房几位火头军,今䇌天中午给全山几个伙房吃饭的ﯤ人在饭菜和水里同时下了蒙汗药。其一边让人去井陉县报信,一边让人做囚车,准备后天去井陉城献俘。

      “幸亏晁寨主从天而降,救퇵了我等。”他心有余悸⌢地说。

      晁豹笑道:“不要谢我,是丁刾北宁丁武德将军瞧出事情不对头,说你们可能已经受人控制了。我们才从熅东北角进了你们的葫芦谷。”接着,把与丁北宁交往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一直说到今天的䅇救人经过。

      王虎说:“我们到了伙Ᲊ房,听得里面有四个人正在屙学说中午给其他几个伙房下药的情形。未料到,有个家伙登东回来,反而走到了我们身边。见我们偷听里面说话,就喊叫起来,被我灭了口。里面的家伙想逃,都被我们捉住了૞。”

      申山虎感慨地说:揽“有智不在年老少,无谋空长一百年。我申山虎自诩葫塚芦谷铜墙铁壁,谁知蠌道却ꕗ被丁武ꅚ德将军轻易突破。要不是你们来得巧,我们的山寨就完了。来呀,把那个狗东西带过来。”

      满面血迹被营医草⽰草包扎的端木宗强被䖤人架过来,放在一个柳圈椅子里,痛得他搶泗泪交流,ㅝ哀嚎连连。

      申山虎一拍桌子:“端木宗强,我䫽待尔不薄,你为什么害我?”

        端木冷哼一声,说䐏:“姓申铴的,老子做事拖拉,没有立即将你送走,让笊你熭得到了翻盘机会,算你命大。休想再从老子嘴里套话,我不会再告诉你任何事情。”

      ꙇ“哎哟,没有看出来,二寨主扈还是个篟硬骨头。来呀,把他扔到后山蝎子洞,让那两三千只蝎子钻入他的九窍,让其辁尝尝被蝎子蛰个半死分而食之的滋味。”申山虎命令道。

      “申山虎,你他妈的不是人,竟然用这样的酷刑折磨人。好了好了,我说,说了求你给我个痛快的。”端木听说要将妌他扔进蝎子洞,只峡得浑身发软,一下숼子就草鸡了。

      原来,端木为了与另一位财主争一件古董,闹出了人命攦,被抓到了县衙。他家托人到县里活动,想逃避偿命。新任满族知县阿拉善正在冥思苦想剿灭县内娘子关葫芦谷山贼的办法,听到来活动的是个大财主,便派人捉了其全家,然后说如果能配合官府剿灭或活捉申山홅虎,便饶了其全家性命,并且可以破格擢升其任井陉县尉。端木一听,觉得ﺫ横竖是一死,如果采用知县的办法,说不定家人都陰能活命就答应了。他带鍋了一批银子和几⟍个伴当上山,信誓旦旦与官府势不两立。果然取得了大寨主信任,被封为二寨主ꊽ。一蜨段켛时间里,采用金钱拉拢,封官许愿,复为良民等手段,拉拢了部分首领和士兵,借用自己五十大寿之机,将山寨首领请来饮宴,并以全山寨庆祝为名,让人给各距个伙왋房都下了超量蒙汗药。 꽲

      不料,千算万算,漏算了九龙口大寨主这伙闯山的不速之客,9使得ᴚ唾手可봒得的事情功败垂成,万딓分遗憾。

      丁宁问道:“你与他们约定怎样献俘?”

      “我先派走꜊了一个伴当,届时我和伴当及投靠之人押着囚车木笼直奔县衙,当堂献俘,接受封赏。”

      “你一共拉拢了ﳨ对少錒人,说出其性命,就给你疗伤。”

      到了这个时候,端木也顾不得江湖义气了,全部招供了同伙。大寨主对鬶照名单清点,除了送信的伴当之外,无一漏网。뜡

      “好了,把他先押下去,好生看守。”丁宁对两位大寨主说,“我有椋一个᎗假戏真做,井陉献俘的计划,请两位大寨主斟酌。”

      “假戏真做,井陉献俘灴是怎么回事?讲清楚嘛。”晁豹追问道霔。

      丁宁拿了一张纸,连写带画,把自己的计划说了묡一遍햺。最后说:“过去,申寨主都是被动的防御,等待官军的进攻。这一次,我们打破常规,៶乘其不备主动兩出击,到井陉县去闹他个天翻地覆。搞得好了,顺手牵羊,肯定能大有收获。”

      “可是,从真定回山有好几十里的路程,会不会被追击、截击?”鿨申山虎有些犹豫。

      楰 晁ⅆ豹鼓劲说:“这里关键是出其戨不意攻其③不备。再说,我们在路上可以安排两拨接应的人马,准保吓退追兵。”

      “那好,咱就櫣干一票大的。”

      (上一횎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