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口2019总人数口

      午后。安乐侯府。

      一辆华篷马车缓缓停下。

      晓青挑开车츔帘,卓容轻飘飘跳下车,伸手又捏了晓青脸蛋一下:“还是那么慢,猾我就ᱴ奇怪了,去别㭠处,你把车梻赶的比⡠兔子还快,一去安乐侯府,你就赶得比乌龟还慢,这是为何?”

      晓青打开他的手:“看᷈心情,有毛病么?”

      卓容对她摇了摇头,然后一本正经地扶了扶公子冠,摸了摸光鉴的头发,掸了掸白衣,正了正黑斗篷,然后,才挂着纨绔子弟的笑,走向府门。

      一晃十日,又是䔌他给未婚妻问安的日子,所以,两人从塞北风味酒楼出来,就回家赶了车过来。

      门口两军士相视一笑,赚钱的日子又到了。

      굔 卓容扔了两块银子过去,两军士接了却没让开。

      卓容皱了皱眉,要开骂。 㒀

      ⟄拓 一军士忙笑道:“卓少爷十天٢没来,想不想知道侯府的几条大消息!”

      卓容又扔了两块银子,“说!” ꗑ

      晓青瞪他一眼,咬唇道:“败家子!”

      军士接了银子,眉开眼笑地说:“第一条,有新罗王子带人入府讨帐,三天一次,今天正好第三次。第二条,上次要탾帐짲,侯府夫人因气郁ᖌ结得中风了,至今未醒。第三条,新罗王子要用高仙儿抵债。”

      “嗖!”

      卓容身形如电冲进门去,速度之快竟拉出一道道残影。

      “等等我!”晓青一跺脚,追了进去。

      卓容一进庭院,就听见兵器交击的打斗声从第二进院落传来。

      他立即冲了进去。然后,他就看清院内场景。

      场地上,东西方向站着两帮人。东面是侯府的人:安乐候高藏,公主高仙儿和侯府子弟及一众侍卫ܜ。西面站着十数个新罗揎国服饰的人,中间的一位正是新罗王子朴太善。

      场中间,有两人正用刀剑恶斗,似是棋逢对手᎜,ﰑ斗得不可开交。

      卓容见高仙无恙,便安下心来,慢慢走了过去。 뾩

      来到高藏面前,他行了一礼:“参见王上!”

      高藏四十多岁,剑眉星目,耳大⊋额宽,高Ȉ贵范尽显。

      “小孩椁子,别胡说,我们如今已是囚徒,别逞口舌之快,而惹来杀身之祸!”

      䥦卓容应声受教,便走到高仙身边站定。

      둘高仙儿吓意识闪开一步,炛冷冷说:“你又来做什么?”

      卓容嘿嘿一笑:“听说府里有事儿,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㙅“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能帮上什么䝛忙?”高仙儿都懒得看他,目光专注悰地看着场中,“我高句丽王族虎落平阳被犬欺!탲真是天不眷顾,猛士不在,놦无力回天了。”

      츑卓容正容道:“不会的,有我在,一定让高句丽东山再起!”

      “你是不自量力呢?还是在逗我开心呢?你舖这样说,更让我感觉到恶心!”高仙儿쐪咬牙切齿地说。

      卓容讨个无趣也ᮢ不在意,回头看凍到高誅仙的哥哥高泰也在,便问:“大兄,这是怎么回事?”

      高泰二十五六岁,瘦高的个子,有一双很迷人的单眼皮儿。他平时对卓容还算不错,听他问起,叹了口气,道:“我刚出生那年,我高句丽王朝征讨契丹,向新罗借了十万担粮草,本来新罗是我们属国,说借就是征缴,可现在我们灭国了,这新罗王子⼅却拿文书来讨帐,要一万两黃金,我们当然没有也不可能还他,他便在府上作闹,䞹上次来,﫰把我母后气得中风了,今天냢又来,改变了方式,要和我府赌斗,三局两胜,若他们输钱不要了,若他们赢,就拿高仙儿顶欠债,现在㮵是第一局。”

      卓容这才明白,这是黑瞎子敲门熊到家了。他们抈的目的其实就຅是要抢高䠏仙儿,这朴太善没安好心。

      “高仙若被新罗国得到,命运将多么凄惨!你父王怎么会同意?”

      ⵕ高泰又重重叹了口气:“是仙儿同意的,她不想这个家被他们毁了!现在就看我们能不能赢了!ꃦ”

      正说着,场中传来一声痛乎!

      侯府的人兴高彩烈地欢呼起来。

      卓容转头看去,是新罗人廉败了ẩ,高藏的贴身卫士金剑正用剑尖指着对手的咽䲔喉。

      卓容知道高藏身边有两个绝顶高手,一읹个是金剑,一个是金刀,两人当年是高句丽王宫的正副侍卫统领。

      “第一局,我们败了!”朴太䕆善漫不经心地说,“第二局঎开始?”

      高藏身后立刻闪出一个中年人,黑욁衣冷面手握三尺倭刀,一身杀气。

      卓容认识,这位正是金刀,功夫与金剑不相上下,都内力境巅峰高手。

      而卓容看到新罗那边走出的人,不禁为金刀悲哀,因为这名新⹦罗人是真力境一重的高手。

      果不其然,两人交手三招,金刀的刀飞上半空,人也被一拳击飞……

      朴太善向高仙勾勾手指:“按照事先定好的名次,第三局该咱俩决定胜负了,你出ﻛ手큓吧!”

      高仙儿拔଻出配剑,就要㢞往上冲,被卓容一把拉住:“你不是他对手!我替你们打吧!”

      “滚!”高仙儿怒佗了,“我上去还有点希望,你上去不等于把我往火坑里推?”

       她榎甩开卓容的手,一跃而起,一柄剑凌空向朴太善佝刺去。

      Ἇ 她身着彩衣,衣袂飘飘,宛如飞天一般曼妙,把卓容眼睛㮳都看直了。

      랖朴太善也在看高仙儿,也似被高仙的美惊呆,眼见剑尖己到了眉心……

      ᄫ 侯府的人叫好声鰂都己响起。

      但这时,朴太善突然出手㠧抓住了剑身,对Ф,就是徒手抓住,让剑不能前进分毫,他的手像铁爪,居然毫发无伤。

      满场皆惊。

      卓容也吃惊,徒手抓剑真ಉ力境的໰修者都做不到,这家伙难到灵力境櫎了。

      “这是铁沙掌的功夫!”猡早己挤到他身边的晓青说,“自小手打铁砂,把手掌练的钢铁一般硬就成了。”

      卓容恍然,他看了一百多年书,知道许多神奇的功夫,但偏偏没记载铁砂掌,估计这功夫不入流吧。

      敦 高仙儿内力五重的功力也不是盖的,她立即旋转剑柄,破了这一招,两人剑来掌往就战在一处。

      本来朴太善功高一筹,但高仙儿是为自ಋ己命运之战,招招拼命謊,竟战了一个击鼓相当。

      卓容却看出高仙儿胜不了,她内力不如朴太善强,久拼必败。

      果然,高仙被朴太善抓住一个破绽打飞她的ꮪ剑,锁住了喉。

      · “你输姉了!”朴太善得意一笑,“从此你就是我的床奴䵬了!”

      “痴心妄想,我就是死也不会如你所愿!”

      “愿赌服输풜!难道你想耍赖?”

      㫭 “放开我,高句丽人一诺千金,我和你走!”

      朴滱太善放웓开手橴,对侯府人大笑道:“你们的公主是我的奴仆,十万担粮换个公主也不错啊,哈哈哈!”

      他看着侯府人苦逼着脸,越发得意。曾经新罗国一直被高句丽国奴役,今天,终于可以蹂躏他们的公主来撒气了。

      “你要⹃带走我的老婆,经过我同意了吗?”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进他耳朵。

      朴太善錐回头,就看见卓容一张结霜的脸。

      “哟!这不是喜欢闯女茅厕,连女生都打不过的废物吗?怎么连你也想和我抢女人?”

      朴太善一脸虐笑。ඩ 㩳

      卥⧤卓容道:“不是我要和你抢女人,而是你用下流无耻的手段抢老子的未婚妻!짋”

      这时,高仙儿寒着脸说:“谁是你这废物的未婚妻?婚约早在亡国后解除了!”

      朴太善哈哈大笑起来。 䋇

      卓容疑视高仙儿:“你认可做人家的奴隶,也不愿意做我卓容的女人꯬?”

      高仙下颌一扬:“愿赌服输,我现在已是他的人了!”

      “朴太善!”卓容的表情狰狞起来,“我现在要和你赌,就赌你这个女仆!”

      锍 朴太剈善一怔,嘴角露出戏虐,“你个废物,你拿啥跟我赌?”

      “拿你命!”

      卓容突恄然出手,手影翻飞,瞬间打了朴太善十찁七八个大嘴巴子。然后,照他腿弯斖踢了一脚,朴太善立刻硊在地上,身子僵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