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神马影视手机版

      比赛结束了,但是场外的比赛才刚刚开始。

      李载彬事先知道这场比“少林足球”还夸张的比赛,所以已经做好了充足的䃾准备,但是在场的赌徒们可没有这ꩯ个准备。

      嫨韩国的体育精神就像他们国旗上的绿色部分一样,是为世人所熟知的。相对于在传统竞技体育上黑幕,后世的年轻人们可能㛀更熟悉韩国人在LOL比赛上拔网线、吃鸡比赛断电源的骚操醶作,这些行为称不上犯规,但作䊱为盘外活的确是有够恶心人的。

      㵫韩国人很阴险,一般情况下顖你是没法说他犯规的。比如这一次的世界杯,全世界所有人ᑴ都知道他有黑幕,但是长期以来法院都没有判决这一结果,ඳ也就是说在法律意义上,韩日世界杯的黑哨还没确定。 䒿

      韩国球迷엒可不管这个那个,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喜笑颜开,自己国家赢了球,自己又赢了钱。“大韩論民国,万岁!万岁!万岁!”

      而上半场结束胜券在握的意大利球迷,下半场之后风云变幻,莫雷诺一个又一个뻁恶心至⠹极的操作简直让这些人跟吃了一大勺苍蝇拌蛆一諡样恶心。

      李载彬所在的地方还算好,那些人知道这᪮里的规矩,不会轻易动手。

      外面的意呆畧利䇶球迷可就没那么好相处了,这一夜的首尔和大邱擝街头,不知道发生了多少起打架ܕ斗殴事件,不知道多少鼋意呆利球迷᧒深夜买醉,只希望忘记今晚看到鹂的一切਋。榰

      来大邱之前的兴致冲冲,都变成了赛后的愤怒、同情和懊恼,多种덾情绪的叠加之下,球迷之间发生了大规模的斗殴事件,各地的警察局几乎忙了一整晚。

      更复杂的是,这些事件之中还有啀很多是外国人,以朝鲜半岛ⳇ自古以来的۷“事大主义”,对待外国人自롟然﫽是像春风一样温慔暖,很多警察橍局连拘留都不敢拘留,那梻些小警察只敢对当地的韩国人硬气,痈碰上外国老爷最后还是让他们走了。

      意呆利在球场上没赢,在场外赢回来了。

      据不完全统计,比赛结束后全韩各地共䲬发生上百起斗殴事件,人数对㈪等的情况下意呆利获胜,但大多数都是韩国球迷更多。

      李载彬所在的酒吧内,押慌韩国的人兴高采烈地喝着花酒,押意呆利的垂头丧气。两边人马分界的很明显。

      氖 河正宇不知道是在问李载彬还是؅在自言自语:“我们国家队怎么成这样了?”

      估计也楤只有李载彬和河正宇两人是胜利者之中没有觉得高兴的人了。哦,还有一个人,斯内克!

      斯内克看到两人兴致不高的큝样子,走过㒼来高声道:“约翰、乔伊,你们干嘛苦着一张脸啊,这不是大好ꆰ事吗?国家赢了球陽,我们赢了꒗钱,一举两ﯙ得啊!”

      팇李载彬道:“斯内克xi,你真的觉뼛得这样的胜利是好事吗?”

      河正宇则问道:“斯内克xi,你说的底牌……就是这个?” 칂

      斯内克不着痕迹넮地点了点头小声道:“你们关注葡萄牙的比赛就能看到一些小齽端倪了,今天这场比ꇂ赛看过之后就更能确定了吧。怎么样?下一场렢跟板鸭的比赛要不要跟我一起押?”

      李载彬拒绝道:“我们先去把钱兑换ᄇ出来吧ꓸ,下场比赛还有几天,我们到时候再看看要不要一起过来。”

      “行吧,随便你们。”斯内克看到两人好似要放弃的样子,无所谓地葉说道,“反正不要到时候不要怪我没弌提醒过你们。” 牼

      李载彬说完他们去兑换自己的钱了,算上本钱李载彬到手总共接近七千万了,两个小时李閺载彬就赚到了五千万,这七欍千万大概也就5.7万美元,对于这个一夜的流水可能达到百亿规模的销金窟,这七千多万只不过是一点小钱钱,根本没人关心李载彬这个小人物。

      튰Ꞧ 当然,这也正是ᛂ李载彬期望的。

      됈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讲这已经是一笔쬶十分巨大的钱了,差不多都够在孔德洞买一个30平的小房间了,怪不得这么多人䕯倾家荡产也要赌,都是在梦想着自己能一朝翻身,把所有都赢回来。

      不过既然打定主意接下来不蹚浑水的李载彬,在拿到钱之后⮶就直接催促着河正宇快点离开了。

      “载彬섄,你这么急着离开干嘛诉啊?”河正宇不解地问道。

      “我怕回去的ვ晚了,街上可能会有尸体挡着我们的路。”

      “?你在躵说什么啊。”诵

      河正宇虽然不解,但还是老实地回到车里,发动了汽墸车。

      破“哥,你对这场比赛怎么看?”李载彬在车上问道。

      ꖯ 河正宇皱了皱Ǯ眉道:“虽然我们国家赢了我很高兴,但是说实话有点不舒服。那个华国成语怎么说来着?胜……胜之不武。” 

      舒李载渶彬认同地点点头:“那哥你觉得斯内克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帘 河正宇萭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虽然很不愿意,但我感觉他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也就是说接下来还有好几场比赛我们要见到裁判对我们的詆照顾。”

      “如果真的ꐮ是第三名的话,准确的说是三场。”李载彬补摨充道。

      蟩 “唉,何至于此啊!”河正宇感叹道,“就算是只有上一届世界杯的成绩我们国民也还是会支持謗他们的啊,何至于要这么做呢?这样之后我们国家在世界上的名声就要遗臭万年了。”

      “也许,郑梦易准主席有自己的考虑吧。”李载彬轻轻地叹了一句。

      “ꆭ郑主席?跟他有什么关系吗?”河正宇突然听到郑梦准的名字,还有点蒙,想了一下才想Ⳡ起来砂这是现代集团郑周永的六子,现在的韩足联主席和FIFA副主席。

      李载彬淡淡解释道:“郑튺主席除了把本属ꌃ于霓듟虹的主办权抢了一半过来,现在世界杯的名字叫韩日世界杯、请来荷兰名帅希丁克、通过运作抽签让我们国家的小组赛更容易出䆿线,再加上这个裁判事件,这些事情都是郑主席实现ﶝ的。可以说如果我们国家루最后能进四强,那最大功臣绝不是球员们和希丁克教练,而是郑梦准主席nim。”

      关于李载彬说的这一点,十几天后河正宇就见识到了,在韩国队三四名决赛,并最终获得第四名之后,球┒员们庆祝的时候高高抛起的不是主教练希丁克,而是足协主席郑梦准,这一幕让河正宇觉得真实而又无比讽刺。

      但是河正宇听完,又想到了另一个点:“那这么说来,裁判事件应该不是简单的腐败案件吧,会不会是⁊国际足联内部斗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