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掌握决定力量上限,信息决定智慧䭂上限。”林轩看着眼前的镜像喃喃自语:“主神不是戏弄者,不会让任何人陷入必死䗐之地,无论是新人䛼还是资深者,所以所有人都必然有其生存的可能。”

      林럫轩看着眼前黑色的、翻滚的、犹如墨汁一般的东西伸出手去:“这个,应该就是这个世界对于普通人的一条生机吧。”뻯 ₢

      “三个任务。任务一的四个恐怖存在,弗莱迪开场就告诉ㄨ你了、펬美少女战士作为正义的一方不会随意进攻弱小的存在、天线宝宝的能力对所有人都䋈公平,如此一来已经知道三个了。”林轩看着主线任务二后面那个“已完成”的标记撇了撇嘴:“剩下的就是找到最后一个恐怖存在和密道了。可是⢥有几个人会想到所谓的密道实际上就是刚苏醒时那个最不像密道的大门?”

      林轩收回手转身向楼梯处走去:“不䀝过想想也嗡是,这是远近驰名的鬼屋,来冒(z㨫uo)险(si)的无可厚非,组团来度假的就过分了。既然那些可疑的人从这扇门进来,那这扇门不更可疑么?甚至退冢一步说,为什么没人会想着推门看看外面呢?”

      林轩轻轻抚摸楼梯的把手:“至于第四个恐怖存在则更简单了。容纳无数厉鬼的地方会是简单的地方么?很明显,랃这第四个恐怖存在就是这件古宅啊!或者该叫这里为鬼屋吧。”

      随着林轩的自言自语,任务一后面也出现了“已侺完成”的字样。

      呵呵,凡人的智慧……

      林轩静静的上楼,难得拥有一个似乎颇具智慧的大脑,他要找一个房间好好思考一下他的处境与经历。

      系统、穿越、天道机缘、世界恶意....这些是需要好好想想了。

      另一方面,一个破败的房间中,眼镜男、魁梧大汉还有白大衣窲女子靠着墙壁瘫坐在地,他们浑身是伤。

      “大哥,你的眼睛……”魁梧大汉看这眼镜男那空洞的眼眶手臂微微颤抖。

      “没关系,回去后主神会给我治好的。”眼镜男虽然痛的撕心裂肺但仍旧硬撑着。

      “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地方?不是说只有四个恐怖存在么?这些是怎么回事?感觉这个房子里所窔有的东西都成精了!”魁梧大汉骂骂咧咧的说。

      “大哥,任务一和任务二都被完成了。”这时,白大衣女子突然惊讶的说:“是那个疯子干的?”

      ಅ“只能是他。他应该在大厅丷吧。走,回去找他!”眼镜男眉头紧皱:“一定要问出密道的位置!”

      说完,三人便互相搀扶着向楼下走去。

      㷗 一片黑暗中,月野兔浑身散发着璀璨的光辉,不过这本身应照射数百里空间が的光辉此刻连月野兔周身半米都出不去,无尽的黑暗仿佛錘一只巨手将光握在手心。

      眼镜男三人很快回到了大厅,让他们惊异的是这一路上竟然没有再遇到攻击,而那些前끩来度假的人也都像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了。

      “该死的,竟然不在!”看着空荡荡的大厅,魁梧大汉怒骂一声:“接下来该怎么办?”

      “根据时间来看,及时咱们刚走他就立刻寻找痕迹,那也不会离开的太远。恩,很有誆可能就在这个大厅之中。”眼镜낅男想了想说:䱫“先㏫在这里再仔细找找吧。”

      很快,三人便将这个大厅翻了个底朝天,但仍旧没人想着去检查那个大门……

      是嘛,都说了是密道了,怎么可能会明晃晃的立在那…… 薚

      搜索䆒无果的情况下,眼镜男犹豫了꺭很久很久:“走吧,去顶层看看。”

      鮲经过刚才的探寻,他们已经确定了这座古宅是七层。

      话说⁲回来,七层还叫古宅么?一般的多层高楼也就这么ꤻ高了吧?

      算了,反正主神安排的东西,Ჶ槽是吐不完ᙂ的。

      三人来到楼梯尽头,第七层似乎只有一个房间,那是在一条笔直的、昏暗的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一个木门上刻着无数繁复的符文的房间。

      反正只要˳来到这,你就能感觉到这里面鵣一定是大恐怖,假如这里是地狱、里面一定是撒旦;假如这是地府、풟里面一定是阎王;假如这是森林、里面一定是光头强……

      额,最后一句好像跑偏了,不过别在意ㆨ。总而言之,除了作死没人会进去。

      眼镜男三个人也不想进去,但是没办法。

      匼之前探索这里的时候,魁梧大汉这个白痴、弱智、低能儿……额,换个文明的说法——猪队友,过于“痽好奇”而触碰了“一下”门上的符文,结果三人手臂上都浮现出了一组数字,홂还不断减少。

      䂽 眼镜男猜测那是倒计时,如果这还用猜的话。

      眼镜男一直猜测这个倒计ꅭ时的目탔的是什么,没有说明书、没有用户指南܆(这家服务真差,必须差评),他不知道是要在殸倒计时结束之前离开这座古宅、还是在倒计时结束之前进入这个房间。

      不过随着时间越来埮越少,他别无选择了。

      枉三人再次来到房前,밥互视一眼,用力的将门推了开来。

      门后的场景不大,不过䁳电视、沙发、电脑、冰箱、洗衣机等等应有尽有。

      ꠏ沙发上正躺着一个青年男子,双目呆呆的看着天花悜板。

      青年男子看到三人进来了,猛然坐了起来:“哎呦,稀횾客,稀客!快请坐!”

      青年男子在眼镜男三人一面茫然的目光中将三人拉了过来,按坐在沙发上。

      接着,෕三人便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能力全消失了,此刻他们就与普通人一般无二!

      “抱歉,抱歉!我这只有凉水,招待不周!”青年男子手一⢫挥变出三个杯子,然后从墙角的箱子中取出一瓶水쇾,水瓶上还隐约可以看到隑“*夫*泉”的字样뇟。 邐

      额,现在广告萍都做到轮回世界了么?农夫山泉给了你多少钱?我泉紅阳꼼泉出双倍!

      眼镜男三人呆呆的看着忙前忙后的青年男子,不知所措。 ℒ

      “唉,我告诉你们,设计这里的人就是有病,给我这么多电器,却没给我ṥ按电源!这叫我怎么用?弄个水池子不安上下水,咋的叫我用唾沫洗手啊?我告你们,这种不良设计师就应该抓到趨我拿去受个几百万年酷刑!”青年男子或许太久没说话了,显得十分兴奋。

      “你是……谁?”眼镜男襭犹豫了一下,问道。

      “哎呦,你看我这记性!忘了自我介绍了。箅”青年男子拍了拍额头⵺:“我叫洛基。”

      “洛基?北欧神话中,火与诡计之神?导致诸神黄昏的罪魁祸首!”一直沉默不语的白大衣女子惊呼出声。

      “篟咦?你知道我?”洛基似乎很高兴:“对,我是火与诡计之神,这回你獷们知道我多闹心了吧,我又不是索尔那个非主流、暴力狂ꥥ、傻大个,我鬜玩的䩴是火啊,不是电!虽然也会亿点点电的法术吧,但叫我持续发电当个发电机就有点强神所难了。另外,诸神黄昏那是尼德霍格那个老蜥蜴䋞干的,和我可没什么关系。也就是我的儿子耶梦加得杀了索尔、芬里尔吞掉了奥丁,仅此而已。”

      “你还杀死了阿斯加德第一人的海姆达尔!”白大衣女子说道。

      랐 “哎呦,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洛基有些惊喜。

      “你为什么没死?不是说你乹和海姆达ᘒ尔同归于尽了么?”白大衣女子低声问。

      “搞清楚,我可是诡计之神。海姆达尔虽然强,但想杀死我还是没那么简单的,恩,奥丁还差不多。”洛基骄傲的说。

      “为什么把我们召唤进来?”眼镜阜男平复了心情,低声问。

      “你们自己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洛基摊手说:“门上有封印,我出不去。然后畀你们自己就进来了。”

      “那这个呢?”眼镜男伸出手,ⷥ露出手上的슾数字,此刻已不足20了。

      “啊,那个啊。”洛基笑了:“你们破坏了一䔇点封印,我感䊬受到了你们三个,闲得无聊๺,我就施了点小法术,在你们的手背上刻上一组数字,倒数着玩的,什么作用也没有。

      倒数着………………玩?三人的心态有些崩。

      “这是什䲒么地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些鬼?”眼镜男一边问一边∑在脑海中思考对策。

      这个洛基强大无比邯,根本不是他们三个可以对抗的,既然如此,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枦 “我还以为你们都知道呢。”洛基或许的确是憋的太久了,知无不言:“当年诸神黄昏之后,我四处溜达,没想到遇到一个老头,穿着一身黄衣服,끌拿着一把桃木剑,强的可怕,好像叫林什么来着?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法术,以一只厉鬼为引,分立三只厉鬼为柱,形成了这个强大的囚禁法术。起初这里什么也没有,一片漆黑。”

      洛基越说越生气:“后来过了几百年⮅,那家伙♨又来了,带着这么一堆东西,说什么根据最新法律,要宽待俘虏、宽待囚犯,然后把这些往⹻这一扔,又扔了一堆说明书。又把这里变成了一间古︋宅,違之后就再也没来过。宽待、宽待、他倒是给我安个宽带啊!”

      蚨 洛基说完,身形骤变,由原来的青年男子变成了一只恐怖的怪物,接着一挥手,整个房间里的东西,包括三个人和他们坐着的沙发都变成了飞灰:“至于外面那些鬼。我在毘这里住的久了,自然而然会散发出一些气息,使这惀里灵气加剧,那些厉鬼就是被这灵气吸引来的。”

      洛基刚说完╄,整个房子突然产生了剧烈的抖动,本来已经打开的房门正一点点关闭。

      鰏“哼!我已经解放了,你一欮个小房子还想封印我?”洛基冷哼一声,房门碎为无数碎片,接着墙壁产生了无数裂缝,黑色的液体从墙壁中渗ࠁ出。

      馢 一名浑身散发着璀璨光芒的美丽少女从墙中跳了出来、一名穿着条纹걱毛衣的身影也出现在洛基的身后……

      而此刻,一楼大厅,林轩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了门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