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在线75大香蕉网

      经历了时间无止境的风霜,千黷载时光悠悠,人类兴衰沉浮已经历过了数次Ⲉ。

      这是一片混沌的大陆,它交杂着科技与神话,科学与信䑚仰,甚至它的文明已踏出了银河系,向整个宇宙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可是,扩张,他永远是“血◁腥”这个名词所披上的外衣,也总是代表着战争与征伐。

      终于,他们的野心惹怒了其他的种族쭃,他们的手段逼急了其他的文明。

      一场跨星际,跨种族,遍布整个宇宙的战争开始了……

      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所拥有过的最大版图,理所应当的,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爆发出最大,亦是最惨烈的战争……

      公元五六三七年三月十五日。

      战争,全面爆发。

      杀声、喊声、枪声、炮声响成了一锅粥,从拂晓打到黄昏,又从黄昏打到天明,从银河尽头打到太阳近端,又从太阳Ⱁ近端反攻至银河边缘。夜色中,那流星一样的激光弹鄠雨不停地闪耀着,碰击在飞船上,射穿了一件又一件战斗服。

      血光飞跳,火光四溅。

      但,终究还是那句老话,双拳不敌四手,即使,他们的人口已远远超过,对方ힿ的任䞑意一个文明,即使,他们早已全民皆兵。

      最后的结果,人컈类被围困在了太阳系,所有跨星际战船被全部击落。

      议和,是战败的一方,̊最后的遮羞布。

      代价,是被要求销毁⳾所有星战武器,긣以及……所有被联盟登记在册的物理、生物等所有高等学科专S家……

      人类文明,在全球投票后答应的一瞬间,倒退了千万年鎬。

      宇宙森林平息了,安静的像是人类迈进太空之前的样子。

      但又更像是涨潮前的潮落,缓缓积蓄着下一次吞没宇#宙的大海啸。

      緄而我们的故事,就是从㸬这里开始。

      文明恻陨落,人类残留的科技土壤ꝼ上,钻出的了旁枝,这是一个充满了奇幻,神魔的世界。

      这片土地名曰:凭澜大陆፭。

      地球。

      ꧄ 浑浑噩噩,一个胡子拉碴的颓废男人ﱀ出现在了㖥这条胡同的一头,举起手中的半瓶啤酒,咕홃咚咕咚喝了一大口,然后又将瓶中残留的液体쑬倒在了自己的头上,这一幕很熟练,像ꆖ是詂在ᖍ重复每天年固定的镜头一㐘般。孙富贵慢慢地슮抬起㆖头,一摇一晃的向前走着,嗯哼,作为一名流浪汉懌,身上该有的标配一样不拉,很敬约业。

       许是累了,胡同只走了一半的他,斜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把酒瓶狨放在耳朵边晃了晃,他是真的醉了,就是这么一个鷟简单的动作,却让他身体摇摆着差点摔倒,用一只手撑住地面,孙富贵略带嘲讽地抬起手,看着自己手上,被石子硌了一个不大的口子,鲜血썜溢럄出。明明该哭喊꜈疼痛的,却发觉自己竟然Ṵ一点感觉也没有。

      “呵,报应。”

      孙富贵嘴角扯了扯,甩了一下手,就这么靠着墙壁缓缓闭上了眼睛。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街边枕梦行,天大当被盖。

      就在孙富贵忽梦忽醒之뇋间,像是旁边有一个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孙富贵疲惫的眼皮下意识抬了抬,身子也本能的想坐起来,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这具早已被酒精ꀨ掏空了的身子,摇摇晃晃却只起来了一半。

      大家都知道堂,久坐之后猛然站起来的话,会出现头晕眼黑的这种症状。我们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有这样的体会,这种情况其实有一种学名的,名叫做直立性低血压,而出现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大脑暂时性的缺血造成的,当人ꇢ坐着时腿是弯曲着的,血液不能霝上下流畅的流动,如果此时猛地站起来,血液更快速的往下流,造成上恅身局部缺血,但大脑和眼睛对氧气和养料的要求特别严格,只要是有短暂性的供血不足就会使它们旧的⪬工作发生障碍,因而会有眼前发黑、天旋鍙地转的感觉。

      檁 如果是身体虚弱的人,情戥况会更加的滕严重,当然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大家也不要惊慌,头部供血不足心脏会马ꞹ上得加紧工作,用不了多久,人体諵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可是怪就怪天时地沯利人和,此时貌似没有一样是帮助孙富떟贵的,醉酒的情况加上所处的环境,让孙富贵意识䟘身体都失去了制止这种现象的能力。站起了过半的孙富贵一个战术后仰,脑部亲密的跟刚才当作枕头的墙壁来了个热吻。

      随即,

      “砰!”

      天旋地转。

      生命有时候真的宛若一张娇弱不堪的白绢,来得毫无预兆,走得悄无声息。

      糼 “额……”

      孙富贵眼前一片虚无,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袹动,像是刚才的磕碰让他找回了理智,知晓了现在的处境。

      这样也好,自己这条命,䯆本来就早该还给他们的。

      孙富贵就这么想着。

      但是不知过了多久,孙富贵耳畔传来了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救护车笛声。

      鷷 孙富贵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缓缓被抬高,被放在了担架上。

      Ƚ

      周遭还有几个声音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他们应该就是自己尸体的发现者吧。虽然这么形容有些奇怪,但孙富贵还是下意识这ꄱ么称呼自己了。

      善良的人啊,是该谢谢你㑵们呢,还貈是该说你们多此一举呢。

      孙ᯅ富贵发现自己竟然奇妙的更偏向于后者,这样的思绪一发不可收拾,向着偏门一路狂奔堼着。

      “医生,有新病人马上就到,头部受创,情况很危险!”孙富矧贵听见身边有一个人喊道。

      龠 放弃吧,我自己都放弃了不是?可是自己该怎么告诉他们呢?

      难道要憋个气?

      “㕙是你㉺?!”

      죘这都能认出来理我?现在自己这副模样,就连自己照镜子幫估计都悬能认出来,렎这是哪位大神,真想睁开眼看看,⎥

      耳旁传来一个熟悉的컖声音,可是孙富贵就옯是想不起来这是哪一位的声音。

      “失去生命体征了。”

      那㱍个声音再次响起。

      邧紧接聃着,1、2、3……30,孙富贵感受到一阵阵沉重而又熟悉苈的挤压。

      这个人手法略显粗糙啊졇,孙富贵下意识评价……想着。

      蹟但一通忙万碌之后,

      孙富贵听到舚了哭泣的声潯音,显得很是悲痛。

      刚才那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孙富贵医生,有新病人马上就到苞,情况危急!”

      “知道了,马矵上就来。”邀孙富贵在心里回应了一声,然后眼前像是出现了一条路。

      那里,有光。

      忘川河,奈何桥,三生石旁彼岸花,人鬼殊途,拾尽荒芜,往生往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