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团选拔赛的女导师

      杀……喊杀声阵阵。

      想要逃走就必须突破包围圈。

      于家人大部分햳都选择返回方向,冲向쿊那六位⩤拦路䫔青年。

      李傲冷冷看着冲过来的于家族人,沉气不动,紧了紧手中长剑,准备杀敌㑕。

      刀剑齐至,于家人攻击狂暴。

      ꒯李氏众人不闪不避,只看准来敌要害,挥嫁动兵刃攻击。 

      惨叫声不停响起。

      一个接一个于家人倒下。

      “不好!”

      眼见这些人也同样不躲闪ꑖ攻击,刀剑不入,于山大惊,转头四顾,身子一墟纵冲向峭彏壁,在绝壁上一点,越过众人,发力狂奔。

      “王八蛋!”李傲大怒!

      那人是炼㕮窍境高手,还是主事人,哪里能让那王䳶八蛋逃走ꭩ,他当即转身就追。

      䜯 ……

      天门峡外。

      一个上百人的马队停下。

      为首的正是向钱东汇报消息的青年,这是钱家人马。

      “哥!怎么停下?”研

      一位相貌绝佳,看上去充满朝气的少女打马上前询问。 䐲

      “天门峡适合埋伏围攻,风险不小,我们与山贼有仇,必须小ꐏ心,得探明情况再过⪽。녢”

      青年溺爱的看着少女,耐心解说情况,这是常识。

      “哦!뤧那迈我去查探。”钱家少女敐眼睛一亮,主动请缨。

      “你只是内气圆满,还不够资格,等你进入炼窍境,我就指派你去,所以努力修练吧!少女!”青年笑道。

      “哥哥真坏!不理你啦!”少女吐舌头,扮鬼脸,可爱之极。

      就在青年想指派高手前去查探之时,便见于山亡命狂奔而来,后面有一青年执剑狂追。

      “什么情况?”青年大吃一惊。 

      难道于家人럗马遭遇埋伏?山贼已经猖狂到这个㏐地步吗떔?

      “山慗贼埋伏,速速助我。”

      见到前方是钱家人ꛖ马,靤于山大喜,狂吼出声。

      听得如此,钱家人马动起来。

      “御兽城李氏办事!闲杂人ⶾ等退避!”李傲狂喝一声,他可不想被人误会是山贼。

      什么?御兽城李氏!

      于山脸色狂变,大吃一惊,这媎特么是怎么回事?

      李氏这么强大?怎么可能?

      “李氏人员追杀于家人员?”

      ᒔ钱家青年都听蒙圈了,他们此行可是揃去保李氏不灭族的啊!

      此事疑点重重,可不能偏听䤰偏信,他手一挥,﵈示意钱家人马将两人围起来。

      “李氏少族长李傲在此,阁下可是钱家少族长钱骄!”

      李傲看向为首青年,有些印象,곱顿时大为宽心。

      “少族长,是李氏李傲没错!我见过他。”一位钱家人员呼喝一声,确定下来。

      “一个傲一个骄!傲骄!骄傲!嘻嘻!”钱家少女笑了起来。

      钱骄闻言脸色一红,瞪了少女一眼鮡,开口问道:“李兄,你这是在做什么?”

      “自然是杀于家人,钱少族长且稍等片刻⽶,待我杀了这人再说。”李傲看向于山。 耞

      “钱少,这人绝不是李䀘氏族人,肯定是假的,快救救我啊!”于山惊得连连后退。

      悂 “你们于氏要灭我李氏,却连我这李氏少族长也不识!你太让我失望了。”李傲冷笑。

      一个小家族!谁特么要去知道他们少族长是什么样子的。

      你失望个球啊!

      “你不要过来!滚开!”于山连连后退,急得冒烟。

      “今当初于常来截杀我们时,多么气势䨂凌人,你看看你,连条落水狗都不如,这是大家族该有的气度吗?”李傲调侃道。

      “滚开!滚开!”

      于山不敢面对李傲,快步冲向钱家人,挥剑乱扫,想要逼退众人,夺路继续逃跑。

      钱骄看騑得脸色凝重万分。

      堂堂于家主事,炼窍境高手于山,竟被人吓得不敢面对,这是何等的恐惧啊!

      붟叮……金铁交加奒声不断。

      ⶃ钱家人自然不会放走于山,他们不下杀手,却死死拦住。 킪

      李傲一个闪身,㋥长剑一展,白芒闪ᇞ现,一股出神入化的剑境出现,一剑正中于山胸口。

      鬘 “内气境!剑招出神入化,有那么恐怖吗?”钱骄不解。

      臞 这种实力程度,以于山的实力,绝对可以战而胜之,怎么惊慌失措到被一招杀死?

      “恭喜李兄灭杀大敌!”钱骄回过神,面带笑容,拱手道喜。

      닣 “钱少族长,我李氏要灭于氏家族,得麻烦你䔖们善后。”李傲笑잉了笑,丢出个炸弹。 馮

      ᚅ“什么?”钱骄怔住,一度以为听错!这怎么可쌣能? ỽ

      “你这人也ѡ太狠了,杀人不眨眼,还要灭人全族。”少女只看到李傲欺负于山,有些看不下去鍰,便出声指皰责。

      “姑娘是請?”李傲䡑皱眉。

      “这是我妹妹。怉”钱骄介绍道。

       䜭“钱姑娘知道于家怎么压迫我们的吗?”李傲反问道。

      “知道!派你们去送死。”钱家少女如实作答。

      “那你不该说这话!”李傲指责少女,又说道:当初在无尽山脉中被风狼群包围时,我就说过要杀于光全家。” 鷰 핰

      “你这人也太霸道,说杀人全家就要去做啊!”少女反驳。

      㡲“对!说杀他㽛全家就杀他全家,这都是被逼的,渻于家不是也要来灭我族么?他们难道不霸道嘝,不该死馷?”李傲耐着性子解说。

      尀 少女哑口无言。

      他们本汣来就是要来保护李氏不被灭族的,自然知道情况。

      “李兄,莫说你们能不能쭰灭亡于氏,单就善后之事,鄫我们就很难做到啊!”钱骄很是为难。

      “无所谓!于家人员尽灭于錤此,你们又出现在此地,别人只会仹认为是你们做的,待得你们跟于家斗得两败俱伤,再来求我好了。”李傲笑着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奸诈?我们好心帮忙,你要陷害我们!”少女气得冒烟,好个人心险恶。

      “于家针对我们,全因你钱家而起,你们不肯善后,你还说风谅话,做不做随你们,今后再来求我可不容易。”李傲很恼火,抓起于山尸体就要走。

      “你个混蛋!你们只是个小家➘族䃺!哪用得着求你!”少女气得韃胸膛起伏不定,像在吹气球。

      “你既如此说,你们若来求ꁂ我,我要你!”李傲更ꢔ为恼火,丢下话快步离开。

      “登徒子!”少女气得满伀脸通红,恨不得一剑刺死他,转头看向钱骄:哥!

      钱骄脸色沉重!不作理会。채

      뫷 අ他心中清楚,他们被拖下水了聡,麻烦大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