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短视频为什看不到画面

      萻暴雨如刺骨一般,有来自灵魂的寒意在游走!

      찜 ⬕啪!

      仇天魁从空中跌傇落,在地上瑂翻滚了两下,躺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接着,備流淌的水流从仇天魁身上带出大片血迹,向着低悃矮的缝隙而去,被闪电的光芒反射出猩红色。

      “仇伯”

      普軇刺巴尔斯瑕疵欲裂,厮喊着,提着斩马长刀就往回跑。

      逃ڒ跑!

      ꂗ 怎么可能!

      普刺巴尔斯天生就不是这种人,毫不犹豫的将仇天魁最那句话当成了耳边风。

      ቉ 仇天魁生死不知,普刺巴尔斯更没心情夺下石头,他只想救下仇天魁,救下这位一直关照自己的长辈♝。

      “仇伯,快起来啊!”

      普刺巴尔斯ꫮ大叫着,冲到仇天魁身前,挥舞着长刀疯狂抵挡射向他的箭矢,一把萷抓住仇天魁的衣服就往后退。

      “你怎么可能是死的,你那么瀍强大,绝对不会死在这里的”

      普刺巴尔斯不愿相信,仇天魁明明是如此的强大,一路战斗过来,他所表现的武勇让普刺巴尔斯坚信仇天魁是不可战胜的。

      “我还㟺没听够你的故事,我还没有听完阿爸以前的事迹,还有狂刀营三百弟兄们的衵战斗你也没说完,你怎么可以死在这里的”

      通过那一席谈话后,普刺巴尔斯心中的恨意与怨气已经全消了。

      他骄傲于自己是阿狮兰的孩子,也希望有机会像阿爸一样븇,继承他未完成的夙愿,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汉,让自己的名字响彻大唐每一个角落,直到在天上的阿爸听到为止。

      普刺巴尔斯也氕认可了仇天魁,被他的过往所感染쾵,被这个男人的过去深深折服。

      莭他也好久就没有体味到亲人的ヶ关爱,这些年的颠沛流离,믪陪同他的只有兄弟跟阿妈,其它的都是旁人的冷眼与恶意。

      酗 他每一天每一天都在为生活挣扎,没有时间去感受亲情的温暖,再加酟上阿妈꼬病倒,更是让生活雪上加霜,只能选择独自扛起一切重担。

      但是仇天魁不一样,从见面开始就一直以叔伯自称,处处关照他们兄弟两,有事没事故意跟他们亲热一下,那怕说的话很少,也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关怀感。

      在战斗中更是如此,他腿受伤,仇天魁立马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仔细查看伤口,之后更是嘘寒问暖,亲自为他包扎,让他慢慢的接受了仇天魁的好意,心想着有人关心可真好。 

      说白了,他们兄弟两都只是十七岁的孩子而已,他们心底还是希望ꚜ有亲人疼爱,而仇天魁正好是他们希望出现的那个人,将兄퉫弟两的柔情呼唤了出来。

      但是,普刺巴尔斯的悲哀,却让另一个人痛快至极。

      “好!好!好!”

      连叫了三声,阿布德心情大好。

      “杀死他了,终于杀死仇天魁了”

      阿布德这样说柇着,不顾漫天暴雨手舞足蹈,足见他的心情是多么的舒畅。

      这一路走过来,仇天魁早就成了阿布德梦魇。

      还记得从四海客栈那一諒战之后,阿布德竀就想亲手杀了仇天魁,杀了这个破坏自己计划的男人。

      等到追击黛绮丝的过程中,仇天魁又一次次的破坏了阿布德的好事,不但杀了他们大队人马,还利用惠计谋嘲讽了阿布德。

      所以,阿布德做梦都想杀了这个仇天魁,熨正是他的出现让阿布德活的狼狈不堪,岂能让锢仇天魁活命。!

      而今天,他的夙愿终于实现了,仇天魁在他面前被乱箭射殁中,长久积压的恶气与怒火终于得到了宣泄。

      “哈哈!!”

      叫完之后,阿布德狂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原来你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一样能被杀死的人而已!”

      他冷漠的看着普刺巴尔斯挣扎,在乱箭中胡乱挥舞着貁长刀,时不时的被箭矢射中两下。

      又瞟了一眼地上的仇天魁,他已经一动不动了,无论普刺巴尔斯再怎么呼籘唤,都没有传出一点反应。

      阿㳞布德已经确信,那两箭为仇天魁造成了致命伤,他终于亲眼看到这个梦魇死在了自己面前。

      可立在一边的哈米德却一直皱着眉头,目光在仇天魁身上来回打转。

      “一箭大概在后胸位置,一箭大概在肩胛位置”

      他仔细的看了看仇天魁身上被攻击的位置,又在心中㜫想到:

      “肩胛位置的并不ॸ致命,关键是后胸,如果没被肋骨挡住,确实能杀死仇天魁”

      哈米德冷静的分析,并没有一丝大意。

      他知道,倒下并不意味着死亡,不动弹并不意味着气绝,偹只要没有确定仇天魁真的死了,那么一切都还有可能。

      㑨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明明足智多谋,却又谨慎万分的人。

      这也是他在以前从不显山露水的原因。

      他在阿布德手下的时候,本就有很多机会展现自己的才能,但他宁愿一直默默无闻,也不愿意做一时的出头鸟。

      哈米德正是有这种性格,他才会放弃攻打梁勇他们的机会,只要没有十拿九稳胜券,他就会重新思考对策。

      可以说,哈米德如果换了一个地方,就是另一个天策师䃮级别的人物,不䞰单单是仇天魁,每一个遇上它的对手都会头痛万分。

      也是这性格煫,那怕在场的쿚所有人都认为仇天魁死了,哈米德依然保留了自己的意见,默默地思考到:

      “可万一!后胸那一击被肋骨挡住了,那就说ῥ明仇天魁只是重伤昏迷了过去,还没有被杀死”

      好的一面,坏的一꟎面,哈米德同时想到了。

      到这时候!

      为了稳妥起见,哈米德对着阿布德说道:

      “阿布德大人,现在先集鬘中攻击射死밑这个大块头,等一下就砍了仇天魁的头颅”

      狠毒,谨慎,足智多谋!

      哈米德为了确切杀死仇天魁,无形中又施了一记。

      他不动声色的在提醒阿布德,最好先集中力量杀了普刺巴尔斯,再立马砍下仇天魁的头,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狂喜的阿布德并没有听出哈米德话中的意思,可他确实也有这种想法。

      “好,等我们慢慢磨死这大块头后,就砍了仇天魁的头好好欣赏一下”

      䮏 阿布德依然张狂不可一世,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⁴唉,算了!反正结果都一样”

      看到自己的主帅是这样的人,哈米德也只能叹了口气,默默地站在了他的身边,ﭯ慢慢等待普刺巴尔斯被耗死这里。

      ~~~~~~

      另一边,普刺巴尔斯那一声呼喊也传到了山谷中,他本就是个大嗓门,让山谷中的听得清清楚楚。

      ⨞ “仇伯?”

      聂军在黑暗中嘀咕了一下,思考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这样称呼仇天魁。

      接着!

      聂军突然感受到了毛骨悚然的气息,似有一只不可力敌的猛兽ﭐ正蟟在他身边慢慢暴走。

      不敢回头,聂军只能用眼角的余光瞟了过去。

      那是王凯,是聂军的恩师。

      “魁哥!!”

      嗓子里发出这样的呼唤,王凯紧握着陌刀踏出了一步。

      那一声仇伯,传递着普刺巴尔斯的伤悲感,还有痛彻心扉的绝望感。

      X 而这些感受,王凯率先体会到了,他知道仇天魁出事了,甚至都没有思考叫唤的人㐅是谁,就本能的走了出去。

      “魁~~哥!”

      又是一৊步,王凯已经从黑暗中走了出去,笔ﮂ直的向着山道而去。塽

      当他这一步踏出之后,闪电的白光也照在了王凯身上。

      几乎一模一样的情景,先后出现在仇天魁与王凯身上。

      他身上腾噡起了热浪,肉眼可见的波纹在雨水中鼓动ᦻ,怒意的青蒐筋不停在脸上游走,一口滚烫的白雾从口鼻中吐了出来。

      “恩师!”

      看到王凯的样子,聂军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王凯已经暴走了,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他只能在低语中一咬牙追了出去。

      “两人中间只能活一个,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恩师能活下去”

      这时候,聂军这样想到。

      他轻轻从腰间取騽下唐刀,做了一个哽自私的决定,那怕事后被暴怒的王凯杀掉,他也绝不后悔。(唐刀,有别于陌刀的另外一种著名冷兵器,也是唐朝的一种标志,感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

      就在两人走向山道位置的时候,躲在山츮道口的多伊尔发现了他们。

      这个狡猾的家伙,在战斗开打时就跑下㱤了山,一直躲在这嶦里张望情况,生䧗怕仇天魁追了下⑎来。

      但是,仇镢天魁没下,身后传过来的动静先让多伊尔发现了。

      “又是一个死神”긯

      쑥 他蜷缩在角落边,颤抖的看着王凯,不停地这样说着。

      多伊尔这一次的感官更加强烈,他刚好碰上了暴怒的王凯,被吓得六魂不附体鸬,颤颤巍巍的疑问道:

      “⿹太可怕了,为什么这里还有一个死神的,他想对多伊尔做什么?”

      来自灵魂的颤簌,正折磨着多伊尔。

      多伊尔害怕了,恐慌了,他以为王凯是朝自己来的,努力雰的想从这里逃出去。

      ᄭ可是,多伊尔发现自己的手脚根本不听使唤,无论再怎么挣扎,他都只能无序的在雨水中翻滚,就㭹是无法离开山道的位置。

      这是极度恐慌下才有的生理失调,让多伊尔失去了对身㷐体的控制,只能像个小丑一样摆动着四肢,甚是滑稽。

      然而,王凯根本没有在意他,只用目光瞟了他一下,就走上了山道。

      倒是聂军,他仔细的看了看滑娞稽的多伊尔,心里思考了一下这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然后才随着王凯一起离开。

      斦轮到这两人消失之后,多伊尔才瘫坐在地上,一张嘴张得老大,半响后嘀咕到:

      “这个뎃死神跟山顶那个是一起的,他是去帮忙的” 

      多伊尔那特殊的能力,感受到了两股相似的气息,无形中知道了王凯与仇天魁的关系。

      “多伊尔必须离䂤开这里,必须躲起䷂来”

      片刻黗之后,恢复正常的多伊尔䤅嘀咕着,他嗝已经被吓破胆了,知道自己得罪了仇天魁,生怕王凯会报䛑复他,失魂落魄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而在同一时间,山顶的普刺巴尔斯已经到了极限。

      他的半身铠像是刺猬一样,插满了箭腵矢,尤其是즼后背,密ᅶ密麻麻的甚是吓人。 鹞

      늾“仇伯,你一定不会死对不对?”

      普刺巴尔斯匍匐在地上,说完邜后一口鲜血咳出,他用身体挡在了仇天魁面前。

      他一直保护着仇天魁,㱊自那之后没有让一箭身中仇天魁,到力竭的时候直接用身体挡在了仇天魁上面㺱,独自承受着阿拉伯人的攻击。

      ᥬ “我相信你一定暏再次站起来,砍光这帮家伙”

      啪!

      说完这话ฃ后,普刺巴尔斯再也찄没有力气支撑身אָ体,倒在了仇天魁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