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田七部无码

      鹰嘴关,

      契丹大军的投石车也都学着燕军使用了浸泡过火油的石块。

      ⿣ 熊熊战火升起的浓烟弥漫了整面北城强,给燕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以及伤亡。

      뗳 那风中猎猎招展的黑龙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

      城楼之上更是死尸茌伏地,血流不쮖止,却无人还有力气上前清理鎠。

      浓浓的血腥味与焦臭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而契丹大军的攻击却依然持续。

      伴随着一阵嘹亮劲急的号角声,契丹大军再次压迫了过来。

      城下契丹军兵士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嘹亮的嘶喊惨叫,压抑得让人녰窒息。

      这种喊醧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

      但这声音在燕军的耳中,犹如巨兽在咆哮,所剩完好的床弩开始将弩箭向城外倾泻。

      空中箭矢狂飞,拖着长声的箭雨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晴空,城外的扪契丹士卒中箭倒地。

      少数契丹士卒刚登上城墙Ⲥ,便被被数名燕军蜂拥持刃迎上,寡难敌众。

      “给老子,滚下去!”

      瑔“……”

      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热뮣的烽火,使得两军兵士欲加地愤怒,战斗越来激烈攓。

      这次对鹰嘴关的攻城战,也似乎成了契丹人近十年来,打得最艰难的一仗。

      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倾洒在了城楼之上。

      萧寒的鎏金皮甲上还在滴着血,当然都是敌人的血。

      战况之激烈远超他的想象,原本打算只做好标杆和旗帜的他,也避免不了陷入厮杀。

      身边的亲卫也从原本的的三百多人,锐减到只有不到两百人。

      져 契丹将领也明白这谯楼下的黑龙旗意味着什么,每一名登上城墙的契丹士卒都发了疯似的朝谯楼这边拼杀。

      萧寒的双眸已经有些麻䣍木和空洞,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钉在这里,守住这面黑龙旗,守住他安身立命的鹰嘴关。

      汪司礼不是没有劝过他先行撤退,但他又能退到哪덞里去呢。

      放弃了经营辬数年的鹰隼关,被强迫着入⯷了京,朝堂之上互相倾轧,他犹如一无根浮游,没有归宿,稍不注⯽意便死无葬身之地。

      好不容易来到这鹰嘴关,可以好好积蓄实力,刚开了个头,却招来了二十万契丹大军。

      焫 逃之一字,很简单。

      ⵿ 但他不想再逃了,

      累了, 珤

      倦了,

      还真是垂死病中惊坐起,铁马冰河入梦来。

      这样的人生,并不属于我,甝

      但⽠我既然选择了,我扤就是爬也要把它爬完。

      这已经是第十五日了,七日前契丹大军开始玩儿命的攻城,犹如失心疯一般。

      但从昨天开始,强度开始弱了下来,

      江焕尘麾下的战兵已经不到五千了,所有人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但大ꩩ家都觉得契丹人坚䟮持不了多久了,今天的攻城强度比昨天还弱了。

      但萧寒并不这样觉得飔,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只不过是暴风雨㴫来临之前的瓶颈而已。

      这也是为何,他迟迟没动用车悬编练的那支新军,那才是他最后的底牌。

      曲明哲带着十余锦衣卫来到了黑龙旗下,看着一旁脸色苍白,负伤在侧的卢一峰,又看了看一脸憔悴,脚步虚浮的굣汪司礼,最终将目光放在了负ᠭ刀而坐,一脸疲惫的七皇子身上。

      见七皇子的皮甲上还滴着血,曲明哲皱眉道:“殿下,您负伤了?”

      “契奴的”说着,萧寒看向各个衣襟染血的曲明哲等人,问道:“你也负伤?”

      曲明哲飲这才打量着自己这边的衣着,笑道:“契奴的,过来的时候看到西墙吃紧,便过去搭了把手。”

      萧寒乐了,然后就是一阵大笑。

      一群锦衣ᏸ卫不去做番子该做的事儿,却跑来杀契奴,

      一个皇子鮮不好好⁈在宫里享福,非要来这里守关。

      大家都染了一身血腥,还关心的问对方是不是受伤了,一个番子和一个皇子之间却有点儿惺惺相惜的感觉,也是好笑㼮。 ׎

      见七皇子乐了,曲明哲也乐了,跟七皇子一样捧腹大笑。

      萧寒问道:“你乐什么?”

      䓉 曲明哲道:“末将从未见过一位皇子如此狼狈了,还有公公在旁边小心侍奉着茶水,添置着茶干。”

      萧寒看了一眼一旁端殿着ᕰ茶壶,楞在原地,一脸尴尬的汪司礼,然后又是一阵大笑。

      汪司礼在一旁虽然不明所以,但殿下笑了,自己也只有跟着陪笑。

      曲明哲看向七▘皇子问道:“殿下刚才又在笑什么?”

      萧寒笑着说道:“我在笑你明明쩬是一只小泰㛧迪,却要做一只与狼搏斗的獒犬。”

      䍺䧰曲明哲虽然不明铷白泰迪是什么,但在这样的语境下,他大概也能猜出大体是什么。

      他将一封加了泥曜印的信笺从怀中Ḅ取了出来,向七皇子递了过去道:“这是虎牢关传回宫里的八百里加急,锦衣卫ﬓ获取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抄了一份送了过来。”

      聰萧寒打开信笺,眉头一挑。

      契丹右贤王呼延图亲率四十万大军西征匈奴,匈奴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匈奴王乌达单于与三位王子战死,唯有小王子下落不明。

      看完信后,萧寒看向曲明哲道:“我大燕的三十万兵马呢?”

      曲明哲道:“得到匈奴单于战败的消息后,武温侯、征南将军与二皇子殿下分三路撤退,这是传令兵带回来的消息。”

      萧寒笑着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曲明哲疑惑道:“殿下为何叹气?”

      ᰢ 萧寒道:“我大燕的这三十万大军,处境危急,就算能够回到虎牢关,恐怕也是十不存一啊”

      曲明哲惊骇道:“怎会如此?”

      ㄌ萧寒喃呢道:鿷“但愿他们别真的往回走”。

      曲明哲皱了皱眉,问道:“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寒道:“我若是契丹汗王,在知道北伐大军直奔王庭时,便会安兿排一支奇兵绕챓到北伐大军身생后”

      曲明哲询问申道䚚:“殿下是说呼延图的西部大军与王庭中军将我燕军合围歼灭?”

      萧寒摇了摇头,道:“这支奇兵只需要安排千名牙勇ኆ换成燕军的甲胄,骗开虎牢关的城门,后军趁机一拥而上,虎牢关ᆫ必破。

      当然,这是运气好的情况下,若是运气不好,便也能堵住北伐大军的归路,与呼延图的西部大军相呼应槣。”

      曲明哲沉思道:“但北伐大军分三路回来ᕲ,就算其中一路被包围了,还有另外两路能够回来呀。驸”臅

      萧寒道:“契丹大军皆是骑兵,而我北伐Ѓ军中又有多少是骑兵,大半都是步卒。

      契丹人淥就算用各个击破的法子,也能将这三路判大军,一举吃下。

      打契丹人,用步兵פֿ本就很难,还分兵?那不成了点灯找阎王,找死么!”

      曲明哲的脸色一变,喃喃道:“若真如殿下所说,我大燕的北伐大军岂不是会全军覆没?”

      萧寒笑着拍来拍曲明哲的肩膀安慰道:“战场之蓹事瞬息万变,武温侯和征南将军都是沙场老将了,二哥也是知兵之人,也不见得会如我说的那般。”

      城外的号角响起,契丹大军新一轮的进攻开始了。

      凗萧寒惆怅的看着城外黑压压的一片,沉声道:“咱们还是先解决鹰嘴关的存亡问题吧!”

      此时,江焕尘匆匆跑来,一脸犢焦急的看向七皇녯子,道:“殿下,情况不对啊!”

      萧寒还未说话,曲明哲⧏就抢先道:“江总兵,怎么了?” ⏘ 兮 江焕尘道:“这些契丹人与之前的那些都不一样!”

      萧寒淡然道:“现在来的契丹人,各个身着胡服皮甲,阵列严整,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契丹人的主力了!”

      ॏ 江焕尘一脸肃然的看着城外逐渐颇近的契丹大军,朗声道:“大不了就是一死,我燕人何惧!”

      萧寒神色平静,看向江焕尘道:“你麾下的兵只剩下不到五千人,让他们撤到后面去休息休息吧。”

      江焕尘一惊,转身看向七皇子,急切道:“殿下,琋我们撤了谁来守关?”

      萧寒道:“传令兵!”

      “在!”数名传令兵早就等녞候多时了,听嬾到主帅召唤,立刻上前拜道。

      鴰 萧寒朗声道:“跟车校尉说,该他上了,让他别给本殿下丢人イ!२”

      “诺!”传令兵应⊋声而去。

      江焕尘早就知謶道车悬编练的万余新兵进驻到了后方的城楼上,昨晚就来了。

      他知道,那支兵马便是鹰嘴关的底牌,车悬编练了十多天的新卒,战斗力如何他不知道,所以他很担忧。

      但他也明白,面对契丹大军的数万主力,光靠他麾下这五千不到的残兵疲卒是根本抵挡不了똘的。

      他只得让麾下的士卒收拾收拾向后撤去,若是新兵不堪重用,他随时准备带老卒们杀回来。

      㔝 谯楼后方便是十数方的瓮城,每ꡋ一方瓮城都由城墙相连,分为前城墙和后城墙。

      此时在后城墙上盘膝休息的新卒们心中不乏有些忐忑,他们之中九成的人都没有见过血,剩下的一成还算经历过厮杀。

      軆越金戈正在用一块磨刀삑石磨着刀。

      柯勉瞥了一眼⯨越金戈,笑道“金戈,你怎么随时都在磨刀?”

      “回将军,成为刑徒之前,我们家便是杀猪的屠户,每次杀猪之前我父亲便会磨刀,他说刀越快⑺,越省力㻱”。

      柯勉听完,哈哈一笑道:“ⴘ你这个比喻很恰当嘛”

      暀在新卒训练时,柯勉便发现了越金戈那一队人的悍勇,便调他到自웁己的亲卫队里做什长。

      柯勉又道:“你杀过人么?”

      他觉得越金戈临阵磨刀是出于紧张,便想着跟他聊聊天,转移一下注意力。籰

      ꏤ“杀过,就是因为杀了人才做了刑徒。”

      柯勉眉头一◔挑,这越金戈看起来挺朴素憨厚的一人,没想到是个杀人犯,便好奇的问道:“杀了什么人?”

      “杀了城ᆪ里的一户奸商”

      柯勉笑了笑,猜测一定是奸商为富不仁,才让越金戈这么一个屠户家的憨㍋厚儿子犯下了杀人罪。

      ኶嗯?好像不对。웇

      柯勉疑惑道:“你刚才说一户?”

      越金戈磨完刀,将磨刀石放回胸口,一脸憨厚的看着柯勉道:

      “对呀,奸商一户四十七口人”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