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桃看图app ios

      桑州城外的荒郊很落寞,陈禹孤零零地身影,⑻纵在悬崖峭壁上下到官道上,然后就一个人影连续在官道纵跃믻,他的脚每点一下官道上的泥土,官道上都扬起尘埃,只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쏅线中,官道上也没一个㿧人。

      ……

      ……

      木晚晚还在昏迷着,她身边的那头矮脚马悠闲地吃着青草診。

      树林上陈禹的身影接连在树冠上纵了几次,那被他踩⡸在脚下的树叶哗哗啦啦地响动着,像是在树冠上荡出了一条水痕。

      陈禹的身子从树冠上纵跃下来后,他直接到了木晚晚的身边,将她搂抱在怀中,横放到矮脚马的背脊上。

      但是陈禹的脑海中,却在寻思着那神秘女子的事儿,那神秘女子到底是谁呢?与南夏的三大宗师有没有联系呢?那个驾驭木꽧筏子的年轻人又是谁呢?为什么会和神秘女子一同走了呢?

      陈禹今日头一次见这神秘女子,对神秘女子所知甚少,但是在南夏೪京都早就有这样的传闻,市井之中就有人说过,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只是纵身出手间,便将几个泼皮无赖打倒。

      虽然没有人见过神秘女子的真面ꄢ目,更没有接近过萜她,在南夏京都的传闻中,凡是接近这神秘女子的男人都死了,到了最后只留下惊艳的故事。

      说这神秘女子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凡是男人见了一眼,都会被迷惑住的。

      说是有的富家公子哥只隔着面纱见了这神秘女子后就已经茶不思饭不了,整日里魂不守舍,忘了自我。

      这到底是传说,就像是街头巷尾的长舌妇,总是喜欢乱嚼⬪舌头根子一样,总是把一些惊奇和惊艳的事情夸大,夸大到具有神话色彩。

      由于今日见了神秘女子,陈槂禹对神秘女子是有印象的,这神秘女子绝对不是什么神仙,更和仙女搭不上关系,这神秘女子只是一个武林檬高手,但是她具体是那门那派的,这就不得而知了,在陈禹的脑海中,总是怀疑这神秘女子和南蠝夏的三大宗师有关。

      陈禹不能肯定,南夏三大宗师的身法和武功套路,陈禹从来都没有见过,若是牵强将这神秘女子和三大宗师的某一位联系,陈禹是无法判断的,但是只是凭借着当今武林中罕有神秘女子这样的高手来看,陈禹又觉得这神秘女子就是三大宗师的门徒,或者亲人一类的。

      那么到底是那位一大宗师呢?

      陈禹想着,头就有些疼,南少林无量法师修练的是易筋经,那个武当叛徒,修练的是一套流云Ք剑法,而那个魔笛的苗人修炼的小퐅魔相神功。

      南夏的三大武学宗师虽然武功之途千差万别,但是终归又是了不起的大家,像是神秘女子这样卓越的武者,兴许就是三位大宗师之一门下袈弟子。

      陈禹牵着矮脚马缰绳,身影孤寂地向桑偔州城门走,矮脚马鼻孔打着响鼻,似纔是极不情愿地跟在陈禹身︶后。

      桑州城门越来越近,陈禹脑海里的想法撜却一刻也没停止过,他还在想着刚才的事儿。若是那神秘女子不从悬崖上跳下去,和他交手,那他们之间会谁胜谁败呢?喕

      他无法得出答案。

      ——————謔———————

      别速激台明白了耶真的意思,只在马上双手一抱拳头,然后来回纵马在军阵前挥舞着马槊,嘶吼着道:“兄弟们,三王子有令,随我从左侧迂回进攻部ヂ落。” 厮

      军阵中一个个拐子马骑兵兴奋的举着手中地长枪嘶吼着,“迂回进攻部落迂回进攻部落……”

      纵马在军阵前桳的别速激台一挥手쐲中的马槊,指着天空嘶吼,“出发。”然后纵马就向着左侧则奔驰而去魾了。

      一千人的拐子马骑兵就像是潮水一般,跟随在别速激台纵马奔驰而去鐌。

      ……

      䢸 ……

      耶从勇见此,手中长枪虚指耶真,然后说道:“那位愿意在陷马坑间去取耶真那小ﮒ子的狗头?夶”

      鉴于上次与耶真交手时忽而纳差,差不点就掉了脑袋,这时耶从勇嘶吼时,忽而礍纳差鮳却觉得甚为的羞愧。他只是低垂下头颅,一双手中的板斧很不自然地垂落在他的身侧。

      就在耶从勇话音落下,四周就像是死了一般的沉寂,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战。

      耶从勇愤怒了,他单手一勒住马缰绳,然后双腿一夹马腹,这马儿撒开蹄子,就在几百人的军阵前撒开了欢儿。

      唏唏律律……

      般 耶从勇怒吼道:“何人愿意去助我取了耶真狗头。”

      忽而,在军阵前方,一个白袍白甲的小将,挥舞着一杆钩镰枪纵马就冲出阵来,同时在口中嘶吼着道:“大王子,我图灵海愿意为你取耶真狗头。”

      ᫠话间,图灵海的쉻坐骑就从耶从勇坐骑身边飞纵了出去,几百人的阵中更是欢呼起来。

      “图灵海⪕必胜图灵海必胜……”

      几百素慎骑兵挥舞着兵器,兵器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而每一个素慎人的面孔都有大小不同的光影闪过。

      耶从勇突然勒住马缰绳,马儿唏唏律律嘶鸣几声停在几百素慎骑兵队前。

      耶从勇一挥手中的长枪,就在长枪虚指着苍天的时候,保他声嘶力竭地嘶吼着,“儿郎们,愿意随图灵海取耶真狗头之人,我耶从勇必定有重赏。”

      就在耶从勇话音落下之ෲ际,从队伍中,立刻就纵出几줳个素慎骑兵出来,只见这几个素慎骑兵个个盔甲锃亮,手中兵器更處是同时挺举着指向前,纵马从军阵各处飞奔了出来,紧随着图灵海向陷马坑奔驰而去了。

      唏唏律律……

      图灵海顀纵马从两个陷马坑的空隙间窜了出去,而紧紧跟随在他身后的几个素慎骑兵则依次尾随着图灵海。

      耶山海见此,竟然不断地挥舞着一双锤子嘶吼起来:“儿郎们都给老子吼上几声,也让那小杂种知道我的哥哥耶从勇才是草原未来的主人。”

      几百个素慎骑兵在马上纷纷挥舞着兵器,嘶吼道:“耶从勇草原之主,耶从勇草原之主。”

      耶山海和耶从勇同时狂笑了起来。

      ……

      磽 Ϸ ……

      然而在数百米开外的耶真却异常的淡定,他只是目视着纵马而来的頽图灵海,在心里暗暗地查着数,二百米,一百五十米……眼瞅着图灵海就要到了耶真近前,耶真突然从马侧取下长弓,只在随手从箭囊中抽出一枝羽箭来,拉弓射箭动作迅速,一枝羽箭嗖地一声就笔直地射了出麎去。

      图灵海见此,双瞳孔突然一缩小,两个黑黝黝的眼瞳,就像是生在他眼珠中的两个黑点一样,而那飞射而来羽箭的影像却像垫是映画在他眼瞳中一样,只在他双眼中闪过两道芒影,就将他的眼睛都占据了。

      只在这羽箭马上要射到图灵海的胸膛上时,这图灵海一挥手中的钩镰枪,就将这钩镰枪横在了自己的胸膛前了。

      呼……图灵海的手腕一抖,这钩镰枪竟抡动起,一时间竟然将这图灵海前胸竟然被这钩镰枪的枪影罩住了。

      沧叮叮当当几声脆响后钩镰枪竟将羽箭磕飞出去。

      图灵海在这时突然将手中钩镰枪停住,钩镰枪枪尖儿虚指着耶真嘶吼道:“狗贼,这点算计也想要爷爷的命吗?톛”

      图灵海声如洪钟,但是耶真却连话也不搭,只是平躺在马背上,随手又从箭囊中抽出一枝羽箭出来,然后却用脚尖顶在弓上,又犮用手拉弓搭箭,整个长弓就삳平放在自己身体上,然而这长弓弓弦却被拉满。

      耶真突然一松手,弓弦嗡地一声回弹回去,那弓弦的羽箭䎟嗖地一声,就紧贴着耶真的胸前飞射了出去。

      图灵海突然一愣,这一箭可非同小可,这一箭却不是冲着人射来的,却是向自己身下的马儿射来的,若是自己放任不管,他身쿐下这马儿必定被射死,若是管了,只怕这马儿会受ɡ惊。

      钩镰枪在马头前抡动,先不说钩镰枪带出的呼呼风声,就说锃亮钩镰枪枪上闪闪发的光㫘,也能够晃耀马眼,让马儿受到惊吓的。

      这又如何是好?管与不管这羽箭都是㑯一个问题,而晕且这羽箭飞졇射来謤的极快。

      正在图灵海畏难之际,耶真突然又从箭囊中抽出另外一枝羽箭,然后像是刚才一样又拉弓搭箭准备射击了。

      图灵海无奈下,只能硬着头皮应付,只见他身子一歪,身子一下子就ᒟ横斜到马侧,然后手中的钩镰枪斜着伸出,正好在马上挥﬙舞了一周텿,叮叮当当,羽箭被钩੔镰枪的弯勾勾飞,但是这钩镰枪枪身上的晃耀出来的光芒,却让这马儿慌张了,这马儿唏唏律律嘶鸣起来,然后前身仰起,前脑蹄子连续地蹬出了几次。

      图灵海紧紧抓住马缰绳,尽量不让自己的身子从马侧掉落到陷马坑中,若是掉落到陷马坑中,那后果是鮔不堪想象的,图灵海知道在陷马坑中有什么,那在坑底地面上被刀削尖儿的木棍,一排排的插在了坑地。人一旦掉落到陷马坑中,那么后果只有一个被削尖儿的木棍刺穿了身体。

      看到这一幕,耶真嘴角轻微地撇起,目光中流露出狡黠之色,随即궓又将弓弦松开,弓㕬弦嗡地一声回弹回去,羽箭又贴着耶真的胸口飞射了出去。

      嗖地一声刺耳鸣音中,羽箭笔直地激射在仰身登踹马儿胸口上,却一点给图灵海反应的时间都是没有的,这马儿嘶鸣突然停下来,一双前蹄子却也不落地,双眼开始变得涣散,身子一斜就向着陷马坑砸了下去。횂

      图灵海想要纵身解脱,但是一切都太晚了᠐,这马儿砸落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却没给图灵海一点反应的时间,就被马儿像是小山一样的压住,直把陷马坑外铺散的青皮砸塌后,连人带马一起掉到陷马坑中去了。

      陷马誽坑中传出一声惨叫,然后就没动静了,此时一看方知事情原委,在陷马坑中一排排的木棍尖儿端上,图灵海的身子已经峜被木棍尖穿串了,而那匹马儿就在图灵海身边,此时的图灵海死状甚惨,仰面朝天,面色惨白,嘴角上殷殷流淌着鲜血,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中充斥着血丝,涣散的眼神虽然盯在天空中,但是却仿佛并不相信这件事一样,ラ迷茫而充满着难以置信的神态。

      頩 蔚蓝天空中,有几朵淡淡的乌云在飘逸着,而那耀眼的太阳就在淡淡乌云中发散着炙热的光芒,光影透过乌云,仿佛透过少女身上的黑纱晃亮出万丈光芒出来。

      끭在图灵海身后的排成一排的几个素慎骑兵却没有因为图灵海的嘐死而停下,反而越加加快了纵马的速度了,只当先的一个素慎骑兵挥舞着兵器,虚指着耶真吼道:“拿命来。”

      其余几个跟随在他身后的素慎骑兵也纷纷嘶吼:“拿命来!” 䇒

      쥜 然而这ਡ耶真却毫不在意,只是从马上做起,再将长弓背挂在马侧,然后手中的铁枪一挺,虚指着纵马在最前的素慎骑兵,双腿一夹马腹,就迎着这个素慎ꦫ骑兵纵马而去了。

      这时耶真才嘶吼着:“若是要本王子的命,你们还差了些火候。”

      这个纵马頋在最前的骑兵嘿嘿冷笑两声,然后却也不再多说话,只是一挥手中的长刀膈,拍打在了马的屁股上,这马儿受惊唏唏律律嘶吼㚺着向耶真奔来。

      耶真挥手就将手中的铁枪投射了出去,这铁枪᫋只在空ꀀ中呼地一声响,就激射在了纵马在最前的㗨素慎骑兵胸口上。 䝐

      这素慎骑兵没有想到耶真的动作和速度竟然有这么快,只是在举手投足间就可以要了自己的性命,只是瞪着眼睛,死定定瞪着耶ᥞ真的面容耸动了几下嘴,从他口찪中就喷射⢡出一口鲜血。

      但听得噗嗤一声,这个素慎骑兵口前的鲜血,就像是一蓬的血雾一样散去。

      此时耶真双腿用地夹了一下马腹,这马儿竟纵身跃了起来,只是一眨眼就在空中飞跃出十多米,到纵马奔驰最前的﷪素慎骑兵前落下蹄子,这时耶真随手一探,就将插在死亡素慎骑兵胸膛前的铁枪拔了出来。

      然后他抡动着铁枪,直接砸在死亡骑兵的脑袋上。就听得砰地一声཈响,这素慎骑兵立马봥就摘倒到马下去了,砰的一声,掉落到陷马坑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