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花XX?第一次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虽然还有些多云,但雨终于停了。空气微凉,透着一股子清猸新的味道。

      智朗刚乘车出了宅院,门口귣的石板街上,就看到一群小孩子正大喊大叫的在比赛抽陀螺。

      “你们几个!后天就开学了,作业做完了吗?⧯”智朗在一旁路过,笑道。ܦ

      听到这喊声,几个小家伙都愣那ᔧ了,看着智朗。

      “作业做不完,先生可是要罚站敲掌心的。”智朗继续喊道。

      几个小家伙脑海里陡然浮现了学堂先生的怒容,再看看手里的草鞭子跟陀螺,突然就不䄷好玩了。

      一个小胖墩更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拿着陀螺,抹着眼泪就走。

      而始作俑者的智朗,这会已经大笑着乘马车走远了。自从䷳他把㑩假期作业发ﴁ明出来,耳東边可算安静鷥了不少。

      푶 白出了城,刚走到半路,智朗突然看到了远ヲ处纵马狂奔来的牧悠。

      雨后ﶩ的草地全是水,马蹄所到之处激起了大片水花,看的人一阵眼热。

      “家主!”到了跟前,牧悠连忙勒马。

      ⡲“何事?”智朗问道。

      “商队回来了,有新绛的消息!”说着,牧悠已经跳下马背,把一张绢布递了过来。

      智朗连忙接过来,打开快速看了一遍,眼中顿时浮起了一层喜色。

      内容正是智瑶去新绛之事。

      在与国君会饮之୅时,智瑶感慨晋国公室势弱,亲口在国君跟史官面前承诺,要智赵魏韩끑四卿各割一个万户之邑赠予国君!

      国君闻之大喜,褒奖了智瑶。

      鎇接着,智瑶就以国君名义,㇦先后向魏韩赵䝠派出ᔗ了使者,要地!

      结果魏韩答应割地,赵氏却一口回绝了。

      智瑶大怒,传闻已经向国君请命,准备攻打赵氏。

      Ꚑ当然,魏韩答应割呪地,只有赵氏拒绝,可不是赵无恤脑子쟏有问题,而是不得不如此。

      因为,智瑶索要的是赵氏的蔡地跟皋狼!

      皋狼是什么地方?赵氏先祖起家之邑。赵无恤只要没疯,那就不可能把这地方送出去。

      所以,这是智瑶的阳谋罢了。

      看完信,智朗就收到了内兜שּ,对牧悠说道:“这几日应该会有消息陆续传回,你注意接收,知道了吗?”

      悮“唯!”

      看着牧悠骑马远去,智朗紧紧扶着车帮,心中的激荡之意久久不能平息。

      没记错的话,正是这次索地之事,导致了智氏与赵氏开战。

      历史终于还是走上了原本的道路,智朗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的紧迫感也越发浓沗重。

      从现在起ꀣ,智瑶的灭亡倒计时终于开始了,期限,两年!

      智朗必须在两年中做好所有准备。倒了智瑶,他的压力会更大,也将面对一个精锐尽失的智氏跟强大的赵魏韩。

      “家主!还去溪谷吗?”骝问道。

      “դ不去了,去找薪农!今日就让他们出뢴发。”智朗长长的吐了口气,说道。

      ……

      牧场边缘,正立着一个空旷的院落。院子一角的凉亭下,豫让正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持笔在木简上奋笔疾书,旁边还摆着好几摞空白木简。

      来这已经好多天了,豫让几乎每天的状态都是如此,半天时间用来到处转,半天的时间用来貛记录,向智邑收递消息,事无巨细。 腄

      ꆓ农业生产状况,薪地的政策,智朗发布的每一条命令,本地人物介绍,大路来往的人员车驾数量,甚至他与路人的攀谈内容都分别记录在册。

      如果智퀁朗能看一眼那木简内容,在背后发凉的同时,八成还要骂一句,这人下辈子一定是摄影机!

      一阵马蹄声突然传来,接着,就看到一辆传车到了院子里。

      豫让立刻停笔,抬头看向那传车,“可是宗主㢤来信?”

      “正是!”传车上的驭者应了一声,停好车,就拿着一封绢布书信匆匆走了过来。

      ㏋跉豫让接过那信,看了一遍,眉头不由得微皱。

      節 抬手打㽞发了那驭䈴者,豫让就把信收到内兜,回了凉亭。不过,他没有继续黵记录,而是把桌墸上东西都收好,接着搬回了自己的卧室。

      “先生!”

      豫让刚换了衣服走出屋子,迎面却看到了快步走来的侍从。

      “刚才智朗派人过来,说是选派的耕作好手已经在等候了,今日就要出发!”

      “哦?”

      䮆 豫让说道:“正ၪ巧,我也要去ᜫ找他。你快备车,带我过去!”

      “唯!”

      等豫让到地方的时候,果然看到智朗站在大路边,正对一群整装待发的年轻人讲话。

      “小君子,不是明日才走吗?为何提前了?”到了跟前,豫让一边下车行礼,说道。

      “今日天气凉爽,正宜远行。而且先生可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急得夜不能寐,早点出发,我也安心!”智朗苦笑了一声,说道。

      ⤅ 豫让轻轻拍了拍脑门,圜说道鬷:“我倒是忘了。此事重大뀢,确ㆵ实该急。”

      智朗跟智瑶的约定,豫让知晓,也知道其中困难。一年粮食增产一成,哪那么容易?智朗若是不急不忙的,那才让人怀疑呢。

      智朗突然朝一个方脸汉子招了招手,驯“薪农,你过来!”

      那方脸汉子连忙小跑过来,“家主!”

      稄智朗指着他,对豫让说道:“此人名叫薪农,在这些人里素有威Ü望,负责联络沟通。有问题,可以找他ਉ出面。”

      豫让点点头,看着魁梧的薪农赞叹道:“真是威武!若披甲上阵,也定能成獵一员猛士὘。”

      “先生过奖了᪔,我这鸃手可上不得战场。”那薪农笑着抬起长袖里的右手,却缺了手指。

      豫让有些愕然,拱了拱手,有些歉意道:“我不知此事,壮士勿怪。”

      缺了手指,不能握兵器,也不能驭车,算很严重的残疾了。不过,智朗会对此人委以重任,那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他也不敢轻慢。

      “前些年与郑国ɬ作战时߱,薪农跟随我父亲也去了,手就是那겏时伤的。”智朗解释了一句。 ก

      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伤了手后,薪农䙈就被智朗派去管理农事。

      抬手让薪农回了队列,他这才对豫让说諘道:“先生,这些人今日就交予你手了,还请多尽些心力。”

      컵 豫让点点头。“宗主对此事也极为看重,一直来信催促,今日봓总算是成了。小君子放心,等他们到了屯留,自然有人妥善安置。䐳”

      “先生所言,我様自然是信的。”

      跟豫让一块来的,还有几个小吏,就是专门为此事来的。

      智朗让人把名册递过去,那几个小吏就按着勶名册㺏,一一去确认。

      确认完毕,智朗这才让众人登上早已备好埤的辂车。

      “薪农!”车还未走,智朗突然喊了一声。

      ও“家主!”薪农쩗站在车上,应了一声。

      “好好照应他们,少一个,回来我可不饶你。”智朗大喊道。

      “知晓了!”薪农跪倒在车厢里,叩拜了几下푤。

      ˊ在带觑队小吏的呼喊声中,长长的车队终于开动,如同搬家的蚂蚁,缓缓向南去了。

      智朗站在那,目送着车队远去。这一行,对他来说极其重要,也存了很多期望。若不然艼,他也不会派薪农去了。

      ﵩ只希望,能一切顺利吧!

      车队越走越快,直到消失ጳ在视线中,智朗这才转过身来。

      这时,豫让突然往前一步,小声说道:“小君子,豫让有一事要说,还请移步。”

      “嗯?”智朗愣了一下。

      “智邑传来的消息。”

      智←朗心里一攏紧,点点头,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树荫,示意过去。

      两人避开众人,在树荫下站定,豫让却低头斟酌了片刻,这才说道:“宗主要向赵氏开战了,小君子可知晓此事?”

      智朗缓缓点头,“我也是刚收到消息。”

      这事也瞒不过豫让,他干脆直说了。

      豫让从虷兜里拿出那张绢布,说道:“这是宗主书信,宗主有䌉一事让我向你转达!”

      乚 “先生请说。”

      ఆ 豫让点点头,说道:“如今大战在即。智氏各地将征召甲士,不过薪地没有战车퓵,可不出战,宗主允许你用税赋相抵。”

      这又是智朗的因祸得福了,收缴了战车,却恰好躲过了征召。

      掊而用钱缶来免去征召,这是早就有的规矩,只不过很少人会用到。毕竟在这年代,上战场其实是贵族专属的荣耀,而且春秋前中期的战争烈度低的离谱,风险也小。

      “用税赋抵?多少蓻?”

      “一人二金,薪地甲士七百,共一千四百金!”

      ꑎ “这赫么多!”智朗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有些高的离谱了。要贂知道,这所谓的金不是铜,而是真的黄√金。不夸张的说,一金够一家人舒服吃一年,一千多金,就算智朗殺也吃不消。

      智瑶的意图倒很明确。没有战车,薪地那几百甲士送到战场要么是炮灰,要么是累赘,而留在本地,反倒能让智朗安心做事。

      而݇对智朗来说,他更不想送部下去打仗,跟着智瑶打仗那是送死!钱粮没了能再뫁赚,人没了那就完了。

      若能免去ꐾ征召,那这笔钱也算值得。

      智朗犹豫再三,终于点了点头চ:“讚既然如此,我答应就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