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胸美臀

      “自在?这般的世道,又何谈自在!。”吴奇柳淡淡磵的嘲讽了一句,又收起这似抱怨的语气,带着疑惑感叹:“你们这些人和别人口中的不太一样。如果是寶我能早点接触到你们,大概现在的局㋱面会好看一些。”

      白望不语,吴奇柳所说的“这般世道”,多半有他一部分的原因。若不疦是욫当初他一意孤行,要迁出天水城⮯,或许天水郡的局面,会好上许多。 䲗

      元兴平辝却也是跟着感叹了一句:“确实何谈自在。”

      三人各有各的际遇֝,却在不同的际∪遇中有了相似的感触。此刻吴奇柳能和他二人平等对话,多半是要托了这两人性子的原因——这二人,向来篌不是在乎别人看法的人。若是换了付士奇或者严皌仲,大概难免就要居高临下一些。

      説良久,白望再次说话:“这个虽然天下很大,但有生阳命的地方总是会有人走出来,有人走出来,就会有消息传出ㄜ,我听过ኳ十万大山的故事,听过东海仙人的传说,但我未曾听过,有一个叫做华国的地方的故事,뤐我的家族中也未曾记载,죂所以想来,你所说的华国肯定是不在⩤这片大地上。”他下了一个定שׁ论,顿了顿,又对着元兴平说话:“我不知道天心门的记载是如何,但是既然你说没有,想必也和我天水白家想去不远。”

      “所以我很好奇혓,华国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夭家?你能告诉我吗?”他很有腘耐心,这种耐心自然也感染了元兴平ﰐ,于是元兴平也竖起耳朵,等待吴奇柳的下文。

      “我랿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有太多可以说的故事了,于是吴奇柳有些不知道뒻该说什么。

      “不如,就从修士说起?”白望起了一个口子。

      囥“在⏺华国,是没抐有修士的。”吴奇柳给了一个令人惊奇的答案。

      元碤兴平却是不信:“没有修士,如何有这般修炼法子?莫要诓我!”

      “且听他说下去,元兴平。”白望出言阻止元兴平的打岔,吴奇柳心中留了一个意。

      “华国确实是没有修士的,起됏码我在⥅华国是没有见过任何ᐪ一个修士,而我所传的这般法子本质上也并不是㐕用来修行的。在华国,每一个适龄的小孩,都要进学。学校齩会将这些方法传ዣ授下去,然后定期考核。ꄘ”吴奇鰸柳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应该用尽量贴近这个世界的语言来表达,于是他又补充解释到:“就像入门派一样,每一个学校就是一个门派。”

      “那华国岂不是人人都可以修行这般功法?如此一来,又怎么会没有修士?”元兴平忍不住再一次插嘴。

      这一次白望没有阻止他。

      䄰吴奇柳想了一下:“华国应该是没有灵气的院。或者说华国天地间的灵气,可能枯竭了。”

      嗖“怎么唕可能,天地间的灵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循环往复,如何会枯竭?”元兴平继续发问。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华国是没有灵气的,所以没有修士。这些法子用来传授给每一个人的。”

      “那华国是不是也没有妖兽?”

      “是的,也没有妖兽。妖魔鬼怪都只是传说的故事,都只是人们想象出来的,未曾见过的事物。”

      “那华国其实就像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组成的国度?”

      “大概可以这么理解。”

      元㋉兴平的思ꢋ维很发散,他生来调皮,喜好这些故事。

      白望适时的又发问:“大哥大是华国的炼器产物?”

      螋吴奇柳摇摇头:“并非如昳此,大哥大ḿ本质上还是修士的产物,只是在手法上借鉴了华国所见的一些奇妙物သ体。”

      成“如何奇妙?”

      “练气期就可以尝试御剑飞行,本质上是御风术;到了元婴期便可以直接御空而行,如果㹝是凡人要飞上天,就需要借助一些法宝,这些法宝都很珍贵,用料䛾都极为罕见。但在华国,有금一种铁制的坐骑,大体可能就是铁之类的常见金属制造的,它可以承载数百凡人飞上天。这算不算奇൶妙?”

      蹍 “只是用铁?”白望虡好奇,他甚至有一些憁希望吴奇柳的答案是肯定,因为他的领地辽阔,补缺金属。

      ﱹ“我不太清楚,大体应该就是一些金属,并不罕见,但是我并不鵊会制作。”吴奇柳回答到,给了白望希望而后又打断了白望的希望。

      “可惜了,不过确实是奇妙。”白望퓞惋惜。

      吴奇柳接着说道:“华国的人管这个东西叫飞机。在华国,凡人如果有足够的智慧,他们可以通过组建一些ﻔ机器,做出很多凡人做不到的事。元婴癭期的修士a要全力一击才能毁掉的大山,凡人可以轻폷易做到;甚至移山填海之能,只要条件满足,借助一些工具也是可以做到的。”

      “凡人能移山填海?”元兴平大惊小怪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兴奋到:“那你岂不是也能?”

      “我还是不行,我的智慧不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ꎢ的吴奇柳,如何能有移山填海之能?只知道可以做到,但是具体怎么做到还是要很多专业人士衒的专业技能ੂ的。

      “华国的凡人以智慧来做分界吗?那岂不是统治者便是最聪明的那一个?”元兴平发现了一个华点~

      “并不是这样的,最聪明的閫未必是最有智慧的;最智慧的不⊯必是最聪明的。就像……”他一֬时间有一些卡壳,因为这个这个有修士的世界븥,一个뻯势力的掌舵者,往往就是实力最强大的那个人。思索了一会儿,他放弃用比喻,直接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和修士的世界如何比对,而且,华国是没有统治者的。华国只有领导츬者。”

      “领导者不是뱈统治者?”白望适当的表达了自己的疑錽惑。

      “是的,华国的统治者是所有人;领导者是被推选出来的。”

      ⨼“领导者是被选出来的?”白望显ꕅ得有一些不可思议,在他漫长的生命里,未曾听过如此荒谬的说法。便是说有人推举,也都是属下推着上位者进一려步的面子工程而已。

      “是的,我们选出一个最合适的人,他未必是㝇最聪明的,但一定是最有智慧的。智慧有时候并不单单是聪明。他领导我们,我们跟随着他。”说到这里,他指了指白望:“就像你离开天水时那些人一样。虽然你不是他们选出来的家主,但是当他们跟着你走的时候,你就是他们选出来的那个人。还有就是那些凡人,你军队里的凡人,他们也选择了你。”賋

       ꏂ 白望点Ώ了点头:“明白了。很有意思的说法。但是如果领导者不愿意失去统治权呢?”

      “没有ꈠ统治权这个说法,领엽导者大多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者,因此,经过了数年的领导之后,他们喯的年龄渐大,这个时钞候就会选出新的领导者。”

      “有些不可思议。”白望感叹。他是统治者,一种站在权力顶端的生物,他无法理解՝一个站在权力顶峰的人,会轻易的放下他手中的权力。

      因为从来只有被动失去权力的统治者,没有自愿放弃权力쨽的统治者一般。

      ﳞ“那华国的人民,过得如䨿何?”

      吴奇柳笑了笑:“在我离开之前,人民有希望。”

       有希望,就섭足以概括一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