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的老公

      道光弥漫,化作无尽粒子,各种大㧤道都被粉碎,什么阴阳四柃象五行,什么雷霆造化毁灭,都再也不存,看不出任何大道变化,有셊更高层次的力量䍏,以震古烁今的一击,荡平了婀一切。繨

      伏羲整个心神,都沉入到那一枚道果之中,道果裂开,触目惊心,斧光造成的破뎱坏,形成黑渊一样的裂痕,而后随着粒子起舞,一丝丝裂缝在缓慢恢复着。

      那是大破灭,伏羲原来孕育而成的道果,很显然,跟不上当前的境ퟅ界。

      纵然只有一步之差,却宛若天堑,犃此时伏羲相当于大罗之境。

      当然,这里所说的大罗,'同倬样掺了水分,癉仅仅是这洪荒中证ꗽ得,未能诸天永证,这其中的差别可大了。

      伏羲没有膨胀쭗,也压根膨胀不起来,只要想想,在这洪荒之中,颠譢倒因果,错乱时序,时间线都被穿成筛子,似乎牛逼轰轰,吊炸天了,可一旦脱离当下的环境,多半跟炼ۈ气期相当,那就让人感到⫤啼笑皆ꢩ非了。

      但身临其境,可不敢这样想,出点小差错,可是要掉脑袋的。

      大道化作资粮,揉作뀰一体,而后有一点神光,骤然升起,它첰初۝时渺若尘蚁,而后不断扩张,就如暮色沉沉,一抹天光,劈开晨昏夜ꉝ幕。

      那光在闪耀,绵延成一条玉带高悬,通体澄澈,有玄黄气浪在喧嚣,鼓噪,萦绕在周围,玉带之中,诸般大道一一显化,阴阳四象五行,俱在其中,它普一出现,就成䞰为中心所在。

      万道熔于一炉,极尽而变,莫测的天机流淌,那玉带往道果裂缝中一落,丝丝缕缕⟺青光扩散,将那裂缝弥合起来。

      “大道升华,这是天机大道。” 矑

      伏羲眸子中倒映星河日月,有惊天߉异象显现而出,万法万道油然于心,一道升华,统合所有,道果之中쒥道伤痊愈,青光莹莹,无暇无垢,一炁演化,大界浮뎝沉其中。

      “那裂缝,与䲊天机大道怎会뒎如此契合?这般轻易就将道伤恢复了?”

      伏羲心中警惕,到这时,再也没法视而不见了,一个又一个巧合的出现,已然不能用运气来解释。

      ꇹ若依躾靠运气,取巧渡过当下难关,那是在侮辱谁的智商?

      伏羲斡旋天机,想要꾌窥得一鳞半爪,自繁杂的信息中,梳理쉕归档,理清其中的逻辑,쉲以因果为线,串联➜起来,触及到背后的真相。

      “虽然感到很不可思议,但只能说,那盘古搞不好很有问题。”

      녊 “难道说,未来是我成功证道盘古?”

      “若这洪荒不曾出现意外情况,那由我来证道盘古,似乎䂇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证道盘古ẖ后ⰿ,错乱时序셭,回到天地初开之时,由此形成完整的闭环。”

      䣌 “也许最开始洪荒的开辟者并非是我,但闭环一旦形成,就此对之前的时间线进行了覆盖,那盘古是我ᅐ未来的成就,却也在过槅去开天辟地,虽然站在寻常凡物的角度上,很难理解,可大罗,本就䮓是不可思议的存在,而盘古,是大罗的终极成就。”

      ᑘ “盘古一旦证得,境界不会退转,只不⧇过,颠倒因果,错乱时序后,证道的时间,蠓可以无限的往后延伸,若料等到天地大破灭之时证췊道盘古,那证道就开天,可是远远落于人后了。”깳 ౘ

      “若世间仅有一尊盘古,ㆺ自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天ク地不断轮回,到得最后,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

      “只是就算证炶道崙盘古功成,可这闭环,多半出现了问题。”

      伏羲心中微动,“眼下实则天놉地开辟未久,这洪荒就要破灭,很显然不符濙合常理,这么短姤的时间里,就连大罗,都不曾证得,盘古更是遥不可及,如此一来,时间的⬃闭环就出现了问题。”

      “按道理来ꛀ说屭,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盘古掌控一切,颠覆一切,大局由心,谁能逆改?”

      骪㴵伏羲都忍不住战栗起来,“单纯以这洪荒而言,盘古自然是至高쪍成就,但世界之外呢?”

      伏羲想ꋵ到某种可能,“是了,这洪荒可低配得很,那对应的盘古,真说起来,以诸天而论,其实力相当于蒊什么竀境界?”

      챶“或许相当于金丹期?”

      “不,甚至未必能达到这种程度,我穿行此界,携带的残破金丹,并不圆满,丹气泄露,有着不全,随时都可能彻底破碎,若以此而论,那盘古对应的境界可能就更低了。”

      볋 ﱾ“由我证道盘古,的确大有可能,毕竟我占据着很大优势,一枚残破꿜金丹,有可能让我直接超神,在这洪荒中作威作福,当初有残破金丹在手,就连不周山,我都可以一掌打爆。”

      伏羲微微䟲沉吟,“只是如此一来,那烛โ龙当初所言太昊皇,又是暊什么情况?” 䌂

      仅仅心中所念,伏羲就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毛骨悚然,像是被什么不可名状的邪崇盯上,一阵寒意上涌,伏羲没敢多想。

      湞 䳿“果然不能说出那三个碖字,哪怕是心中ꋳ所念都不行,那样说来,那ፂ种境界,嬃会是딪何等恐怖?”

      伏羲迟疑了,不知道自己所想是否为真际,那太昊皇,倒不必多想,与当下无关。

      “盘古若是我抽未来所证,那或许需要验证一番,尽管时间闭环被打破,但那盘古真身依旧存于天地,其本身脱离了规则约束,恒在常在,永恒不磨,就连大道,都캕由其书写,重新定义,当力量足够大,时间的悖论哻不能作用在身,万法万道都不能ꩭ稍加影响,我借此机会,当一窥究竟,这对我将来修行,必然大有好处。母”

      伏羲是胆蟭大包天了,居然如此作死,但凡猜错一点,怕是尸体都要被当做养料,为洪荒的茁壮成长添砖加瓦了。

      可一旦功成,那得到的好处,也必然是惊人的。

      “斧光的话,还能承受,只要᫓不太过靠近盘古䓡,问题暂时还不大,正好借此机会,试验一下大໔罗的威能。”

      轲 伏羲虽然羰很有想法,但脑子还没糊涂,就算作死,也很理智。

      虽然在时间上,是有些紧迫的,那时间长河中漽,诸多河道干涸,未来断裂,滔天黑光如草灰蛇线,伏延千里,不断朝着源头涌来。

      一旦被追上,那要甩开,可就不容易了,但眼下局面虽危,却还没䎦到那种快撑不住的时候,而那盘古若跟伏羲是同一人,嘿,那还炼什么天道?所有好处都要霸占了才对。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