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VPSWINDOWS厕所

      周嵩发疯一般地冲进医院的病房,脚下打了个趄趔,险些摔倒在地,幸好被唐小洁眼疾手快地扶住。

      这是一间不错的单人病房,杜鹏飞背对着门口坐着,正对着袁月苓的病床。

      “你这个混蛋,你对她做了什么?”周嵩拽住杜鹏飞的领口向上提,杜鹏飞却纹丝不动。

      “别嚷嚷,这是医院。”杜鹏飞抓住周嵩的手,稍稍用力,推了开去,又整了整领子。

      “月苓,月苓你还好吗?”周嵩弯下腰。

      杜鹏飞把自己的手交叉在一起:“周嵩,你真不是个东西。”

      “你讲什么?”周嵩怒气冲冲道。

      “你就不能自己买套吗?让人女孩子吃这种药,伤身体的懂不?”杜鹏飞把那盒妈富隆丢到周嵩面前。

      周嵩:“????”

      “行了,兄弟。”杜鹏飞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活这么大,追妞输给人家的,你是第一个。你说你把我当兄弟,我抢你的女人,算我不对。”

      周嵩有点缓不过神来:“不是……”

      杜鹏飞苦笑着站起身来:“人不可貌相,烈女怕缠郎,以后好好待人家吧。”

      “不是,我……什么你就人不可貌相……”

      杜鹏飞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

      周嵩和唐小洁坐在袁月苓的床边,大眼瞪小眼。

      病房里一片死寂,只能听到仪器的滴滴声。

      “看来,杜鹏飞确实没和她有什么,否则他刚刚就不会那么说了。”唐小洁手里拿着这盒药,分析着前言的局势:“她可能真的只是为了期末考试?”

      周嵩站起身来:“我去问问大夫,她到底怎么了。之前还一直好好的……”

      “也有可能,还有第三个人存在……?”唐小洁继续着她的唐人街探案推理:“哎,哎,她醒了!”

      “月苓,你醒了!”周嵩忙返过身来。

      袁月苓本能地畏缩了一下:“怎么是你?杜鹏飞呢?”

      “杜鹏飞不要你了,就打电话叫周嵩来陪了。”唐小洁一甩手,将那盒药抛给了她。袁月苓困惑地拿起药,想了半天自己昏迷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糟了!”意识到自己被误会,袁月苓在自己身边摸索着:“手机,我手机呢……”

      找到手机,拨出去,对面却只传来“嘟——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袁月苓把手机和药都丢在一边,向后一靠,闭上眼睛。

      怒从心头起,与悲伤混合在一起——杜鹏飞竟然在自己生病的时候扔下自己跑了。

      “月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周嵩关切地询问道。

      恶向胆边生,她开始迁怒于周嵩。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些事……?

      两年来积累的恶感和被共生后所有的忍气吞声一次性爆发了。

      “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袁月苓闭着眼睛,一脸冷漠。

      “……你怎么忽然对我这种态度。”

      “我就这态度,你爱受着受着,受不了就走。”

      周嵩的血压上来了,他有些头晕目眩。

      “袁学姐,你这样不好吧。”唐小洁忍不住开口了。

      袁月苓睁开眼睛,又拿过手机,在屏幕上按着。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你们都走吧。”

      “总得有人照顾你吧,你看你现在这样……”周嵩耐着性子道。

      “不用你管,一会儿就有帅哥来陪我。”袁月苓拿过了身边的妈富隆,举到周嵩面前:“看到了吗?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都不知道有过多少个男人了,你还喜欢我什么呀?”

      周嵩慢慢地站了起来,青筋暴起,捏紧了拳头,全身都在抖。

      唐小洁紧张地拉住了他。

      “干什么?要打我?”袁月苓露出笑容,把一边脸颊送了上来:“打。”

      周嵩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哎呀,你这人怎么回事!”唐小洁埋怨着袁月苓,追了出去。

      周嵩没有走远,只是在门外站着,他朝唐小洁做了一个“我没事”的手势:“别管我,她既然不想见到我,你在里面陪她吧。”

      “我凭什么陪她,我和她关系很好吗?”唐小洁一跺脚:“我是你的朋友啊。”

      周嵩长叹道:“那怎么办,放着她不管吗?就算是杜鹏飞,走之前还知道把我叫来呢。”

      唐小洁默然不语。

      “唐小洁,我想放弃了。”周嵩仿佛下了决心。

      “啊?放弃?你别听她的,她说的那些肯定是骗你的,她哪来的男人啊,你还当真了。”

      “这我当然知道。”周嵩摸着自己的额头:“我就是觉得,我不能再这么放任自己的尊严被她践踏而已。”

      “哎呀。”唐小洁劝道:“她那都是气话,女人是情绪的动物,你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说的也是气话。”

      “我不是。”周嵩坚持道:“她说什么气话?我今天惹她了?”

      唐小洁没有说话,只是眼里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多亏你送我的那两本书。”周嵩继续说道:“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尊严,那我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她又怎么会看得起我?谁会喜欢一个尊严被踩在自己脚下的男人?”

      “虽然你这么说是没错啦……”唐小洁闷闷不乐道。

      “其实我这两年来,一直在犯蠢。”周嵩道:“我只是被一个执念裹挟着,我希望她能理我,理我,只要她和好好和我说话,我就心满意足了。结果有一天,这个愿望视线了,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然后她呢?只会给我提各种各样的要求——没关系,我全都照办,心甘情愿。她要和杜鹏飞出去,我也没什么资格限制她,可她不该一言不合就玩失踪,事后还满不当一回事。还有,她刚才和我发的是什么火?杜鹏飞跑了她迁怒于我?心情好了,就说和我做朋友,陪我吃几顿饭,心情不好了,直接翻脸,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周嵩剧烈咳嗽起来,唐小洁轻拍着他的背。与此同时,病房里也传来袁月苓的咳嗽声。

      “不然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冷静一下。”唐小洁柔声道:“小洁进去看看吧。”

      周嵩点点头,向着电梯走去。电梯门开,何思蓉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很矮的女生,和一个眼镜比他父亲老花镜还厚的姑娘。

      “周嵩!”何思蓉问道:“月苓在哪间病房?”

      周嵩指了指那房间,三个女生遂鱼贯而入。

      夜凉如水,周嵩却觉得身上火热。

      她的傲慢会毁了自己,社会会教她做人的。周嵩忿忿地想。

      就在刚才,一瞬间,周嵩的脑子里崩一下,好像醍醐灌顶,又好像大梦初醒。

      他不想再喜欢她了,也不想再追求她,也无所谓是不是和她做朋友了,她怎么样都好。

      他觉得自己一身轻松。从今以后,可以去好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可以去喜欢别人,喜欢值得喜欢的人,可以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