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里番义?

      浙看着重逢后满脸喜悦的大伯和四叔,雷廷剑沉默了,“难道我˜错怪了他们?”⦲

      뒈 “可是尕爷那个整天撯嘻嘻哈哈的人,怎么会暗地里刺杀我啊,不应该呀……”

      “难道凶手还另有其他?”

      得知坠入地下河还得以生还的五少爷回来的消息之后。

      雷神堡的城墙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在人挤ᷖ人的人群里,一个充满了仇恨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雷廷剑,片刻之闚后,那个人消失在人群中。ׅ

      向来团孃结的雷神堡,因为雷廷剑的回泑归沸腾了,平西王亲自下令燃放烟花爆竹,以迎接经历九死一生的雷廷剑归来。

      阵阵爆竹响彻天空,惊起了数百只鸽子盘旋在雷神堡上空。

      “妩赶紧回家,你爷爷都望擤眼欲穿了……”

      浥说完雷定晏和雷定清每人￯拉着雷廷剑的一支胳膊,几乎架起了雷廷剑,大µ步入城。

      뾫临走雷定晏也不忘对着縓山腰处大喊,“廷俊,廷凯,一会喊上田教头和田磊来王府给他厜们接风!”

      “好嘞,四叔嵆!”雷廷俊ᨏ和雷廷凯也被这热闹的氛围所感染,加快了速度。

      “大伯,四叔。”雷廷剑犹豫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

      “听说冾赵骅结婚了,䟪他老婆是鸽大爷的女儿?”

      ﳣ“都駙说了今天不提这事了么……”雷定淟兴欣喜的眼神暗淡了下去。

      雷廷剑的话让雷定兴脑海里嬃出现了上吊㷛了的鸽大爷女儿。

      一尸两命,非他所愿。

      “啊哈哈,廷剑,今天䡭高兴,不提那晦气事,待给你接风␽洗尘后,四叔自会详细῁告诉你。”

      雷定晏看䖁到眼神突然暗淡了的雷定兴弃,赶紧打起禃了哈哈,试图转移话题。

      “⦆快给我说说,你们怎么从阿尔金山脉里面出来的,对了,你们是怎么在那大山了待了多久,我们搜⭰山好多回都没……”

      “老六,孩子刚䘋回来,你问啥呢,让他歇歇……”雷定兴的自责很快就被周围气氛所感染,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别理你大伯,我就说以赵骅的身手怎么能暗算得了我雷家佼佼者呢。”雷定晏今天的话超级多,“对了,你说说赵骅暗算你后,你们怎么脱险的?”

      “四叔!我……䦨”

      Ꮌ “大概说说么!”雷定晏叨叨道,麦“你知道不,你现在都是镇北侯了,你那皇帝姥爷也太小气了!”

      吗“我……四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ࠎ……”

      “我以前啥样?嗯?”

      ᎘“你啥样你不ﶠ清楚潓么,好意思问孩子,廷剑,到大伯这边俩。”

      “呃,就当我没问……嘿嘿……”雷廷剑吐吐舌头。

      “嘿什么,今天我高兴,你问啥ꂪ要啥我都不生气!”雷定⁨晏豪爽的说。

      “廷剑,你四叔풍答윋应你几件,你大伯我也答应你几件。”雷定兴不甘落后。

      “真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哈……”

      “尽管说!”雷定晏和雷定兴异口同声的说道。

      킌 “我想吃大婶做的阳春面,这几㦴个月可馋死我了!”

      좝 “没问题,回府혁里让你大婶给你做,让你吃个够,还有啥想要的贙没?”雷定ϲ兴一口答应了。

      谹“我还想学长枪!”

      “没问题!还有钬呢?”

      “还有……还有……我想不起来了,等垆我想起来再说!”

      “不行,仅限今天!”

      “那容我再됡好好想想……”

      “嗯,慢慢想,快点走,你爷爷这几个月跟着你的担惊受怕,这会儿不知得多高兴。葮”

      贵 “爷爷身体还好吗?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䴨씟“哎,你别놳跑,这小子!”

      “我先去看爷爷……”

      ……

      雷神堡缩小版王府䣤,上下跟过年一样热闹,逵杀猪宰羊,下人们忙忙碌碌的张罗着,烟花爆竹比过年还热闹,响彻雷神堡。

      “听꒕说廷剑少爷回来了,这阵势比新年还热闹啊㼩!”

      “那可不,今年新年廷剑少爷没音讯,老王爷连雷神堡祭天都没回来,今天可撞上好日子了,这会正大摆接风宴呢ﺫ。”

      “可怜了鸽老头ℶ,女儿女婿死了,Ԃ阴阳两隔,倒霉的是撞在今天,不知道鸽老头听着这连天的䇹爆竹声,是什么样的心情……”

      “别提了,鸽老头在为咱雷神堡养鸽子四五十年了吧,晚年得一女,宠的不行,可惜了……我听说鸽老头妞已有一个月身孕呢。ᕎ”

      闲谈的路人甲压低了嗓门。

      “那是可惜,只是众说纷纭,有人说鸽女是自杀的,还有的说是二堡主逼死的,鸽老头找王爷,王爷没有表态,只是说先厚葬了ߺ,另外……” 㒉

      “别说了,二堡主过来了……”

      “你,去我宅子喊夫人来。”雷定兴没注意仆人们聊的内容,指派道。

      “是!”路﬐人甲匆匆离开了。

      “你,去准备些面条,要细,送到后厨。”

      砂 “是。”路人乙不敢直梓视雷定兴,也匆匆跑了。 흀

      …ෙ…

      此刻在王府最大的待客大厅里,一位略显消瘦的山羊胡子老人一手举着酒杯,一手牵着雷廷剑的手,从王座上站툏了起来。

      那位山羊胡子的老人挺了挺驼着的背,轻微咳了一声,一股不怒自威瞬间蔓延到大厅各个角落,顿时人声鼎沸的大厅里一片寂静。

      下首的人群都望向这位身兼橓雷氏一族族长的王府主人——平西王雷镇山!

      “今天寡人孙子能够平安回来ﴲ,寡人非常高兴,特别要感谢田教头儿子癴田磊的生死陪伴,正是你们哥俩齐心协力,緻才让你们能平安归来!”

      “杈寡人希望我们雷神⹈堡人,一直都是如此团结协作。”

      ……

      瘐“诸位有的是駔寡人的ᙪ好兄弟⃉,今年事多,春节没能来看看老哥哥老弟弟们,还请见谅;还얔有的是ࢥ咱们的后ጏ辈,后生可畏,咱雷氏一族的未来就要靠你们了;当然还有誓死追随寡人的生死兄弟……”

      “这都十几年啦,定清没了也ඒ十几年啦,要痛是廷剑再……还好!ᅺ”

      王爷似乎有些伤感,忆起往事不禁泪眼婆娑,声音带有有一丝颤音。

      看着身边失而复得的孙子,平西王雷镇山突然加高荻了声音,一股μ王霸之气磅礴而出,居高临下威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还好他没事,否则背后的某些人必将为此付出代价。我雷턽氏一族两百余年依然是这西北的王!”

      平西王雷蠼镇山扫视过ἄ大厅里的每一张脸,缓缓的说道:

      “当然还有些人是替别人看着寡人,这一看都是几十年,大家都不容易,但是请你们转告你后面的人,转告天下人,寡人只希望驋寡人族人㭺,寡人的子子孙孙平平安安。”

      “至于你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硬塞进来个什么都督,寡人都可以忍,但是你想对寡人的族人,对寡人的子孙出手,那就休怪寡人也不客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