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版老男孩

      黄台吉没有搭理他这种不走脑子的话,“团社跟蒙古人有生意往来,练出一支骑军也不섀是不可能之事,只是这支骑军装备昂贵,训练起来极其不易,所以,估计他们的数量也不是特别多,不过他们在小范围的战场极其管用,咱们也要训练这么一支骑军䬐。”

      “别的倒是不难,但是要从荷兰人手里买到这么多的自生手铳,可能会比较困难,回头找他们谈一谈吧。”代善说道。

      “每个人配一支就行,先装备一支试行小队。”黄샪台吉把数量压缩到最小,“另外,汉军火器营要扩编,这一次征战看来,火器营‵的战斗效果很不错,我也没有想到,火器还能这样使用。”

      ₈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是啊,火器的使用效果,几次战斗都已经看出来了,以前轻视火䙏器,是因为明军太菜了,差点被他们蒙混过去。

      “那毛文龙和团社勾结这事情,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阿济格的大嗓门又响起来了。

      㝗 “团社十有八九是和毛文龙一起来的,但是说纯粹针对我们,我觉得是不可能的,他们向来是숷无利不起早妍的。”黄台吉说道,“大家说说他们为什么要淌这一위趟浑水?”

      “那还能有啥,肯定是毛文龙雇佣他们过去的,毛文誱龙这老小子得有钱啊!”兠阿济格首先分析原因。

      不过岳托䰛站起身来,他有不同意见,“我感觉应该쵴是趁火打劫,他们是冲着遭受战乱的人口去的,他们对移民늈有着变态般的需求。”

      黄台吉点头赞许,“我认为岳托说得对,其实苅我也觉得,有人就是好,只是当时辽东穷困缺粮,不得已要卖给团社那么多的人,如果当时能留下背,现在我们鰵要强大得多。疓”

      讍 “但是如果当时쩝不卖,死的人可能会比卖的斉人歯还多,辽东可能出现大的动乱也说不定。”代善在一̜旁说道,“说到底,团듿社的那些物资救了不少人啊。輏”

      黄台吉点ৣ点头,继续说道,“他们可能早就知道我们要入关,就提前做好准备,怂恿毛文龙去明国京师,不对,毛文龙肯定得去勤王,他˼们只是搭顺风车而已,慚这样花最少的钱就把事情办了,这团社ꇼ的算盘打得真利索啊。”

      “不管怎么样,他竟然敢对咱们下手,一定要教训他。”阿济格跟团社杠上了。 

      “既然是打仗,有什么好说的,发生冲突౦是必然的,其实毛文龙和团社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咱们比现在难看。”黄台吉说道。

      “是的,他们一路追击我们,就洤好像是尽快盭把我们赶走一样,一路送过来的,只是他们贴的太近,我误判了,以为他要进攻,就想先下手,谁知他们一打炮,我就知道不妙了。”岳托蟇接着黄台吉的话说,“不过我撤退的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追杀,툘要知道,追击是战果最大的时候,要是他们一路追杀,殿后军力还得损失三成。”豐

      “是的,这帮家伙算得很精,象那种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干的,回头让暗桩们查一查,这一次他们从明额国弄走多少人?”代善也说道。

      “呵呵,i我估计他们弄走的人得比我们的多得多,我们这么一闹腾,明国多少人流离땡失㿟所,全被团社捡了便宜。”黄台吉说道。

      “咱们这一次抓回来这么一픱大批人了,往后就不用再去明国内部了吧?感觉这样弴抢,收益不像想的那么好。”莽古尔泰在一旁嘀咕着。 홼

      “这一次我们收获这么多,当然要消化一段时间了,不过下次还得去,但是不能去明国京师츕附近,一个是那边有了防范,轻易不能得手,第二个是那里离海面近,搞不好团社又来趁火打劫,抢得不爽利,下回去抢山西,到慯那边他们不会过来了죔吧。⑋”黄台吉笑了笑说道。

      “好是好,就是太远了,破蓟州就够远了,还去山西,这来来回回的。还不如让汉民好好种地,给咱们互纳粮合适。”莽古尔泰又嘀咕道。

      “糊쾥涂,咱们八旗勇士要堕落成明国士兵那样么ꦟ?现在日子박好过了就不征战了?如果是这样腐化下去的쾔话,将来不用明꜒国人,光蒙古人就能骑到ךּ咱们脖子上拉屎⪕!”黄台吉厉声说道。

      莽古尔泰想〼争辩,被代善眼神止住,听代善说道,“咱们八旗穙勇士还是要保持武力的,虽然现在不愁吃穿,不过为了子孙后代,咱瑬们还是要打磨武艺,至少要把蒙古人打服了吧,去山西豵有另一个好处,可以顺便征伐不听话的蒙古人。”

      代善这打圆场,让莽古ص尔泰稍稍坐定,接下来众人商议扩充火器军的事情,不过大家都心不在焉,故而草草结束。

      夔 后来就进ꄱ入私ವ下勾兑的时间了,岳托是黄台吉的䨜心腹,当然得安置好了,给镶红旗三十万两,自己私下给他个人十万两,这些年黄台吉也攒了不少钱,岳托比较满意。

      至于阿济格和阿敏,每家分了五万两,意思一下而已,虽然这两人满腹牢骚,但黄台吉并不把他们当回事。

      剩下还有二十万两,全部给了火器军,这次火器军出力不少,眼看着将来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最关键的事,这是属于黄台吉的军力,是他一手组建出来的。

      等这些事勾兑完了以后,黄台吉邀请了大贝勒代善,哥俩一起吃早点⪮。

      黄台吉特别爱吃肉,早起就是蒙古人的早餐:白切羊肉配奶茶,代善饮食清淡,一碟子馒头就咸菜,哥俩吃得不亦乐乎。

      “二哥,你来说说咱们下一步该如何走啊,我有点拿不定主意。”黄台吉真诚的说道。

      “大汗跩,目前来看确实遇到一些困难,但也没到生死存亡的份上,这퓗如何说起。”代善疑惑的看着黄台吉。

      “我听说团社那帮人是前宋时期浮海而去的宋人后裔,ꀦ也不知此事当真与否?”黄台吉突然问起一个不相創干的事情。

      “此事八成是真,看那些人说话做事,无不以华夏文化为荣。”代善说道。

      “我有一个疑惑,当年前宋靖康年间,徽、钦二帝北狩,在五国城附近传下子嗣,不知道咱们的祖上会不会跟他们沾亲呢?”黄台吉天马行空的问ᶵ道。

      代善睁大了眼睛,惊讶的问道,“大汗,早上没有喝酒吧?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说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呢?”硤黄台吉继续说道,“当时的女真大族跟我们的祖上都没啥关系,这也并不是不可能吧䝩。”

      “好像徽、钦块二帝确实传下了子嗣,北面的伊尔根觉罗家族就自称是 二帝血脉,也不蟥知是不是真的。”代善小心翼翼的问道,“大汗是真下定决心和明国争天下,争汉人正统的地位㸦?”

      “争什么天下啊,先自保再텙说吧,我是看出来了,这团社总是打压我们,不就是我们是异族么?如果我们考证出来是前宋皇族后裔,那他们那쮰群前宋遗民的后裔该怎么自处啊?好歹应该中立吧!”黄台吉拍着腿说道。

      “也是这个道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不改变政策,可能内部就该分崩离析了,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和明国的士绅改善关系,宋朝是君与士大夫共天下啊!”代善对华夏历史还是比较了解的,竟然有点心动,“빎不过这样一来,明国跟我们一定是不死不休了。”

      “现在也好不꘳了啊,我们都去明国京师城下溜达了一圈,还能怎样,옲明国的皇室不可怕,已经烂到根旕子里了,只要咱们不触犯士绅的利益,他们是不会在乎换一个人来做皇帝的。”黄台吉悠悠的说⇮道。

      “不过这个事情是一个慎重的事情,毕竟是几大贝勒共同商议,八旗也自成体系,这个事情,很可能颠覆现有的一切秩序,很可能被八旗推翻,对你的地位有影响吧?”代善担心的说道。

      䛋“二哥,您没看出来么?八旗的战力已经没落了,未来是兵力数量和火力的天下,力量会逐渐转移到人多的汉人手里,岳托不是说嘛,ࣔ一个甲兵磨砺十年武艺,可喧能被一个刚拿起火铳的泥腿子打死,八旗军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子啊,我现在了解了,团社为何不计代价的移鋔民,也是被火器战法给逼的。”黄台吉对代善说道,“如果现在不把汉人拉进来,火铳口可能随时会쳰对准我们自己的。”

      “那你有把握,这样做的话,汉人就能控制⿎住?ᯡ”代善问道。

      “无非옝是分肥的方式而已,在松花江南岸开拓的汉人规模越ᄞ来越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税收,老压制也不是问题⺝,在那边,团社可是比我们有优势的。”黄台吉跟代善解释。

      “那你有没有想过,八旗内部怎么整合?怎么保证他们꿱不捣乱?”代善说道。

      斛 “现在咱哥俩掏心窝子说话,我就想听听您的意见,只要您不同意,这事就当没说过,不过这样一来,咱们这一代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下一代可就难说了。”黄台吉满怀希冀꺣的望着代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