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之吻第二部下载?铎破解版

      一分钟后。

      “...所以,仅仅就是因为这样,你就想要报复我?你也太小心眼了点吧白石——”

      听完了女孩的自述,白云山不禁摇摇头,语气有些无奈道。

      废弃旅馆的房间里,仅存的光源照射在天花板上,将周围的环境变得肉眼勉强可以辨认,背靠着门口低着头的女孩却不禁有些委屈,洁白贝齿咬着下嘴唇,闷闷不乐的嘟囔道:“这也不能全怪我,主要是白云桑平时实在是太过分了,加上刚才明明我都被吓成那样了,结果还那样幸灾乐祸,我一时气不过,就突然想到了这个主意......”

      “所以你就把自己也锁在了里面?”白云山挑了挑眉吐槽。

      “那只是因为不小心的而已!还不是因为白云桑你平时太过分了,一直欺负我......真夏她们都还算后面渐渐熟悉后才开始的而已,我却是从一开始见面就被取笑了,蛋黄酱星人也好,其他的梗也罢,一直取笑到现在——”

      说到这里,白石麻衣心里更是忍不住充满了郁闷,她自认为长得还算漂亮,并不是什么不起眼的女孩子,虽说不至于自恋到认为全世界的男人都应该注视着她,但偶尔在暗地里却也曾自傲过自己的长相,并因此要求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因为长相比他人出众,而因此要求自己的努力也得跟上自己的外貌,女孩从偶像生涯开始的第一天开始便是如此,可以说是天赋与努力兼具的选手。

      但是当她第一次遇见眼前这个家伙时,却发现自己的外貌似乎和其他同年龄的女孩并没有什么差别,眼前的人看她与看其他人一视同仁,既没有惊艳,也没有厌恶,只是平平淡淡,平淡到让她一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这是比讨厌更严重的挫折。

      而且伴随着这种平淡挫折之后,还有源源不断的挫折因他发生,可以说女孩目前平常面临的大部分挫折与打击,都是来自于这个看起来懒散平淡的男人身上——

      “哪怕一直被欺负,好像已经成为习惯了,可也会偶尔想要就那么成功的欺负一次白云桑你啊。可就是那么偶尔的一次,却还是被我自己给搞砸了......”

      光线晦暗,女孩低着头眼睛盯着房间杂乱的一角地板,表情看不真切,只能隐约发现她的肩膀轻轻耸动,定睛看去,袖子外如白玉般洁莹的手指都在微微轻颤。

      声音越来越低,说出的话都似乎隐隐开始带上了些许的鼻音。

      白云山觉得有些不对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打断。

      “白云桑,欺负我就这么开心吗?取笑我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在意,只是单纯的不喜欢我而已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直接说出来就好了啊,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白石麻衣虽然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但也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你不喜欢的话,我会立马躲得远远的,根本不需要你这样拐弯抹角的来说明——”

      说着说着,女孩的声音却忽然大了起来,但却并非是生气或者振聋发聩的呐喊,声音中带着颤抖。

      不算明亮的光线下,白石麻衣越说越委屈,日积月累下的难受,憋屈,郁闷,以及心中的彷徨迷茫,挫折不解,都如同开闸后宣泄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迎着情绪便一股脑的冲上了头顶,最后化作了豆大的眼泪一颗颗的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白云山愣愣的看着她,一时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作何解释。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白石哭了白石哭了白石哭了?

      可她为什么要哭呢?前面不是还好端端的吗?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吗?那该怎么解释呢?还是直接道歉?

      看着女孩微红的眼眶,白云山只感觉自己平日里引以为傲的口才,却被那零碎的几颗泪珠刹那间冲进了心坎撞了个粉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空气一片沉默,只有女孩短暂的抽噎声。

      就在白云山心乱如麻之际,宣泄完情绪的白石麻衣也逐渐恢复了平静,发现自己居然说着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脸色不禁微红,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后抽了抽鼻子,立刻闷着声音道了个歉,转过身便去开门,想要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

      但她用力转了转门把手,想要将门往后拉开,却发现除了将门框上的灰尘震得簌簌掉落外,房门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

      女孩睁大了泛红的眼睛,吃了一惊。

      “门打不开了——”

      “啊,让我来吧。”

      白云山回过神来,也不去管刚才发生的事了,连忙让女孩让开,换自己上去。

      女孩识趣的低着头微微侧过一个身位,看不清楚表情,似乎仍旧有意避让。

      白云山也刻意让自己不去在意,伸手用力转了转门把手,却发现依旧是纹丝不动。他力气虽然大,但再用力下去门把手都快要脱落了,可房门仍然死死地卡在了门框里,仿佛被门外的什么障碍物堵住了一般。

      “哐哐哐!”

      撞击声响亮刺耳,但除了墙壁天花板上掉落了更多的灰尘外一无所获。

      又拿着手电筒仔细观察了一下,白云山才无奈道:“看来是设施太老旧,门锁已经生锈了,加上刚才你关门的那一下太用力了,应该是被震坏了。”

      “......那怎么办?”

      白石麻衣鼻尖微红,伸手擦了擦白皙娇嫩的脸颊上泪水划过的痕迹,噘着嘴闷声道。

      “那就只有等staff他们过来帮忙把门打开了......”白云山倒是不慌不忙,虽说有系统他随时都可以开门,但这种突如其来不符合常识的画面,除非万不得已,还是最好不要随便展示给小偶像们看才好——

      “对了,你有带手机吗?”

      白云山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女孩。

      白石麻衣下意识避开了他的视线,转过头去摇了摇头。

      白云山眉头一皱:“那就有些麻烦了,我刚才也没有带手机,所以我们只能等staff他们发现我们不见了,然后过来找我们这一个办法了。大声求救的话还是省点力气算了,这里离我们大巴所在的位置并不近,而且还有这么多重墙壁阻隔,连手电筒的光线都照不出去——”

      一边说着,白云山一边随便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地方拍了拍灰尘坐下,然后抬头一看,发现女孩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沉默一下后,白云山才犹豫着说道:“白石,先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吧,一直站着会很累的,对身体也不好——”

      “哦。”

      白石麻衣瓮声瓮气的答应了一声,然后才迟疑的缓缓挪动了脚步,小心翼翼的靠近,最终还是找了个离白云山不算太远的位置坐下。

      嗯,不是原谅他了,只是因为怕黑而已,离手电筒近点比较有安全感。女孩心中小声嘀咕。

      白云山却看着女孩的动作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白石麻衣咬着下嘴唇瞪了他一眼。

      白云山暗想你这副表现和小飞鸟那家伙还真是像,同样哭的时候说话瓮声瓮气的,同样喜欢瞪人,只可惜不能直接说出来,于是笑着歪着脑袋缓缓说道:“我觉得白石你这个样子反而挺可爱的。”

      “...哼!这个时候才来夸奖我,不觉得有些迟了吗?”

      白石麻衣脸色不自然的扭了扭如天鹅般细长的脖颈,皱着鼻子眼睛转向他处,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一副你继续夸我的可爱表情。

      白云山继续笑了笑,刚才那句话倒还真不是撒谎,女孩哭泣后的表情确实十分可爱,眼眶微红,脸颊上挂着泪痕,不仅有种梨花带雨后的娇媚,更有着一种清水出芙蓉的天真。表情娇憨,任性自然,与平常在外界媒体面前的高冷御姐形象有着极大的反差,让人看了一眼便久久难忘。

      眼见女孩已经平静下来了,白云山刚才的手足无措也渐渐消退,他思索了一下措辞,开口道:“夸奖当然是什么时候都不晚的,而且你现在的样子的确很可爱啊,哦对了,除了鼻子上刚才沾到点灰——”

      “呀——”

      白石麻衣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巴掌大的化妆镜,借着光线一看,果然看见了刚才开门时从门框上沾到的灰尘,连忙伸手抹了抹,才松了口气。

      旋即,女孩感受到了旁边传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身体陡然一僵,不自然的缓缓转过头去,光滑的脖颈处泛起了一片粉色,哪怕是光线晦暗的室内都已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仿佛春日暖阳下的桃花一般可爱。

      白云山倒是没有让女孩太过害羞难堪,毕竟刚才就是前车之鉴,担心她再次因为委屈突然间控制不住情绪哭出来,只好无声的笑了笑,便转移了话题。

      废弃旅馆内一片寂静,浑浊的空气中沉闷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白云山忽然道:“白石,对不起。”

      “嗯?”

      白石麻衣害羞的没有看他,只是轻微的转动了一下下巴的角度,借着化妆镜里的视角悄悄地观察着他的动作。

      “刚才你说的那些话确实有些道理,是我做得不对。”

      白云山继续道。

      空气再次沉默了一下,女孩才轻轻开口:“算了,我其实也早就原谅白云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是我突然矫情了点——”

      白云山无声的笑了笑,女孩温柔的性格他早就知道,只是听着这番话却不禁有些感慨,没想到这股温柔居然对自己也是如此的一视同仁。

      他思索一下,才说道:“既然现在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了,你想不想听听我的心声?”

      “什么心声?”

      “我第一次看见你时心里冒出的心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