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胭脂

      小客车到了长庄县新的的汽车站,李爱牛还是头一次来这里,听小客车司机讲,这新汽车站已经投入使用两年多时间。

      原来的汽车站已经被拆了,如今那里是一片高楼大厦,短短的四年时间没有来到长庄县,没想到这个㯵小县城恠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ꬭ 岁月,是一道风景,看见了,模糊了。

      时间是一个过客,记稇住了,遗忘了。

      李爱牛在ㅅ这里了读了三年高中,然而经过了五年的时间,原来印象中县城已经模糊了,看见的却是一座崭新的城市。

      戡这里有着很多的故事,᭚李爱牛能想起来的很少很少,也许因为生活,遗忘了曾经的过往。

      李爱牛刚走出汽车站的门口,就有一个女人喊了他一声。

      “小兄弟,你知道长庄劳务市场怎么走吗?”

      李爱牛转头看了一下,和他问路的女人大学二十五六岁的样얏子,面容比较憔悴,一身普通的装扮,手里还拎着很大阑的背包。

      “劳务市场?劳务市场永好像在妇幼保健院的⏣南侧,坐103路公交车就可以霂去到那里。对了,我就是坐103路公交车,你可以跟随我走的。”

      李爱牛听曲金玲说过,长庄的人才市场和劳务市场都在妇幼保健院和国税鯯局跟前,曲金玲招聘人员就是来这里招聘的。

      “好的,谢谢小兄弟。”

      “汽车站这里没有103公交车,我们往东走150米就到了103路公交车站点。”

      那个女人就把背包搭在了肩上,跟随着李爱牛在道路上走着。

      李爱牛手里只有촀一젎个小手包,于是客气了一声:“大姐,你的背包我给你拿着吧!”

      鉶 那个女人犹豫了一下,她觉得自己还是很费劲的拿着ꈛ背包ꛔ行走,于是便把背包从背上拿下来。

      李爱牛接过了大背包,便随手拎在手里。“ꡝ大姐,听你的口音也是跟前的人,你这是来长庄找什么活呢?” 

      “我是长庄县东面东口县孤山乡的,我们村子就是紧挨着长庄的鞍岭乡。我来这里想找个保姆的活干,只要钱准不是太累就行的。以前我在服装厂上班,工作太累؍了,再说我身体不好,因Q此只能找ꊰ着保姆的活儿了。”

      “哦,但是保姆的活儿比较缠身,你这做了保姆,照顾家就不方便了䯼。”

      ꂞ 李爱牛觉得这个女人家里孩子不能太大,这一出来做保姆工作,就很少有时间能回家照顾孩子了。

      女人摇摇头,随即叹了一口气,“唉,我现在就是自己,刚离婚了。”

      女人的话,似乎带着无限的伤感,生活便是如此,没有괕十全十美的日子。

      쪃 李爱牛没有再去询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事,也许私事里面就有心酸胬的故䐕事。

      女人一边走着一边说着:“我今天先ቬ过来看看,如果遇到了合适的人家,我就去干的;如果碰不到,我就去我小姨家住几天,ᲁ然后再找活℧儿⼗。”Ⴈ

      李爱牛随着话题,便问了一下,“你小姨家就삒是街里的吗?”

      芏女人回答着:“我小姨家住在长庄的平山乡,我姥姥舅舅家在鞍岭乡。”

      “哦,平山乡的。६”

      李爱牛和孤山的女人说着话,他就想到了刘五婶岁数大了,忙碌的事情也不少,最近事情很多,因此家里也需要一个菙保姆,来帮着刘五婶分担一下。

      李爱牛本打算过段时间뮧让曲金玲给招个保姆,主要负责做做饭,收拾一下家就行。

      今天碰巧붕就遇到了找保姆工作的,李爱牛一想这也是缘分,因此就对孤山的女人说:“大姐,我的家里也准备需要一个忙家政服务的人,平时主要做턂做饭,清理收拾一下家就行。不过我的家在乡下検农村,就在平山乡北侧的平岭乡,我可以留个ᥲ电쑇话给你,等你有空时候过去看看,你觉得合适了我们再谈谈看。”

      䒺 䗡 孤山的女人一听,似乎有些心动,“小兄弟,城市和农村倒뼸是无所谓,我这出来打工,只要钱准合适,干活不是太累了,我觉得就行。对了,你们家⠦不用照ꈠ顾老人和孩子吗?”

      老人和孩子?

      쎳 李爱牛一听,觉得以后还真的能和老人孩子发生关系,刘五婶岁数大了,也可以说是老人了。还有那饝个李雨点小女孩,也许过不了多少时间,李爱牛真想把她带虋过来扶养。

      ꫧ 李爱牛想了一下,就说道:“照顾老人和孩子,倒是有可能的,不过暂时还不需㊵要照顾的,一旦需要照顾了,一样可以恛多加钱的。”

      铸 “哦,是这样的。小兄弟,那你们能给多少钱呢?”

      “现在p一个䆚月能给2400块钱,不过每周都给你休息一댋天湆,你也可以攒着一起休息,如果有潼特别的事,请假休息也不会扣钱的。你要是不放心钱的事,第一个月我可以提前把钱给你。”

      李爱牛的一番话,让孤山的뱓女人觉得挺满意,因댶此她就是对李爱牛说道:“小兄弟,你是个实在人,那你给我ᦀ留下电话,我这几天就能过去看看。”

      “大姐,我叫李迒爱牛,爱好的爱,牛马的牛。我的电话号码是……”

      那个孤山的女人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ᨏ后记下了李爱牛的ᔦ电话号码,同时她给李爱牛⮿拨笂打了一下。

       孤山餜的女人听到了李爱牛的手机响了,于是就挂断了电话。“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记下你的名字。呵呵,你的名字挺쳆特别ᦉ,对了,我叫王怡⸛晨。心旷神怡的怡,早晨的晨。”

      胈 王怡晨保存了好了电话号码,两个人㌎也是来到了103路公交车站点。

      王怡晨终于露出了笑容,她看了一眼站牌,又对李爱牛说:“小兄弟,既䅞然껂过来了,我就去劳务市场溜达一下。”

      李爱牛没有说䧱什么,只是报以微笑䓍点点头。 髊

      李爱牛和王怡晨坐上了103路公交车,公交车上没有座位,两个㚟人只能站在车里的。

      过了一站,公交车上又上来了一些人,随着人流的向后涌动,王怡晨只能松开了握着的竖向扶手,身前人群的阻挡,让她无法握到公交车上面横向的扶手栏杆,于是王怡晨便依靠겙在了李爱Ն牛身上。

      李爱牛身高臂长,他用拿着手篔包的右手握住了横向迄的扶手栏杆,为了不占地方,他把背包放艤在了左侧肩膀上。

      王怡晨挤在了李爱牛怀里,两个人都没有去说话,环境就是ল这样的拥挤琏,就不能去在意那么多了。

      开始的时候,王怡晨是背对着李爱牛,后来因为晃动让她身体频繁失去平衡,后来她就转过身,面对着李爱牛。

      公交车里面,真的是㡧空뱮间有限,王怡厩晨无奈只能紧贴着李먹爱牛,同时她的手还是不自觉的握着李爱牛臂膀处的衣服。

      王怡晨虽然ﯪ觉得不好意思,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她不敢抬头看횜李爱牛,因此只好低下뎠头,依偎在李爱牛的身前怀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