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倚天神雕

      自己穿越的事,陈鸿并没有跟妹妹说,作为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二十四岁的男人,任何会让家人担心的事情,能瞒就尽量瞒过去。 묥

      再者说,身上还有三万多的存款,就算没有收入来源,也还能顶罸一阵子,쇇更别说他现在还融合了系统,工作的事情分分钟就能搞定,根本没有任何的I后顾之忧。

      他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处理了蟦辞职的事,陈鸿回到家倒在床上便큙又蒙头大睡,这一觉睡得无比的安稳、畅快,是这三年来睡眠鄵质量最好的一次。

      呻 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走进卫生间洗了个澡,便出门吃宵夜解决肚子饿这个实际的问㩑题。

      黑色的衬衫搭配黑色的ﮗ修身裤,从头到脚都是邪魅的黑,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他现在맩的身材穿嘛嘛好看。

      吃瑖宵夜的地点选择在一家小摊上,摊主是一对中年夫妇,丈夫烧烤,妇人则퓠煮些粉、面,另外还有啤酒和饮料,生意倒也相当不错。

      陈鸿经常来这⪰里吃,日子久了,和这对中年༤夫妇也就熟悉了。

      “来了!”

      丈夫热情的跟他打招呼,“还是老样子紞?”

      “嗯,老样子。”

      善陈鸿点点头,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르

      这时,张뾫浩打权来电话ﺽ。

      陈鸿真想把他给臭骂一顿,一张大싥嘴巴真是什么秘密都藏不曓住。

      韣 “没事总打电话干什么쀵,不用花钱啊。”摁下接听键,陈鸿썸就是◳一阵不爽的埋怨。

      张浩吓了一跳:“我픏去,你吃炸药了,火气这么大,行行行,我微信扣你,微信扣你总成了吧。”

      澫“流量超了。”

      “懵鬼呢,一个月10G的流量,갟你又不经常棭听歌看电影佃,超个卵蛋啊!”张浩픮急了。

      ╽ 这时,一碗三鲜面端了上来。

      陈鸿干咳一声,正色道:“好了,不跟你瞎扯了,吃东西呢。”

      ㄣ “妈卖批的,吃东西咋不叫上我,还是不是兄弟了?”张浩立刻抱怨。

      ⁠陈鸿脸上一条黑线蔓延下来:“你在四十多公里外,叫了你你会来?光油钱就足够你吃上好几碗了。”

      “老表,账不能这么算,跟我们的兄弟情义相比,那一点点즖油钱算个卵蛋啊。”张浩苦口婆心的说道。 꾓

      陈鸿懒得搭理他,现在饿得不行,便拿起筷子埋头吃了起来。

      张浩也正经了下㒣来,说起正事:“对了老陈,你今天真的辞职了?”

      “辞了。”

      陈鸿如实道,而后又赶紧叮嘱,“这件事别ꬁ告诉我妹,要不然绝交。”

      他妹妹陈纤跟誣张浩一样是个大嘴巴,如檅果陈纤知道他辞职的횜事篜,准保第二天,他的롲电话就좙会被家里人打爆。

      “靠,你还信不过我嘛,任何秘密放在我这,绝对安全可靠。”张浩信誓旦旦的道。

      陈鸿翻了翻白亂眼,饶有深意的反问一句:“是吗?”

      艎“当然是了,算了,不说这个了,说正事,我今天问了一下人事部的同事,我们银行还要招人ꁒ,你要不要过来?到时候咱们哥俩双剑ꌑ合璧,每个月的业绩保准杠杠的。”张浩道。

      “别,我㲪对银行的工作不是特别感兴趣。”陈鸿拒绝。

      “咋滴,看不起我们这븜乡下譱的信用社是吧,有句话⬒怎么说的ʊ,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我们信用社可是有正规编制的,就算以后咱们老了下岗了,琑每犑个月也有工资拿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反正你的心意我领了,工作的事,我自己搞定。”陈鸿道。

      뒎张浩知道㥼强求䣴不得,语气放缓:“那行吧,要苭是⯒想通條了就给我电话,푉就算是去卖屁股,我也想办法走通关系把你给弄进来。”

      陈큱鸿心里暖暖的,知道张浩是真心实意的为自己好:“谢了,浩䰐子!”铖

      “谢个卵,咱们࣋兄弟who跟who啊,那就先这样,你继续吃东西,有个女客户约我去她家见面,看样子,今晚又得牺牲一下色相了,告诉你哦,还是个娇滴滴的少妇呢。”

      ㊅ “节制点啊。”㴼陈鸿无奈摇头。

      “뤱节制个卵,那女人叫我去她家的时候顺㿿便带上一箱红牛,一箱红牛啊大哥,我倒是想节制一点,可你看这情形,㭢摆明是想榨干我哇。” 灼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向我显摆?”

      㵿

      “哈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好了魀挂了,女客户来电话了,回聊!聣”张ѥ浩挂断了电话。

      陈鸿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吃剩下뚙的三鲜粉。

      余光却瞥见,离他不远处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端庄无比,浑身上下透着一硎股上位者的气息,旁边还有两名増面容严峻,在晚上毇也戴着墨镜的保镖。

      輅明显是一个很有身份地位的人!

      这么有身份地位的人,居然会在这种小摊上吃东西,陈鸿觉得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而且似乎还有些面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却在祤此时,大街上一阵骚动,数十人向这个小摊围了上来,个个杀气腾腾,宛如刚出山的野兽,让人心惊胆颤,他们的手里还全都拿着铮亮的砍刀、钢管。

      为首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光头,没有眉毛,身上纹着虎纹豹纹,眼睛凶神恶煞,脸上是棤不可一世的张狂表情。

      “老大,就是他,就是他救走了쌧那个小贱货!”

      一名满脸横肉的男子站了出来,指着正埋头瓔吃面的陈鸿恶狠狠的道,正是白天控制小女孩乞讨的那个家伙劋。

      䔧 光头男子恶毒的扫了眼陈鸿,而后抬头扫向其他的小摊客人,冷声喝道:“除了这小子,其他人都给老子滚!”

      原本在小摊前吃宵夜的一行人便作鸟兽散,很快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各位大哥,有事好商量,有Ԣ事好商量,别赶走我的客人啊!”

      摊主赶紧上前,掏出两三百块前,塞到了光头男子的口袋里。

      这一带是江城的ﯕ一个区,而且还是离市中心很偏远的区,所谓山高皇帝远,而这里又因为工厂居多,龙鱼混杂,汇集了天南地北的人,治安不是很好,混混流丶氓闹事经常有发生,他以为这次又是来收保护费的。

      光头男子一脚把他∎给踹倒在地,指着他:“没你屁事,老实在一边呆着,不诰然老子连你一块砍了。”

      ྡྷ钱却没有拿出来还给摊主。

      妇人赶紧跑上来初将丈夫搀扶下去,摇头示意丈夫别招惹这些地头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