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那智

      其实,百花园是麻九朱碗主胖三几人去曲州卖马时,去过的一家䉠青楼。

      百花园的歌女们在一家勾送栏里演出时,勾栏被马阎王和胖和尚巴桑折腾塌了,麻九几人把百花园的歌女们救了出来,进而结识了百花园的㐢歌女小紫小黄小青,麻九钟情小紫,朱碗主钟情小黄,胖三钟情小멠青,而三位歌女对他们更是一见倾心,以身相许。

      后来,阴差阳错,三䪪位歌女在出来寻找麻九他们三位壮士的时候ﻄ,被王爷府的败类公子巴根和胖和尚巴桑害死了,朱碗主和胖三想和௔风流歌女举案齐眉患难与共的梦破灭了!

      麻九也很遗憾,毕竟,歌女们不但有才,而且还特别钟情。所以,麻九对百花园总是念念不忘,记忆犹新。

      “没看出来有什≄么床意窗意门意的,你起的名字可以氊说太直白了,一点新意都没有,百花园,成百上千戃的叫花子居住在一个破院子里,当然就是百花园了!不得不承认,你这个黨百花园,还真名副其实。”

      “大小姐,你可真会糟蹋挲思想,践踏艺术,扭曲美好。” ᬀ

      小琴被麻九挖苦得脸色很不好看,难道自己说木碗会的人都是叫花㩄子,麻九受䙞了刺激,才说自己什么践踏猈艺术?

      两人㴆几句话唠散了䦍,就傻呆呆地站在那儿,你不理我,我也不看你,形同陌路一般。

      一阵女人的脚步声传来,麻九看见街对面走过来一位神色严肃的大婶裴,看样子是奔身后的绒线铺子去的,便迎上去问道:“这位大婶,向你打听点事呗?”

      “什存么事啊?”大婶闻声停了下来,抬起有些死板脸打量着ᚫ麻九。

      “就是·簠··那个···那个·쓡··紫竹园㮈怎么走呀?”

      “不知道!”

      쵱 大婶闻听麻九的问话,突然像挨了痛骂一样,满脸的气愤,语气中充满敌意,还有晈一股鄙视的味道。

      暞大婶轻蔑地扫了一下麻九,快步离开了㭤,仿佛麻九是个大马蜂,随时随地能蜇人一般。

       麻九愕然,不就是问个路吗,干啥搞那錘么紧张?

      “看着没,人۬家大婶根本不知道,说不定没有紫竹园这个地方,一定是你听鯓错了!”

        小ꨏ琴终于转过脸,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

      穎“我没听错!自己的耳朵,我对它有信心봷。”

      β“固执!那你接着问吧!”一缕不屑突然掠过小琴的面颊,她抬手一∠指编某个方向,接着说道:纯“固执的家伙,你看,那边有一个炊饼担鰔子,你去问问那个卖炊饼的吧,他走街串巷的,要是真有紫竹园这个地方,估计他能知道。”

      顺着小琴指的方向,麻九看见ꆱ一个ඦ卖炊饼的,颫正站在街边,拄着扁担,在望天呢!

      “主意不错,往鸡窝跑的鸭子----有点歪心眼。”

      麻九朝炊饼担子走了过去,来到近前一看,卖璌炊饼的家伙身材矮小,面如榆树皮,小眼睛,大嘴巴,有点兜兜齿,整个一个武大郎面世。

      难道是武大的传人,可自己脑袋中的武大郎是水浒里的人物,应㘞该是作者虚构出来的,就算是真有此人,可他也无后啊!

      历史上经常有惊人相似的一幕,现实中经常有和历史上长相相似的人,这太正常了。

      “敢问这位小哥,紫竹园怎么走?”麻九浅浅施礼,和蔼的开口。ॶ

      给干瘪的柆人一个饱满的语气,叫他感受一下温暖。

      这位武大郎眨了眨眼睛,伸伸下巴,用一粨种羡慕的眼神看着麻九,缓缓地说道:

      ቏ “这位兄弟,一看你就是外地人,本地人哪有不知道紫竹园的呢,俗话说的好,一日搂得美人归,去上西䛥天也无悔,我们本地有句话,叫手揽双菊饮杯酒,就是做鬼也风流。紫竹园是吧?您沿着大道一只向西,路北就是,有明晃晃的牌子,您一眼就能看到。”

      说完了,炊饼人瞟了麻九腰间几眼,一脸的神秘。

      “谢谢小哥指点,您说话的神㝌态真是英明神武啊ো!”

      终于问明白了,麻九很高兴,顺嘴拍起了马屁。

      “唉!天天吆喝,练出的嗓子,⒌都是挣扎的印记。神武就更不敢当啊,我武大这一疙瘩一块,就是一个天生的废材,这辈子只能风吹雨打走街窜巷了!命啊!命啊!命里只有半斗米,再多一升也难求啊!”

      嚯!这人真叫武大!

      麻九惊呆了!

      听说话,不像文盲,也不像个走街的,倒像一个算命的。

      按着武大的指点,麻九小琴找到了紫竹园,两人站在紫竹ீ园大门的门口,愣住了。

      院墙高大,青砖垒成,彩色琉璃的墙帽,大门雄伟壮观,气派恢弘ꦋ,紫红门面,金色门钉,貔貅门环,就像宫门一般。

      ꗴ大门两旁矗立着两尊一丈来高的塷石雕,是两只巨大的美人鱼ၹ,长发皾飘飘,鱼鳞闪闪,柔弱中彰显着刚强挺拔,桀骜不驯,楚楚动人。

      大门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衎牌匾,蓝底金字:紫竹园。

      大门쮷的雨檐◰下悬挂着六盏巨大的红色纱灯,分外显眼。

      门柱上还书写着一副对联:神仙进来不想走,天子隔三差五来。

      大门半开,两个男扮女装的高大男人站在大门两侧,双手下垂,目不斜视,衣着华丽,形同雕塑。

      两人凝望了紫竹园鿏片刻,小琴首先从惊讶中清醒,瞪욂了麻九一眼,说道:

      菞“喂か,我说你听错了,你 还死犟死犟的,不服气,这回你也看见了,这个紫竹园明显是一个烟花之地,胭脂味刺鼻,这里哪能有木碗会呢?简直縫是笑话。”

      ⍦ “难道我真的⥟听퀇错了?紫···竹···园···,自···助···园···,纸···糊··炙·园···,紫··䟘·葫···园···,唉!老人说的到底是啥园呢?”

      蝉 麻九站在原地叨咕着,不断地挠头,承认自己真的听错了。

      小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咋地吧?服不㭣服吧?紫竹园,听名字就不应该是乞丐的居所。

      “大哥,就是这了,祑你看大门上有牌匾,我都闻⠧到胭脂贕味了!好香!”一个麻九熟悉的声音鼎说道。

      “一揽双菊饮杯酒,就是做鬼也风流啊!嚯,这儿比他妈百花ෂ园还秈气派,走,大胆往里走,采菊去!”又一个麻九熟悉的声音说道。

      伴随着说话声,麻九身后传来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麻九赶紧蹲屚到了地上,把头埋在了怀里,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两个男人从麻九身边走了过去!

      小琴一脸惊讶地看着麻九,满头雾水。

      这两个人是谁呀?

      为啥把麻九吓成这样?

      这两个男人就是麻九日日夜夜牵挂的,朝朝錱暮暮寻找的,通州木碗会的朱碗主⮱和胖三碗主。

      朋友同志战友,这是麻九在内心对他们的称呼,偶然碰面,却不能相见,场合不对呀!

      朱碗主和胖三穿着打扮没变,还是老样子,就是没有携带武器,至于胸挂带没带,麻九从背后看냋不到。

      朱碗主还是一本正经的走路,胖三还是像鸭子一样,一步一跩搭,走路的姿态一般是不变的,当然了,喝醉了除外。

      렦麻九的装束已经变化了챖,他穿的是讫小鏀琴大哥钱英的棉衣,脚踏一双皮靴,一副公子哥的打扮,不是木碗会统一购置的棉衣了,朱碗主和胖三根本没有注意他。

      再说了,麻九是在和这两位战友追击胖和尚巴桑时톣失踪的,还不知两位对麻九失踪的事件,怎么看呢!估计他们两位做梦也不会想到麻九就在身边吧。 䆜

      朱碗主和胖三走进了ꢇ院子的深处。

      小琴望着两人的背箣影远去,忽然顿悟了什么,便上前一把揪起了麻九,眼神如电地盯着麻九,恶狠狠地说道:

      “听到෨没有,他们说起了百花园,ڬ说这儿比百花园还气派,听那意思百花园好像不是什么好地方啊?你去过百花园吗?还有,你好像很害怕他们,快说,你和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这小妮子,也太鬼精灵了,简直就是洞察秋毫啊!

      麻九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还是让她发瞲现了端倪。

      现在怎么裛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