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视频进入

      不管前朝后宫如何暗潮涌动,该办的大事依旧要办。

      正月ғ底,南启春闱主考官一职终于定下,由何大学士担任。

      맵 何家乃百年书香世家,何大学士本人又是先벭帝就入内을阁的大儒,虽说这几年沉寂了ڧ,但也ᇦ依旧举足轻重。 

      定他,ﮱ朝觴中百官都是意料之外,可又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当然了,也不好一点面子也不给陈家,那从旁协助的人里头,除了驸马何新彦和吏部尚书许江白,也有宁琛的表哥,英国公的嫡长子。

      果然,何家意外之余更多的还是Ꙑ激动。

      何혱家父子本就是有才干的,只是因为尚﫻主了,这才駓要收敛锋芒。

      ᅰ ᛯ 毕竟,历朝历代为防止驸马꬏因为攀附上皇室而ᧂ太过有权势,大多都是不会叫驸马有什么实权要职的。

      而且,不仅驸马要避嫌,整个何家都要避嫌,这才至使何ᓏ大学士主动去揽下了编纂文书的闲差。

      如今宁琛下了这个旨意,无疑是要启韀用何镔家了。

      꾧 毕竟重不重用驸马这件事情并没有明文规定,全看皇帝个人頖。

      宁琛年轻,他有胆量和胸襟去启用何家,而纑且眼下的局势,任用何家父子,也能解很多困局,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澲何家。

      宁瑾和驸马的感情很好,所以虽有公主府但却并未去住,都住在何ᠢ府。⯸ 냍

      ԟ“夫翊人,今日皇上下旨,由父亲担任春闱主考,我亦参与其中,这段时뢚间怕是要忙起来了。”何新彦面上是止不住的笑意䲋。

      ꊋ青年才俊,满腔抱负,没有不想建功立业的。

      宁瑾先是一愣,随后也笑起来,“夫君能得此机㈧会实在不易,这些年是我耽误你了,如今能叫皇㪉上看见你的才干,也不枉你多年来从未懈怠。”

      “切菰莫胡说,能得你为妻,我三生有幸。”何新彦一把将宁瑾抱住,“你为我生下一儿一女,此生足矣。”

      宁瑾心里一片柔软,也回抱了툋丈夫。

      末了又缓声道,“有些话本不뇳该我一个妇道人家说,可又忍不住叮咛几句,此番皇上看重,无非是郁咱们何家与另外几个没有牵扯,夫君切莫糊涂,既然皇上启用,定要一心只为皇上办事才好,万不能步了那几家的后尘,一时看着风光,可日后便难说了。”

      何新彦牵㘛起她的手,眸色清明。

      “夫人尽管放心且,若我和父亲是那贪图荣华的人,也不会主动求取你了。”

      说到此处,宁瑾面ț上就染了淡淡绯红蟮。

      萳她的婚事并不是先帝指的,而是何大学士主动替儿子求来的。

      原本先帝不想同意,因为何家得用,一旦尚主,就不好再重用了,可何新彦坚持,何大学士就替儿子㍸求了下来。

      对于宁瑾,찓何新彦是真喜欢,否则也不会不顾前程了。

      总之,眼下一切都很顺利。

      何家又能当此重任,又因为自身和宁瑾的关系,앷对宁琛忠心耿耿,实在是下了一步好棋。

      而对于英国뷧宫来说,这就不是很舒服了。

      自己的儿子不是个有才꧝干的,即朣便能掺和进去,也没什么大用处。

      䗃 餻 也是这时候,后院本㵐就得宠的苏姨娘冒了出来。쾿

      苏訑氏是㔐个有手段的,生下了英国ꑔ公的次子,还生儢了一个女儿,今年十三岁,正是好年岁。

      嫡子虽资质不佳分,但庶子却意外的쑁聪慧。

      也是因此,英国公对苏氏宠了这么多年。

      擀“去给二公子传话,此次春闱,务必高中,我们陈家没时间再等一个三年了。”英国公声音低沉。

      皇上一点点成长起来,他年纪渐长,总要婢退下去的,嫡子不堪用,只能培养庶ឿ子了。

      陈家不能后继无人,若此番庶子不찑能高中入仕棉,下一次秋闱又是三年的时间。

      三年,皇上的势力就更要强盛几分,到时候陈家没有能力站稳,必然是要被削掉实权的。

      费心筹谋半生,好不容易位极人臣,他怎甘心做富贵闲人。

      陈家二僠公子⦞陈显绎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和妹妹陈素芷在苏姨娘院儿里用午膳。

      瘐 送走了传话的人,苏姨娘面上就笑开了。

      긟“瞧,这不是机会来了?凭他是世子还是什么,只要你爹看重你,将来某个一官半职,有了自己的府邸,便再不用留䫵在这国公府里Ẫ看他们的眼色了。”

      边说边给儿子和女儿布菜。蝃

      宠 “国公府显贵不假,但咱们别贪图,唯有自己另立门户,才能摆脱夫人和世子的钳制,绎儿,姨娘知道你的才学,只要你好好的,将来妹妹也能嫁个好人家。”

      苏姨娘是个极聪慧的女子,她知道,嫡妻和嫡子对于大家族而言的意义。 ꧤ

      既然自己的儿子在这府里捞不到好处,干脆就䞅半分都不要想,只管成长起来,待时机成熟,摆脱这里。

      那时候,才能算真正的扬眉吐气,ࡩ只要一日不离开国公府,庶子的身份就永远会叫自己的儿子被压一头。

      “姨娘放心,儿子定不负期望。”陈显绎沉声应下。

      这些年因为他盌聪慧,㿗没少被正房明里暗里打压,可为了能被父亲看见,他却不能完全藏拙,过的不可谓不艰辛。

      如今终于等到듽机会큩,他不ﹼ会放过䁶的。

      英国公从未想过,自己一力培养起来的庶子最后却没继承ﷰ陈家的一切。

      回到当下,定下了春闱主考官之后,宫外也传来了消息,楚家的两位公子到京都了。

      自然是住在叶府,刚裫好如今蟋叶哲还没离蔸京,表兄弟几个也有人陪伴。

      楚家所居的汴州离京都很近,车羒马五六日也就到了,提前一个多月到京都也是正常。

      좭有条件顓的人家都会提前来,᲼也是熟悉熟悉ū环境。

      找 뫬 这番进京又带了不少好东西,比如就有一批西䲯域来的宝石布匹,还有些精巧的小玩意儿,便送了好些进宫给叶筠。

      作为回礼,叶筠送了两块儿珪墨和两套狼毫笔,除此之外还有퉾两双鞋子和两套护膝。

      春闱是要在贡院里足足待三天三夜的,如今夜里冷,这些东西都派的上。

      若訿说前两样是正经回礼,后两췆样就是。用心拉近距离了。

      果然,宫外⾠楚࿳家两位公子收到东西,都十分受用。

      当人不缺什么物质的时候,更多就会注重情感了,叶筠实在会拿捏。

      只是也不全是做믎戏,毕竟楚家待她好,也是真的有感情在,只是要经营的更好些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