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时尚>

      王旺找人将信找人送出去后,就去找老和尚问正式拜师的事了。来到后院,看见老和尚怀不坐在廊下凳子上,上前作揖问到:“师父,信我送出去了,我什么时候正式拜师啊?”

      老和尚笑道:“怎么,着急了?嗯,后天山下会来一批孩子,你就和他们一起吧。”

      王旺一听,有点不解,还没开口问,老和尚接着说道:“我佛光寺虽然不大,但也是远近闻名的寺庙,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些商贾大户会将自家孩子送到这边来习武,也有一些贫苦孩子前来拜入我门,为以后当兵入伍打个基础。”

      王旺听完这才明白过来,随即眼珠一转,嘻嘻一笑,说道:“师父,既然我都决定拜入我佛脚下,你能不能提前教教我内功啊,我这脑瓜子笨,学东西慢,到时候比不上后面那些个师弟们,你老人家也脸上无光啊。”

      老和尚是知道王旺在想什么,当初在他老家临江城要将他带到寺里来,一开始是怎么说都不同意,直到自己小露一手,这小子就像黏上自己似的,一定要跟自己走,想来就是想学功夫,来到寺里这一年,教他的一些基础功夫也是勤练,人也聪明,一教就会,偶尔偷点懒也属正常,毕竟才八岁大的孩子,要求太严厉就太过了。老和尚也知道王旺一直想修习内功,但是碍于规矩,非佛门弟子不得教授,也就一直没有教他,现在他再次提及想学,想想过两天正式拜师了,现在提前教也行,想到这里也就一点头,“行,可以,我就先教你阿弥陀佛心经,这是我佛门入门内功心法,只有将此内功心法修习纯熟,方可修习后面的功法。”

      说着站起身来,将王旺带到后院的练功房,放下酒坛,摆好架势,打了一套拳,动作不多,也就三十六个,王旺在后面跟着学,好在这一年里那些基础功夫学得够扎实,很快就学会了,老和尚看他差不多记住了,就走到一旁指点他的一些小细节,同时让他按照一种特殊的呼吸规律来配合动作。

      大约一刻钟,看王旺基本上完全掌握了招式动作与呼吸法,满意的点点头,说到:“嗯,很好,你要记住,内功修习的第一步是最难的,你现在要将这套拳法招式练的非常纯熟,然后随着你的呼吸,感受到你肌肉的拉伸,感受到有一股热流由你的丹田处随着你的动作游走全身,这才是真正的入门,然后多加练习,做到能够不靠拳法招式都能感受到那股热流,才算入门,有些人三天就能做到,有些人要一年,这里面要看你个人的悟性与勤奋。”

      老和尚说完也就不管王旺,直接拎着酒坛走了。

      王旺听完老和尚的话也没理他,接着埋头苦练,这俩人也是差不多的脾气,所以也都不在乎。

      一直到天快黑了,王旺不知道练了多少遍了,终于感受到了老和尚说的那股热流,这一发现直接让王旺兴奋的蹦起来了,这才发现天快黑了,自己浑身疼痛,想来是刚刚练得太入迷了,累着了,只好作罢,龇牙咧嘴的往饭堂走去,想着吃完晚饭,洗涑休息去,明天在接着练。

      王旺吃完饭,和相熟的师兄聊了会天,让他们帮忙把他今天的刷碗工作替一下,下一次替回来,就去洗涑了,等他回到老和尚的屋里时,看着老和尚已经睡下了,但是自己床铺上放着一罐药酒,想着老和尚真不错,还给他准备了药酒,下次让家里多带些好酒给他,随即擦了擦药酒,就躺下休息了。

      今天王旺太过疲劳了,躺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但是王旺没注意到他的呼吸节奏变了,虽然还不是很有规律,但是基本上就是白天老和尚教的呼吸法差不多,就这样,王旺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王旺早上慢慢醒转过来,刚睁眼就看见老和尚坐在自己床前看着自己,满脸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吓得一激灵往床角一缩,说道:“老家伙,你干啥呢,一大清早的跑人家床上吓人家,神经病吧。”

      老和尚听了也不生气,依旧笑呵呵的,说到:“不错,不错,才大半天功夫就摸着门了,小子,真不错。”

      说完也不多说转身就朝屋外走去,王旺虽然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就当他是酒喝多了还没醒,犯糊涂了。不去管他,王旺爬下床来,稍微收拾一下床铺,就急忙忙跑出去洗涑吃早饭去了。

      日上三竿,王旺做好了今天的早功,将寺里通往客房院子的小路扫了,来到了后山,找了个平缓地方,毕竟还不太熟练,也没完全入门,不好正大光明的到练武场练,怕那些师兄们笑话,只好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练习。

      呼,呼,哈,呼,呼,哈,王旺今天将昨天老和尚教的那套拳法练了几遍,就找到了那股热流,随即精神一振,仔细感受着那股热流行走的路线,渐渐的,王旺沉浸在感受热流的状态去了,手上拳法招式也渐渐慢下来了,最后站立在那,呼吸深沉。

      半晌,王旺慢慢睁开双眼,满眼都是笑意,他看着自己因为激动而颤抖的双手,想着终于入门了,从此我王旺也是个会功夫的人,看我王旺以后如何笑傲江湖,抱得美人归,想的美了,就仰天大笑。

      咳咳,咳咳,太开心了,不小心笑岔气了,王旺尴尬的左右看看,见没人看见,偷偷摸摸的往寺里跑去。

      在寺里找了半天才在万佛道这边找到老和尚,老和尚在寺里很特殊,是佛光寺主持的大弟子,法号怀不,在寺里整天无所事事,还经常喝酒吃肉,主持师父也不管他,底下师叔们也不敢管,因为都打不过他,好在怀不老和尚也知道自己影响不好,他的房间在寺里偏僻的地方,喝酒吃肉也是躲着众小辈弟子,不让他们看见,这会儿是在这万佛道找地方睡觉。

      王旺找到他也不客气,上前一作揖,然后“呵呵呵哈,呵呵呵哈……”

      老和尚一听就知道是王旺这臭小子戏弄自己,睁眼一看,果然看着他双手合十,微微前躬,嘴里发着怪笑声,一看自己醒了,说到:“师父,该起床了,这个地方睡觉可不舒服哟。”

      老和尚看着王旺的戏弄也不怎么生气,毕竟也习惯了,按照王旺说的,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