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免费电影

      九月九,重阳大典按例举行。

      早上大臣们入宫,百官随잢皇上去祭拜祖宗,命妇等女眷就入宫给皇后、太后请安。

      众人先在凤栖宫里坐。

      叶筠的父亲和叔叔都追封了一品镇国将军,她的母亲楚氏和婶娘杨氏也都有一品诰命,故而W这会子二人都在场。

      三人还不好说话,只能˱眼神上交流了一二餡。

      晄 这进宫基瓂本也只是凑热闹,能与皇后搭上话的,也只有谢家、陈家、姚家、吴家,还有其他几べ位朝中重臣的家眷,不᡻过十来个人。

      楚氏也被问候了两句,倒不全是因为叶筠,而是因为楚氏乃功臣遗孀錬,皇后该做做样子。

      쎙 而叶筠격的婶母就没那么有存在感了爛,直接被略过。

      在皇后这里消磨䣎了半个时辰,众人就一道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

      叶筠是依旧没资格去的,只能目送着家里人跟着皇后走了。

      回了毓秀阁ヷ,就赶紧命人端来ථ些糕点。

      今天命妇进宫,请安也比往日早了些,她惯是不肯早起的,就没来得及用早膳。

      “美人慢点吃,等会儿夫人要来的,奴婢再命人准备一些。”南栀生怕她䁉噎着,赶紧递茶。

      鄆从六品的ꅃ婉容位份开始,按理,嘳妃嫔矩就能独居一处小.院,能独立接驾,到了重大ǿ节⣥日命妇入宫的时候,就能独自见一见家里人。

      叶筠和吴氏是够格了,可怜芳才人和敏才人这两位就没捞上机会。

      慈宁宫这边,太后就没久留众人,只说年岁大了,身子铡不济,众人喝了茶就都散敮了,只有陈家人留下。

      而后,那些有地方去的就各自去看亲眷,没地方去的,或是到皇后处,或是去御花园逛逛,都有奴才领着。

      毓秀阁这边,叶筠一早就命绘月去逧慈宁宫外ຓ头等袲着了,待楚氏和杨氏一出来,就直接领着到她这里来了。

      “美人,蕹夫人愧和二铼夫人到了!”白术妚撩开帘子뚿先进来通报。

      ﹲ叶筠忙就放下茶杯迎了出去。

      ‚其实鿍也就分别了三个月,但宫里不比别处,总叫人更思亲情切。

      “臣妇给美人请얉安!”楚駭氏和杨氏一进院儿就往下跪。

      叶筠快步过去就把楚氏扶住了,绘月贬也赶紧将杨氏扶着。

      “母亲和婶母不必多礼ळ,这里都是ﺠ自己人,别拘束。”

      뺞 楚氏含着泪点头,拉着女儿的手上下打量,见她᷂比入宫时候瘦了些,心里就不是滋味。

      杨氏忙劝,“好不容易䮐见着,嫂嫂可别顾着哭,平白叫美人也伤心。”

      “是是是,我也是一时激动了。”楚氏抹泪횈。

      椡叶筠づ也是鼻子发酸,挽着母亲的胳膊就往屋里去,又亲自给二人斟茶。

      朢 南栀和绘月带着人都退出ꭇ去了,留着她们三个说体己话。

      “母亲和婶母就不要一口一个美人了,听着ꖁ生分,还是像闺中那般叫我。”

      蜢 “好,都听你的。”楚氏獽紧紧拉着她的手。

      杨氏眼圈也微红,叶家人口简单,叶筠的父亲和叔父常年在军中,都未曾纳妾,故而这府里一直是妯娌两个互相扶持,关系就很好。

      “婶母没什么灃好东西给你,这些你拿着,宫里需要打点上下,花费都不少。”杨氏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謟信封塞过去。

      盒叶筠忙推辞,“我入탓宫就从家里带了不少,银子花着趁手呢,婶母턢留着ⷡ给ힸ弟弟妹妹买些吃穿,不用给我。”

      “好孩子,我看着你长唹大짛,也是当亲女儿的,你客气做薔什么?”

      杨氏不由分说的就屫把东西放到꿼了桌上。

      楚氏这会子也跟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来,也往女儿手里塞。

      叶鷮筠心里又感动又想笑。

      她是真的不缺钱,美人的月银是一个月五十两,她自己入宫带了一万两的银票还有一些碎银子,鲭真的一点不缺。

      但是正如杨氏所说,宫里打点上下确实要花不少,偶尔来个体面些的奴才,她素来都是十两、二十两的给,靠这么点月银,怎么够。

      뛴 “母亲不必担心我,皇上如今待我不错,还给我晋位了,赏赐也不少,但是我ᤒ在宫里头,光靠宠爱是不行的,家里也是我的依靠。”

      叶筠说着,神色就郑重了几分。

      “哥哥在军中一时半会儿的没삉有战事就不好立功,堂弟如今才十五,还有一年才能参加科举,我在后宫里家世就是个空壳子,这样是不튨行的,如今两位表哥是叫⮐皇上看在眼觮里了,母亲回去了定要与外祖父和웢舅舅说,既然是皇上看重,那就要依靠皇上,朝堂上无论是谁来拉拢,万万不可依附,叶家、楚家、杨家,都規要做纯ベ臣甦,才能保万事无忧熰!”

      这些话是必䉽须要掰开揉碎了说给家里听的。

      若是外祖憵家行差踏错,选了朝中权贵依附苎过去,就是辜负了皇上的心思,如今还能风光,日后皇上铲除世家的时候,都逃不过一劫。

      如今皇上看得起,⡜想培养,那就一门心思为皇上惝效力,才是上上策。

      馡⯑楚氏和杨氏都是聪明人,听叶筠这样一说,心里也都漏有数了。쐏

      她们是叶筠的依靠,可瘩叶筠何尝不是她们的依靠?

      如今家里的男丁都还小,建ࠔ功立业且有的等,如果叶筠能得圣宠,对家里扶持帮助一二,那就大不一样。

      至少能争取很多立功的机会,只要ࣧ她们抓住了,就能重新光耀门楣。

      说罢这些,楚氏就想Ё起一件事来,忙开口。

      “上回你让为娘查的那件事,当춟时去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娘不死心,얁一直疠叫人盯着,前两天徘竟有了些眉目,是那绿烟的巢兄长,他出现–了一回,去那男子屋里拿了些什么东西走了,我派人细细一查,这绿烟的嫂子的娘家堂妹的婆母的姊妹,是顺远候府里膳房的烧火婆子,这会不会......”

      “顺远候府,姚家?”叶筠蹙眉,“我与芳才人并无交集,也未曾交恶,我这家世对她也没威胁,这事怎么会与她有掦关系呢。”

      楚氏也疑惑,“兴许只是巧合몀吧,毕竟那人说是修屋顶滑下来摔断了脖子死的,还有邻居作证,也不太好查。”

      艃叶筠点头,这些事ㇲ都不会那么轻易看出端倪的,不过既然与姚뺶家有牵扯,日后还是提防着些。

      又坐了约么半个时辰,外头就来传话,说要开宴了。

      三人这才起身往摆宴的琼华殿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