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P115芽森滴在线观看

      周元想了想,又与于红脂商量了下,觉得蓬莱阁和鬼楼都可以交易,毕쇾竟他们这么大的势力,没道理看到有人拿出一点灵物就翻脸몯强夺。

      最后,周元选定了鬼楼,一来他们对路、识货,能卖出价钱。二来,他们处于这种到处都是潜在敌人的环境中,应该最爱惜羽毛,否则,人人都找他们麻烦,他们生意恐怕也做不长久。

      打定主意,周元一人准备进侉鬼楼,将于红脂和南溪留在外面,以防不测。

      他整理了下衣物,迈进了这鬼楼之中。

      这楼修筑的颇有鬼Ⰷ修风格,有点类似吊핕脚楼,通体漆黑,一层架空,两条楼梯通往二楼。

      셐 他上的楼来,摸了摸这鬼楼栏杆,发ᰕ现这玩意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阴气内孕,不眧触摸ឹ没事䎨,一摸上去就感觉一股阴寒之气直透肺腑。

      稖周元吃了一惊,连忙将手抽离,然后运转幻莲吐纳法,将真气运至手少阳经络,将这股桟阴寒之气祛除。

      接下来,他不敢乱碰了,规规矩矩的上楼。

      二楼䶇是半圈檐廊围뱁绕着一송间八角形制的房屋,周元推门而入,内里布置简单,只有一面靠墙的柜台,上面陈列这许多灵物,另一边则是空荡荡的,放置着一些座椅。

      一位有点虚幻的人賏影躺在一把摇椅中,正提着一壶酒往嘴里灌。

      这滎人明明就是魂体或鬼修,周元也不知道,他这样灌了,酒水会不会直接流下来。 ໟ

      椧但很显然,龒没有,那些酒水入了他腹,就消失不见了。

      ༫ 諛看到有人进来,那位鬼修来了兴趣,嘎嘎笑道:“䚳欢迎客人,想要什鉨么自己去选,我就不动了,老了,不想动了。”

      周元一头黑线,您都已经是鬼修了,本体可能都已经烂成骨头棒子能敲鼓了,还在斗乎老不老?

      不过他也没多话,走到这位鬼修身前,道:“前辈,小子不是来买东西的,是秇有一样灵物出售,看前辈是否有兴趣?䦄”

      “哦,有有有,闲着也是闲着,拿来看看,如果是好东西,你⊽放心,比搓泥丸的、装神仙的都能卖出个好价钱。”

      周元愣了下,ᯤ才反应过来,这搓泥丸的可能说的就是药师观杏林阁,他们卖的丹药,不就有点像搓泥丸吗?

      至于装神仙,当然就是三仙山蓬莱阁,他们以⍄仙山、蓬莱为名,可不就是装神仙吗?

      他想笑又觉得不好意思,忍着,反倒是那鬼修,呵呵笑道:“不错,小子,有前途४,灵醒,不像其他那些榆㨪木疙瘩,我说这两个,他们都不知道是谁。”

      他能说,周元却不敢搭话,只是将那只剩四分之一瓶的异化浊酒拿了出来,道:“前辈看看。”

      那鬼修一开始不以为意,接过小酒瓶,随手就拔开了盖子,ᅵ岂料,这盖子一把开,就有⤹一道黑气冲了出来,糊了这鬼修一脸。

      不过以这位的修为,自然不会被这玩意难倒,只见他眼睛一亮,嘎嘎뫬笑道:“好东西“,只见他ﰺ张口一吸,那黑气连带着亘瓶中剩下的液体被他一口气吸干净了。

      那一口吸进去,蝁周元只见他浑身黑气暴涨,形成无数幽黑人影四处奔走,要脱离他的身体,可是这种逃跑,暉又只能在其身周三尺活动,离着周元都有一寸的距离。

      周元知道,这是他刻意压制,免得殃及到自己。

      过了片刻,他打了一个饱嗝,吐出了一口废气,这气五颜六色、色彩斑斓,周元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敊猜想或许就是引诱修士心魔的东西。

      랁 打了一个饱嗝之后,那些黑ꏊ影被他全部吸回了身体之中,笑道:“不错,不错,好东西,小子,还有吗?”

      “回禀前辈,这也是晚辈在䐌一处洞府发现的,原本有一瓶,不过大半都被晚辈用了。”

      “用鷼了?你一个未筑基的小家伙怎么用?喝了?还是给了你身边的鬼修?”这鬼修来了兴趣,这东西他都둝有点上头,这小家伙怎么用?

      对他能看出自己身边跟着鬼修,周元不蛏意外,南溪修行初成,身具鬼气,不붑是那么容易清除的,尤其对他这种笃定是金丹修为以上的鬼修来说፴。

      “没有,被人追杀,在山洞中洒在了水中,让跟在后面的追杀者吃了个小亏。”

      “浪费啊,早说我帮你出手啊,剥皮拆骨、挫骨扬灰我样样拿手啊。”

      周元笑笑不说话,这鬼修又开口了:“有配方或者制造方法吗?”

      “看前辈能出多少价了?”

      “哦,真有?哈哈,价格不成问题,你想要什么?灵材?符钱还是功法?”

      “晚辈认为还是一项一项的算吧,那小半瓶灵酒前辈出多少?换成符钱。”

      “那玩意滋味不错,换成符钱的话,给你300枚三窍符钱,怎么样?这基本上是一ԕ件金丹中期灵材的价格了。”

      “多谢前辈!”

      “那配方呢?”

      “这配方实际上是一种灵酒配方,原本是要埋在地下턈,吸收地脉之气,吸收地脉之气而不断纯化的。原本过程需要三百拓年才能正式形成。”

      “只是这过程中,那门派被灭,地脉被迁移,死气煞气淤积,而将灵酒染成了如今的模样。”

      ᱺ“我告诉前辈配方,只是那灵酒的配方,能不能成,晚辈不能保证。”

      “哈哈,放心,哪种金丹级灵物不是耗费几百年才成,有뤐机뀏会就ꛋ行,相信你也不会骗我。”

      周元心知这是眼前这位鬼修在警告他,他连忙微微躬身,道:“岂敢欺瞒鬼国大修。”

      说着,周元就将浊酒配方Ԏ说了出来,反正他得到时那灵酒门的也没说不让卖。

      那老者听后略微思￲考了下,짡一椝拍不存在的大腿道:“妙啊,用的材料都不是高阶材料,却互相搭配,更重鑅要的是,能在孕养过程中吸收地脉之气,排出杂气,升华酒液。” ꩓

      “不错,不错,单这塠配方就值了,这样,我给你五百三窍符钱,怎么样?”

      ꫋ “多谢前辈!”周元大喜,八百三窍符钱可以买一件稍微好点的金丹法器껵了,再怎么看也值了。

      괢 那鬼修直接手롞一伸,从柜台后摄来一只储物袋,从中数出八枚四窍符钱,丢给周元,道:“便宜你了,小子!”

      符钱就是符篆,每一枚符钱就是一道可以鴹使用的符篆,其中一二三窍代表着筑基期癉前中后期法术,四五六窍坤代表着金丹期法术,至于七窍以上,那就㘍是特别珍贵的元神期玉符了,不比同级法宝少多少,没人会拿出来交易的。

      就是符钱,用得最多的也就是两窍三窍符钱,这都是筑基期的符钱,四窍以上就颇为珍贵了,除了大势力之间,散修很少交易,其价格也ཐ有点溢价,一枚四窍符钱大约能换120⟆枚三窍符钱,就这样,平白让他又赚了几十枚。

      周元想了想,问道:“前辈,可有《鬼王经》这卷典籍对外出售?”

      “这么乱大街的典籍。当然有,从筑基到元神都不缺,甚至《太玄经》、《辰漏经》的金丹以前部分,我这都有,要不要?”

      周元摊了摊手,道:“晚辈就这么点符鋌钱,还要在这安身的呢,前辈就不要诱曂惑我了,我想买修行至金丹的部分⍌。”

      “盢哦,那我这还有一卷禁制《玄阴幡》,是这经中配套的神通法术之本,有⹆了룞这东西,一切뾳相应的法器詠祭炼都有路而循,要不要?”

      쥐 “请前辈开个价?”

      “5枚四窍符钱!”这鬼修露出一副敲竹杠的表情,周元当时就想转头离开,道:“这价格太高了?”

      “你能得一个修为高强的鬼仆,这可是少数能陪伴修士成长,而不会引起各方反感的方式,你不要?”

      契周元一副便秘的表情:“那丫头不是我的鬼仆,至于战斗,ꟈ我觉得还是依靠我自己靠谱点。”

      “前辈要不降点价?”

      “功法只要一枚四窍符钱,在搓泥丸或者装神仙的那里都有,但是《玄阴幡》的禁制,即使当年辰漏观和黄明朝廷,也ኽ是极少授予的,我们輞也是花了大价钱才弄到的。”

      对此믶,周元헝不置可否,不论当年怎么弄到,现在鬼国的鬼修,只要有意的,肯定人手一ር份,实在不值得。

      怱 想了想,他还是没买,只是拱了拱手,道:“扫既然如此,晚辈囊中羞涩,就此告辞。”

      那鬼修见他没有买的意思,挥了挥手,示意他自己离开。

      ﶸ离开鬼楼벿,他才松了一口气,说不紧张是假的,没想到这位鬼修倒是意料之外的好说话。

      暠 ళ出了鬼楼,与于红脂汇合,他道:“接下来我准备去蓬莱阁买一件舟状法器,你有什么需要的灵物吗?你上次说的那铜镜祭炼需要真火真水,不知道这点钱能买到不?”

      于红脂笑笑,道:“不急,当务之急我们是先买灵舟,至于真水真火,我父亲说这东西有价无市,想来除非青莲大会,否则没有机会出现的。”

      周元点繨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而朝蓬莱阁又去⒍。

      这蓬莱阁位于大东山的西方,面朝螌太湖Ⲁ湖面,周元隔了老远就看见这栋建筑了,떮醒目无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